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毓泰(中国近代物理学家、教育家)

----更新时间:2022-05-29

饶毓泰,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研究了气体导电过程,对低压汞弧放电机理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倒斯塔克效应、分子光谱等方面取得很有意义的研究成果。毕生致力于中国物理学教学和科研事业。创办南开大学物理系;长期担任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大力建设研究实验室,使北京大学物理系迅速位居国内物理教学和研究的前列。执教40余年,培养了吴大猷马仕俊马大猷郭永怀、虞福春、黄昆等一批国内外知名物理学家,为中国物理学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人物简介

  饶毓泰(1891.12.01 - 1968.10.16)又名俭如,字树人。江西临川钟岭人。现代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第一批院士,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物理学教授。

  父饶之麟,清朝举人、拔贡生,曾任七品京官户部主事。母余峨之。

  

 1891年,在原临川区钟岭街朱饶村诞生了一个男孩。他后来成了现代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第一批院士,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政协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委员、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他就是——饶毓泰。 竭尽全力育英才

  饶毓泰自幼天资聪颖。1911年,20岁的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上海南洋公学(现上海交大前身)。1912年回到故乡,执教于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次年,考取江西省公费留学,赴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物理学。1917年,获物理学硕士学位。随即又考入普林斯顿研究生院,从学于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康普顿教授。1922年,他从美国购置大量物理实验仪器回国,在南开大学创办了物理学系,担任教授兼系主任。

  饶毓泰在南开大学培养了一批人才。曾受教于饶毓泰,后成为国内外知名学者的有刘晋年、江泽涵、申又帐等人。有的优秀学生,后来在我国物理学界起了较大影响。国际知名的物理学家和教育家、台湾“中央研究院”前院长吴大猷即一例。

  1933年9月,饶毓泰受聘担任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和系主任,后兼任理学院院长。在北京大学,饶毓泰特别重视实验室建设和开展实验研究工作。他把原北京大学理学院的一个小礼堂改为阶梯教室,建立了演示实验室,用以边讲课,边演示,把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结合起来。他还特别注意聘请教授到校任职,使得教师队伍阵容整齐,面貌一新。此时北京大学物理系不仅培养本科生,还招收研究生,开设了一系列研究生课程。

  1952年后,饶毓泰不再担任北京大学物理系的领导,但仍关心物理系的发展,特别是光学专门化的建设工作。这时他已年逾花甲,且体弱多病,医生只允许他半天工作。他除指导研究生外,还先后开设了原子光谱、光的电磁理论和气体导电基本过程等课程,为中青年教师和前来进修的教师提供了极大帮助。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当激光问世时,饶毓泰为使后辈赶上这一新发展,讲授了“光的相干性理论”和“光磁双共振”等反映科学新进展的课程。这时他已年逾古稀,不仅讲课,还认真编写讲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潜心科研结硕果

  饶毓泰一生呕心沥血教书育人,也没有放弃一生钟爱的科学研究。

  饶毓泰在普林斯顿大学师从康普顿教授研究气体导电过程,对低压汞弧的激发电压远小于汞的电离电势以及电弧的维持电压又远小于激发电压这一现象的机理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获得了理论与实验相一致的明确结论。在20世纪20年代初,气体导电在国际上属于前沿性研究领域,他的研究工作对这个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

  1929年到1932年间,他在莱比锡大学波茨坦天文物理实验室,研究Rb和Cs原子光谱线的倒斯塔克效应时,观察到这2个元素主线系谱线的分裂和红移。20年代至30年代,正是对原子倒斯塔克效应进行深入研究的时期,用微扰理论处理和计算倒斯塔克效应是量子力学的重要应用之一,他的这项工作丰富了这个领域的实验数据,因此是很有意义的。

  抗日战争前,饶毓泰积极购置和安装大型光谱仪器,建设了能自制仪器设备的金工车间。他亲自与吴大猷、沈寿春一起用拍摄喇曼光谱和测定谱线退偏振度的方法研究ClO3-、BrO3-、IO3-的结构,得出它们具有立体的金字塔形结构,而不是一般文献上所说的平面结构的结论(这篇论文于1937年2月在美国《物理评论》上发表)。

