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合莲(民间叙事诗)

----更新时间:2022-07-07

《双合莲》,中国近代汉族咸宁长篇叙事山歌民间叙事诗。它产生并流传在湖北咸宁市崇阳县一带。诗篇叙述发生在清末道光年间一个真实的爱情悲剧故事。崇阳石城的铁匠四爹陈瑞兆(1818—1902年)名永祯,号铁防(又号闰四)对此深表同情,遂创作了长篇叙事诗《双合莲》,详细地叙述了此故事,全诗共365首、12775字(传说是铁匠四爹每天创作一首,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现在被收录进《咸宁长篇叙事山歌》一书中

背景

《双合莲》,近代汉族民间叙事诗。它产生并流传在湖北咸宁市崇阳县一带。诗篇叙述发生在清末道光年间一个真实的爱情悲剧故事。郑家湾聪明美丽的姑娘郑秀英,经包办婚姻强制嫁给夏家,秀英逃回娘家,与母亲相依为命。桂花泉胡三保(胡道生)很有才学,妻亡后心灰意冷,不求功名。一日巧遇秀英,二人相爱。秀英用一尺绫子写上二人生辰八字,中间画一莲花,剪作两半,各拿一半做定情的凭证;这就是诗篇题名《双合莲》的由来。郑姓家族长认为此事“败门辱户”,将秀英卖与富户刘宇卿。秀英拒绝成亲,宁死不屈。胡三保请朋友代己相亲“巧娶”。刘家持刀枪将秀英劫回,秀英在刘家自尽。胡三保被刘家诬告与秀英私通下狱,后遇大赦回家,悲愤身亡。诗篇以写实的手法揭露了封建家族制度迫害自愿相爱的青年男女的罪恶。

《双合莲》塑造的郑秀英这个反封建的妇女典型,表现了汉族劳动妇女忠于爱情、追求自由生活的美德。作品情节曲折跌宕,叙事层次分明,语言朴实生动。诗篇采用当地五句头山歌的形式,并将山歌小调中的“十想”、“十望”、“十送”、“十叹”的形式,穿插其中,形成了叙事与抒情交融的风格。

