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剑桥大学(英国公立研究型大学)

----更新时间:2022-07-05

英国剑桥大学(简称剑桥,University of Cambridge),于1209年始建,坐落于英国剑桥,是一所世界顶尖的公立研究型大学,是英语世界里第二古老的大学,也是世界现存第四古老的大学。

剑桥大学是一个由成员学院(College)、学术学院(School)、专业学院(Faculty)、与学系(Department)组成的学院联邦制学校。由31所成员学院、超过150个学系、及其它附属机构组成。成员学院享有高度自治权,属于半独立机构。它们有自己的管理框架、自行招收学生以及学生活动安排。由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是英国两所最优秀的大学,故这两所大学在办学模式等很多方面都很相似,故常被合称为“Oxbridge”(“牛剑”)。

2021年6月9日,2022年QS世界大学排名发布,英国剑桥大学位列第3名。

历史沿革

剑桥大学成立于公元1209年,最早是由一批为躲避殴斗而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逃离出来的老师建立的。

12世纪,方济会修士、本笃会修士和圣衣会修士,来到这片平坦、潮湿的沼泽区定居,剑桥郡由此诞生。

1209年,牛津大学的两名经院派哲学家被控谋杀了一名妓女,牛津郡法庭将他们判处绞刑。为了表示抗议,牛津教师们有一段时间停止授课,纷纷离去,其中一部分人来到了剑桥郡,创建了剑桥大学。

1225年左右,剑桥的教师们就从他们当中选出了一位校长,他的权力得到了亨利三世国王的批准,大学的自主管理就由此而来。不久之后,1233年,格雷戈尔九世教皇也批准了,这种教会特权牛津直到1254年才享受到,亨利三世及其继承人的法令确保了这两所大学的垄断地位。一直到19世纪,整整六百年,牛津和剑桥都是英国仅有的大学。欧洲其它地方没有哪里有这种垄断的。跟牛津一样,剑桥的这所大学一开始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他们在租来的房子里讲课和生活,哪里有地方就在哪里。大学生们从一开始就住在旅舍里,由店主负责监督。

1231年,亨利三世国王在授予剑桥教学垄断权。

1280年,在这种私人旅舍被有着自己的校舍和捐款的学院取代之前,全城已经有34家这种大学生公寓了,捐款能保证学院的持久性和独立性。

1284年,艾利修道院的休·德·巴尔夏姆主教创办了剑桥的第一所学院——彼得豪斯学院。直到学院有章程前它依照的都是牛津的早它20年的主教学院——墨顿学院的模式。剑桥毕业生从前就有最理想的就业机会,尤其是在1347~1348年的那场夺走了英国近三分之一人口的瘟疫之后,对受过良好教育的牧师、管理人员、法学家、医生的需求增加了。

1370年前后剑桥共有八所学院,大约20多家旅舍。整个大学有将近700人。剑桥早期的学院创建人绝对不只是教会人员。也包括国王和他们的女人,像伊丽莎白·德·克莱尔和彭布罗克伯爵夫人这样的上层贵族的太太,国家官员、商人、主教相当少。基督圣体学院的监护人最为特殊,它是剑桥(和牛津)唯一一座由城市的两个行会共同创办的学院,这期间大学建起了它的第一幢自己的大楼,有课堂、会议室、图书馆和管理大楼的老学堂(1350年-1475年)。别的学院都围绕着这些学院核心:克莱尔学院、三一学堂、冈维尔学堂。

1500年前后,剑桥有十几所学院,大多数位于高街和剑河之间,南起已经位于城墙外的特兰平顿门旁的彼得豪斯学院,北至后来的三一学院和圣约翰学院的所在地。当人文主义思想也随着印刷术传播开来。欧洲这场古典精神的伟大复兴运动最杰出的代表是来自鹿特丹的伊拉斯谟。

从1511年到1514年他住在女王学院,教授神学和希腊语,写作,翻译,出书,通信,有着无人能及的旺盛精力和优雅文风。伊拉斯谟对于剑桥不仅仅是一名布道者。原始资料研究取代了中世纪的经院哲学。重心从神学转到了雄辩术,从培养牧师转到了培养有学问的国家栋梁。从此以后,古代语言和文学在英国大学的教学课程里长期占有重要地位。剑桥人文主义者对希腊语和希伯莱语的兴趣带来了圣经和古代宗教著作的校勘版本。这里也是改革的温床。将伊拉谟斯召来剑桥的那人是他的朋友约翰·费希尔,他在这一发展中起了关键作用。人道主义的教学计划,使得使剑桥大学在几年内上升为一所欧洲级别的大学,首先是和牛津处于同等水平。尽管亨利希八世本人从来没有对剑桥产生过特别的兴趣,却向大学捐赠了五个王家教授席位,这属于时代和它的火焰式国王的自相矛盾。在这个突破的时代,王室需要牛津和剑桥充当可靠的管理人、法学家和牧师的储备室,充当政府的学院支柱。因此,亨利希八世本人最终于1546年创办了一所学院,将两座较老的学院合并成一座规模更大、超过了迄今所有学院的新学院——三一学院,这不仅仅是贵族自由的标志。至今它仍是剑桥唯一的一所不由院士选举、而由王室根据首相的提议任命院长的学院。

1614年詹姆斯一世留宿三一学院时,整个学院里禁止吸烟,因为众所周知,这位国王厌恶吸烟。为了供他消遣,教师们安排了一场哲学戏,一场有关“狗们是否进行三段论”问题的辩论表演。最后得出结论,狗不能思维。那位君主听后说,他的狗是例外。教师们钻牛角尖地高声附和。毫无疑问,剑桥是一个精神活跃的地方,充满神学和政治的辩论,获益匪浅的不光是年轻的弥尔顿。在悉尼·苏塞克斯学院,学生奥利弗·克伦威尔接触到了加尔文教的思想,1640年他以一票的优势代表剑桥被选进了议会――“那唯一的一票既毁了教会也毁了王国。”圣约翰学院的院士、诗人约翰·克利夫兰议论道。

1643年克伦威尔返回来,将学院变成了军营,将剑桥变成了东英吉利议会运动的司令部。大多数院长丢掉了他们的官职,有一半院士,共200多人,被解雇了。在君主制复辟之后,统一行为又恢复了英国的旧规定。王室的宠儿被指派来担任大学校长。在此期间,能够以笛卡尔的坚定不移进行研究和教学的不光是剑桥的柏拉图主义者们,一个自由宗教哲学组织:“道理是主的烛光。”信仰寻找理性的理由,理性发现了一种新的宗教——自然科学。伦敦皇家俱乐部(1660年)成立后设立了数学、化学和天文学的教授席位,艾萨克·牛顿这颗明星在剑桥上空闪耀。

