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佩孚(民国军阀)

----更新时间:2022-08-12

吴佩孚(1874年4月22日—1939年12月4日),字子玉,山东蓬莱人。[1]民国时期直系军阀首领、中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官至直鲁豫两湖巡阅使、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

吴佩孚早年先后又到开平武备学堂、保定陆军速成军校学习,毕业后到北洋督练所参谋处任职。辛亥革命时,在曹锟手下任第三师师长。1923年,曹锟当总统,吴佩孚升任直豫鲁巡阅使。但吴后来镇压工人运动,在北伐战争中失败逃到四川,后又回北平。[2]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特务机关想选择吴为傀儡,建立全国性政权,被吴严词拒绝。1939年12月4日,吴佩孚因牙疾经日本医生治疗后暴死。吴佩孚维护民族大义,保持了晚节,被国民党政府追赠为陆军一级上将。他还是亮相《时代》杂志封面的首位中国人,被《时代》杂志称为“Biggest man in China ”。[3]

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

1874年4月22日,吴佩孚生于山东省蓬莱县。1879年入私塾读书。次年被父亲送到私塾就读,置身喧闹中仍静心背诵功课,格外受先生器重。1883年开篇做文章。1886年念完四书五经。

1890年父亲因病去世,吴佩孚与母相依为命,家境渐寒,乃到蓬莱水师营当学兵。[4]1891年春到登州府从宿儒李丕森学习,成绩平平。

1896年,吴佩孚高中登州府丙申科第三名秀才。1897年秋,由于掀反鸦片台指责男女同台演戏,吴佩孚被革去秀才功名,避祸外逃,冬天到北京[3],以写春联、卜卦为生。

1898年春,吴佩孚得堂兄吴亮孚资助投天津武卫左军聂士诚部,在管带沈某处任戈什哈,受知于文案郭绪栋

1901年2月,吴佩孚考入开平武备学堂步兵班。9月袁世凯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将开平武备学堂迁到保定,成立“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吴佩孚放弃进学堂继续学习的机会,投天津陆军警察队任正目,旋升额外初等官。

1904年,日俄战争期间,日本使馆副武官青木宣纯(曾任北洋军教官)与袁世凯面商日中联合组织情报机构和招募东北“马贼”等事宜,袁从北洋军中挑选数十名精干士官,与其组成了联合侦探队。这些北洋军官大多毕业于保定陆军速成学堂测绘科,故工作颇有成效,其中就有后来的直系军阀首领吴佩孚。吴佩孚原是北洋督练公所参谋处军官,参加日军的谍报活动后,几次进出东北,其间曾被俄军俘获,但拒不招供,被判死刑后跳车逃生,战后晋升上尉军衔,日军授勋以资表彰。

1906年,投奔清军第三镇统制曹锟,以其才智和灵活,逐渐得到曹锟的赏识和重用,并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军阀混战

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仪退位,29日,在袁世凯授意下,曹锟第三镇假造兵变,吓走四位迎接袁世凯南下的专使,吴佩孚随同行动。9月改任中央陆军第三师(曹锟)第六旅(张鸿逵)炮兵第三团团长,驻南苑。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称帝,21日,袁世凯下达“赐爵令”,曹锟被封为一等爵位。吴佩孚被曹锟提升为第六旅少将旅长。