《双合莲》中关于买卖婚姻、棺葬立碑等场面的描绘,具有历史学和民俗学的价值。

内容

【双合莲】诗歌全文内容 版本作者不详

崇阳有本双合莲,几句新闻不多言,乐人唱起真快活,愁人唱起也新鲜,慢慢唱起有根源。

西乡有一桂树泉,一港清水浸良田,青山绿水谁不爱,胡姓一门百十烟,两堂经馆读圣贤。

两堂学生夜不眠,都想文章发少年,只有一个胡三保,大名又叫胡道先,聪明赛过一条源。

人人都说胡道先,年纪就在二十边,每逢先生出题目,每个学生做一篇,只有三保占头元。

三保读书果有才,可惜人乖命不乖,不幸父母亡故了,朝思暮想丢不开,自后不进学堂来。

父母一死冷了心,今生不再望功名,日与朋友把酒饮,夜里懒习圣贤经,弹琴唱曲散精神。

四月天气好划滩,手拿钓竿出门外,三源港下把鱼钓,浮水鱼儿浪翻翻,轻轻放下钓竿来。

钓鱼钓到郑家湾,见一姣莲洗衣衫,担水埠头好清水,左一洗来右一翻,看见人来面惭惭。

姣莲洗衣转回归,红漆桶崽手中提,上身穿件小红褂,下身穿的宝兰裙,三寸金莲飘飘移。

姣莲走路走得忙,赶回家中晒衣裳,桃红花色谁不爱,十指尖尖软如秧,不言不语进中堂。

姣莲名叫郑秀英,二八年华好青春,聪明伶俐人人喜,勤劳朴实个个称,美貌盖过三源垄。

三保一见姣美花,好比猫儿见鱼虾,走进堂前行一礼,无事找茬说了话,天热口干讨杯茶。

秀英把话听在怀,走进里房把茶筛,茶杯放在桌子上,男女不便两分开,请问相公哪里来。

小生来自桂树泉,今日钓鱼来三源,口里干渴讨茶吃,贵府也有百十烟,怎不见人在门前。

秀英一言回相公,到处春景一般同,栽禾割麦工夫紧,男女老少做不通,哪有闲人在家中。

姣莲说话也是真,一年四季在于春,问你兄弟人几个,父母都有几十春,敢问贵姓与尊名。

劳亏相公问家情,父亲早年过了身,两个兄弟也没了,奴家名叫郑秀英,家母周氏过五旬。

请问相公一片言,青春也有几多年,贵府尊名在何处,兄弟姐妹有几个,父母是否还双全。

家住桂树胡府中,年纪刚过二十春,乳名叫做胡三保,大号又叫胡道先,哥哥分家有三年。

听了秀英诉家情,你我都是苦命人,我家父母也故了,家中就我孤一人,纵有黄金也难成。

听得明来问得清,叫声三保胡相公,堂前贵客礼当敬,我家没有好山珍,唯有冷茶待相公。

小生今日多谢茶,耽搁秀英纺棉纱,挑花绣朵由你做,待客全靠老人家,如何不见你妈妈。

相公何必问老妈,老妈今日不在家,东处人家裁衣服,西处屋里去绣花,回来总是日西斜。

秀英你是女贤良,妈妈不归也无妨,问你婆家名和姓,丈夫哪里读文章,几时出嫁配才郎。

叫声相公莫多言,说起婆家我可怜,不知前生作么孽,今世配个下等货,婆家就在夏府中。

冤家名叫夏春福,天生一个无用货,无才无德人品低,尺长鼻滴吊齐胸,手脚有些不通灵。

秀英且莫出此言,已经错误在先前,夫妻本是前生定,不由人来只由天,福禄多在丑人边。

相公莫把丑人夸,男女不配是冤家,按着鸡婆难抱崽,烂泥田里怎栽花,今生难吃夏家茶。

秀英出言不应该,莫想移花别处栽,少年子弟到处有,个个都有女裙钗,哪有相公等你来。

三保说话理应当,晓得苦药是良方,我不拣他官家子,也不挑他万担庄,只要一个称心郎。

秀英不吃夏家茶,眼前有个好人家,人才比我胜几点,田地屋宇也不差,自然快乐享年华。

听了相公一片言,我也做得半神仙,你说真话卖假药,指在东处话西边,真材实料在眼前。

三保一听笑嘻嘻,秀英真是会猜疑,你姐本是金链锁,我郎有意开锁匙,心里有话不好提。

相公有话只管提,莫把东来说是西,今日与你初相见,一时难得说分明,慢慢约郎会佳期。

姣莲约郎必有期,免得你我带猜疑,就此订下千年约,对天盟誓二相情,天长地久结同心。

姐叫亲哥莫轻身,男子身价值千金,今日你我离开去,只要二人记在心,自有云开见天明。

姐说往后日子深,寸金难买寸光阴,我郎要学王公子,秀英好比玉堂春,庙里相见也动情。

亲哥要学古人风,唐朝有个狄相公,美色不爱真君子,正气冲天不乱行,后来一品在朝中。

姐说古人尽忠良,张生又何跳粉墙,粉墙脚下传书信,十里凉亭送别忙,他也点到状元郎

相公何必爱西厢,怎么不学赵玄郎,见花不采真君子,千里路上送京娘,登基开国万古扬。

秀英莫把古人盘,说得心烦口又干,五经四书多得紧,前唐后汉讲不完,趁早说好莫久缠。

姐劝亲哥莫心焦,今朝自有好信捎,约郎八月中秋节,要你重新走一遭,无论风雨莫辞劳。

秀英约郎桂花开,切莫移花别处栽,不用金银当标记,都把生庚写下来,免得二人挂心怀。

秀英拿出一尺绫,生庚八字写分明,中间画一莲花朵,一剪裁破两边分,各拿一半做婚凭。

二人收起双合莲,男执坤来女执乾,日里放在荷包里,夜里放在枕头边,好似哥哥伴姐眠。

三保一见喜在心,十分姻缘有九分,雕龙就有龙现爪,画虎就有虎翻身,向姐作揖就回程。

哥哥要走且莫慌,美酒待客礼应当,敬郎几盏饯行酒,淡薄哥哥转回乡,今日恩情切莫忘。

三保起身打一躬,辞别秀英转回程,今朝就此多谢你,郎在西处姐在东,桂花开时再相逢。

送郎出去望郎行,不知不觉半时辰,哥哥一路走得远,秀英才得转回身,两脚不愿进房门。

秀英慢慢进绣房,不想茶饭只想郎,如今还是栽禾日,要等八月桂花香,如何才能到秋凉。

不唱秀英望郎行,再唱三保转回程,一路走到太阳落,回到家中软绵绵,一班学友在堂前。