  1944年饶毓泰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从事分子红外光谱的实验研究,曾与尼尔森合作研究了C12O216和C13O216分子的振—转光谱,采用分辨率达0.07cm-1的棱镜—光栅分光光度计,把含不同碳同位素的两种CO2分子的ω3转动谱带同时清楚地记录下来。获得这一成果是很不容易的,这为研究含同位素的气体分子的振—转光谱提供了新的方法。他还用红外小阶梯光栅研究了丁二烯的吸收谱带。以上的研究成果均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上。

  正直为人树风范 培养年轻科学家

  饶毓泰十分关心年轻人,对他们多予鼓励和帮助。1927年,正在读大学二年级的吴大任对现代物理兴趣极浓,写了一篇《大宇中的高频率辐射线》的短文,登在学校理科学会的小报上。饶毓泰看到异常高兴,并重点培养他。饶毓泰对文科学生叶恭绍的帮助,更使人难以忘怀。叶恭绍青年时代就立志学医,1927年她考上燕京大学医预科不能去,当时,饶毓泰任理科主任,亲自帮她转科,实现了她学医的夙愿。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北大、清华、南开奉教育部令迁长沙合组临时大学。饶毓泰偕同夫人历经艰苦才抵长沙。11月,他随校到昆明执教,任西南联大物理系主任。饶毓泰在滇六年,勤于教学科研,留下了许多“师生谊、世罕有”之佳话。饶毓泰身体不好,住在离校很远的乡间,交通不便,他只能坐马车或步行到校上课或办公。为了扶植我国物理学的后起之秀黄昆,他设法腾出编制,聘其为助教,但从来不向别人谈起,表现出高尚的品格。

  平津战役尚未打响,饶毓泰已看出国民党反动统治必然垮台,决心留在北平迎接解放,表现了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知识分子的崇高气节。

  新中国成立后,饶毓泰以实际行动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他孜孜教研,淡泊其他。1952年院系调整后,他已不再担任物理系的领导工作,但仍以花甲之年关心系里的发展,亲自参加光学专门化的建设工作。他甘为人梯,愿做“铺路石”的献身精神,永远留在人们心间。

  饶毓泰关心国家大事,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解放初,缺少中译马列著作,他就买来德文版的《资本论》和英文版的《联共党史》学习。1955年,他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并相继当选为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他经常带病到外地视察。饶毓泰生活俭朴,当时中科院给每个学部委员100元津贴,他坚决不收。他总是说自己做的事情不多,而组织上对自己照顾太多了。

  饶毓泰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严肃地指出,学术问题不能一概否定。由于遭到“四人帮”的迫害,于1968年10月16日含冤逝世。打倒“四人帮”后,饶毓泰昭雪平反的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邓小平等同志为饶毓泰送了花圈。

  临川出才子,但多出文人骚客,真正能站在自然科学的尖端而放射出万丈光芒者,是少之又少,而饶毓泰是其一。饶毓泰,你是临川的骄傲!你是380万抚州人的骄傲!抚州市委、市政府对建设饶毓泰纪念馆工作极为重视,并已纳入临川名人园规划建设范围。

  饶毓泰的后人期待着!抚州人民期待着!

经历概要

求学生涯

  饶毓泰自幼天资聪颖,酷爱读书,幼年随叔父和舅父学习四书和经史。1903年,入抚州一中前身抚州中学堂学习。1905年,废科举三年后,他只身去沪就读于中国公学;后来转入“中国新公学”。饶毓泰的高班同学胡适,曾在新公学教其英语。清宣统三年(1911),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上海 南洋公学(现上海交大前身)。1912年回到故乡,在那历史大变动的年代,饶毓泰回江西在临川中学(今抚州一中)当老师,一心想走科学数国的道路。1913年,考取江西省公费留学,赴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物理学;1917年,获物理学硕士学位。随即又考入普林斯顿研究生院,从学于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康普顿教授。1921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硕士学位。