1918年1月14日,吴佩孚向襄阳的黎天才靖国军进攻,24日黎天才、刘公战败自襄阳西走,25日吴佩孚进占襄阳,30日任第一路(总司令曹锟)前敌总司令,进攻湖南。2月6日,曹锟自天津南下在湖北孝感设南征大本营,在汉口刘园成立第一路军总司令部,命吴佩孚为第三师署理师长兼前敌总指挥,率军入湘作战。3月27日占领长沙。但北京政府却任命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署省长。而曹锟只获得一块“一等大绶宝光嘉禾章”,吴佩孚得了一块“二等大绶宝光嘉禾章”,以资鼓励。并有消息说段祺瑞拟以徐树铮代替曹锟为直隶督军。湖南的胜利没让吴佩孚当湖南督军,反而要把已得的地盘、职位让出来。曹锟为此极其不满,4月4日电辞两湖宣抚使,请假“养疴”。吴佩孚以饷械供应不及也按兵不动。为分化直系,6月3日,段祺瑞授吴佩孚“孚威将军”称号,以拆曹锟的台。此次曹锟虽然主战,但不愿亲自出马。北京政府在6月20日特派吴佩孚为援粤军副司令。8月7日,吴佩孚在曹锟支持下致电江苏督军李纯,痛斥“武力统一”,指责安福国会[3]。21日又致电冯国璋,要他颁发罢战令。与他相配合,曹锟则接连不断地向北京政府催索欠饷。28日,段祺瑞召集主战派密议对付曹、吴办法,决定催派奉系、皖系的军队前进,维持张敬尧的湘督地位。之后,吴佩孚连发停战通电,博得一片赞扬声。为壮大反段声势,9月26日,发表由吴佩孚起草,有南北双方将领签名的通电,要冯国璋颁发停战命令。

1919年秋冬之际,在曹锟串联下,直系的河北、江苏、湖北、江西四督和奉系的东三省结成反皖同盟。12月28日冯国璋病死,曹锟成了直系首领。吴佩孚因打下的地盘被皖系张敬尧所夺,乃决定罢战主和,并与南军通款携手。是年11月28日,吴佩孚与陆荣廷、莫荣新、谭浩明谭延闿等,在衡阳会议上组织所谓“救国同盟军”。

1920年1月17日,吴佩孚以前方经济困穷,官兵思归为 由,要求撤防北归。以后又多次发电,措词也越来越激烈。段祺瑞为阻止吴佩孚军北撤,强行撤换河南督军赵倜,改派其妻弟吴光新。吴佩孚通电反对。他不管北京政府批准与否,在3月上旬派人将700余名直军家属送回北方,并电请张敬尧来接收直军防地。5月25日,吴佩孚率军全部北撤,31日到达汉口。6月7日,吴佩孚到达郑州,将部队主力布置在京汉铁路沿线。13日,吴佩孚又电反皖的八省督军,建议召开国民大会解决一切问题。奉军为策应直军,也将部队零星开进关内。

1921年4月14日,河南成慎、孙会友在彰德起事反对赵倜,吴佩孚本来支持倒赵,但赵倜勾结张作霖,张作霖迫曹锟,吴不得已出兵,18日平定了彰德之事。4月27日,曹锟、张作霖、吴佩孚等北洋将领联名通电反对广州选举总统。7月间,因湖北督军王占元只顾私囊,激起兵变,湖南、四川出兵征讨,29日湘鄂战事开始,湖北部队节节败退,王占元向吴佩孚请援,吴令第二十五师师长萧耀南为“援鄂总司令”,30日到达汉口,在刘家庙守侯不前,坐视王占元兵败。到1921年底,经过一年多的扩军练兵,吴佩孚已拥有十余万兵力。同年北洋军政府任命吴佩孚为两湖巡阅使,率大军南下平息两湖战争。此时吴佩孚的官职已与曹锟相当,势力日渐坐大。此间,直奉两派争夺中央政权、势力范围的斗争日趋激烈。直系军阀先占直鲁豫地区、夺取了江苏、陕西地盘,后吴佩孚又夺得两湖,直系显然占有了中国的半壁河山。直皖战争后张作霖在关外的势力得到迅猛的发展。

直系首领

1922年1月2日,吴佩孚电北京索饷,梁士诒未能应。4月底至6月初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48岁的吴佩孚任直军总司令,使张作霖12万人的奉军败北山海关外。赫赫武功让吴佩孚声名鹊起。这个有着“一嘴短短的红胡子,长脸高额,鼻相很好”的直系军阀被当成“中国最强者”。于1924年9月8日成为首次亮相美国《时代》杂志周刊封面的中国人[3]。是时,吴佩孚掌握着直系最多的兵力,拥兵数十万,虎踞洛阳,其势力影响着大半个中国。人们普遍看好吴佩孚的前途,上海英文杂志《密勒氏评论报》的主编、美国人约翰·鲍威尔甚至认为他“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统一中国”。