18世纪,王室和议会进一步听任大学自主管理。教师和学生们干他们最想干的事:学习、享乐。1800年左右,剑桥(和牛津)的名声受到损害。另外两所大学超过了它

们,尤其是在自然科学方面:苏格兰的爱丁堡大学和德国的哥廷根大学,那是乔治二世创办的大学,不久就成了汉诺威人最著名的大学。另外,在英格兰也首次出现了竞争对手,德勒姆大学(1832年)和伦敦大学(1836年),“牛剑”失去了它的垄断地位。同时大学生的人数却在上升。发达起来的资产阶级的中等阶层需要新的培养场所。在维多利亚王朝这一越来越工业化和商业化的社会里,剑桥也感觉到必须帮忙,应该改革了。一位科堡-高塔王子、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阿尔伯特推动了这次改革。

1847年,剑桥大学以微弱的多数将这位不受欢迎的德国人选为校长。1871年,又一项法律结束了对不信奉英国国教者的歧视。1861年,人们注意到了第一位已婚教师,这显示剑桥大学在渐渐地脱离中世纪。1860年前这所大学正式取消了禁止院士结婚的规定。由于各学院有权自主决定此事,直到1880年之后,院士们的结婚愿望才取得了成功。这给剑桥带来了一场建筑和婴儿的小小兴旺。

1870年,当时的大学校长,威廉·卡文迪什,德文郡的第七代公爵,资助了一个实验物理学教授席位和一所实验室,两者都是以他的一位祖先、物理学家亨利·卡文迪什的姓氏命名的。那是自然科学辉煌发展的开始。19世纪剑桥人口增加了四倍,居民人数将近五万。永远年轻、迷人的鲁珀特·布鲁克的精神,美人和智者围聚在他周围,一

个撑船比赛、五朔节集会和布鲁莱利口酒的世界。两场大战之间的剑桥是一个快乐优雅和知识论争的地方,代表人物有伯特兰·罗素、梅纳德·凯恩斯、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哲学、经济和自然科学发达,学生戏剧和道德科学俱乐部赫勒蒂克斯或所有俱乐部中最高档的使徒俱乐部等辩论协会也很兴旺。希特勒的上台让这些争论变成了血淋淋的现实。弗吉尼亚·沃尔夫的侄子朱利安·贝尔及其朋友约翰·康福德就属于在西班牙内战中阵亡的年轻的剑桥志愿者,书包里装着《资本论》。

2009年,剑桥大学举行了隆重的校庆,纪念建校800周年。1933年后,很多大学生和教师觉得马克思主义是唯一值得钦佩的选择。国王学院的院士、历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甚至直到1990年都还是共产党员。大学援助委员会

是个于1933年开始工作的援助组织,当时,在它的帮助下,首先是流亡的自然科学家在剑桥找到了避难所,其中有维也纳化学家马克斯·佩鲁茨,他于1947年建立了享誉全球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因为他的毕生事业,对血红蛋白的研究,佩鲁茨于1962年和他的同事约翰·肯德鲁一起荣获诺贝尔奖。今天剑桥大学共有31所独立自治学院[2] ,约一万九千名学生[2] 。新建的学院里有些是纯粹的研究生院:达尔文学院、沃尔夫森学院、克莱尔学堂。这一发展始于1934年新建的大学图书馆,到20世纪末就在城西出现了一个新校园。

2015年,剑桥大学受邀参加中国国际教育展。

学术研究

科研成果

“剑桥模式”是剑桥大学惠特尔实验室和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在发动机领域的合作,是以实验室的基础研究和知识创

新为基础,通过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每年600万英镑的经费投入,使实验室成为该领域国际著名的研究机构,而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又通过实验室成果转化成为国际知名的发动机企业。大学科研团队和企业家团队协同创新、共同实现知识、技术、产业的融合发展,我们把剑桥大学惠特尔实验室和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合作发展的运营模式简称为“剑桥模式”。

根据审计财政报表,剑桥大学2006-2007年,财务总收入为9.58亿英镑,来自于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的部分不到总额的20%。而其他收入包括考试服务、出版印刷服务以及捐赠和投资收入,加在一起已超过50%,当然这些费用主要用于学校日常运营,奖学金发放以及学校的其他事业。

科研平台

剑桥大学现有超过150所科系和研究机构,科系的成员通常也是一所或多所学院的成员,通常负责大学的学术和研究工作。大学的科系和研究机构被组合为六所主要的科系,每个主要科系由许多科系和研究机构组成,并拥有一个议会负责监督不同机构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剑桥大学六所主要的科系是:艺术和人文、生物科学(包括兽医医药)、临床医学、人文和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技术。除此之外,剑桥大学的一些机构也负责大学的教学和研究,这包括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剑桥大学出版社和剑桥大学图书馆。

科研机构

办学条件

学术优势

剑桥大学现有三十一所学院,以及150所学院等研究机构。学生人数约为18,000人,其中研究生6,000人,海外留学生占13%。其中,人类学、建筑学、英语、化学、地理、法律及电脑科学在教学品质评估中更荣获优级。

2016TIMES英国大学优势专业排名

2015 QS 英国顶尖大学学科排行榜

机构设置

组织机构

剑桥大学实际上只是一个组织松散的学院联合体,各学院高度自治,但是都遵守统一的剑桥大学章程,该章程是由大学的立法机构起草通过的,每年还会修订。剑桥大学只负责考试与学位颁发,而招收学生的具体标准则由各学院自行决定,并自行招生。剑桥的35个学院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只有10万人左右的小镇里。这些学院建于不同的时代,最早的已有七、八百年历史了。就像它们的建筑一样各具特色。

大学与学院虽相辅相成,却是不同的实体,在经济上也是独立的。大学是公有制,由国家拨款,而学院则为私有,自谋生路,自负盈亏。大学负责研究生的,而学院则负责本科生的招生,数量则由大学统一规划。所有学生的教学是由大学负责的,而学院负责学生的生活和本科生的业余辅导。每年年底,大学按照各学院本科生的成绩,按一定规则打分,把学院排队,促使学院之间相互竞争。

剑桥大学的校长是由学校参议院选举产生的,一般都由社会上受人尊敬、有名望的人担任。校长一职是象征性的,校长很少介入大学事务,一般只负责颁发荣誉学位和出席学校的各种庆典等,虽然他也可以给副校长和大学管理人员提供建议。真正负责大学日常事务的是副校长,由大学会议(Kouncil)提名,剑桥摄政院(Segent House)投票任命。副校长下面还有多位助理副校长,负责专门的领域,协助副校长主持日常工作。

摄政院是大学最高立法与权力机关,由各学院的教职人员组成,有大约3,000名成员。他们可以制订或修改学校规章、章程,投票任命副校长、大学会议成员、颁发学位和荣誉学位。决策的制定分两种:第一种是较简单、意见同意的动议(如任命校长和大学人员),一般都由大学会议提出,发表在剑桥校刊上发表公告,如果在10天内没有一定数目的摄政院成员反对,就算通过。而如果是由大学会议以外人士提出的比较复杂、重大的动议,则也是由提案人先把动议发表在校刊上,然后举行公开辩论,最后在提案人考虑过所有意见后,建议摄政院修改提案,然后再发表在校刊上,如10天内无一定数目的摄政院成员反对就算通过。但如果有一定数量的成员认为有必要,则摄政院需举行投票。投票是通过邮寄方式完成的。当摄政院召开会议时由校长主持,如果校长不在则由副校长主持,如副校长也缺席则由其指定的某一学院院长主持。一般都不必开会就可解决,但每年6月份必须召开4次会议,核准学位的颁发。此外如果剑桥大学需要颁发荣誉学位之前摄政院也需开会表决。剑桥大学参议院曾经是最高立法机关,唯一的职责是选举校长。参议院成员包括所有获得剑桥大学硕士以上学位的学生或教授。