满堂学友笑呵呵,好个钓翁三保哥,清早出门钓到晚,鱼儿不足半斤多,不知何处戏姣娥。

三保只叫莫多言,快生火来把鱼煎,朋友一起喝米酒,转眼又是满天星,回到房中想秀英。

一想秀英美如花,今日要配我名下,不是前世积了德,就是神仙把线牵,十全十美好姻缘。

二想秀英痛在心,朝思暮想不安宁,美酒茶饭都无味,一心只想意中人,如何早点拥怀中。

三想秀英真聪明,可惜是个女裙钗,三从四德都明白,一般礼节解得开,人见人爱女贤才。

四想秀英有纲常,君子当作小人防,怕我是个无情汉,一朵莲花分二半,月圆花合是良缘。

五想秀英在书房,写出文来不成章,日里无心读经典,夜里也难到梦乡,一心只想配鸳鸯。

六想秀英闷恹恹,炎炎暑日似油煎,只有三伏真难过,正是交秋出伏天,心中有事怎么眠。

七想秀英无话言,转眼又是巧节边,牛郎织女也相会,你我怎么不相见,只盼中秋月团圆。

八想秀英望中秋,一时不到几时休,恐怕是个迷魂鬼,引到半路把我丢,莫非前世有冤仇。

九想秀英慢慢挨,好比修行吃长斋,今日过了白露节,不久就是桂花开,得宽怀来且宽怀。

十想秀英想得多,桂花开出满山坡,明天就是中秋节,好事多磨喜心窝,要买礼物送姣娥。

中秋天气渐渐凉,三保会姐走得忙,一路行程都不讲,暂把他事放一旁,再唱秀英望情郎。

一望情郎在绣楼,绣个金鱼水上飘,情郎来钓金丝鲤,一回把钓就上钩,还是我家好滩头。

二望情郎绣花鞋,五色布头用剪裁,红色莲心缎子捆,蝴蝶双双把翅开,慢慢绣起等郎来。

三望情郎在窗前,推开窗子无语言,日里望郎看不见,夜里想郎到天光,一日一夜似天长。

四望情郎受孤凄,门前燕子满天飞,白天衔泥成双对,夜里同宿好夫妻,几时想得一般齐。

五望情郎过端阳,路上行人走得忙,不是亲友送节礼,就是出外转回乡,单单不见三保郎。

六望情郎懒纺纱,绣个蝴蝶戏兰花,蝴蝶也有恋花意,哪个少年不贪花,多情总是后生家。

七望情郎信不通,望穿双眼一场空,先前是我没细想,把郎约在八月中,一时难得再相逢。

八望情郎枉费心,怕郎是个薄情人,东边庙里好躲雨,西边凉亭好歇荫,哪有心思想我门。

九望情郎心不真,花言巧语哄秀英,生庚八字拿到手,把我丢在冷天边,一去他乡不转回。

十望情郎步难移,旁人劝我把药医,乐人不知愁人苦,饱人不知饿人饥,又怕旁人带猜疑。

望郎不见我心忧,四月望郎到中秋,千家万户都赏月,奴无心思望山坡,两眼望得泪双流。

不唱秀英望情郎,再唱三保赶得忙,三步并作两步走,翻山越岭汗满裳,只想快点到郑庄。

三保到了郑家门,堂前小狗吠几声,秀英走出门外看,一见三保喜在心,随手带进绣房门。

二人对坐把话言,包袱雨伞放一边,礼物轻来你莫怪,莫等妈妈气冲天,万事靠姐来周全。

妈妈接着进房来,一见三保骂奴才,你是哪来强盗窃,走到这里躲祸灾,送到官府有安排。

三保低头不敢抬,叫声妈妈放宽怀,我一不是强盗窃,二也不是躲祸灾,实是秀英约我来。

妈妈听后气得慌,暗里骂来不开腔,两个蓄牲都该死,可惜手里无钢刀,要你性命也难逃。

秀英此时怕在心,母亲面前告人情,今日要死该我死,要打要骂我来乘,千万不能怪他人。

秀英旁边叫声哥,还不下跪等几何,三保连忙把跪下,妈妈怒气少得多,事到如今不由人。

娘骂女儿小贱人,养女不孝如养豚,夏家丈夫你不要,世间女子有几多,哪个学你做狗婆。

妈妈扯起三保来,一脸认真问奴才,姓什名谁住哪里,家中可有女裙钗,何人引你到此来。

三保急忙答一言,奴才家住桂树泉,乳名叫做胡三保,大号又叫胡道先,并无妻子在一边。

妈妈一听怒气冲,穿针引线是何人,路程迢迢无人晓,几时得见小妖精,何人叫你上我门。

四月钓鱼到三源,秀英洗衣在门前,小生进来讨茶喝,好话说了大半天,相约今夜配姻缘。

妈妈气得泪涟涟,手指三保怒气言,我今只有一个女,只望长大能撑天,谁知不值半文钱。

秀英在旁叫一声,母亲不该生秀英,人人有个十八岁,百般花木都逢春,男女也是一般同。

妈妈一听好伤心,就要打死郑秀英,手拿一根青竹棍,打一下来骂一声,好比身上拍灰尘。

三保一见犯蹊跷,哀求妈妈逃一遭,莫让旁人听见了,闯进门来怎开销,大家性命都难逃。

秀英打得泪双流,娘把竹棍地下丢,莫怪为娘心堂狠,一女不能嫁二夫,只怕以后结冤仇。

三保旁边听得真,叫声老母你放心,晓得秀英配了我,夏家自然要退婚,终究还是胡姓人。

秀英把妈叫一声,三保不是下等人,今日好比过门婿,只当女儿成了婚,再与族人说分明。

三保果然是聪明,说得妈妈发善心,冷水能解心头火,狂风吹散满天云,轻轻拉起心上人。

好个乖巧郑秀英,低头含笑叫娘亲,平常有酒待亲戚,今晚来了一等宾,就看妈妈怎样行。

娘骂女儿小奴才,万事不要你安排,你俩房中要仔细,为娘即刻把茶盅,随后就会有酒行。

一更时分喜悠悠,家中赏月过中秋,二人坐在绣房里,眉来眼去不知羞,正是美色对风流。

二人对坐把话谈,只见妈妈送茶来,姐叫亲哥上坐起,秀英提壶把茶筛,几多欢乐在心怀。

二更明月照绣房,男女两个似鸳鸯,妈妈办了一席酒,四盘好菜满满装,好似岳母待新郎。

今夜秀英遇亲哥,二人饮酒快乐多,三保饮了几杯酒,盘中冷菜又复锅,再三再四叫哥哥。

三更时分半夜中,亲哥微醉脸上红,二人喜酒都饮尽,再饮妈妈福寿盅,一杯要当百杯同。

亲哥不饮姐要筛,今夜还要饮几盏,十年窗下都不计,秀才高中五经魁,中个进士状元回。