1922年10月10日晋授为陆军上将,16日吴佩孚电责王正廷迎合日意,接收鲁案延期。10月18日,徐树铮在福州通电依据其所着之“建国真诠”设官分职,并以制置府名义任王永泉为福建总抚,统辖军民两政,北洋军队征讨屡败,吴佩孚令孙传芳为“援闽军总司令”,配合其他部队击败徐树铮。11月18日,众议院议长吴景濂、副议长张伯烈私用众议院名义向黎元洪密告,财政总长罗文干订立《奥国借款展期合同》有纳贿情事,黎即手谕捕罗文干并转送地方检察厅拘押,20日吴佩孚电黎元洪,责逮捕罗文干之违法。11月23日,曹锟查知半年来内阁交通总长高恩洪拨交洛阳的军费超过保定的两倍有余,乃指使直系及其势力下的各省军阀、皖系军阀、洛阳系的一部分军阀,通电痛击财政总长罗文干丧权辱国、纳贿渎职,主彻底追究,借以打击吴佩孚,24日吴佩孚通电“对曹使始终服从,对元首始终拥护”,“对罗案不再置喙”,30日电曹锟声明与王宠惠、罗文干素昧平生。12月9日曹锟六十一岁寿辰(阴历),国会议员纷赴保定,吴佩孚未到,派萧耀南为代表,直系诸将已离心离德。12月27日日本参谋本部第二部长伊丹松雄到洛阳,愿助吴佩孚练兵,吴拒之。12月31日授为“孚威上将军”名号。

权势顶峰

1923年1月8日,萧耀南、张福来、孙传芳等直系将领承吴佩孚之意,劝告曹锟暂勿作总统运动。1月31日,吴佩孚召京汉铁路工人代表自郑州到洛阳,声明禁止开会。2月7日在帝国主义支持下调集大量军警镇压京汉铁路工人于2月4日开始举行的大罢工,对罢工工人进行血腥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著名“二七惨案”。惨案发生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发出《为吴佩孚惨杀京汉路工告工人阶级与国民书》,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表了《告全国工人书》、《警告国民书》,揭露吴佩孚“保护劳工”的假面具和屠杀工人的罪行,号召全国工人和民众联合起来,打倒军阀。全国铁路工会筹备会、青年团中央也发出了通电和宣言,谴责直系军阀吴佩孚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对汉口江岸、郑州、长辛店及其他各站罢工工人进行血腥屠杀。[5]

1924年,吴佩孚处于其一生之中的巅峰时期。9月8日,吴佩孚以“中国最强者”成为首次亮相美国《时代》杂志周刊封面的中国人。1925年1月1日,吴佩孚抵汉口,吴佩孚不肯入租界,萧耀南不愿其留鄂,1月3日登“决川”舰赴黄州。

1926年3月11日,湖南唐生智驱逐赵恒惕,30日唐生智军已入岳州,叶开鑫退湖北境,吴佩孚派重兵警戒鄂南,4月19日吴佩孚委叶开鑫为讨贼联军湘军总司令,彭寿莘为湘鄂边防督办,由湘鄂边境向岳州进攻(张其锽、蒋方震劝吴勿对湘用兵,不听)。

1926年6月28日,张作霖、吴佩孚在北京会晤,联合起来组建北京政府。直奉联合攻下北京南口后,吴佩孚向南进攻广东;张作霖向北进攻北方的国民军。双方企图南北齐下共分天下。7月1日,广东国民政府北伐。北伐军势如破竹,连连得胜。10月10日攻下武昌城。吴佩孚逃往河南信阳。1927年4月19日,武汉国民政府在武昌举行二次北伐。吴佩孚在国民军和北伐军的夹击下彻底失败,率残部逃往四川托庇于杨森。

下野之后

1928年初,吴佩孚逃至云雾山笠竹寺。5月邓锡侯部下师长罗泽洲包围笠竹寺,吴佩孚残部被缴械;12月21日四川再次爆发内战,杨森、罗泽洲、李家钰黄隐联合进攻刘湘,31日吴佩孚自四川绥定通电声明与川乱无关。后因蒋介石的追逼,1931年5月22日在刘湘“保护”下出四川,年底到北平。