大学会议全称参议院会议,负责日常行政工作,成员共21人,包括校长(但一般不出席)、副校长和19名由选举产生的成员。19人包括4名学院院长代表、4名教授代表、8名来自摄政院的其他成员和3名学生代表(其中至少有1名是研究生)。前三类成员由摄政院选举产生,学生代表则由学生选举产生。

行政机构

1、校长

大学的现任名誉校长是森斯伯瑞男爵 The Lord Sainsbury of Turville(2011年接替退休的女王丈夫爱丁堡公爵

副校长

副校长是乐思哲教授。名誉校长办公室只是形式上设置的,而副校长则是大学实质的学术和行政首脑。大学内部的管理是由大学的各个部门独立进行,而仅有少数的对外事务由大学中央机构委派代表处理。

2、参议院

大学参议院成员必须拥有研究生或更高的学位,负责选举产生大学校长和英国下议院剑桥大学选区的成员,直至1950年这一规定被废除。在1926年以前,参议院是大学的行政部门,履行摄政院的职责。

3、摄政院

大学摄政院是大学的行政部门,成员包括大学校长、高级管家、副高级管家、大学代表和来自大学和学院的高级成员。

4、议会

大学议会是大学政策制定和执行机构,定期要向摄政院汇报,并监督制衡摄政院的权利职能。大学议会有权向摄政院报告大学普遍关注的问题,并通过大学官方杂志把问题公布。自从2005年1月,大学议会两位校外成员,2008年3月摄政院投票把议会校外成员增加至四位,并于2008年7月得到女王批准。

5、理事会

大学理事会负责大学的学术和教学工作,由议会负责管理。理事会同时管理大学不同科系的理事会,通过这样的方式大学的不同部门都由中央行政机构管理和监督。

6、科系

剑桥大学现有超过150所科系和研究机构,科系的成员通常也是一所或多所学院的成员,通常负责大学的学术和研究工作。

大学的科系和研究机构被组合为六所主要的科系,每个主要科系由许多科系和研究机构组成,并拥有一个议会负责监督不同机构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剑桥大学六所主要的科系是:艺术和人文、生物科学(包括兽医医药)、临床医学、人文和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技术。除此之外,剑桥大学的一些机构也负责大学的教学和研究,这包括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剑桥大学出版社和大学图书馆。

7、学院

基督学院(Christ's College,1505年建立)

丘吉尔学院(Churchill College,1960年建立)

卡莱尔学院(Clare College,1326年建立)

卡莱尔大厅学堂(Clare Hall,1965年建立)

圣体学院(Corpus Christi College,1352年建立)

达尔文学院(Darwin College,1964年建立)

唐宁学院(Downing College,1800年建立)

伊曼纽尔学院(Emmanuel College,1584年建立)

菲茨威廉学院(Fitzwilliam College,1966年建立)

格顿学院(Girton College,1869年建立)

冈维尔与凯斯学院(Gonville and Caius College,1348年)

哈默顿学院(Homerton College,1976年建立)

休斯大厅学堂(Hughes Hall,1885年建立)

耶稣学院(Jesus College,1497年建立)

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1441年建立)

露西·卡文迪什学院(Lucy Cavendish College,1965年)

麦格达伦学院(Magdalene College,1428年建立)

新大厅学堂(New Hall,1954年建立)

纽纳姆学院(Newnham College,1871年建立)

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1347年建立)

彼得学院(Peterhouse,1284年建立)

女王学院(Queens' College,1448年建立)

罗宾森学院(Robinson College,1979年建立)

圣凯瑟琳学院(St Catharine's College,1473年建立)

圣埃德蒙学院(St Edmund's College,1896年建立)

圣约翰学院(St John's College,1511年建立)

塞尔文学院(Selwyn College,1882年建立)

西德尼·苏塞克斯学院(Sidney Sussex College,1596年建立)

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1546年建立)

三一大厅学堂(Trinity Hall,1350年建立)

沃尔森学院(Wolfson College,1965年建立)

师资力量

剑桥大学有教师(教授、副教授、讲师)1000余名,另外还有1000余名访问学者。

教学建设

学院制

剑桥大学有31个独立自治学院,三个女子学院,两个专门的研究生院,每个学院都有各自的风格。剑桥大学最大的特色是学院制,剑桥大学中央不过担当一个像联邦政府的角色,掌管一些宏观的事情,31所风格各异的自治学院史背景不同,每个学院在经济上自负盈亏,因此各个学院在行政财务,招生教学,都有很大的自主权。各学院内部录取步骤各异,每个学院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座微型大学,有自己的校规校纪。在毕业典礼上,每个学生都要由学院院长牵手引到校长面前跪下,接受祝福,象征由学院教导成材。自从1904年以来已经有96位教职员工获诺贝尔奖(包括32个诺贝尔物理学奖,26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22个诺贝尔化学奖,11个诺贝尔经济学奖,3个诺贝尔文学奖和2个诺贝尔和平奖)。

剑桥大学共有全职学生超过19000名,其中包括有超过12000名的本科生,并且有超过7000名的研究生,70%的研究生来自其它大学,研究生中38%是欧盟以外的留学生,全校学生中女生占46.7%;全校各专业,各年级留学生总人数美国留学生最多大约680名,来自中国的次之约620人。大学校监为森斯伯瑞男爵,设一名常务副校监主持日常工作。剑桥大学的辍学率至今仍是全英国最低的(英国为1%,德国为50%左右)。

剑桥大学的本科生一般是三到四年。如果三年拿到学士学位后就参加工作,一年以后也可以在工作岗位上再交论文,直接申请MA学位。哲学硕士(MPhil, Master of Philosophy,旧称副博士)是剑桥和牛津的一个稍具特色的学位,在剑桥多为一年的课程加论文。

剑桥的哲学硕士如果课程的考试成绩和论文成绩(一般是五到六个考核)平均超过67或70分(因专业不同),可申请攻读博士,再读三年可获得博士学位。

MPhil和普通硕士的区别有三个:

其一,副博士的一年或两年时间是可以计算到博士的时间,而从硕士直读博士,是至少需要三年时间;

其二,如果最终成绩符合读博要求,学校可以提供开放的时间,在有效时间内(如两年),随时可去上学,再继续博士学业;

其三,剑桥规定,如果拿到副博士学位后,工作满一定年限,也可直接提交申请博士学位的论文,学校根据论文质量和工作业绩,可授博士学位,而普通硕士则无此殊荣。

2009-2010年度剑桥大学总收入约19.8亿美元,位列全英第一(前三甲为牛津大学,约14.5亿美元,伦敦大学学院UCL,约12.6亿美元),为世界最富有的大学之一。