步入科研

  1922年,在美国权威杂志《物理评论》上发表论文《水银蒸气的低压弧光和它对荧光的影响》,回答了当时世界性难题“在小于最小电离电动势的电压下,产生电离所需要的能量问题”,在物理学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荣获博士学位。这是当时气体导电研究的一项新成就,饶毓泰则是在中国近现代物理学“开垦播种”阶段十人世界物理学的先声人物之一。他留美9年打下了物理学的广博坚实基础,实验物理已有相当造诣。临川书香出新人,“饶博士” 在家乡也远近闻名了。同年8月返回祖国,即赴天津参与南开大学物理系的创建并任教授兼系主任,开始在国内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1929年9月,赴德国莱比锡大学波斯坦天文物理实验室进行科学研究。经过三年的努力,完成了《论铷和铯的基本线系的二次斯塔克效应》的论文,大大丰富了当时新兴的量子力学成果。这一时期,他还担任国内教育部特约编辑、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国立北平科学研究院海外研究员等职。

回国贡献

  1932年,回国应聘于中国科学院,从事研究工作。次年,调入北京大学,先后担任物理系教授、系主任,北大理学院院长。抗战期间,北大南迁至昆明,在西南联大任物理系教授、系主任,亲自开设和讲授《光学》、《光的电磁理论》等课程。1944年,再次赴美国,与人合作进行分子光谱的研究,测定了光谱的退偏速度,获得了含同位素气体分子的转动光谱和分子内部运动的重要信息。1947年,回国继续担任北大理学院院长兼物理系主任。20世纪20年代到40 年代,在美国和德国等地从事原子光谱和分子光谱研究工作,是早期研究斯塔克效应的光谱学家之一。中国科技界将饶毓泰、叶企孙吴有训严济慈并称为中国物理学界"四大名旦"。

拒绝赴台

  1948年3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第一届院士。北平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特派飞机接饶毓泰去台湾。但他不顾威胁利诱,断然予以拒绝,坚决留在北平,终于迎来了1949年1月31日的北平和平解放

发挥余热

  解放后,继续在北京大学任教。1949~1951年,继任北大理学院院长兼物理系主任、学校校务委员。1952年北大院系调整时,辞去院、系领导职务。1954年以后,先后当选为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四届政协常委。1955年6月,中国科学院学部成立大会召开,饶毓泰被评选为新中国首届院士(数学物理学部委员)。

  后来虽然年事已高,身体不好,但仍一如既往地坚持自编讲义,为中、青年教师和外校进修教师开设了《原子光谱》、《气体导电基本过程》、《光的相干性理论》、《塞曼斯效应与共振辐射》、《荧光辐射的强度与偏振》、《光磁双共振》等反映世界最新科技发展课程,帮助青年教师赶上激光问世后光学和光谱学迅速发展的步伐。

文化浩劫

  饶毓泰从事物理教学和研究工作50余年,是世界上早期研究斯塔克效应的光谱学家之一,被誉为“中国物理学界泰斗”。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打击和迫害,于1968年10月16日含冤去世。1978年,邓小平、乌兰夫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为饶毓泰平反昭雪的追悼会上送了花圈,方毅、王首道等参加了追悼会。1984年北大物理系光学教研组根据他生前的遗愿及其弟侄的要求,将他生前留下的5万元积蓄设立“饶毓泰奖学金”,以鼓励先进,促进科学事业的发展。

科研生涯

创办南开物理系

  饶毓泰,字树人。1891年12月1日生于江西省临川。幼年随叔父和舅父学习四书和经史。8岁后在北京、上海就学,1910年毕业于上海南洋中学。1912年曾任江西临汝中学英语教师半年,旋即考取江西省官费,于1913年2月到美国留学,初入加州大学,后转入芝加哥大学,1917年冬获芝加哥大学物理系学士学位。1918年入哈佛大学研究院,后转入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1921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硕士学位。1922年6月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同年8月回国,创办南开大学物理系,任教授兼系主任,直至1929年8月。

  1929年,获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奖助金,赴德国莱比锡大学波茨坦天文物理实验室进修,从事原子光谱线的倒斯塔克效应的研究。

为国贡献物理学

  1932年回国任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一年后即到北京大学任物理系主任。自1935年起兼任理学院院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辗转跋涉,历尽艰苦,先到湖南长沙临时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前身)后到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任物理系主任。1944年,他休假到美国,与A.H.尼尔森(Nielsen)等合作进行分子光谱研究。1947年初回国,继续担任北京大学理学院院长和物理系主任等职务,并开设多门课程。