1932年1月31日到北平定居,吴佩孚受到张学良的优待,以种花、养鸟、著作、研究佛学安度晚年,唯与曹锟交情淡薄,他倡办“救世新教会”,自任教统,江朝宗任副教统,暗地纠集北洋直系势力,乘时局动荡之际,借“抗日”为名妄图再起,此举受到蒋介石指责。1933年1月18日,上海各团体忠告段祺瑞、吴佩孚勿受日人利用,段祺瑞应蒋介石之请南下,吴佩孚仍滞留北平。1934年11月2日,吴佩孚和蒋介石在北平黄郛之宴会席上相遇。

1935年12月20日,日本侵略者为了分裂中国而搞“华北五省自治”,请吴佩孚上台当傀儡,冀察政务委员会聘吴佩孚为高等顾问。他坚决拒绝。1939年12月4日,被暗杀。

1940年1月21日,国民政府于吴佩孚移灵之日,举办了吴佩孚将军追悼大会,蒋介石亲临致祭并送挽联一副:“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6]”

1946年12月16日,国民政府为吴佩孚举行国葬,葬于北平玉泉山,由军事委员会北平行营主任李宗仁主祭,民国军政要员等近万人参加。

为政举措

政治方面

吴佩孚原是追随冯国璋的“和平统一”,但实际上跟着曹锟是段祺瑞“武力统一”的主力。

1918年,正当“武力统一”和“和平统一”的焦灼状态,段祺瑞将他辛苦打下的湖南,拱手送给了嫡系的张敬尧,吴佩孚一怒之下退出衡阳,打起了“和平统一”的旗号。吴氏“罢战主和”,“自是北方每一政治问题发生,必为吴左右,中间倒张敬尧,击败安福系,赶走王占元,击破奉军,左驰右突,靡不如志”。然而到了1923年,直系业已独揽大权,吴佩孚却又步了段祺瑞的后尘,开始了武力统一的道路,这下成了众矢之的。

但是吴佩孚最大的政治失误便是对曹锟的愚忠。吴氏受曹锟的信任和提拔,“盖北人对长官之忠,非发生于公的意识,全基于私的情感,服从之外,更有报恩的观念。”[7]所以尽管津洛分歧已久,吴氏亦有独领一系的能力,但吴氏始终未有取而代之之心,维护着曹锟的地位。曹锟贿选丑闻一出,直系众叛亲离,吴佩孚对此怒发冲冠,但还是从洛阳赶回北京,戎装上阵。

1919年,全国爆发了反对“巴黎和约”的五四爱国运动。面对民族危亡,皖系力主签约,直系坚决反对,奉系则乐得坐山观虎斗。吴佩孚直接通电大总统徐世昌:“青岛得失,为吾国存亡关头。如果签字,直不啻作茧自缚,饮鸩自杀也。”并表示“卫国是军人天职,与其签字贻羞万国,毋宁背城借一。如国家急难有用,愿率部作政府后盾,备效前驱”。当北洋政府对爱国学生进行大肆逮捕时,他认为大好河山任人宰割之时,这些学生不顾自己的生命,为国家、民族前仆后继,“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有可原”。让大总统释放学生,否则众怒难犯。吴佩孚在五四运动中的行为深得国人的赞许,认为他是一个富有胆略的爱国军人。[8]

直奉战争期间,故宫三大殿幸免一劫而言不能不说吴佩孚还是利用了他的影响力的。1923年,北京政府为解决国会会场狭小问题,决定拆掉三大殿改建为西式议院。吴佩孚听闻后,立即给大总统、总理、内务总长、财政总长发了电报:“据云,百国宫殿,精美则有之,无有能比三殿之雄壮者。此不止中国之奇迹,实大地百国之瑰宝。若果拆毁,则中国永丧此巨工古物,重为万国所笑,即亦不计,亦何忍以数百年故宫,供数人中饱之资乎?务希毅力维一大地百国之瑰宝无任欣辛盼祷之至。”各报刊争相登载吴氏通电,举国上下坚决拥护,故宫二三大殿得以保护。就连苏俄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后,为打破孤立状态,基于自身的利益,在对华政策上也企图首先联合握有重兵、正在崛起的直系实权人物吴佩孚,而非执著于中国革命事业,但手无兵权被他们称为“梦想家”的孙中山。