学校简介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成立于1209年,最早是由一批为躲避殴斗而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逃离出来的老师建立的,亨利三世国王在1231年授予剑桥教学垄断权。89位诺贝尔奖得主出自此校(实际来此校工作或执教过的人数可能更多,有指超过100位。因为剑桥大学官方的数据是根据学生或教师是否为学院的成员(Membership/Fellowship)而定。另外,其实每个大学对计算这个数字的原则都有不同的定义,如:有些大学并不计算那些在得奖以后才到有关院校的人而有些大学则仍把其计算在内;有些亦不计算在校任教不足1年的教职员但其他的却仍视其为与该校有联系的得奖主。因此,不同网站(包括校方官网)所给的资讯都会有差别)。

剑桥大学位于伦敦北面50里以外的剑桥镇。剑桥镇本身是一个拥有大约10万居民的英格兰小镇。这个小镇有一条河流穿过,称为“剑河”(River Cam,也译作“康河”)。剑桥大学本身没有一个指定的校园,没有围墙,也没有校牌。绝大多数的学院、研究所、图书馆和实验室都建在剑桥镇的剑河两岸,以及镇内的不同地点。

剑桥大学有35个学院,三个女子学院,两个专门的研究生院。剑桥大学最大的特色是学院制,剑桥大学中央不过担当一个像联邦政府的角色,掌管一些宏观的事情。35所风格各异的学院史背景不同,每个学院在经济上自负盈亏,因此各个学院在行政财务,招生教学,都有很大的自主权。各学院内部录取步骤各异,每个学院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座微型大学,有自己的校规校纪。在毕业典礼上,每个学生都要由学院院长牵手引到校长面前跪下,接受祝福,象征由学院教导成材。历年来有73位教职员曾获诺贝尔奖(包括28个物理奖,18个医学奖,17个化学奖)。

专业课程

课程设置

一般来说,英国的学制要比美国的短。剑桥大学的本科生一般是三到四年。上完三年,就可得到学士学位;上完四年,下来就是文学硕士(MA);如果三年拿到学士学位后就参加工作,一年以后也可以在工作岗位上再交论文,直接申请MA学位。哲学硕士(MPhil, Master of Philosophy,旧称副博士)是剑桥和牛津的一个稍具特色的学位,在剑桥多为一年的课程加论文。剑桥的哲学硕士如果课程的考试成绩和论文成绩(一般是五到六个考核)平均超过67或70分(因专业不同),可申请攻读博士,再读三年可获得博士学位。MPhil和普通硕士的区别有三个:其

一,副博士的一年或两年时间是可以计算到博士的时间,而从硕士直读博士,是至少需要三年时间;其二,如果你的最终成绩符合读博要求,学校可以为你提供开放的时间,在有效时间内(如两年),你随时可去上学,再继续你的博士学业;其三,剑桥规定,如果你拿到副博士学位后,工作满一定年限,你也可直接提交申请博士学位的论文,学校根据你的论文质量和工作业绩,可授你博士学位,而普通硕士则无此殊荣。但由此途径得到博士学位是不太容易的。

专业设置

建筑和艺术史系;古希腊和罗马语言文学系;神学系;英语系;现代和中古语言学系;音乐系;东方系;经济系;教育系;历史系;法律系;哲学系;社会和政治科学系;地球科学地理系;工程系;数学系;物理化学系;考古和人类学系;医药医学系;计算机科学技术;土地经济系;管理系;生物系

专业介绍

强势专业

经济学、计算机科学、商业研究、法律 、土地及物业管理、物理与天文学、地质学、哲学、通用工程

强势专业排名(QS)

本科

文学(13个)

英语、艺术史、古典文学、语言学、音乐、盎格鲁撒克逊人、挪烕人和凯尔特人、亚洲和中东研究、现代与中世纪语言-法语、现代与中世纪语言-德语、现代与中世纪语言-意大利语、现代与中世纪语言-葡萄牙语、现代与中世纪语言-俄语、现代与中世纪语言-西班牙语

农学(3个)

兽医学、自然科学-植物科学、自然科学-动物学

历史学(4个)

历史、艺术史、人类-社会与政治科学-考古学、自然科学-历史学与哲学

理学(16个)

地理学、数学、人类、社会与政治科学-生物人类学、自然科学-航天物理学、自然科学-生物化学、自然科学-生物与生物医学、自然科学-化学、自然科学-遗传学、自然科学-地质科学、自然科学-历史学与哲学、自然科学-物理科学、自然科学-物理、自然科学-植物科学、自然科学-心理学、自然科学-系统生物学、心理与行为科学

经济学(1个)

经济学

教育学(1个)

教育学

管理学(1个)

管理研究

工学(7个)

工程学、建筑学、化学工程、计算机科学、土地经济、制造工程、自然科学-材料科学

哲学(2个)

哲学、神学与宗教研究

医学(6个)

医学、自然科学-心理学发展和神经科学、自然科学-生物与生物医学、自然科学-神经系统科学、自然科学-病理学、自然科学-药物学

法学(5个)

法学、人类社会与政治科学-生物人类学、人类社会与政治科学-政治与国际关系、人类社会与政治科学-社会人类学、人类社会与政治科学-社会学

硕士

文学(21个)

拉美研究研究型硕士、俄罗斯研究研究型硕士、古罗马文学研究型硕士、现代南亚研究研究型硕士、亚述学研究型硕士、合唱研究音乐硕士、欧洲文学与文化研究型硕士、艺术与建筑学研究型硕士、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研究型硕士、屏幕媒体与文化研究型硕士、理论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研究型硕士、美囯文学研究型硕士、盎格鲁撒克逊、挪烕人和凯尔特人研究型硕士、亚洲和中东研究研究型硕士、英语研究研究型硕士、理论与应用语言学研究型硕士、中东与伊斯兰研究(亚洲与中东研究)研究型硕士、现代社会与全球改革研究型硕士、音乐研究研究型硕士、研究硕士、国际关系与政治学研究型硕士、现代南亚研究研究型硕士

农学(2个)

兽医学研究型硕士、动物学研究型硕士

历史学(11个)

埃及古物学研究型硕士、考古学研究型硕士、考古研究研究型硕士、历史研究研究型硕士、现代欧洲历史研究型硕士、现代早期历史研究型硕士、经济与社会历史研究型硕士、中世纪历史研究型硕士、艺术史研究型硕士、建筑历史教学法硕士、历史环境教学法硕士

理学(28个)