四更时分月西斜,饮罢酒来一杯茶,随后同进红罗帐,亲哥两次到寒家,今霄得幸合莲花。

三保睡在秀英床,带酒发兴打比方,小生是个金弹子,遇着鸟雀开弓忙,这是头次上姐床。

五更鸡子叫连连,姐叫亲哥莫多言,我家不是藏龙所,随高就低住几天,情义相爱水也甜。

郎不睡来姐不眠,鸳鸯枕上说笑言,你家住在三源港,小生住在桂树泉,谁知巧遇结良缘。

二人说到大天光,秀英床边叫我郎,昨晚恩爱亏了你,遍身累得软如秧,如今一时不还阳。

秀英起来服待郎,梳头洗面进厨房,先打一盆洗脸水,随后一碗鸡蛋汤,姐叫亲哥起来尝。

秀英床边叫亲人,快快起来吃点心,胡椒香料下得广,喝到口里喷喷香,亲哥吃了精神爽。

亲哥吃了点心汤,胜过人间妙药方,早饭吃过一杯茶,假意作辞转回乡,看姐留郎不留郎。

秀英留郎手搭肩,要留三保住几天,娘女两个都来扯,粗茶淡饭你莫嫌,我家不费半文钱。

三保假意面惭惭,又同秀英把门关,少女遇上风流子,日与姣莲同进餐,夜同姣莲共枕眠。

二人相处快半年,日同茶饭夜同眠,一日三来三日九,三源港岸百十烟,十人见了九人言。

郑家住在大路边,人来客往吃茶烟,上屋讲的秀英女,下屋讲的胡道先,几多丑话不可言。

郑姓一门看在心,都怕惹祸烧自身,有人说了秀英女,周氏就要闹上门,哪个敢作对头人。

郑姓一门作商量,伤风败俗丑难当,家门现有总族长,就是老爷郑楚方,要请他来振纲常。

楚方老爷不爱财,住在县城十字街,秉公正直受人敬,大小是非解得开,还得请他作主来。

合屋都是一般腔,二人抬轿接楚方,走进堂前施一礼,看看来得正适当,恰遇老爷在书房。

族长吩咐快泡茶,你们何事到我家,一门老少可安泰,好久没去拜望家,族里可添新人丁。

多谢老爷挂在心,一门老少都安宁,家兴人旺你莫挂,只有一件小事情,还望老爷走一程。

老爷私下问一言,并无一人在堂前,莫非族人犯了法,是否地方处事偏,前来接我到三源。

二人回复族长公,要请老爷正家风,家族有个秀英女,辱门败户亵祖宗,母女二个一般同。

族长一听气在心,明早饭后就动身,一路来到三源港,男女老少两边分,都来迎接族长公。

族长好似一品官,合屋老少都喜欢,唯有秀英和老母,吓得无处躲和钻,心惊肉跳胆也寒。

秀英母女一家人,吓得魂魄难附身,打开后门送三保,合屋男女不知情,姐送亲哥一路行。

族长一到好匆忙,就办酒席作商量,秀英送出三保去,男女两个成一双,并无一人在绣房。

秀英送郎走如飞,一路快行带忧疑,不是今日走得快,先打板子后剥皮,性命全在手中提。

送郎送到土地台,树上乌鸦叫哀哀,莫非大祸躲不脱,事到如今推不开,祸福都由命安排。

三保回头叫声乖,秀英你莫挂心怀,你家族长刚刚到,正在堂前把酒筛,谁知你我到此来。

送郎送到竹林湾,一身大汗湿衣衫,今日送郎回家去,龙归大海凤归山,再要相逢难上难。

三保一听此言音,女子说话少英雄,蛟龙引得千江水,凤凰飞得万里程,到处地方好相逢。

送郎送到石咀桥,桥墩脚下水飘飘,二人挽手桥上过,石头千万修得高,只怕后来不坚牢。

秀英见了石咀桥,明朝修起到清朝,皇帝换了几十个,不怕山溪水浪高,千年古迹万年牢。

送郎送到桔林泉,酒店就在大路边,二人进店来饮酒,赛过天下众神仙,亲哥饮酒姐付钱。

喝完酒后出店门,带酒起兴赶路程,正走密树林里过,二人再起酒色心,云雨一回又起程。

送郎送到石井泉,口中干得冒青烟,二人喝点清泉水,欢心快乐又新鲜,心里凉沁口也甜。

喝过泉水又动身,亲哥走前姐后行,冷水解得心头火,二人火热怎冷心,云开终究见天明。

送郎送到毛栗窝,放牛娃儿唱山歌,世上只有男送女,哪有女子送亲哥,不明不白两公婆。

三保听了此句言,回头嘱咐我姣莲,放牛伢崽少家教,胡言乱语大路边,切莫听信小伢言。

送郎送到仙人岩,岩上树下有青苔,青苔缠住松树脚,我和亲哥分不开,前世修得一伙来。

亲哥一听喜在怀,二人生死不分开,定要夫妻同到老,堂前孝子哭哀哀,两副棺材共塜埋。

送郎送到古庙门,抽签一支问神明,石上栽花根不稳,水中捞月枉费心,一场美景化灰尘。

一支签文说得真,二人就有带忧心,走出庙门长叹气,快带秀英逃脱身,怕人盘问不能行。

送郎送到上凉亭,凉亭凳上说私情,想送亲哥十里路,九里不愿打转身,一心还要往前行。

三保回头叫声姣,平生吃亏在今朝,一连走了八九里,鞋尖脚小岭又高,算你女中一等人。

送郎送到坳背塘,两条乌蛇结成双,三保拿起石头打,公蛇逃脱也受伤,母蛇一命见阎王。

三保一见大不祥,可叹二蛇有死伤,不该拣起石头打,一身罪恶该我当,只怕你我不久长。

二人挽手哭啼啼,抬头只见日偏西,秀英快转家中去,今夜必定有是非,母女两人莫远离。

多亏三保见识强,可能合屋作商量,今夜必定要打我,一无凭证二无脏,不怕族长是阎王。

二人相拥哭哀哀,嘱咐言语记心怀,太阳已斜西边去,二人才把体分开,亲哥向前姐转来。

秀英一路慢慢移,抹干眼泪转回归,仍然又从后门进,梳过头来换身衣,并无一人带猜疑。

娘见女儿转回来,此时才得放宽怀,只要走了胡三保,不怕旁人把祸栽,大胆稳坐钓鱼台。

一更过后二更天,堂前吵得乱了天,族长老爷当堂坐,老少男女站两边,众人不敢乱开言。

族长开始理事情,吩咐手底下面人,我今到此无别事,秀英母女辱祖宗,楼上楼下要搜寻。

