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滔天

----更新时间:2022-07-04

宫崎滔天(1871—1922年),出生于日本九州熊本县的一个武士家庭。

1897年结识孙中山,从此追随孙中山支持中国革命。1902年出版《三十三年之梦》一书,描述追随孙中山的革命事迹。1905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06年主持创办中国同盟会重要宣传刊物《革命评论》。1911年追随孙中山北上返沪,见证了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1922年12月6日因病去世,终年51岁。孙中山称赞宫崎滔天为日本之大改革家,对中国革命有极大之功绩,其逝世使中国人民失去一良友。

人物简介

宫崎滔天出生于玉名郡荒尾村(今熊本県荒尾市),是家里的第八子,也是末子。其父宫崎政贤(宫崎长兵卫)是一位乡士。宫崎滔天与其兄长宫崎八郎、宫崎民藏、宫崎弥藏四人,合称为宫崎兄弟。宫崎兄弟自幼跟父亲学习从山东家传来的二天一流剑道刀法。后来,他求学于大江义塾・东京専门学校(今早稻田大学)。在学校中滔天第一次接触自由民权运动的思想,并由此开始关注亚洲的革命运动。于同一时期他皈依了基督教。

1891年,滔天初到上海。本打算同岩本千纲一起,开始着手暹罗殖民计划。然而,当时的时局非常复杂,日本和清政府的关系愈加紧张,天道教准备组建军队。最终,计划未成功。回国后,他接到外务省的任命,被派去调查中国秘密结社的情况。从而开始了与中国革命党人的联系。

1897年,宫崎滔天结识了孙中山,将孙中山英文著作《伦敦蒙难记》译成日文,从此以后开始为中国的革命运动提供帮助。后来,中国的革命运动遭受挫折,滔天心灰意冷,拜桃中轩云右卫门为师,作了一名浪曲作家。但他始终不忘革命事业,一直为同盟会的成立奔走效力。

1898年,同戊戌政变后逃往香港的康有为一起,回到日本。

1899年,美菲战争爆发,宫崎滔天在朝野间斡旋,并参与了介入战争的计划。

1900年,袍哥会三合会兴中会三派联合,发动惠州起义。滔天前往拜见在新加坡的康有为,劝说其改保皇转而支持孙文革命。却与康有为冲突,而被指控为刺客,受到警方追捕。宫崎滔天随后逃往香港。

宫崎滔天曾与孙中山谈及革命事业,高叹在日本国内的计划总是无法实施,加上资金短缺,使得宏伟的政治蓝图总成画饼。

1902年,发表自传《三十三年之梦》,详述与孙文的革命历程,成为研究孙文、辛亥革命和中日关系史的重要资料。本书中之孙文序(原为日文)赞之云: “宫崎寅藏者,今之侠客。识见高远,抱负不凡,具怀仁慕义之心,发拯危扶倾之志。日忧黄种陵夷,悯支那削弱。数游汉土,以访英贤,欲建不世之奇勋。襄成兴亚之大业。闻吾人有再造支那之谋,创兴共和之举,不远千里相来订交,期许甚深,勖励极挚。方之虬髯,诚有过之。惟愧吾人无太宗之资,乏卫公之略;驱驰数载,一事无成,实多负君之厚望。”

1905年,中国同盟会成立,宫崎滔天成为第一批外籍会员。后来,他的家成了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的最早发行所。

1912年,宫崎滔天参加了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的仪式。 1913年3月,孙文造访宫崎家,据熊本日日新闻的报道,孙中山的致词摘要:“中山先生来到宫崎家,对其家人和聚集来的荒尾村民发言说,‘时隔十七年予重返荒尾村,目睹眼前那熟悉的景致,不胜欢喜。宫崎寅藏君及其过世的兄长弥藏君,均与予有深交。并为吾国之事业而竭尽全力相助。俏若日华(中) 两国的友谊能如吾等之君子之交,予坚信一千年一万年之后的两国之友谊,也定会携手共进,和睦友善。同时也将会不断促进两国的发展和为人民造福。对能栽培出如等重仁义道德,为邻国而倾力心血的宫崎君义士的荒尾村,以及诸众乡亲等,予将深表谢意。在此諽向平冈村长及各位仁人义士们,表达予之敬佩之念。’致辞之后,一同人士到前庭摄影留念,下午2时30分从该处出发前往万田坑。”