军事方面

吴佩孚是北洋军阀集团的后起之秀,特别是20年代以后更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吴佩孚提出“救国同盟条件”这一军事密约的目的,是要“北以共同对付皖系军阀,南以排斥孙中山,镇压革命”。这一方面反映了吴佩孚的政治本质与政治野心,同时也说明他后来能成为“八方风雨会中州”的重要人物绝非偶然。蒋自强《从第一次直奉战争看吴佩孚的军事谋略》一文对吴佩孚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的排兵布阵、指挥作战等作了专门研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吴颇著声名的军事谋略才能的一般情况。

吴佩孚可以称得上是北洋军阀中最善战的骁将,被誉为常胜将军[3]。“秀才用兵,颇用心计”,秀才出身的吴佩孚是弃笔从戎十分成功的例子之一。吴氏深明韬略,长于治军,故其所部,操练勤奋,纪律严明。绝非他项军队所能及[9]。

1918年至八年1919年间直系兵力日趋强大,从5个混成旅扩大为9个。在军事、政治条件皆成熟的情况下,曹、吴决定与段祺瑞决一雌雄,问鼎中央政权。为加大取胜筹码,曹、吴力争欲雄霸中原的东北奉系军阀张作霖的支持。

1920年4月,吴佩孚密联与曹锟及其他一些军阀结成八省反皖同盟。5月,为增强北方直军的实力,积极配合曹锟夺取北京政权,吴佩孚率领第三师及三个混成旅撤离驻守的衡阳北上,沿途突破张敬尧等皖系将领的封锁、堵截,顺利抵达武汉,曹、吴南北呼应。

徐世昌当政时为安抚势力强大的军阀特设巡阅使制度,各巡阅使兼管数省的军事和民政大权。直皖战争结束后,曹锟由原来的川粤湘赣四省经略使的虚职改任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为副使,张作霖任东三省巡阅使,晋授为镇威上将军。北洋政府进入到由直、奉两系军阀共同控制时期。直皖一战吴佩孚虽只是区区的一个师长,但却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

1920年9月,吴佩孚升任鲁豫巡阅副使后便率领他的第三师开进军事重镇洛阳,招贤纳士、筹饷练兵,扩充实力。他把军事指挥机构中心设在原袁世凯的离宫,在其东西两侧新建50多间房屋作为参谋本部给他的幕僚策士居住,在其南修建“继光楼”专门接待中外重要访客。除此之外还为学生兵修建了1千多孔窑洞作为宿舍。同时设立无线电台,修建飞机场,购买飞机,开洛阳航空先河。

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曹锟授予吴佩孚军事指挥全权,代表直系以洛阳之师为主力迎战张作霖,第一次直奉战争使吴佩孚达到了其军事生涯中的顶峰。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虽然直系完全掌握了北京政权。就当前形势所应采取的方略而言,吴佩孚与曹锟意见相左,力主以武装统一为当前的头等大事,而曹锟却迫切想当总统,认为做了总统再统一也不迟。吴佩孚对其“恩君”“曲进谏言,以挽救其失,万不可动辄谋叛,以陷于大不忠之地步”。在苦劝无果的情况下,吴佩孚回到洛阳集中精力继续苦心经营自己的大本营。

1923年,吴佩孚虎踞洛阳,在其最鼎盛时期,拥兵数十万人,其中直属部队五个师和一个混成旅十余万人,控制着直隶、陕西、山东、河南、湖北等省地盘。当时全国有18个省的督军、总督的代表机构就设洛阳,洛阳成为各方所仰望的中心,被时人称为“西宫”。吴佩孚五十寿辰时,全国各地来洛阳向他祝寿的达官显贵、文化名人及各国驻华使节就有六七百人之多。由于吴佩孚当时已成为北方实力最大的军阀,洛阳实际上成为了北方的政治、军事中心。按曹锟所言:“只要洛阳打个喷嚏,北京天津都要下雨。”[10]

