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同盟(俾斯麦策划的军事同盟)

----更新时间:2022-07-05

三皇同盟(League of the Three Emperors),是指德意志统一后,俾斯麦为了孤立和打击法国,策划德意志帝国皇帝与俄罗斯帝国、奥匈帝国两国皇帝结成的同盟。1873年6月,俄奥两国皇帝签订《兴勃隆协定》,约定遇有第三国侵略危机欧洲和平时,两国应立即商讨共同的行动方针。同年10月,德皇也加入这一协定,从而结成“三皇同盟”。通过同盟,德国实现了孤立和削弱法国的目标。俄罗斯加强了在中亚地区对付英国的力量和西部边疆的安全保证,使俄奥当时在巴尔干的矛盾有所缓和。

时代背景

普法战争后,统一而强大的德国在欧洲崛起,完成了对欧洲国际政治环境革命性的改造,同时却造就了困扰世界达一个世纪之久的德国问题:德国的天然优势和其他欧洲国家不接受这一优势的矛盾。

战败不仅使法国失去了阿尔萨斯和洛林,剥夺了它在欧洲大陆的主导地位,更大大恶化了它的地缘政治环境。这样法国对德国来说就成为一个无法和解的国家。法国单凭自身的力量难以对付德国,无论是为了自保,还是准备复仇,法国都需要同任何与德国敌对的国家结盟。这就使得涉及德国的危机均会加剧,而很难局部化,因此也就限定了德国外交的基本走向。

在俾斯麦看来,孤立法国、维护欧洲现状与保障德国安全是一回事。俾斯麦面临的国际环境极其复杂:为了孤立法国就必须保持俄国、奥匈和德国三个君主大国的保守联合,为此他还需要对俄奥关系发展施加影响,俄奥关系过于密切以致于撇开德国,或者为争夺巴尔干发生冲突都会损害德国在欧洲的外交地位。在把俄德友谊视为德国外交基石的同时,他还不能得罪在近东、中亚与俄国尖锐对立的英国。

1875年-1878年的近东危机,反映了俾斯麦政策相对于历史环境的局限性:俄奥矛盾的激化,使俾斯麦难以长期回避在俄奥间作出选择的问题。俾斯麦通过1879年的德奥同盟暂时找到了出路。同盟的真正归宿是1881年6月结成的俄奥德三皇同盟,这就使德国得以继续保持对俄奥关系的牵制及在两者之间的调停地位。

1885年9月,土属东鲁米利亚省发生革命,并宣布与保加利亚公国合并。素来以保加利亚保护者自居的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不能容忍经由不听命于他的亚历山大大公之手实现两地的统一,从而巩固大公在保加利亚国内的地位。俄国试图通过大国协调迫使保加利亚取消合并,但保加利亚统一的既成事实,已不可逆转。俄国的保加利亚政策面临空前失败,巴尔干酝酿着新的危机。

1886年1月,狂热的沙文主义者布朗热就任法国陆军部长,在法国掀起了一场要求向德国复仇的狂潮,德法关系骤然紧张。两场危机同时发生,俾斯麦同盟面临严峻考验。与此同时,被俾斯麦视为德国外交根基的三皇同盟即将期满,而且续约无望。国际局势有完全失控的可能,俾斯麦做梦都害怕的东西夹击之势眼看就要成为现实。

德国如果在俄奥巴尔干竞争中采取支持奥匈的政策,就要承受俄德关系破裂,并因此向法国提供潜在盟友的后果。而在当时环境下又完全排除了放弃奥匈的可能性。保存奥匈帝国的独立与大国地位,是俾斯麦欧洲秩序的重要环节。奥匈一旦在外部压力下解体,不仅会危及欧洲均势,使德国外交失去回旋余地,也将打破德意志帝国内部微妙的政治平衡。

1885-1887年的保加利亚危机,重新打开了东方问题,造成了俄奥对抗的前景。俄土战争俄军浴血奋战,二十万将士丧命疆场,收获的却是难以下咽的苦果。

1886年9月,亚力山大大公在俄国压力下被迫逊位。11月,沙皇特使考尔巴斯未能迫使保加利亚摄政当局推举出俄国中意的大公候选人,铩羽而归,俄保断交,俄国在保加利亚的影响丧失殆尽,沙皇的“尊严”被践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巴尔干形成了俄军即将入侵,并引发大国冲突的危殆局面。

