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星龄(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更新时间:2022-07-04

程星龄(1900年4月29日-1987年10月22日),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市官庄乡,毕业于北京大学教育系。曾任福建省安溪、福安县县长,国民党广西省政府顾问,福建省政府秘书长,被毛泽东称为“党外的布尔什维克”。

1916年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习,投身五四爱国运动。1921年进入北京大学教育系,期间参加国民党左派,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政治部宣传科长,参加北伐。四十年代初期在福建进行革命活动;1949年协助程潜实施湖南和平起义。1949年10月,应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受到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兼文教委员会主任、副省长兼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湖南省政协第一届常委,第二、三届委员,第四届副主席,第五届主席,湖南省第六届人大代表,民革中央委员、常委,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主席,民革湖南省主席、顾问等职。[1]

1987年10月,程星龄因病逝世,终年88岁。根据他生前多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遗愿,中共湖南省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2]

人物生平

1916年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习,与毛泽东同校。期间,受进步师生影响,积极寻求革命真理,投身五四爱国运动

1921年考入北京大学主修教育学,郁达夫先生曾为其讲授过英语和散文。期间,参加国民党左派,在北京市的地下活动中,成为最早与共产党合作的国民党朋友之一。

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政治部宣传科长,参加北伐。蒋介石发动-政变后,愤然离职。先后在上海劳动大学、安徽宿县烈山煤矿、北平故宫博物院等地任职。

1936年后,相继任福建省安溪、福安、甫田等县县长和福建省行政干部训练团教育长。主张国共合作,联合抗日,并在政治上开展抗日救国活动,遭军统特务监视。

抗日战争期间,1939年至1940年6月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参事,曾赴太行山抗日根据地考察,受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彭德怀刘伯承左权等高级将领的热情接待。

1941年任广西省政府顾问。

1942年2月任福建省政府顾问和秘书长,抵制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措施,在福建实施并帮助刘建绪采取一些较为开明的政策。

1945年8月杨潮因工作暴露,被国民党福建当局逮捕。程星龄受“杨潮案件”牵连,被蒋介石召回重庆,随后被谴去台湾,当年年底以“包庇共产党员”罪被捕,关押在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特务团。

1947年1月,经刘斐、许孝炎联名担保获释,幸免于难。

1948年8月,中共湖南省工委(工委代表余志宏,1916-1972,建国后曾任武汉大学哲学系主任)修书给滞留台湾的程星龄,邀请他参加策动和平解放湖南的工作。程星龄接到余志宏的邀请信后,冒着生命危险,从台湾经香港,义无反顾回到长沙,以湖南省物资调节委员会主任和党政军联合办公室副主任职务为掩护,担任程潜与中共和谈的全权代表,多次向程潜进言并密商起义事宜。程潜委托他与中共湖南省工委周里、余志宏等具体联系由他代表程潜,与陈明仁的代表温汰沫、李君九等共同策划起义事宜,最终促成程、陈两将军8月4日通电起义。

1949年9月23日,程星龄作为26位国民党起义将领之一,在北京受到了其学长毛泽东的接见。10月,他应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历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兼文教委员会主任、副省长兼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他是全国政协第一届委员,第五、六届常委,湖南省政协第一届常委,第二、三届委员,第四届副主席,第五届主席,湖南省第六届人大代表,民革中央委员、常委,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主席,民革湖南省主席、顾问等职。几十年来,他联系各方人士,常向中共中央、中共湖南省委反映情况,提出建议,帮助中国共产党做好与各民主党派和各界人士的协调工作。[4]

1957年曾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经历坎坷,仍未动摇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信念。

1978年改正后,任省政府副省长,精神振奋,努力工作,认真执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政策。

1983年4 月,当选为湖南省政协主席。

1986年1月去香港访问,介绍内地改革和建设的大好形势,为发展湖南经济而联络港澳著名实业家,引进资金,组建公司。

1987年10月安然辞世,享年88岁。根据他生前多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遗愿,中共湖南省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2]

人物纪念

2013年4月11日,程星龄后裔香港真兴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程笠人、总裁程建武等回到家乡醴陵祭祖,并捐资100万元,在家乡设立“程星龄助学基金”。多年来,程氏家族心系家乡建设和教育发展,每年回乡祭祖扫墓也得到家乡人民的热情款待。此次设立“程星龄助学基金”,将主要用于资助官庄乡品学兼优而家庭贫困的中小学生及优秀教师。官庄乡位于醴陵北部,以山地为主,交通落后,中小学教学条件有待改善。[1]

人物评价

程星龄是闻名遐迩的人物。每当听人谈起或从文献资料中看到程老的非凡经历,比如在民国时期不顾个人安危,积极掩护支持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从事革命活动;大力协助中共地下党促成湖南和平解放;1949年10 月1日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毛主席称他为“党外的布尔什维克”……我都会自然而然地与大家一样肃然起敬。

作为程老的秘书,及时呈送文件给他阅看,是我的主要职责。程老在紧张的公务活动之余,只要能安静地坐下来,那就是他学习的时间了。他每看完一份文件,都会在文件首页的右上角端端正正地签上一个“程”字。每份文件都是逐行逐字认真阅读,有些文件还不止看一遍,其认真程度令我至今难忘。程老一生“立德、立功、立言”,应该说全都齐备了,他老人家的名字和功绩,已经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秘书邓寿光 评)[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