布兰代斯

----更新时间:2022-07-04

布兰代斯(1842~1927),丹麦文艺评论家,文学史家。1842年2月4日生于哥本哈根,1927年2月19日卒于同地。

外界评价

曾在哥本哈根大学读法律、美学和哲学。1864年获美学硕士学位。1872~1875年在哥本哈根大学任教,其间进行了一系列演讲,纵论法、德、英等国的浪漫主义、民主主义运动和文学的动向及源泉,猛烈抨击丹麦文坛上的唯心主义,提出作家应该关心现实社会、用现实主义手法进行创作等主张,得到比昂松、易卜生、斯特林堡、德拉克曼等许多作家热烈响应。这些演讲后来汇编成《十九世纪文学主流》一书出版,共6卷,是世界文论的传世名著。

布兰代斯的文学观在北欧乃至欧洲其他国家广为传播,可他本人却受到保守派的打击和迫害,被迫离开丹麦去柏林侨居。

1883年返回丹麦后,继续在哥本哈根大学任教。1887年赴俄国讲学,不久发表了《俄罗斯印象记》和《波兰印象记》。还撰写有名人传记作品,《瑟伦·克尔凯戈尔》、《莎士比亚传》、《歌德传》、《伏尔泰传》等。

他的激进的民主主义文学观不仅改变了丹麦和北欧浪漫派文学脱离实际的倾向,而且推动了整个欧洲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

个人经历

路易斯·D·布兰代斯(1856-1941)

Louis D.Brandeis

路易斯·D·布兰代斯(Louis D.Brandeis)(1856-1941),是最早在美国提供无偿公益服务的律师之一,同时亦是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一位犹太人大法官。美国著名社会工作者弗洛伦斯·凯利曾经说过:“在林肯之后,再没有人比路易斯·D.布兰代斯更理解人民大众。”

布兰代斯生于美国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城,18岁进入哈佛法学院,1877年毕业时,他获得了法学院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1878年,布兰代斯成为律师,丰富的社会科学知识使他对现代工商业的运作和规范了如指掌,不久他就成为全美最成功的辩护律师,直到1916年被威尔逊总统任命为美国最高法院的终身大法官。财富使布兰代斯过上舒适的生活,但他并不以此满足,却有着更高的精神追求。在做律师期间,他极力论证过最长工作时间和最低工资的合宪性,被称誉为“人民的律师”。所谓“人民的律师”,就是为了正义而战,为此他拒绝收取费用,认为这会妨碍他对正义的追寻。

马勒诉俄勒冈案

马勒诉俄勒冈案就是布兰代斯为民请命的官司之一。这一案件中,因之前判例的原因,布兰代斯认为,光靠法律逻辑几乎不可能打赢这场性质相同的官司。基于自己丰富的社会科学素养,他决定另辟蹊径,用社会科学研究的证据和医学文献来说话,来唤起法官的良知和民众的注意。

布兰代斯在法庭上出示的辩护书,仅用2页的篇幅谈及法律先例,但却用了100多页的篇幅援引大量统计数据和医学报告,说明劳动时间过长对妇女健康所产生的危害。在这些权威证据面前,美国最高法院一致认为,妇女抚育后代的特殊社会责任需要特别的保护,因为“健康的母亲为强壮的后代所必须,为了种族的强健,妇女身体健康必须成为公众利益和关怀的一部分”,因此,支持了布兰代斯一方的诉讼请求。

布兰代斯引用案件所涉及的社会事实和统计数据,而不是法律先例,来说明立法必要性和合理性的做法,开创了新的法律辩护形式。这种内容广泛、说服力强的法律辩护形式统称为“布兰代斯诉讼方法’(Brandeis brief)。半个多世纪后,美国反对种族隔离的律师们就是用同样的办法,撕开了美国种族隔离的篱笆。

《投资银行家们如何用别人的钱》

1912年,美国众议院银行和货币委员会成立普若委员会,调查由J.P.摩根公司和其他大银行引发的货币和信贷集中的问题,布兰代斯于1913年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影响很大的报告。根据这份报告,在1913年到1914年间,布兰代斯在《哈泼斯周刊》发表了一系列反对货币托拉斯的文章,后被人结集成书,英文原名为《投资银行家们如何用别人的钱》。对布兰代斯来说,政府管制并不是要限制市场创新或者企业家精神,而是要对投资银行家的没有羁绊的贪欲进行控制。除了清晰明确的法律规制外,布兰代斯还特别强调了公开性之于金融行业的重要性:“‘公开’被推荐为消除社会和工业弊病的救济方法。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灯光是最有效的警察。”这句话从此经常被罗斯福总统在演讲中引用。这本书影响了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的“进步运动”和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新政”,对我们理解今天的金融危机同样也富有启发。

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一位犹太人大法官

1916年,经威尔逊总统提名,布兰代斯当选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成为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一位犹太人大法官。他坚持反垄断、反大资产阶级、反大公司的立场,与霍姆斯、卡多佐等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被合称为富有改革精神的“进步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