  北平解放前夕,他拒绝南下,决定留任北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以实际行动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研究气体导电

  饶毓泰在普林斯顿大学师从K.T.康普顿(Compton)教授研究气体导电过程,对低压汞弧的激发电压远小于汞的电离电势以及电弧的维持电压又远小于激发电压这一现象的机理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获得了理论与实验相一致的明确结论。在20世纪20年代初,气体导电在国际上属于前沿性研究领域,他的研究工作对这个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

研究倒斯塔克效应

  1929年到1932年间,他在莱比锡大学波茨坦天文物理实验室,研究Rb和Cs原子光谱线的倒斯塔克效应时,观察到这2个元素主线系谱线的分裂和红移。20年代至30年代,正是对原子倒斯塔克效应进行深入研究的时期,用微扰理论处理和计算倒斯塔克效应是量子力学的重要应用之一,他的这项工作丰富了这个领域的实验数据,因此是很有意义的。

其他多项研究

  抗日战争前,饶毓泰积极购置和安装大型光谱仪器(色散较大的Steinheil型摄谱仪以及分辨率高达180000的8米凹面光栅),建设了能自制仪器设备的金工车间。在他的领导下,北京大学物理系教师积极从事科学研究,在分子光谱理论和光谱学实验研究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他亲自与吴大猷沈寿春一起用拍摄喇曼光谱和测定谱线退偏振度的方法研究ClO3-、BrO3-、IO3-的结构,得出它们具有立体的金字塔形结构,而不是一般文献上所说的平面结构的结论(这篇论文于1937年2月在美国《物理评论》上发表)。

  1944年饶毓泰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从事分子红外光谱的实验研究,曾与尼尔森合作研究了C12O216和C13O216分子的振-转光谱,采用分辨率达0.07cm-1的棱镜-光栅分光光度计,把含不同碳同位素的两种CO2分子的ω3转动谱带同时清楚地记录下来。获得这一成果是很不容易的,这为研究含同位素的气体分子的振-转光谱提供了新的方法。他还用红外小阶梯光栅研究了丁二烯的吸收谱带。以上的研究成果均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上。

相关文章

  为发展物理教学和培养人才竭尽全力

  饶毓泰于1922年回国,那时国内大学中设立物理系的学校不多。为了培养物理人才,他毅然在南开大学创办了物理系,并任物理系主任,直至1929年。当时南开大学物理系教师只有他和陈礼2人。陈礼讲授交流电和无线电等课程,其他物理学课程均由饶毓泰亲自讲授,包括普通物理学、力学、电磁学、光学、近代物理等。各门课程均采用国外著名的教材。他采用启发式教学方法,课堂讲授引人入胜。讲课能抓住本质,突出重点,基本概念反复阐述,有时还讲一些科学史上很有启发性的事例,所以学生受益匪浅。当时南开大学数学、物理、化学等系的学生,很多人曾受教于饶毓泰,其中不少人后来成为知名学者,如吴大猷、吴大任江泽涵、申又振、陈省身郑华炽等。吴大猷曾在回忆饶毓泰时说:“在大学四年中随饶师所习之物理学课程有大学物理、电磁学、近代物理、高等力学、光学、气体运动论、高等电磁学等。在二年级选习的近代物理学课使我开了对物理的窍和兴趣,渐为饶师毓泰注意。”在吴大猷与大村充合著的《散射量子理论》一书于1962年出版时,书上即有:“献给饶毓泰教授和Randall教授。”(Randall是吴大猷母校密歇根大学的教授)