两个头人就动身,灯笼火把去搜寻,楼上楼下都搜遍,就是不见三保人,面色惭惭出房门。

秀英母女气不平,前门闹起到后门,屋下几个多事鬼,连带族长不公平,自家狗咬自家人。

族长一听气冲天,老少婆娘听我言,今日是你不知死,朝廷王法丢一边,现有家法在眼前。

娘女二人叫得凶,我们何事辱祖宗,一捉强盗无脏物,二捉奸夫房无人,怎能说我败家风。

族长一听咬断牙,无情家法手中拿,先打周氏老贱货,养女不教是你差,不要教坏别人家。

周氏打得血涟涟,族长叫停楠竹鞭,嚎叫要把秀英打,周氏一听软如绵,千万莫打我心尖。

周氏慌忙来告饶,是我女儿养得娇,秀英贱人有差错,老爷莫记小人过,此后不再犯家条。

族长好似活阎王,骂声秀英小婆娘,莫把家法看得轻,它比王法还要重,这次该你受苦刑。

族长不理周老母,只把秀英堂中拖,一顿竹鞭胡乱打,浑身上下打一千,皮破肉烂在堂前。

秀英打得遍身红,眼泪汪汪进房门,那怕家法万斤重,骨头打烂不变心,心中只想意中人。

娘女两个受苦刑,秀英三天不出门,乡邻好友来解劝,梳头洗面换衣襟,仍复又是美佳人。

娘劝女儿莫灰心,三保不是下等人,困龙自有上天日,待到春来就动身,三源港地一扫平。

族长冷笑不听闻,看我来理这事情,贱人应该早出嫁,送到婆家没事情,赶快就去接媒人。

两个头人走如飞,去接媒人万人魁,要送秀英婆家去,先请媒人饮几盅,然后再做两家媒。

好菜好酒敬媒人,月老先生叫几声,今日在此怠慢你,烦你劳步又劳心,一杯淡酒表人情。

人魁回答几句言,今日多谢郑府前,几年未见秀英女,不觉到了出阁边,光阴又是十几年。

族长媒人细商量,与我拜上夏家郎,三茶六礼都不讲,郑家没有好嫁妆,只有几件布衣裳。

媒人听见把话题,富贵贫贱有高低,好儿不得爹娘业,好女不穿嫁妆衣,前世修定不改移。

族长又叫把酒筛,多亏月老挂心怀,请你问过夏公子,几时来接女裙钗,早点送个日子来。

媒人下席就动身,去到夏家说分明,郑家亲戚对我讲,聘礼不要半毫分,一心安排迎新人。

春福听后脸无光,我也不做郑家郎,秀英跟了胡三保,日同茶饭夜同床,残菜剩饭让我尝。

叫声春福小哥哥,君子莫听小人唆,秀英本是贞洁女,我在郑家跑得多,那些事实我知情。

人魁先生莫包清,点点滴滴在我心,好歹之事我不讲,我今自愿打单身,免得以后出人命。

骂声春福太不该,诬赖人家女裙钗,真心不要秀英女,只想别处把亲开,除非写出退书来。

夏家怕惹大祸灾,连忙写出退书来,亲自交与媒人手,自愿退出女裙钗,多求安乐少求财。

媒人接到书一篇,辞别夏家转三源,族长一见媒人到,我今等了大半天,二人挽手到堂前。

媒人把话说分明,夏家做事太无情,春福听了旁人语,生死不要郑秀英,退书写到贵府门。

族长听了把话提,世上人善被人欺,夏家府上也有女,都象这样把婚退,看他愿意不愿意。

媒人忙劝族长公,休怪夏家礼不通,只怪秀英为人贱,做出事来不合情,败坏郑家一门风。

族长听说门风差,此事也不怪夏家,郑家门风要得紧,把这贱人卖别家,打落牙齿自己拿。

堂中人多坐几排,都骂贱人理不该,郑家门风被她败,一堆狗粪远抛开,永世莫转郑家来。

媒人只叫且莫慌,忽然想起刘家庄,单身男人有一个,原配死了闷得慌,人才不错好儿郎。

族长老爷开一言,莫非贱人有姻缘,刘家庄前我走过,合屋门户几十烟,家家户户有良田。

酒也喝完菜也残,人魁这才把口开,你家请我把媒做,穿针引线好转弯,今后莫把我为难。

人魁媒人你想通,郑家也是顾门风,今日请你把媒做,有我族长拍了胸,还有哪个不依从。

媒人一听放了心,瞌睡来了不由人,今晚到了三更鼓,找个床铺安下身,不能静坐到天明。

鸡叫三遍大天明,安置媒人就动身,一连走了二十里,眼前就到刘家庄,昂首挺胸进中堂。

堂前狗儿叫几声,刘家宇卿出来迎,见了人魁把礼行,辞别也有大半春,先生何事到寒门。

人魁堂前笑呵呵,特来恭贺宇卿哥,你要姣莲已找到,就在三源郑家庄,实在是个好姣娥。

此女长得美如花,聪明能干个个夸,今年只有十八岁,日煮茶饭夜绣花,托我找个好婆家。

自古以来都知明,媒人巧嘴会说亲,说得干鱼能摆尾,说得冰水也开锅,说得宇卿乐呵呵。

中午喝到日落西,翌天大早换新衣,二人同到三源港,郑家一门好屋基,四水归流一盘棋。

二人走进郑家门,坐在堂前没吱声,秀英来泼洗面水,一见二人带忧心,走进绣房泪淋淋。

媒人旁边把眼睃,秀英就是这姣娥,人说嫦娥生得美,好比嫦娥强得多,不知宇卿意如何。

宇卿贼眼看得真,果然是个姣美人,只要事情办得好,见面银子定不轻,另外还要谢媒人。

二人正在说笑言,郑家族长到堂前,走向前来行一礼,礼貌话儿说在先,然后再来说姻缘。

族长老爷出一言,人魁宇卿在眼前,财礼银子一百两,郑姓一门百十烟,不敢私自得银元。

宇卿为了郑秀英,财礼不少半毫分,你把生庚交与我,现有银子带在身,人财当面交分明。

族长接钱算得明,吩咐手下两个人,此等银两都不要,送给夏家讨个亲,莫让春福打单身。

银钱送到夏家门,个个称赞是恩人,这项银子受不起,只等春福娶了亲,再来感谢郑府门。

族长不再出多言,就喊秀英到堂前,今日嫁你刘家去,三从四德礼当先,子贵孙贤福寿全。

秀英一听塌了天,嚎啕大哭在一边,周氏闻听出来问,族长吩咐换衣裳,娘女一齐哭在堂。

娘哭女儿好秀英,谁知今日两离分,为娘养你十八岁,如何舍得我肝心,族长作主不顺情。