1894年为殖民会社代理人,同20余名移民一起到暹罗(现泰国),不久因殖民会社事业失败回国。1897年经犬养毅斡旋,获得日本外务省秘密经费,与平山周再度来华考察,结识康有为、梁启超。8月与孙中山见面并成为知交。加入兴中会,对反清革命出力甚多。1899年前后往返于康梁与孙之间,极力劝说两派联合反清。次年7月在新加坡拟再次劝说康与孙合作,被康指控为刺客,遭英殖民当局逮捕下狱,经孙等营救获释。积极协助孙联络会党,准备起义。义和团起义后协助孙联络两广总督李鸿章据华南“自主”,代表孙从香港海面到广州与李的代表刘学询谈判,谋求两广独立,不果。参与惠州起义,事败后回国。1902年出版《三十三年落花梦》,介绍孙的革命事迹。1905年介绍黄兴与孙中山会晤,加入同盟会。次年7月与萱野长知等创办《革命评论》,以文字宣传支援《民报》与中国革命,协助革命派与改良派论战,撰文介绍孙的革命主张与事迹。1908年3月黑龙会机关杂志《黑龙》改为汉文杂志《东亚月报》,参加编辑。武昌起义后参加东京日比谷公园浪人大会,大会表示对中国革命的态度,主张日本要严守中立。旋挪借旅费来华,1912年元旦参加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典礼。8月力阻孙中山应袁世凯之邀北上。10月离华回国。1913年宋教仁案发生后孙从日本回到上海,辅佐孙筹划“二次革命”。失败后往来于孙、黄之间,力解孙黄矛盾。1915年为改变大隈重信内阁的对华政策,实现反袁援孙,试图参政。在犬养毅、头山满、寺尾亨、阪本金弥等6人的推荐下充当众议院议员候选人,落选。1917年初到长沙参加公葬黄兴、蔡锷仪式。1918-1921年为《上海日日新闻》撰写大量时评,抨击日本的军国主义与侵略扩张,主张日本同各国应发展相互平等的关系,尖锐批评寺内正毅内阁的援段压南的外交政策。1921年最后一次来华,在广州会见孙中山。次年在日本东京病逝。著作编为《宫崎滔天全集》。

人物生平

大事年表

1871年宫崎滔天出生于熊本县玉明郡荒尾村(今荒尾市)。家中兄弟姐妹11人,为最幼子。他的八兄在西南战争中率领共同队投入萨摩军,在肥后八代战死。他还有一个哥哥民藏,倡导土地均分论,组织土地复权会,是最先提出土地问题的先驱。他与二哥弥藏志趣最投。早年曾就读于德富苏峰所办大江义塾和中村正直所办同人社,因看到老师同学们为“立大功,扬盛名”,假鼓吹自由民权之机,行沽名钓誉之实,而对自己追求理想的动机也产生了怀疑,陷入自我否定,最后自暴自弃。

1886年转入东京专门学校(今早稻田大学)英语学科。为找寻精神寄托,曾信奉基督教,并于1887年受洗加入公理宗(Congregationalists),试图在圣经中找到救世之方,无奈的发现宗教并非完善的救世之道。最终顺从自己的理性,走出了上帝的光辉。

1888年滔天与二哥商议“目前的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战场。强者逞暴,日甚一日,弱者的权利与自由,一天天地丧失殆尽。假使有人重人权、尊自由,就必须速谋恢复之策。现在如不设法防止,则黄种人将永远遭受白种人的压迫。而这个命运的转折点,实系于中国的兴亡盛衰。……决意亲自深入中国,遍访英雄,游说他们共图大事。如果找到治世豪杰,原效犬马之劳,否则,将挺身自任。……思深入中国内地,一心以中国人为念,思想当谋及百世,收揽英雄,以奠秉天意、树正道的基础。倘若中国得以复兴,申大义于天下,则印度可兴,暹罗、安南可以奋起,菲律宾、埃及也可以得救。广泛地恢复人权,在地球上建立一个新纪元”,从此立志投身中国革命并退出教会。