地球科学研究型硕士、化学研究型硕士、生物化学研究型硕士、发展生物学研究型硕士、分子生物学研究型硕士、遗传学研究型硕士、生物科学研究型硕士、生物人类学研究型硕士、生命科学企业研究型硕士、化学工程与生物技术研究型硕士、环境、社会与发展研究型硕士、地理研究研究型硕士、人类进化研究研究型硕士、极地研究研究型硕士、社会与发展心理学研究型硕士、临床生物化学研究型硕士、计算生物学研究型硕士、基因组学研究型硕士、科学计算研究型硕士、应用生物人类学研究型硕士、应用生物人类学研究型硕士、实验心理学研究型硕士、理学硕士、科学、技术与医学历史、哲学与社会学研究型硕士、线粒体生物学研究型硕士、社会与发展心理学研究型硕士、天文学教学法文学硕士、数学硕士、物理文学教学法硕士

经济学(6个)

经济学研究型硕士、经济研究研究型硕士、土地经济学研究研究型硕士、经济与社会历史研究型硕士、金融与经济学研究型硕士、金融学研究型硕士、金融学硕士

教育学(3个)

高级学科教学教学法硕士、教育学研究型硕士-教育学硕士-教学法硕士、教育学研究型硕士-教育学硕士

管理学(14个)

工商管理硕士、管理学研究型硕士、应用犯罪学与政策管理教学法硕士、应用犯罪学、犯罪教育学与管理学教学法硕士、保护领袖研究型硕士、创新、战略与组织研究型硕士、微型企业与纳米技术企业研究型硕士、规划、増长与复苏研究型硕士、可持续性-领导力教学法硕士、技术政策研究型硕士、管理科学与运营研究型硕士、医学遗传学研究型硕士、公共政策研究型硕士、房地产金融研究型硕士

工学(20个)

建筑学研究型硕士、工程学研究型硕士、高级化学工程研究型硕士、化学工程与生物技术研究型硕士、建筑工程学教学法硕士、可持续发展工程学研究型硕士、艺术与建筑学研究型硕士、工业系统、制造与管理研究型硕士、学科间设计-建筑环境教学法硕士、高级计算机科学研究型硕士、天文学研究型硕士、高级计箅机科学研究型硕士、土地经济研究型硕士、核能源研究型硕士、建筑环境设计研究型硕士、能源技术研究型硕士、工业与环境流体流动研究型硕士、材料科学与冶金学研究型硕士、理学硕士、超精密研究型硕士、材料科学文学教学法硕士

哲学(4个)

哲学研究型硕士、犹太教与基督教关系研究教学法硕士、神学与宗教研究研究型硕士、神学文学研究型硕士

医学(21个)

流行病学研究型硕士、产科学与妇科研究型硕士、病理学研究型硕士、药物学研究型硕士、精神病学研究型硕士、公共健康学研究型硕士、医学研究型硕士、临床神经科学研究型硕士、心理学、发展和神经科学研究型硕士、血液学研究型硕士、医学遗传学研究型硕士、营养学研究型硕士、肿瘤学研究型硕士、儿科学研究型硕士、无线电学研究型硕士、临床研究(触及护理研究)研究型硕士、临床研究(转换医学与治疗)研究型硕士、认知与大脑科学研究型硕士、科学、技术与医学历史、哲学与社会学研究型硕士、医学(临床科学)研究型硕士、外科学研究型硕士

法学(17个)

犯罪学研究型硕士、发展研究研究型硕士、应用犯罪学与政策管理教学法硕士、应用犯罪学、犯罪教育学与管理学教学法硕士、生物人类学研究型硕士、环境、社会与发展研究型硕士、环境政策研究型硕士、国际关系与政治研究型硕士、当地和区域历史教学法硕士、跨学科性别研究研究型硕士、政治观念与思想史研究型硕士、社会与发展心理学研究型硕士、非洲研究研究型硕士、犯罪学研究研究型硕士、社会人类学研究型硕士、国际关系教学法硕士、法学硕士

博士

文学(24个)

法语博士、英语博士、语言学博士、西班牙语博士、音乐博士、拉美研究博士、意大利语博士、东亚研究博士、日本研究博士、古罗马文学博士、艺术史博士、1830年以卮的英国文学博士、英语与应用语言学博士、当代与中世纪语言博士、近代拉丁语博士、古荷兰语博士、梵文与南亚研究博士、盎格鲁撒克逊、挪烕人和凯尔特人博士、亚洲和中东研究博士、希伯来学博士、现代希腊语博士、葡萄牙语博士、斯拉夫研究博士、英语与应用语言学博士

农学(3个)

动物学博士、农业植物学博士、兽医学博士

历史学(2个)

历史学博士、考古学博士

理学(26个)

化学博士、地球科学博士、地理学博士、物理博士、生物化学博士、生物信息学博士、生物技术博士、发展生物学博士、分子生物学博士、生物统计学博士、生物科学博士、应用数学与理论物理学博士、地球科学(英国南极观测站)博士、纯数学与数学统计学博士、生物人类学博士、临床生物化学博士、基因组学博士、历史与理学哲学博士、艺术史博士、化学生物学与分子医学博士、计算、认知与语言博士、实验心理学博士、数学基因组学与医学博士、线粒体生物学博士、光子系统开发博士、极地研究博士

经济学(1个)

经济学博士

教育学(1个)

教育学博士

管理学(3个)

管理研究博士、医学遗传学博士、公共卫生和基层医疗服务博士

工学(9个)

化学工程博士、建筑学博士、工程学博士、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博士、制造与管理工程博士、天文学博士、土地经济博士、纳米科学博士、材料科学与冶金术博士、工程学博士

哲学(2个)

哲学博士、神学博士

医学(21个)

流行病学博士、药理学博士、精神病学博士、遗传学博士、病理学博士、儿科学博士、外科学博士、临床医学博士、临床神经科学博士、人类营养学研究博士、心理学、发展和神经科学博士、血液学博士、医学遗传学博士、营养学博士、妇产科学博士、肿瘤学博士、公共卫生和基层医疗服务博士、无线电学博士、认知与大脑科学博士、医学博士、

法学(8个)

犯罪学博士、法学博士、社会学博士、社会人类学博士、政治和囯际研究博士、发展研究博士、跨学科性别研究博士、生物人类学博士

MBA

经济学(1个)

工商管理硕士-金融

管理学(8个)

工商管理硕士-金融、工商管理硕士 -创业、工商管理硕士-全球商务、工商管理硕士 -文化与艺术管理、工商管理硕士-能源与环境、工商管理硕士-健康、工商管理硕士-超额利润、工商管理硕士-战略与营销咨询

医学(1个)

工商管理硕士-健康

语言中心

文学(15个)

西班牙语、阿拉伯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俄语、中文(汉语普通话)、汉语普通话(MBA课程)、通过电影学意大利语、法语与西班牙语(医护人员)、法语文学发音、德语与法语(研究生艺术与人文科学预备课程)、学术德语(历史学家)、一般德语阅读、德语阅读(科学家)

教育学(2个)

学术英语-英语先修课程、学术英语-学期间英语课程

文化传统

校训

Hinc lucem et pocula sacra (此地乃启蒙之所和智慧之源)

活动

剑桥大学的学生参与多种业余活动,其中划船是最流行的体育运动,剑桥大学各学院间经常比赛,而且剑桥大学每年都会与牛津大学举行划船比赛。各学院间还举行其他各种体育比赛,包括橄榄球、板球、国际象棋等。