女哭娘来老母亲,莫把女儿挂在心,今朝辞别妈妈去,女儿不久见阎君,来世再做孝心人。

娘哭女来女哭娘,娘女哭得寸断肠,轿夫叫声抬起走,一肩抬到刘家庄,合屋都来贺新房。

人来客往散了场,宇卿匆忙上牙床,秀英不愿同床睡,哭哭啼啼到天光,一声三哥一声娘。

秀英呆在刘家庄,哭得眼肿面皮黄,三餐茶饭都不想,一连半月不梳妆,睡觉从不脱衣裳。

夫妻同房大半年,全没脱衣共枕眠,日里同餐不说话,夜里同床各一边,几多笑话不可言。

亲戚朋友知真情,都把言来劝秀英,宇卿也是读书子,家产富裕好安身,何不做个顺风人。

秀英回话对亲朋,烈女不嫁二夫君,不爱刘家多富贵,不爱宇卿好相公,宁死不做刘家人。

秀英生死不依从,刘家也要顾门风,贱人不从夫君主,要去嫁给野老公,伤风败俗不可闻。

世人讥笑刘宇卿,接个老婆打单身,家有盐鱼吃淡饭,有马不骑步路行,哪有闲饭养贱人。

宇卿气得无奈何,听见他人唱山歌,前朝古人唱得少,新鲜曲子唱得多,都唱宇卿怕老婆。

过了一天又一天,宇卿闷闷不新鲜,花了银子由自可,笑煞旁人在一边,自己不值半文钱。

宇卿气来发雷霆,楠竹鞭子手中提,就把秀英脱衣打,皮开肉绽一片红,看你依从不依从。

秀英打死不告饶,人人不免死一遭,今世不从任你打,不怕手中拿钢刀,变猪不与你同槽。

宇卿越打越心焦,竹鞭打断不告饶,浑身上下都打到,贱人忌日在今朝,料你插翅也难逃。

秀英胆大硬气多,偏偏要嫁胡三哥,不怕你有蒸人甑,不怕你有煮人锅,看你把我又如何。

兄弟叔侄来扯开,都骂秀英真不该,贱人要嫁胡三保,就等来世再投胎,除非皇帝圣旨来。

男女老少全到场,都叫宇卿要提防,女子不从亲夫主,家法便是妙药方,惹出祸来大家挡。

大屋堂中人满堂,都来劝解作商量,贱人不如早打发,快请媒人出主张,卖与他人作二房。

秀英房中哭三哥,晓得把我么样磨,若要卖我远方去,好人少来恶人多,不如一死见阎罗。

旁人一边听得真,嘱咐宇卿要小心,一怕女子来吊颈,二怕毒药身上藏,快去房中搜寻忙。

宇卿一听胆颤惊,忙到房中去搜寻,解开秀英衣来看,找出合约字一份,半边莲花藏在身。

一份合约手中存,字字行行写得明,生庚八字为凭据,不用媒人自主婚,今朝才见这新闻。

看了合约纸一张,点点滴滴在心上,生庚八字为凭据,莲约在我手中央,要卖秀英去远方。

宇卿托信去请媒,快点去接万人魁,久候先生不得见,去到我家饮几盅,千万劳步走一回。

人魁闻信就动身,走到刘家见宇卿,酒席筵前来问起,你家娶了郑秀英,今日才来问安宁。

宇卿听后恨一声,你这媒人坏良心,贱人跟了胡三保,与我同床不成婚,吵吵闹闹到如今。

人魁一听脸无光,骂声宇卿少夫纲,婚姻不成莫怪我,教妻无能你荒唐,莫怪媒人不忠良。

宇卿一句得罪人,马上过来陪小心,错出一言休见怪,念在相识有几春,朋友面前莫争雄。

媒人转身笑嘻嘻,女子性情易改移,有朝一日回心转,檐前白马把头低,终究还是要你骑。

人魁说得光又圆,刘家宇卿怒气生,贱人纵是天仙女,也要远远卖外边,再来配个好姻缘。

媒人奉劝一句言,贱人不落贵人前,秀英有福不知享,任你卖到哪一边,应当该你得银元。

宇卿把话说在先,百两银子要还原,为奴为妾我不管,只有一条要记牢,就是不卖胡三保。

人魁辞别刘宇卿,桂树泉边走一巡,门前遇见胡三保,二人挽手进客厅,快办酒来给我饮。

话也说来酒也盅,人魁提起郑秀英,生死不从刘公子,好花还是等你开,你今赶快巧安排。

三保一听乐开怀,全靠先生来安排,人魁先生说声好,你今还要远撇开,不能露出姓胡来。

二人计划封得清,没有一人带忧心,请人打扮去娶亲,哪个认得假与真,神仙也难辩分明。

三保想起丁石元,自幼与我结老庚,丁字可以改胡字,石元可以改道先,好似天赐一良缘。

三保请得石元来,人魁见了乐开怀,二人同往刘家去,宇卿出来把话言,带进里房看姣莲。

秀英见了丁石元,认得道先好同年,恰似见了胡三保,假装怕羞躲床边,半忧半喜在心间

石元一见郑秀英,笑在脸上痛在心,头不梳来脸不洗,十问九句不吱声,就跟痴子一般同。

人魁问声丁大哥,看了女子意如何,只要人才看得中,直言几句不用多,戏男不能戏姣娥。

石元一听笑呵呵,假装不要此姣娥,懒身女子身不顾,头发乱得象鸡窝,这样女子要如何。

媒人假装笑哈哈,丁家大哥莫乱哇,好衣好裳来打扮,崇阳能找几个她,得了便宜还嫌差。

石元回答一句言,莫把此女奉上天,人好人歹我知晓,恐怕女子发疯癫,看你包圆不包圆。

宇卿旁边哼一声,丁家大哥太小心,此女好坏由你选,财礼银子要交清,你看愿成不愿成。

媒人旁边笑嘻嘻,你们都莫论高低,现付银子一百两,不得依来也得依,半个不字难改移。

石元有意听在怀,媒人取出稿纸来,宇卿把笔拿在手,天理良心都丢开,一求安乐二求财。

卖夫就写刘宇卿,买夫石元丁姓人,媒人得银十两整,今日卖了郑秀英,再也不来想此人。

秀英带出大门前,轿子放在场中间,自己走进花轿里,两个轿夫抬上肩,一路抬往桂树泉。

轿夫抬起郑秀英,人魁石元一路行,眼看走了四五里,不把假事放在心,谈笑风生露真情。

七嘴八舌大路边,换包妙计结良缘,路人听得秀英姐,今朝坐轿嫁道先,实情流传无虚言。

一时风讯传进山,旁人讲得浪翻翻,秀英嫁了胡三保,刘家一朵好牡丹,奸夫拿在手中玩。

