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含之

----更新时间:2022-07-04

章含之(1935年7月14日~2008年1月26日),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曾担任毛泽东的英文教师,中国著名外交家。1935年7月14日生于上海,2008年1月26日上午8时20分在北京朝阳医院病逝,终年73岁,她的女儿洪晃陪伴她走过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人物生平

生母名为谈雪卿,上海滩上有名的交际花,曾是永安公司康克令钢笔专卖柜台上的售货员,人称康克令西施。配偶为陈度(陈伯权),是军阀陈调元之子。两人未婚同居,谈有身孕后,不愿为妾。陈调元请章士钊出面调解私了,将谈所生女儿托付给章,取名章含之。

1949年进入北京贝满中学读书。同年圣诞舞会与燕京大学学生洪君彦(后为北京大学教授)相识,恋爱。

1953年保送北京外国语学院。1957年与洪君彦结婚。

1960年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研究生部毕业,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

1961年生女儿洪晃。1963年受邀成为毛泽东的英文教师。

1966年洪君彦被作为陆平黑帮被揪斗、抄家、监督劳动。

1971年3月末,章含之入外交部,在亚洲司历任一般职员、副处长、处长、副司长。与王海容唐闻生、齐宗华、罗旭合称“外交界五朵金花”。

1972年,以丈夫有外遇为由,离婚。

1973年年底章含之与时任外交部部长乔冠华结婚。文革后期,乔冠华倾向四人帮,反对周恩来。文革后两人即被隔离审查。1982年12月审查最后没有结论,习仲勋代表中央宣布“一笔勾销”。

1983年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常务理事。1987年调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国际部主任。1990年调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部主任。

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08年1月26日上午8时25分,因肺部并发症于北京朝阳医院抢救无效逝世,享年73岁。章含之生前刚把另一本回忆录底稿撰写完毕,女儿洪晃表示:“她这一走,剩下的包括文稿修改、史料核实、出版事宜都将由我来完成。”2008年2月1日,章含之葬礼在八宝山举行,并与养父章士钊合葬。

爱情婚姻

在与乔冠华结婚之前,章含之有一场失败的婚姻。这场失败的婚姻:一个是初中的15岁的小姑娘,一个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洪君彦,相恋8年结合。

章含之的这一段婚姻并不幸福,却一直拖着没离婚。在代表团赴纽约联合国大会之前一天,毛主席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让章含之要作出明智的选择。

乔冠华比章含之大足足22岁,而且是外交部部长,这段悬殊的爱情让章含之走得分外艰难。1973,乔冠华60岁,身为部长;章含之38岁,身为处长。即使抛开名誉地位的差距不论,年龄上的差距足以让人侧目。章含之虽经过犹豫,还是坦然地接受了。章含之放弃了当大使的机遇,把所有的感情倾注在乔冠华身上。在度过了不愿回忆的1976年以后,她和乔冠华过上了平民的生活。史家胡同51号记录了两人心心相印的一切。

1983年乔冠华去世后,48岁的章含之一直沉浸在对乔的怀念中不能自拔。又过了10年,她才从这种失落的情感中逐渐走出来。

据章含之本人回忆录《风雨情》所述,章与洪感情破裂乃至离婚是由于洪君彦的外遇。1993年至2003年,章含之写文章、出书或接受访问,凡提到她和洪离婚那一段往事,总说是已故毛泽东主席叫她离婚的。她说毛主席批评她没出息,是这样对她说的:“我的老师啊,我说你没出息是你好面子,自己不解放自己!你的男人已经同别人好了,你为什么不离婚?你为什么怕别人知道?那婚姻已经吹掉了,你为什么不解放自己?”

对此,前夫洪君彦则表达了不同的意见,见于香港《明报》《洪君彦:不堪回首——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文中指出,在洪遭受政治迫害后,章不仅没有关心和帮助,反倒开始和其他男人交往。

相关评价

历史评价

关于章含之,除了一致认同的漂亮聪颖之外,加在她头上的称谓也一直都那么引人注目:民国时代,她是大律师章士钊的养女;共和国时代,她是国家主席毛泽东的英语老师;再后来,她成了当时外交部长乔冠华的妻子。十年春秋,相濡以沫,章乔之爱,难舍难分。[1]

挚友评价

陈钢:她是标准的上海大女人

作曲家陈钢与章含之相识,是在文汇报副刊的一次笔会上,陈钢拿自己的《黑色浪漫曲》交换了章含之《那随风飘去的岁月》。

“她是标准的上海女人。就像《花样年华》里的房东太太,说的上海话比我们都要纯。虽然我们同年,但她像是长我一辈的老上海。”陈钢回忆道,“她的风姿、风度完全是一个‘上海大女人’的形象,她打扮入时但很有分寸,熟谙国际事务,操一口纯正牛津腔英语,但同时又是性情中人。”

白桦:她无法用英语完成自传了

“文革”后,章含之很寂寞地住在北京史家胡同51号,白桦经常去看她。“虽然没事可做,但她还是带了几个学生。那么落寞时,她还是要寻找一些生活的意义。心态好,才能经得起跌宕。”白桦说。他回忆章含之的家里摆满了乔冠华的照片,“她始终沉浸在爱情当中。但与我们聊天时她从不提悲伤往事,而是嘻嘻哈哈,乐观得很。”

1985年,日本演员中野良子来访时说她在中国发现了很高贵的女人,一个是白杨,另一个就是章含之。几年前,章含之曾在针对大学生的一次演讲中袒露自己文化不足,不是“才女”。白桦则叹道:“越是见多识广的人,越是感到不足。比如,她经常能滔滔不绝地以既风趣又通俗的语言讲解国际事件,我认为现如今中国女性很少有能像她这样的。她所涉猎的人、事与历史,都是她的亲历,不用学就能娓娓道来。不久前她跟我说,中国的文学、纪实性作品很好,但为什么不能在国际上普及,就是因为不能用英文写作。所以她正在用英文写自传,看来,现在也无法完成了,实在是很大的遗憾。”[2]

沙叶新:她是个生动的人

章含之的《跨过厚厚的大红门》,被剧作家沙叶新评价为“缠绵而不失之蕴藉,哀怨而又不失之高贵,实为难得之佳作”,而章含之本人在沙叶新眼中也是难得的“生动真实”。沙叶新不断重复章含之与其聊天时的叙述,“很有感情,又充满细节,她一说话所有的人全被吸引”。他们讨论国家大事,也谈红墙逸事,“这些从未见诸任何杂志报章,我劝她应该写一写。”沙叶新说,“章含之是很真实的人,也是个大而化之的人,没什么心眼儿。她是个让人难忘的生动的朋友,也是个真正的美女。”沙叶新说,他想写写与含之聊天时的那些事,以此为祭。

人物家庭

生母——谈雪卿,上海滩有名交际花;

生父——陈度,军阀陈调元之子;

第一任丈夫——洪君彦

女儿——洪晃,与洪君彦所生,是导演陈凯歌前妻;

第二任丈夫——乔冠华,前外交部部长

个人作品

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译著长篇小说《寻欢作乐》([英]毛姆著),散文集《我与乔冠华》、《风雨情》、《我与父亲章士钊》、《那随风飘去的岁月》、《故乡行》、《谁说草木不通情》、《十年风雨情》等。曾经被人误以为是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的母亲。2002年,章含之的回忆录《跨过厚厚的大红门》在上海出版,引起不小的反响,时人称她为“末代名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