学校组织

与剑桥大学有关的组织包括:

剑桥大学学生联合会(The Cambridge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CUSU)

剑桥联合会(The Cambridge Union Society)

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剑桥大学图书馆(Cambridge University Library)

剑桥大学华新基金(Cambridge University CNY Trust)

剑桥哲学学会(Cambridge Philosophical Society)

剑桥东方文化学会(Cambridge Oriental Culture Association)

剑桥日立(Cambridge-Hitachi)

剑桥大学国际考试委员会(Cambridge International Examinations )

剑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in Cambridge)

剑桥大学学生联合会(The Cambridge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CUSU)

剑桥大学研究生会(The Cambridge University Graduate Union, CUGU)

其他由华人学生主导的社团:

中英大学生会(Cambridge UniversityAssociation of British And Chinese University Students)

剑桥研究学会(Association of Cambridge Studies)

剑桥中国联盟 (The Cambridge China Union, CCU)

剑桥中国传统文化研习社(Cambridge Chinese Classics Society)

剑桥大学书法协会(Cambridge University Chinese Calligraphy Society)

剑桥大学中国文化促进协会(Cambridge University Chinese Cultural Society)

剑桥大学中国企业家俱乐部(Cambridge University Chinese Entrepreneurs Club)

剑桥大学中国创新创业俱乐部(Cambridge University Chinese Innovation & Entrepreneurship Club)

剑桥大学华乐团(Cambridge University Chinese Orchestra Society)

剑桥大学中国同学会(Cambridge University Chinese Society)

剑桥大学华新基金(Cambridge University CNY Trust)

剑桥东方教育与发展协会(Cambridge Eastern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 Society)

剑桥大学香港及中国事务会(Cambridge University Hong Kong and China Affairs Society)

剑桥大学香港研究生学会(Cambridge University Hong Kong Postgraduates Group)

剑桥大学醒狮团(Cambridge University Lion Dance Troupe)

剑桥东方文化学会(Cambridge Oriental Culture Association)

剑桥东方舞社(Cambridge University Oriental Dance Association)

现任领导

剑桥大学现任校长(Vice-Chancellor)是从2017年10月1日起就职的第346任校长斯蒂芬·杜普教授(Professor Stephen Toope)

校容校貌

校图书馆

在剑桥大学,图书馆与教室相比,图书馆更像是重要的课堂。学生们不一定每天都有课,有课也不过三四个小时,算下来,用在图书馆查阅资料、借书还书、复印打字的时间却占了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学会用图书馆是一门大学问。剑桥大学的图书馆系统纷繁复杂,每个系或研究所都有自己专门的图书馆,31座学院也都各自建有或大或小的图书馆。最有名望的属藏书丰富的剑桥大学图书馆(University Library),该图书馆是英国境内为数不多的所谓“版权图书馆”(Copyright Library)之一,据说英国每出版一部新书,都会送一册到这里收藏。图书馆内更有不少罕见的珍本。[2]

剑桥大学是英国名校联盟“罗素大学集团”(Russell Group)和欧洲的大学联盟科英布拉集团(Coimbra Group)的成员。现任行政校长是乐思哲(Leszek Borysiewicz)。

剑桥大学所处的剑桥(Cambridge)是一个拥有10万居民的英格兰小镇,距英国首都伦敦不到100千米,这个小镇有一条河流穿过,被命名为“剑河”(River Cam,也译作“康河”),早在公元前43年,罗马士兵就驻扎在剑河边,后来还在剑河上建起了一座大桥,这样,河名和桥加在一起,就构成了剑桥这一地名。绝大多数的学院、研究所、图书馆和实验室都在这个镇上,此外还有20多所教堂。

剑桥大学有教师(教授、副教授、讲师)1,000余名,另外还有1,000余名访问学者。剑桥大学共有全职学生18071名,其中包括5969名研究生,70%的研究生来自其它大学,研究生中38%是欧盟以外的留学生,全校学生中女生占46.7%; 全校各专业,各年级留学生总人数美国留学生最多大约680名,来自中国的次之约620人(其中读一年制研究生的学生最多)。大学校长为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牛津大学校长为前香港总督彭定康),设一名常务副校长主持日常工作。剑桥大学以其高素质的教学和研究水准而闻名。

剑桥大学的学生参与多种业余活动,其中划船是最流行的体育运动,剑桥大学各学院间经常比赛,而且剑桥大学每年都会与牛津大学举行划船比赛。各学院间还举行其他各种体育比赛,包括橄榄球、板球、国际象棋等。2009-2010年度剑桥大学总收入约19.8亿美元,位列全英第一(前三甲为牛津大学,约14.5亿美元,伦敦大学学院UCL,约12.6亿美元),为世界最富有的大学之一。

剑桥大学成立于1209年,是世界十大学府之一。剑桥大学位于风景秀丽的剑桥镇,著名的剑河横贯其间。

剑桥大学以其卓越的自然科学成就闻名于世,与近邻牛津大学一样,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城之一。剑桥的名称取自当地的一条环城河流——剑河。剑河是一条南北走向、曲折前行的小河,剑河两岸风景秀丽,芳草青青,河上架设着许多设计精巧,造型美观的桥梁,其中以数学桥、格蕾桥和叹息桥最为著名,剑桥之名由此而来。剑桥大学没有围墙,没有校牌,整个校园一派田园情调。剑河很浅,清澈见底,日落黄昏之际,这里是划独木舟的好地方;河畔的青草和小径,是情侣漫步、静坐谈心的好去处。大片的公园和草坪中,坐落着古色古香的教堂和建筑,每个学院都有各自的风格。学校近800年的历史,涌现出牛顿、达尔文等一批引领时代的科学巨匠;造就了培根、凯恩斯等贡献突出的文史学者;培养了弥尔顿、拜伦等开创纪元的艺术大师,从这里走出了7位英国首相以及7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些都为剑桥大学奠定了世界近现代学术文化中心的伟大地位。

地理概况

剑桥是位于英格兰东部的一个城市,距伦敦以北50公里。剑桥的公路和铁路都十分健全,到伦敦主要机场也很近。市中心到处都是骑自行车的学生,距剑河不远就是英格兰的乡村,别具另外一番风味。剑桥虽然不大,但充满活力,为到此工作的学习的人们提供广泛的设施和服务。

知名校友

剑桥大学涌现出牛顿、达尔文等一批引领时代的科学巨匠;造就了培根、凯恩斯等贡献突出的文史学者;培养了弥尔顿、拜伦等开创纪元的艺术大师,从这里走出了8位英国首相以及9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些都为剑桥大学奠定了世界近现代学术文化中心的地位。

诺贝尔奖得主

2016 Oliver Hart (King's College, 1966) - 2016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诺贝尔经济学奖)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for his contributions to contract theory

2016 David Thouless (Trinity Hall, 1952), Duncan Haldane (Christ’s, 1970) and Michael Kosterlitz (Gonville and Caius, 1962) -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oretical discoveries of topological phase transitions and topological phases of matter