俄国一旦进军保加利亚,势必控制罗马尼亚。届时匈牙利将处于俄属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的三面包围之中。奥匈的多瑙河生命线也有被切断的可能。保持在巴尔干的势力和影响,既是奥匈大国地位的象征,也是帝国生存之所系。11月13日,奥匈外相卡尔诺基在匈牙利议会发表演说:俄国无权占领保加利亚并单独决定其命运,否则兵戎相见。俄国舆论大哗,普遍认为俄奥协调已失去意义,俄军方和泛斯拉夫派考虑对奥匈实施军事打击。

俾斯麦同盟最直接的目的是约束俄奥,防止两国冲突。他此时的基本策略是对两国实施双向抑制,敦促两国在三皇同盟框架内解决分歧。针对奥匈在英国怂恿下可能采取的强硬政策,他一再发出警告,保加利亚是俄国的势力范围,德奥同盟只具有防御性质,要帮忙找英国去。对于俄国,他再三表示,德国愿意支持俄国的保加利亚政策,但奥匈的大国地位不容牺牲,出路在于俄奥就划分巴尔干势力范围达成妥协。

俾斯麦扮演“诚实的掮客”,虽然暂时回避了在俄奥间作出选择的问题,却暗含着同时疏远两国的危险。奥匈不由要问:“德奥同盟究竟还有什么价值?”“德国有两个盟友,奥匈只有半个。”如果说德奥同盟在1879年的缔结加剧了俄国的孤立感,迫使它回到与德奥结盟的轨道上来的话,那么在此时,它只能加深俄国的敌意。

1886年11月,沙皇在接见新任法国驻俄大使拉布莱时表示:俄国希望法国强大,两国需要并肩携手,共度难关。这番表示,一方面是考尔巴斯使命失败,沙皇挫折感加深的结果,也是对卡尔诺基国会演说的回应。要想按俄国的意愿解决保加利亚问题,就得排除奥国的阻挠。奥匈的实力并不构成威胁,关键是德奥同盟。如果俄国要发动对奥匈的战争,或使俄国的战争威胁产生效果,必须预先阻止德国的介入。

唯一的希望在法国。有迹象表明,俄国军方和泛斯拉夫派,通过著名报人、保守的民族主义者卡托科夫从10月末起已对沙皇的决策倾向施加了重大影响。为了牵制德国,沙皇有可能急剧改变其欧洲政策,法俄结盟的前景已隐约可现。

历史沿革

第一次三皇同盟

1872年9月,奥皇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及首相安德拉希·居拉伯爵、俄皇亚历山大二世及首相A.M.戈尔恰科夫访问柏林,与德皇威廉一世及首相俾斯麦会晤。三国首相最后议定:维持欧洲现状;协同解决东南欧的纠纷。

1873年5月6日,德皇威廉一世和俾斯麦、H.K.B.von毛奇访问圣彼得堡,德、俄签订一项军事协约。约定:缔约一方被欧洲任何一国进攻时,另一方应出兵20万相助。

同年6月6日,俄皇亚历山大二世和戈尔恰科夫访问维也纳,俄、奥两皇又签订《兴勃隆协定》,约定:遇有第三国侵略危及欧洲和平时,两国应立即商讨共同的行动方针。同年10月22日德皇也加入这一协定,协定至1875年有效,史称第一次三皇同盟。

第二次三皇同盟

1878年柏林会议后,德俄关系恶化。俾斯麦为了防止俄、法联合,使自己两面受敌;而俄国也想联合德国在近东和两海峡与英国抗衡,因而在1881年6月18日俾斯麦与俄、奥两国大使在柏林又签订了三国协定。为期3年。1884年续订,1887年废除。史称第二次三皇同盟。

协定规定:缔约国之一与第四国作战时其他两国应守善意的中立,并尽力使冲突局部化;对土耳其欧洲领土的任何改变须经三国共同协议:三国承认封闭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海峡的原则,务使土耳其不得将海峡供任何交战国作军事活动之用。