主要思想

政治思想方面:传统性的民本思想;传统性的国家统一观;带有传统性的对外关系思想。军事思想既具有传统性,又有现代色彩:1、在治军中,利用传统的忠孝观念思想教育,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由于社会秩序混乱,传统思想的灌输无法阻挡官兵对个人生存和利益的追逐。2、对舆论战、立体战、情报战有一定的认识。文化思想:中体西用,倡言中国文化优越论,十分重视作为体的中国传统的忠孝观、夫妇观。

人物评价

总体评价

吴佩孚个性刚毅正直,以作战勇猛为名,全盛时期曾经是为西北军阀冯玉祥、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的领袖,是第一位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华人,在直奉战争和中国国民党北伐战争后一蹶不振,时人称为玉帅。吴佩孚的爱国情操与民族气节为世人所敬佩。由于他坚决拒绝与日本人合作,拒绝落水做汉奸,因此招致日本人痛恨,招来杀身之祸。

名人评价

曹锟:“只要洛阳(吴佩孚所在地)打个喷嚏,北京天津都要下雨。”蒋介石:①“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挽联)②“先生托志春秋,精忠许国,比岁以还,处境弥艰,劲节弥厉,虽暴敌肆其诱胁,群奸竭其簧鼓,迄后屹立如山,不移不屈,大义炳耀,海宇崇钦。先生之身虽逝,而其坚贞之气,实足以作励兆民,流芳万古。”费禄纳:“直系首脑中最杰出的是吴佩孚,他的行动是一个真正爱国者的行动,他是为国家利益而不是为个人利益而工作的,他显然极为民主,他的士兵对他既非常尊敬,又十分爱戴。”董必武:“(吴佩孚)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关、岳,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第二,吴氏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的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较他同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郭介梅:吴印佩孚,历任巡阅使。大有抗节,不愧英雄。儒将声华薄海崇,安邦浩气落长虹。轻裘缓带同裴度,雅量宏才类孔融。剩有勋名标史册,遑言文字待纱笼。出师未捷身先死,惆怅延陵国士风。吴佩孚之孙吴运乾这样评价:“先祖父的晚年生活绝不同于其他失败下野的军阀政客。他念念不忘的仍是“治国、安邦、平天下”,认为自己对国家和民族的兴衰负有责任,尤其不能容忍外族的侵辱。他一生自诩为关羽、岳飞和戚继光,当时社会上有“关岳吴”的赞许,我家的大门洞还悬有谢觉哉书写的大幅金匾“元敬再生”。以先祖父这样的为人和心志,后来却身陷日寇侵占下的北平,其心境和遭遇就可想而知了。”2002年吴佩孚三辈子女祭文:“时光之飞逝兮,往事其如烟。风云之变幻兮,阴晴其相间。灾难之袭劫兮,尚存其主垣。孙辈之尽心兮,略补其破残。修葺之惊扰兮,宽恕其千万。今日之告竣兮,奉祖其寝安。列祖之圣灵兮,佑孙其平安。后世之无忧兮,永眠其玉泉。”

个人作品

人物墓地

吴佩孚的坟茔的确切地址现为北京海淀区四季青乡西洪门村,当地人依坟冢之形称之为“大宝顶”。吴佩孚的妻子张佩兰于1949年10月15日病逝,即合葬于此墓内。吴佩孚的儿子吴道时在1951年7月15日去世,葬于墓前,只培了一土坟。吴佩孚的弟弟是吴文孚,1957年秋吴文孚的妻子陈佩秋病逝,与已故二十余载的吴文孚合葬于墓边,培一土坟。

经过土地改革,墓地以树木为界,划了十亩为私家坟地。1952年,政府曾颁发由北京市长彭真签署的《土地所有权证》。“文革”中,墓地惨遭破坏。“大宝顶”上面被砸出几个大窟窿,土台没有了,地下墓门露出多半截,墓中棺木亦被毁。墓地上的树木和三祖父母、父亲的土坟都不复存在。

艺术形象

友情链接:叶子词典|分类百科|soho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