  1933年9月,饶毓泰受聘担任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和系主任,后兼任理学院院长。刚到校时,学校面临许多困难,他费尽心血,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北京大学物理系的建设中。在北京大学,饶毓泰特别重视实验室建设和开展实验研究工作。十分强调高等学校教师只有认真进行科学研究,才能提高学术水平和教学水平。他还十分重视演示实验。他经常向年轻教师介绍德国泊尔(Pohl)教授讲课时如何充分利用演示实验的情形。他把原北京大学理学院的一个小礼堂改为阶梯教室,建立了演示实验室,用以边讲课,边演示,把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结合起来。他还特别注意聘请教授到校任职,曾先后聘请了周同庆、张宗蠡、朱物华、吴大猷、郑华炽等教授,使得教师队伍阵容整齐,面貌一新。此时北京大学物理系不仅培养本科生,还招收研究生,开设了一系列研究生课程,如数学物理、电光及磁光学、量子力学、电动力学二、气体导电一、气体导电二、原子与分子光谱、喇曼效应与分子结构、电网络理论等。马仕俊、郭永怀就是当时的研究生,后来成为国际上的知名学者。

  抗日战争爆发后,饶毓泰任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主任。当时他的健康状况不佳,学校条件也很差,但仍然坚持讲授三年级的光学课和研究生的光的电磁理论课程。

  抗日战争胜利后,饶毓泰从美国回国后,积极筹划北京大学物理系的恢复和发展事宜。首先是延聘教授,从1946—1951年先后聘请了赵广增、马大猷张宗燧、胡宁、朱光亚黄昆虞福春等到该系任教。他还通过英国文化委员会为系图书室补充了一批重要期刊,还通过当时的胡适校长向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借到10万美元,准备建立一个近代物理中心,并委托当时在美国的吴大猷和吴健雄共商购置仪器,并拟开辟除光谱学研究以外的一些新研究方向。此项计划后因时局变动而未能实现。

  1952年院系调整后,饶毓泰不再担任物理系的领导,但仍关心系的发展,特别是光学专门化的建设工作。这时他已年逾花甲,且体弱多病,医生只允许他半天工作。他除指导研究生外,查文献,编讲义,先后开设原子光谱、光的电磁理论和气体导电基本过程等课程,为中青年教师和外校来北京大学进修的教师开设这方面课程提供了极大帮助。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当激光问世时,饶毓泰为使后辈赶上这一新发展,讲授了“光的相干性理论”和“光磁双共振”等反映科学新进展的课程。这时他已年逾古稀,不仅讲课,还认真编写讲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饶毓泰一贯关心国家大事,长期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或常务委员。他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敢于坚持正确意见。他曾严肃地指出,学术问题不能一概否定。1968年10月饶毓泰受到冲击,于10月16日含冤逝世。素来沉默寡言的饶毓泰在逝世前两天的教研室会议上语重心长地说:“解放前我们看到祖国落后,被外国人看不起,很难过。如何使中国富强起来呢?当时想的是科学救国的道路。解放后学习了一些马列原著和毛主席著作,思想上受到很大教育,特别是毛主席关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对自己的教育最深刻。”最后他难过地说:“我们这样的人已经老了,没有用了。今后建设国家的担子落在你们年轻人身上。”这反映了科学界老前辈的真诚、殷切的希望。

  饶毓泰是中国物理学会组织者之一曾任评议员、常务副理事长、名誉理事、《物理学报》编委等职。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委员。他对中国物理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中国物理学会为了纪念他,设立了饶毓泰物理奖,专门奖励在光学方面做出重大成就的物理学家。 (作者:宋增福)

人物简历

  1891年12月1日 生于江西省临川。

  1913—1922年 留学美国。获芝加哥大学理学学士学位(1918),后获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22)。

  1922—1929年 任南开大学教授、物理系主任。

  1929—1932年 在德国莱比锡大学、波茨坦大学天文物理实验室从事光谱学研究。

  1932—1933年 任北平研究院研究员。

  1933—1968年 任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系主任(1933—1952)并兼任理学院院长(1936—1949)。

  1937—1944年 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物理系主任。

  1944—1947年 先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和俄亥俄大学从事分子红外光谱的实验研究。

  1948年 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

  1955年 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委员(院士)。

  1968年10月16日 逝世于北京。

饶毓泰基础光学奖

  饶毓泰基础光学奖于1991年饶毓泰先生诞辰100周年之际在北京大学创立。

  该奖用以奖励在国内从事基础光学研究工作并做出突出成就且年龄不超过35周岁的青年科学工作者,旨在鼓励青年科研人员攀登科学高峰,献身我国光学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