另外,三国又签订一项附加的协议书,规定:奥国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两省保留随时吞并之权;三国不反对保加利亚和东鲁米利亚的合并。

协定和协议书是秘密的,1920年才被披露。1887年协定期满,因俄、奥在巴尔干冲突加剧而未再续订。同年,俾斯麦另与俄罗斯订《再保险条约》,此约维持到1890年。

同盟解体

主词条:保加利亚危机

根据1881年的,三皇同盟的续约,奥匈帝国同意俄国把保加利亚和东鲁米利亚合并,而作为回报,俄国将同意奥匈帝国对波斯利亚和黑塞哥维亚的兼并。

保加利亚自从1878年《柏林条约》给与保加利亚自治公国地位后,俄国一直没有建立对保加利亚的有效控制,而俄国一手扶持起来的保加利亚的君主——亚历山大大公,更是受够了俄国官员的指手画脚,因此,他决心彻底的摆脱俄国的控制,所以俄保关系处于微妙状态。而在1885年9月18日,东鲁米利亚爆发了农民起义,驱逐了住在当地的土耳其官员,并自行宣布与保加利亚合并。

但是,由于俄保关系已经恶化,所以俄国决不能应许一个不听命于俄国的、统一的保加利亚的存在,因此在1885年10月在君士坦丁堡举行的列强大使会议上,俄国代表一改过去支持保加利亚和东鲁米利亚合并、建立“大保加利亚”的建议,转而谴责保加利亚破坏柏林条约的现状,所以俄国提出了恢复1878年的《柏林条约》规定的现状,即:禁止保加利亚和东鲁米利亚的合并,保持东鲁米利亚原来的半自治的地位。

俄罗斯的提议能不能成为现实,关键取决于同属三皇同盟成员的奥匈帝国的态度。虽然奥匈帝国与俄罗斯在争夺巴尔干问题上存在着深刻的矛盾;同时,奥匈帝国也为俄罗斯失去对保加利亚的控制而幸灾乐祸。但是,奥匈帝国也不想把事态扩大化,以免起义波及到自己。因为在奥匈帝国的内部,也存在着严重的民族矛盾。所以,奥匈帝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是支持俄罗斯的建议。而三皇同盟中的主导者,德国,因为出于维护三皇同盟的目的,也是支持俄奥合作的。

英国却明确的表示反对俄罗斯的这项建议。英国的目的是建立一个统一而强大的保加利亚,以遏制俄罗斯在巴尔干半岛的扩张。为达到这个目的,英国积极鼓动保加利亚与土耳其的和解。英国的计划是,东鲁米利亚在名义上仍归土耳其所有,由土耳其的苏丹任命保加利亚的亚历山大大公为东鲁米利亚的总督。

在英国积极的外交斡旋下,终于在1886年2月,土耳其苏丹正式任命了保加利亚的亚历山大大公为东鲁米利亚的总督。这等于承认了亚历山大在保加利亚的合法地位,这也意味着俄罗斯将彻底失去在保加利亚的控制权。所以,不甘失败的俄罗斯政府策动了保加利亚的亲俄势力发动政变,废黜了亚历山大大公,并派出特使考尔巴斯将军对保加利亚进行了高压统治。

面对俄罗斯的倒行逆施,保加利亚的摄政当局在英奥两国的支持下给与坚决的抵制。1887年7月,另立了萨克森科堡的斐迪兰为新的保加利亚大公,从而使俄罗斯重新控制保加利亚的企图彻底破产。

保加利亚危机的后果,直接导致了三皇同盟的最终解体。三皇同盟是俾斯麦为了防止在普法战争之后,战败的法国寻求俄奥两国的支持,以便向德国复仇而建立的。令俾斯麦始料不及的是,俄奥两国在巴尔干问题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因此俾斯麦非要强求的俄奥合作是不可能持久的。因为奥地利已经看出了,通过三皇同盟来遏制俄国在中南欧的扩张,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俄奥关系的破裂和三皇同盟的解体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这也暴露了俾斯麦体系一个先天而致命的缺点,就是俄奥矛盾是无法调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