1891年5月宫崎滔天第一次西渡中国,被友人日下部正一骗去旅费,困于上海囊中羞涩,投奔宗方小太郎,后来因与同在上海的荒尾精等意见分歧,遂作罢回国。

次年(1893年)拜访朝鲜开化派领袖金玉均,邀其支持中国革命,玉均欣然应允,并藉此结识玉均友人犬养毅等。不料第二年(1894年)金玉均在上海被刺杀,在其追悼会上结识渡边元。同年甲午战争爆发,滔天拒绝应征。

其间三次进京,暂于兄弥藏一起居住,后来在神户会见研究暹罗政治的岩本千刚,听说华侨势力很大,便寄于很大希望。1895年率移民20人赴暹罗,欲借此学习中文并筹措经费。但事业受挫。因工作返回日本,次年(1896年)3月,率友人再赴暹罗,6月返日,7月惊闻二哥病逝。

后来经犬养毅介绍,并经外交大臣大隈重信推荐,以外务部嘱托的身份,接受考察中国秘密结社的特殊任务。于半山周、可儿长一等人先后到华南一带,调查中国革命党的动静后回国。1897年5月结识曾与二哥接触的革命党人陈少白,随后到香港、澳门等地得知孙中山抵日,遂归。9月在陈寓结识孙中山,倾心于其大义。随后将孙中山介绍给犬养毅。从此常伴孙中山左右,真正的参与到中国革命之中。

1898年9月发生戊戌政变,至广东保护万木草堂学生,与出逃的康有为取得联系,又同日本驻香港领事交涉,伴康亡命日本。后欲促成康、孙两人会面,未成功。美西战争期间,又支持艾米利奥·阿奎纳多等独立运动,但终告失败。

1899年9月参与促成哥老会、三合会和兴中会之间的合作,期间结识未满20岁的史坚如,惊叹其革命理论与决心。

1900年6、7月间下南洋至新加坡拜访康有为,欲劝其资助孙中山的起义。时盛传清廷派刺客从日本到新加坡刺杀康有为,故康不愿相见。滔天盛怒之下去信痛斥其失了豪杰气魄,宁信谣言而不念旧谊,枉为共商兴亚大事之人。不料竟被康有为诬为刺客,滔天等人在自己所住寓馆内被新加坡警方拘捕,孙中山得知后从西贡赶来营救,多方奔走之下,滔天等在一周后获释,但马上被驱逐出境,5年内不得返回。

1900年10月~11月惠州起义时期,初战皆捷,滔天负责从日本调运原菲律宾革命党人所留军火补给前线,不料所委托的商人中村弥六私吞起义经费,私售所屯军火,使武器补给不济,起义遂告失败。次年1月间得知山田良政、史坚如、杨衢云等死讯。滔天痛定思痛,随后通过远征千岛群岛的郡司成忠将军,找到了军火商仓地铃吉,仓地自此成为“中国革命的唯一幕后支持者”(宫崎龙介语),保证了军火供应,最终解除了革命的后顾之忧。

惠州革命受挫后滔天因穷困潦倒,又不愿加入政府的对华间谍组织,而转职成为一名浪花节作家,师从桃中轩云右卫门,自己的艺名为桃中轩牛右卫门。借巡演往日本各地筹措革命经费。滔天在这一时期曾对家人说“我能挣到革命的经费,而无法挣到养家的经费,万分的抱歉,请你们自食其力吧。”

有趣的是早年间滔天曾偶获琵琶一把,陈少白作诗一首相赠,不料一语成谶,此后时常被滔天拿来调侃,诗云:

流落浔阳妇,冰弦诉别情。

吴门乞食客,亦作洞箫声。

英雄漂泊红颜老,同抱琵琶委秋草。

赠尔琵琶作伴游,一拨十年常潦倒。

1901年至1902年间在《二六新报》上发表《狂人谭》《三十三年之梦》并先后出版成册,其中自传《三十三年之梦》是对中国革命的阶段性总结,对中国革命者有很大的借鉴作用,1903年由章士钊节选并翻译,以《大革命家孙逸仙》为名出版,随即“风行天下,人人争看,竟成鼓吹革命之有力著述”(章士钊语),滔天之名始盛。

此后年间,宫崎滔天主要在日本负责接待赴日的中国革命志士。许多中国热血青年慕名前来拜访,并通过其结识孙中山,如黄兴、宋教仁、程家柽、陈天华等人。此后亦相继结识了章炳麟汪兆铭胡汉民刘师培、周树人等人。1905年出席同盟会成立准备会议,旅日中国革命志士声势渐隆,不下五千之众。1907年成功居中调和了孙、黄矛盾,同年黄兴将子一欧托与滔天照料。1910年滔天被日本政府列为甲号社会主义者,遭严密监视。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参加浪人会,强调日本应严守中立,作为中流之砥柱。与头山满、铃木天眼、三浦梧楼等意见相左。同年11月抵上海,辗转多地。12月孙中山抵港,追随孙北上返沪,见证了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

民国建立后,中日关系日益交恶,身为大陆浪人的滔天自然也难为一般国人所悦纳,亦不见容于日本政府,时势与环境已不容许他如早年般积极投入中国革命,但其热诚不减。曾激烈痛斥袁世凯的倒行逆施,亦曾对二次革命、护国运动、第三次革命(护法运动)寄予殷切厚望,对逃亡的革命党人给予全力庇护。是中国革命那段艰难岁月中的一位可贵朋友,他曾叹息国民党的腐化堕落,说道:“如不刷新革命精神,决不能达到目的”。

1921年孙中山在广州再次组织了革命政府,修三封电报力邀宫崎滔天来广东。宫崎滔天立即兼程前往,从初夏呆到深秋才返回日本,不料此一会,竟成诀别。归国后滔天身体日见不佳。

1922年12月6日,宫崎滔天病逝,终年51岁。

滔天遗骨分葬于其故乡熊本县荒尾市与新潟县东颈城郡下保仓村显圣寺。

革命世家

宫崎滔天 出生于日本九州熊本县(今熊本县荒尾市)的一个武士寒门。是家里的第八子,也是末子。其父宫崎长藏(宫崎长兵卫)是一名乡士,精于剑术,曾为修练武术游历四方,为人豪爽,但不善理财。滔天与其兄长宫崎八郎、宫崎民藏、宫崎弥藏四人,合称为宫崎兄弟。滔天自幼与兄弟一起,跟父亲学习二天一流剑道刀法。

长兄宫崎八郎,是自由民权运动的健者,1877年加入西乡隆盛的反明治政府起义,殁于西南事变。一兄宫崎民藏,则致力于农民土地问题研究,著有《土地均享·人类之大权》一书,反对封建土地所有制。二兄宫崎弥藏,青年时期即有志于中国革命事业。三位兄长对滔天革命理想的形成影响深远。

另有一个过继的兄长宫崎元右卫门,则早在滔天出生前,在倒幕运动中的蛤御门之变中阵亡。

结识孙文

1897年9月宫崎滔天与平山周在横滨陈少白的家中见到孙中山,最初,宫崎对孙中山十分狐疑,后来在《三十三年之梦》中,宫崎滔天道出了自己的担心:“此人果真能身负中国400州郡而立地者乎,能君临4亿苍生而执号令之旗者乎,可堪辅佐以终遂我平生之志?” 通过交谈,宫崎完全被孙中山的气质和理想折服。他感慨道:“乍一看去,其外貌气质像是涉世不深的后生小伙,又如天真无华的村野姑娘。然而其思想何其深邃,其见识何其拔群,其抱负何其远大,其情感又何其真切。” 宫崎不仅将孙中山引荐给犬养毅等日本政经界要人,而且为孙中山广作宣传,将他写的《伦敦蒙难记》译成日文,题为《清国革命领袖孙逸仙幽囚录》,在《九州日报》上连载。1899年,美菲战争爆发,宫崎滔天在朝野间斡旋,并参与了介入战争的计划。宫崎滔天曾与孙中山谈及革命事业,高叹在日本国内的计划总是无法实施,加上资金短缺,使得宏伟的政治蓝图总成画饼。