2015 Angus Deaton, FitzwilliamCollege, 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诺贝尔经济学奖)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for his analysis of consumption, poverty, and welfare

2013 Michael Levitt, Gonville and Caius/ Peterhouse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development of multiscale models for complex chemical systems

2012 John Gurdon, Churchill and Magdalene Colleges: Emeritus Professor in Cell Biology: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that mature cells can be reprogrammed to become pluripotent

2010 Robert G. Edwards, Churchill College: Emeritus Professor of Human Reproduction: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development of in vitro fertilization

2009 Venki Ramakrishna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studies of the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the ribosome

2009 Elizabeth H. Blackburn, Darwin College, PhD 1975: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of how chromosomes are protected by telomeres and the enzyme telomerase

2008 Roger Y. Tsien, Churchill / Caius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and development of the green fluorescent protein, GFP

2007 Martin Evans, Christ'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es of principles for introducing specific gene modifications in mice by the use of embryonic stem cells

2007 Eric Maskin, Jesus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having laid the foundations of mechanism design theory

2005 Richard R. Schrock: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etathesis method in organic synthesis

2002 Sydney Brenner, King'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es concerning genetic regulation of organ development and programmed cell death

2002 John Sulston, Pembroke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es concerning genetic regulation of organ development and programmed cell death

2001 Tim Hunt, Clare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es of key regulators of the cell cycle

2001 Joseph Stiglitz, Caius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analyses of markets with asymmetric information

2000 Paul Greengard: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es concerning signal transduction in the nervous system

2000 Alan McDiarmid, Sidney Sussex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and development of conductive polymers

1998 John Pople,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omputational methods in quantum chemistry

1998 Amartya Sen, Trinity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his contributions to welfare economics

1997 John Walker, Sidney Sussex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studying how a spinning enzyme creates the molecule that powers cells in muscles

1996 James Mirrlees, Trinity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studying behaviour in the absence of complete information

1989 Norman Ramsey, Clare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developing the separated field method

1986 Wole Soyinka, Churchill Colleg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诺贝尔文学奖

1984 Richard Stone, Caius College and fellow of King's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developing a national income accounting system

1984 Georges Kohler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eveloping a technique for the production of monoclonal antibodies

1984 Cesar Milstein, Fellow of Darwin and Fitzwilliam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eveloping a technique for the production of monoclonal antibodies

1983 William Fowler, Pembroke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evolution and devolution of stars

1983 Subrahmanyan Chandrasekhar,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evolution and devolution of stars

1983 Gerard Debreu, Churchill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reforming the theory of general equilibrium

1982 Aaron Klug,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structure of biologically active substances

1980 Walter Gilbert,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theory ofnucleotidelinks in nucleic acids

1980 Frederick Sanger, St John's College and fellow of King'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theory of nucleotide links in nucleic acids

1979 Steven Weinberg: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electromagnetic and weak particle interactions

1979 Allan Cormack, St John'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eveloping CAT scans

1979 Abdus Salam, St John'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electromagnetic and weak particle interactions

1978 Pyotr Kapitsa,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inventing the helium liquefier

1978 Peter Mitchell, Jesu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energy transfer processes in biological systems

1977 Philip Anderson, Churchill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behaviour of electrons in magnetic solids

1977 Nevill Mott, Caius / St John's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behaviour of electrons in magnetic solids

1977 James Meade, Christ's/Trinity Colleges: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1974 Patrick White, King'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诺贝尔文学奖), for an epic and psychological narrative art

1974 Martin Ryle,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invention of aperture synthesis

1974 Antony Hewish, Caius / Churchill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of pulsars

1973 Brian Josephso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the tunnelling in superconductors and semiconductors

1972 Rodney Porter, Pembroke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chemical structure of antibodies

1972 Kenneth J Arrow, Churchill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the equilibrium theory

1972 John Hicks, Caius College: Prize in Economics(诺贝尔经济学奖), for the equilibrium theory

1967 Ronald Norrish, Emmanuel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study of fast Chemical reactions

1967 George Porter, Emmanuel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study of fast Chemical reactions

1964 Dorothy Hodgkin, Newnham / Girton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structure of compounds used to fight anaemia

1963 Andrew Huxley,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transmission of impulses along a nerve fibre

1963 Alan Hodgki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transmission of impulses along a nerve fibre

1962 Max Perutz, Peterhous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determining the structure of haemoproteins

1962 Maurice Wilkins, St John'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etermining the structure of DNA

1962 John Kendrew,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determining the structure of haemoproteins

1962 James Watson, Clare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etermining the structure of DNA

1962 Francis Crick, Caius / Churchill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etermining the structure of DNA

1959 Philip Noel-Baker, King'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eace(诺贝尔和平奖), for work towards global disarmament

1958 Frederick Sanger, St John's College and fellow of King'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the structure of the insulin molecule

1957 Alexander Todd, Christ'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work on nucleotides

1954 Max Born, Caius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fundamental research into quantum mechanics

1953 Hans Krebs: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ng the citric acid cycle

1952 Richard Synge,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developing partition chromatography

1952 Archer Martin, Peterhous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developing partition chromatography

1951 John Cockcroft, St John's / Churchill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using accelerated particles to study atomic nuclei

1951 Ernest Walto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using accelerated particles to study atomic nuclei

1950 Cecil Powell, Sidney Sussex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photography of nuclear processes

1950 Bertrand Russell,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诺贝尔文学奖), for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1946

1948 Patrick Blackett, Magdalene / Kings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nuclear physics and cosmic radiation

1947 Edward Appleton, St John'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discovering the Appleton Layer

1945 Howard Florey, Caiu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of penicillin

1945 Ernst Chain, Fitzwilliam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discovery of penicillin

1937 George Thomso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interference in crystals irradiated by electrons

1937 Albert Szent-Gyorgyi, Fitzwilliam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combustion in biology

1936 Henry Dale,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the chemical transmission of nerve impulses

1935 James Chadwick, Caiu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discovering the neutron

1933 Paul Dirac, St John'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quantum mechanics

1932 Lord Adria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work on the function of neurons

1932 Charles Sherrington, Caius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work on the function of neurons

1929 Frederick Hopkins, Trinity / Emmanuel Colleges: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discovering growth stimulating vitamins

1928 Owen Richardso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creating Richardson's Law

1927 Charles Wilson, Sidney Sussex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inventing the cloud chamber

1927 Arthur Holly Compton: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discovering wavelength change in diffused X-rays

1925 Austen Chamberlai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eace(诺贝尔和平奖), for work on the Locarno Pact, 1925

1922 Niels Bohr,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investigating atomic structure and radiation

1922 Francis Asto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work on mass spectroscopy

1922 Archibald Hill,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for work on heat production in the muscles

1917 Charles Barkla,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discover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X-radiation

1915 William Bragg,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analysing crystal structure using X-rays

1915 Lawrence Bragg,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analysing crystal structure using X-rays

1908 Ernest Rutherford,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诺贝尔化学奖), for atomic structure and radioactivity