刘家听了此风声,不能成全野老公,世人讥笑要得紧,惹起刘家一窝蜂,十有九个不依从。

大屋堂中互相邀,拿了铁尺和钢刀,一路追到彭家岭,喊声震天杀气高,望见前面一座桥。

人魁石元摆摆摇,同与轿夫过此桥,听见后面喊声紧,晓得事情犯蹊跷,丢下花轿四处逃。

刘姓人多两边排,一齐赶到轿边来,只见秀英人一个,丧魂落魄象痴呆,口吐鲜血眼上翻。

秀英气昏在路旁,半个时辰才还阳,原路抬回刘家去,好似犯人进牢房,把个猫儿作虎防。

秀英进了刘家门,都骂她是小贱人,只望能牵奸夫手,一到胡家便成婚,谁知天地不依从。

刘家堂前作商量,打不打她也无妨,人财两项都到手,道理还在我身上,只要谨慎严提防。

大家说完就散群,都叫宇卿莫远行,一怕女子寻短见,二怕胡家不死心,三朝一七见分明。

此后宇卿更不和,骂妻好似骂猪婆,敲敲打打常常有,好言无来恶言多,只当一只臭狗婆。

秀英瘦得皮包骨,昏昏沉沉度时光,日里不想吃茶饭,夜里不上宇卿床,孤身一人守空房

秀英挨打又受磨,生死都想三保哥,只望脱得天罗网,谁知又落滚油锅,一心想死见阎罗。

大风吹动纸上窗,莫非三哥来我乡,爬到窗台朝外望,一跤跌倒在地上,大口鲜血染衣裳。

伸手掏出双合莲,朵朵莲花满血痕,今生不能成夫妻,来世与哥再团圆,一根丝带梁上悬。

不唱秀英上吊死,再唱三保失了魂,请人去娶秀英女,只望归来拜祖宗,尚无音讯转家门。

午时望到日斜西,四人空手转回家,从头到尾来说起,抬到半路犯跷蹊,险上加险不便提。

三保一听雷轰天,立即倒在大门边,两手只把胸口打,一声地来一声天,口吐鲜血不能言。

兄弟叔侄慌了神,手忙脚乱掐人中,大嫂忙把姜汤灌,好不容易转回神,口中还在唤秀英。

三朋四友都来劝,人死不能再复原,秀英本是扫帚星,实在不该到凡尘,以后找个美佳人。

三保睁眼叫亲朋,莫说秀英是败星,是我前世作的恶,千磨万苦到如今,她是为我胡姓人。

三朋四友出了门,心中只恨刘姓人,你得银子一百两,不该再害郑秀英,欺我胡姓一满门。

三保想煞郑秀英,今生不能再成婚,若得姣莲见一面,十分烦恼少九分,死到阴间也甘心。

算命先生把命排,七煞正官遭劫财,万事不由人作主,一生都是命安排,可叹人乖不成才。

一叹亲人闷恹恹,三天没出大门前,刘家欺我太无理,你要银子我就给,不该拆散好姻缘。

二叹亲人心不平,心中想告刘家人,我告宇卿犯抢案,他又告我犯奸情,思前想后不能行。

三叹亲人出门行,观音庙里抽签文,相公错进迷魂阵,若问路程有几深,还有险处更难行。

四叹亲人转回归,今后必定有是非,百般事务由自可,如何舍得好秀英,心中想起实悲情。

五叹亲人是冤家,冤家好比镜中花,日里不能拿到手,夜里梦中常见她,岸上行舟不能划。

六叹亲人命安排,你已抬到路上来,十有九分到了手,可恨旁人把嘴歪,害我三保理不该。

七叹亲人真可怜,刘家把作狗婆嫌,只望秀英跟了我,不再受苦受熬煎,快快乐乐度余年。

八叹亲人梦不祥,别人倒屋我受伤,忽然听得凶言到,秀英死在刘家庄,可怜姣娥少年亡。

九叹亲人枉受冤,只望传闻是谣言,同名同姓多得紧,世间女子有万千,菩萨保佑我姣莲。

十叹亲人不放心,探得信来果是真,秀英想郎想得紧,几反几复难脱身,一索悬梁命归阴。

三保听得果是真,哭得半死又还魂,分明死在刘家手,秀英有冤无处伸,一身罪恶我担承。

一连几天不起床,思前想后自思量,人财两空还是小,秀英死在刘家庄,怕有官司要提防。

不唱三保哭断肠,转口再唱刘家庄,秀英已经上吊死,莫等蛇死臭地方,要与娘家作商量。

刘家一人到三源,就对郑家吐真言,老娘听见秀英死,一声地来一声天,心如刀绞泪涟涟。

老娘哭得太心寒,好比割了一叶肝,可怜秀英死得苦,想到县里去报官,不知东北与西南。

吵吵闹闹要上街,几个头人出堂来,亲房有人作了主,秀英上吊死也该,快到刘家押尸埋。

刘家来人听在心,回到家里说分明,郑家亲戚对我讲,马上来人埋秀英,包管无事得安宁。

刘家一听放了心,一夜纷纷到天明,衣服棺木办齐整,两个先生迎客宾,去接三源郑家人。

郑家两个出头人,卯时走到巳时辰,来到刘家行一礼,安排酒席在前厅,从头到尾说分明。

酒后散席作商量,安置八位大金刚,快把棺材来封纸,我为娘家作主张,刘家行事理适当。

午时过来未时埋,八个丧夫两边排,抬到山上就安葬,老少人等尽散开,一堆黄土筑坟台。

郑家头人作辞行,嘱咐刘姓和宇卿,我等多谢府上宴,千事万事过了声,二家都要顾门风。

宇卿送客出大门,回到家中好冷清,命该是个单身汉,三年娶了两个亲,仍复又是打单身。

单身汉子独自眠,半年夫妻假姻缘,贱人已经寻了死,心中恼恨胡道先,时刻牢记在心间。

宇卿想起郑秀英,损财害命是奸情,我若不告胡三保,深仇大恨无处伸,定要道先进牢笼。

左一想来右一思,如今告状也不迟,现有银子一百两,明天早晨问曹司,要报仇来在此时。

宇卿心底气不平,去请曹司做状文,曹司一听就明白,一滴墨水重千斤,五寸笔杆不饶人。

一状告发胡道先,私造合约配姻缘,女子不嫁夏春福,卖与刘家大半年,生死不从有根源。

县官骂声刘宇卿,看你状上有欺心,你妻吊死把谁怪,已经安埋堆了坟,为何还告姓胡人。

宇卿跪在案桌前,太爷在上听根源,我妻是为奸情死,丧灭天良胡道先,害得两家不周全。

县官一听心里明,晓得道先有奸情,捉来三保打大板,把他押在法堂中,铁汉也要把招供。