人物轶事

宫崎滔天的日版《三十三年之梦》在二战后由平凡社出版第四版时,滔天之子龙介在补充加入的《先父滔天的一些事迹》一文中透露了随后发生的两件大事:“一、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孙与黄筹划兴师北伐,统一中国。为筹办军费、武器进行了种种计划。后得到了时任三井物产公司上海支店店长的藤濑政次郎等人的大力帮助,三井公司同意提供300万日元的武器贷款,但不幸受到了来自日本政府官方某些人员的干涉,致使这项借约没有生效。导致北伐计划全盘落空。南方被迫与北方妥协。二、1913年(民国2年),孙文以国宾资格访问日本,秋山定辅说服桂太郎公爵,滔天说服孙文,使两人会见,密订大亚细亚计划的基本方针。公爵认为日俄战争之后,日英同盟已无继续之必要,决心将同盟换为日德同盟,并与俄国磋商。使日本在亚洲地区得以行使独立自主的外交,而将中国之事完全交予孙文,加强与孙氏策划亚洲各民族独立与联系。刚似看见日本政府支持南方事业的曙光,桂公爵旋即去世,所订密约随之作废,自此之后,日本政府便复与英国一起采取单独支援北方政府的政策。”当然,历史虽充满了但是,却没有如果。

调合孙黄

1905年,宫崎陪孙中山去找黄兴,双方一见如故,并在风乐园餐馆大吃一顿。20多天后,以孙、黄为核心的中国同盟会成立,宫崎被破例吸收为会员。 在长期支持中国革命的生涯中,宫崎与孙中山、黄兴结下了深厚友谊。黄兴在回国革命时,曾将自己的儿子黄一欧交给宫崎照顾。当黄兴遭遇债务危机,被高利贷逼得四处躲避的时候,宫崎为他积极筹款。1906年7 月与营野长知等人创办《革命评议》,自任编辑人。1911年(宣统三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多方挪借旅费再来中国,到达镇江时,与失守汉阳东奔的黄兴相遇,黄兴百感交集,写了一首七律相赠。拥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宫崎担任了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政治顾问,并见证了孙中山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历史事件。8 月,力阻孙中山应袁世凯之邀北上。强烈建议孙中山进行北伐。10月间离华返日。1913年,孙中山返国反袁时与孙偕行辅佐。

二次革命失败后,在著名的孙黄交恶事件中,力解孙、黄矛盾。宫崎直言,孙中山之所以与黄兴合作几十年后彼此交恶,两人不在于私心,而在于主义之争。面对这样的诤友,孙中山写下“推心置腹”四个字相赠,而黄兴则写下“儒侠者流”称赞宫崎,这两幅字画今天仍然保存在宫崎滔天的故居,以见证宫崎与孙、黄二人的友谊。 后来黄兴去世,宫崎专程从日本赶赴湖南奔丧。宫崎的行为感动了两位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学生,他们给宫崎写信,称赞他“高谊贯于日月,精神动乎鬼神”。这两位学生中有一位就是毛泽东。

人物纪念

1921年最后一次来华,在广州晤见孙中山,1922年12月6日,51岁的宫崎由于肾病和尿毒并发症病逝于日本东京,有《宫崎滔天全集》。在听闻噩耗之后,孙中山痛呼“中国人民失去一良友”。 在上海亲自主办追悼会。东京文京区的白山神社院内,孙文与滔天一起亡命中座的的石阶,和表彰孙文的石碑一起被保存。“ 寅藏西池袋私宅今天客厅墙上悬挂的孙中山、黄兴等手书横幅,保存着昔日革命狂飚的信息,从中仍可感受到宫崎寅藏极富传奇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