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诫

----更新时间:2022-07-06

姚崇

马援

诫兄子严、敦书

原文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虽不琢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付弈。

译文

玉石不经过雕琢,就不能制作成器物;人不通过学习,就不懂得道理。然而,玉石这种东西,有比较稳固的特性,即使不能为器物,也不否认是玉;可是人的本性,会随着外界事物的影响而发生变化,如果不学习,就不能成为有道德品行的人而会成为小人, 这能不令我们时时思虑警惕吗?给二儿子欧阳弈。

作者简介

欧阳修 (1007~1072年),北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散文家和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谥号“文忠”。著有《欧阳文忠公文集》。 吉州永丰(今属江西)人。 欧阳修自称庐陵人,因为 吉州原属庐陵郡。 天圣进士。累官知制诰、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

欧阳修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诗风与其散文近似,语言流畅自然,其词深婉清丽。词集有《六一词》、《近体乐府》及《醉翁琴趣外编》。李之仪曾说主张象晏殊、 欧阳修那样“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跋吴思道小词》)他继承了韩愈古文运动的精神,在 散文理论上,提出:“道胜者,文不难而自至”(《答吴充秀才书》),“道纯则充于中者实,中充实则发为文者辉光”(《答祖择之书》)。他所讲的道,主要不在于伦理纲常,而在于关心百事。他认为学道而不能至,是因为“弃百事不关于心”(《答吴充秀才书》)。他反对“务 高言而鲜事实”(《与张秀才第二书》),主张“言以载事而文以 饰言”(《代人上王枢密求先集序》)。他取韩愈“ 文从字顺”的精神,大力提倡简而有法和流畅自然的文风,反对浮靡雕琢和怪僻晦涩。他不仅能够从实际出发,提出平实的散文理论,而且自己又以造诣很高的创作实绩,起了示范作用。

在《 家诫》中真诚地表达了嵇康以儒家名教教子做人处世的思想。《 家诫》指出:“人无志,非人也”。不仅把“立志”看作做人的基本要求,而且把立志教育放在教育的首位。《 家诫》所指的“立志”是儒家所反复强调的“士志于道”,即做一有德君子。在为人处世方面,《 家诫》要求子弟要善处浊世,小心谨慎,“凡行事先自审其可,不差于宜”。凡遇到“心所不忍”之事,当“密为济之”,凡事要讲仁义、礼让、谦恭、廉耻、忠烈。以为教育子弟惜身爱命、 明哲保身是相当重要的。在外要少管别人闲事,尤其是不要打听他人的私事;要敬远长吏,不可与之交往过密;言语“不可不慎”,因为言多语失,祸多由此生;要注意交往中的礼节,不要强劝人酒,也不硬要人劝酒,拿起酒杯,表示出醉熏熏样子就够了,千万不能“ 困醉”,以免“不能 自裁”。《 家诫》中指出:“寿夭之来,生于用身;性命之遂,得于善求”。为了保全生命,必须学会保全性命的人生智慧,只有明智之士才能 明哲保身 《 家诫》中的这些思想,大多是针对魏晋之际政治动乱不安、社会风气污浊,以致祸乱频仍,朝不保夕的现象而阐发的,其 明哲保身的家教思想后来在颜之推的《颜氏家训》中得以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