王法条条不饶人,打得半死又还魂,太爷拿出莲花约,是你画的好乾坤,还有一张哪里存。

可怜三保自招供,县官拿约看分明,合画一枝莲花朵,不用媒人自成婚,男女两个各一份。

太爷手拿扇子摇,叫声三保听分明,奸污民女第一罪,私造合约罪二条,逼退婚书罪难逃。

第四秀英死不从,偷梁换柱第五宗,女子因奸上了吊,六大罪状天不容,本县把你送省城。

三保晓得罪不轻,从头到尾都招供,小人纵有十分罪,只求太爷减九分,今日不要再加刑。

知县是个慈善官,再打三保也心寒,莫怪本官打了你,是你罪过犯得宽,朝延王法不能瞒。

命案官司过了堂,三保关进黑牢房,太爷走到二堂去,安置文书下武昌,再等转文到崇阳。

正月坐牢是新年,愁愁叹叹胡道先,在家过年真快乐,牢里过年受熬煎,几多苦情不可言。

二月坐牢桃花开,家中事务挂心怀,乌鸦声声头上叫,太爷堂上闹翻翻,只怕加刑我为难。

三月坐牢是清明,家家户户祭祖宗,列祖列宗理当祭,生我父母枉费心,今日坐牢不由人。

四月坐牢立夏来,到处地方把禾栽,我家良田都荒废,大小事务丢不开,时时刻刻挂心怀。

五月坐牢是端阳,县内管家清账房,得了银子十几两,衙门也要另安排,实在不该进牢来。

六月坐牢热奈何,遍身皮肉发风砣,只有牢房真难过,蚊虫跳蚤堆成窝,牢内之人受折磨。

七月坐牢是伏天,炎炎署日似油煎,只有三伏真难过,一日就象百十天,心中烦恼不能眠。

八月坐牢桂花开,忽然想起秀英来,先前八月十五日,约到家中共枕眠,如今阴阳各一边。

九月坐牢是重阳,家家户户把麦秧,往年田地多种麦,今年田地一扫光,恐怕明年闹饥荒。

十月坐牢刚立冬,秋天过后起北风,北风吹来实在冷,人在牢中多受刑,只怕不久死牢中。

冬月坐牢颤筛筛,有信传到崇阳来,说是先皇崩了驾,新帝登基坐龙台,马上赦免犯罪人。

腊月坐牢梅花开,上有文书到崇阳,朝廷立了新帝主,到处犯人放归乡,大赦天下免罪殃。

三保赦罪转回家,头上虱婆结成巴,身上就象花子样,破破烂烂不见纱,旁人看了肉也麻。

三保堂中哭哀哀,哥嫂一听痛在怀,只道今生难得见,谁知青天把眼开,还有性命回家来。

兄弟叔侄痛在心,安置三保换衣襟,一盆热水洗完澡,衣服鞋袜换一新,三保又是好相公。

归到家中住几天,身上又无半文钱,柴米油盐都没有,酒肉二字更不言,哪有心思来过年。

腊月光阴快如梭,家家户户杀鸡鹅,只有三保无主意,眼前又无米下锅,没法只能找哥哥。

三保归来半月余,才对哥嫂把话题,餐餐吃的嫂嫂饭,遍身穿的哥哥衣,久住自觉无脸皮。

哥嫂一听有主张,你的田地一扫光,只有几间空房屋,年头岁尾莫开腔,慢慢再来作商量。

到了腊月除夕天,家家放炮响长鞭,三保幸有贤哥嫂,看在爷娘祖宗前,一齐同过团圆年。

大年初一出天方,大红灯笼挂满堂,合屋都吃欢乐酒,唯有三保脸无光,睡到天亮不起床。

初二起床大半天,亲戚朋友拜新年,三保不愿见亲友,坐在房里闷恹恹,哪有面目到堂前。

初三起床日当中,人来客往喜满门,哥嫂办了拜年酒,送客出门打一躬,三保房中带羞容。

初四自叹自思量,想起往事实悲伤,想与秀英同到老,谁知好事一场空,害死秀英归天庭。

初五起床面惭惭,好比过了鬼门关,几翻几复磨煞我,朝思暮想解不开,无头冤枉天上来。

初六自想自心焦,十磨九难是自遭,我命怎么到如此,害死秀英到阴曹,作茧自缚受折磨。

初七自想自心慌,想起当初泪汪汪,只望百年成双对,谁知好事不久长,害死秀英见阎王。

初八自想自思量,青春年少此下场,别人夫妻同到老,我今阴阳各一方,自然无颜在故乡。

初九起床自忧愁,先前不该爱轻浮,只望天赐良缘乐,谁知好景不久长,落得自己守空房。

初十拿出诗书瞧,先前读书望登高,自从爱上秀英女,十载寒窗一笔钩,功名之事抛九霄。

十一起床倒倒歪,莫非恶鬼上身来,出牢也快一个月,冤魂缠身不离开,梦中约定秀英来。

十二起床眼睛花,看见秀英鬼冤家,披头散发嘻嘻笑,一条绳索手中摇,约我一路赴阴曹。

十三月落等天光,三保得病在床上,哥哥庙里求菩萨,嫂嫂在家煎药汤,半点东西不能尝。

十四添病要命交,遍身好比插钢刀,四肢筋骨痛得紧,身上又象炭火烧,神仙难过此关头。

十五月半响长鞭,三保哑了不能言,哥嫂无心过月半,安置三保去登仙,大声痛哭化纸钱。

十六三保死在床,哥嫂二人作商量,安埋葬费无处取,哪有银子买棺葬,除非卖掉几间房。

十七葬事已安排,就将三保进棺材,剩有银钱十几两,招待亲朋理应该,另留几两立碑牌。

十八请人写祭文,三保死得好寒心,青春年少辞世去,抛弃家中骨肉亲,明日十九上山林。

十九亲朋来吊孝,堂前一片悲哀情,一阵锣鼓出了殡,宾客散尽转回程,崇阳留下此篇文。

正月到了二十边,三保一世揭了篇,后人不知何时事,道光庚戌登的仙,咸丰辛亥立元年。

世人看了双合莲,从头到尾这根源,三保本是真君子,只为婚事惹祸根,磨苦受难赴黄泉。

歌儿半假半是真,不比窗下读贤文,读书讲的圣贤理,歌儿唱的笑谈经,莫把歌儿来当真。

双合莲歌唱出头,只劝世人莫轻浮,三保也是读书子,色字头上一把刀,自己点火把身烧。

唱完这本双合莲,悲欢离合有根源,为人莫做亏心事,求婚也莫乱纲绳,行事还是正道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