1906 J. J. Thomson,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investigating the electrical conductivity of gases

1904 Lord Rayleigh (John William Strutt, 3rd Baron Rayleigh), Trinity College: Nobel Prize in Physics(诺贝尔物理学奖), for discovering Argon

外国校友

鲁珀特·布鲁克(国王学院)

拜伦(三一学院)

亨利·卡文迪许(彼得学院)

格雷厄姆·查普曼(伊曼纽尔学院)

爱德华·柯克爵士(三一学院)

塞缪尔·柯立芝(耶稣学院)

托马斯·克兰默(耶稣学院)

奥利弗·克伦威尔(西德尼·苏塞克斯学院)

查尔斯·达尔文(基督学院)

小威廉·皮特(彭布罗克学院)

约翰·戴登(三一学院)

爱德华·摩根·福斯特(国王学院)

迈克·弗赖恩(伊曼纽尔学院)

乔治六世(三一学院)

珍·古道尔(达尔文学院)

托马斯·格雷(彼得学院)

约翰·哈佛(伊曼纽尔学院)

弗雷德·霍伊尔(伊曼纽尔学院)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国王学院)

C·S·刘易斯(麦格达伦学院)

玛格丽特二世(格顿学院)

克里斯托弗·马洛(圣体学院)

托马斯·马尔萨斯(耶稣学院)

约翰·弥尔顿(基督学院)

艾迪梅尔·纳布可夫(三一学院)

伊萨克·牛顿(三一学院)

塞缪尔·佩皮斯(麦格达伦学院)

希尔维亚·普拉斯(纽纳姆学院)

尼古拉斯·雷德利(国王学院)

萨尔曼·拉什迪(国王学院)

伯兰特·罗素(三一学院)

恩内斯特·卢瑟福(三一学院)

阿尔弗雷德·丁尼生(三一学院)

埃玛·汤普森(纽纳姆学院)

艾伦·图灵(国王学院)

约翰·沃利斯(伊曼纽尔学院)

弗兰西斯·华兴汉(国王学院)

詹姆斯·沃森(卡莱尔学院)

安德鲁·维尔斯(卡莱尔学院)

维特根斯坦(三一学院)

威廉·沃兹沃斯(圣约翰学院)

斯蒂芬·威廉·霍金(三一学院)

恩内斯特·卢瑟福(三一学院)

阿尔弗雷德·丁尼生(三一学院)

汤姆·希德勒斯顿(彭布罗克学院)

弗莱迪·海默(伊曼纽尔学院)

印度前总理拉吉夫·甘地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

丹·史蒂文斯(伊曼纽尔学院)

中国校友

剑桥大学为中华民族培养了许多有为之士。除中国著名作家徐志摩外,还有萧乾叶君健等作家。除著名科学家华罗庚外,还有张文裕、蔡翘、陈立、王应睐、刘佛年、王鸿祯朱既明王竹溪戴文赛伍连德、丁文江、李林等科学家。

剑桥大学原校长布鲁斯爵士是英国皇家工程院院长,也是剑桥建校近800年来第一位工程师出身的校长,同时他也是北京大学名誉博士。布鲁斯爵士为促进中英两国的科学文化交流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不但促成李嘉诚基金会资助剑桥著名学者访问中国,建立了资助中国学生的专项奖学金“中国信用基金”,还成立了“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东亚研究所,扩大了剑桥中国问题研究在世界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于2002年正式授权西安外事学院开展剑桥普通教育课程教学,这是剑桥大学首次和中国内地院校进行这方面的合作。

2005年9月30日,中国政府和英国剑桥大学签署了有关设立联合奖学金的协议,计划在3年内培养45名中国经济建设急需的高水平人才。此项奖学金计划从2006年开始实施,每年资助15名优秀中国学生,持续3年。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和剑桥大学海外基金会会各出资一半,提供学生的学费、生活费和往返英国的旅费。

剑桥大学校长艾利森·理查德在签字仪式后说:“剑桥大学与中国的教育合作会是中英整体合作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剑桥在国际教育领域保持领先地位的保证。学校为在那里学习的中国学生提供最好的教育,并希望与中国更多的学术机构建立联系。”

中国教育部部长周济演讲时说:“英国是欧洲地区中国留学生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希望继续与剑桥这样的一流大学加强联合培训和联合研究项目,争取一种双赢的局面。”

2009年2月2日,国务院温总理在英国剑桥大学具有500年历史的“瑞德讲坛”发表了题为《用发展的眼光看中国》的演讲并回答了听众提出的问题。温总理的演讲赢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学校排名

剑桥大学在众多排名里,一直位列世界前十,并经常和牛津大学争夺全英最佳学府的声誉。

世界大学学术排名》(2012)把其列作世界第五。

QS世界大学排名》(与《美国新闻及世界报道》合作推出世界排名)于2012年排名中,把其评为世界第二。同年度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则把其列为世界第七,但其《世界声誉排名》则把它列作第三。

英国本地排名方面,《卫报》及《星期日泰晤士报》在中均把剑桥列作全英第一,《泰晤士英国大学排名》则把它评为全英第二。

2014年,TIMES英国大学综合排名:第1名

2015年10月1日,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特刊》公布2015-2016年全球最佳大学排行榜报告,英国剑桥大学排名第4位。[3]

2015年QS世界大学排名:剑桥大学与斯坦福大学并列第三。[4]

2015年11月,QS发布了全球高校毕业生就业力排名,剑桥大学排名第四。[5]

2016年3月22日,2016年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前50强化学榜排名公布,剑桥大学排名第三。

2016年4月1日,欧洲经济学科院校排名揭晓,剑桥大学排名第三。

2016年4月5日,2016最新QS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及最低雅思分数要求公布,剑桥大学排名第3,最低雅思分数(研究生)为7.0。[6]

2016年5月4日,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公布2016年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剑桥大学排在第4位。[7]

2016年6月12日,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出炉,剑桥大学获2016年中国大陆高考状元最青睐的大学排行榜第26。[8]

2016年6月15日,《2016软科世界一流学科排名》发布,剑桥大学材料料学与工程专业排名第四十、机械工程排名第三。[9]

2016年8月15日,上海软科正式发布了2016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英国剑桥大学排名第4位。[10]

2016年9月22日,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了2016-17年世界大学排名,英国剑桥大学排名第4。[11]

2016年9月28日,全球最具创新力大学百强榜发布,英国剑桥大学排名第19。

2016年11月16日,2016年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竞争力排行榜公布,英国剑桥大学排名第4。[12]

2017年3月8日,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正式发布,英国剑桥大学位列2017QS工程技术学科世界排名第3、2017QS社会科学与管理世界排名第4、2017QS自然科学世界排名第2、2017QS生命科学与医学世界排名第2、2017QS艺术与人文学科世界排名第2。[13]

2017年6月8日,英国高等教育资讯和分析数据提供商QS发布了2018年世界大学排名,英国剑桥大学排名第5。[14]

2018年5月29日,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了2018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英国剑桥大学名列第4。[15]

2018年8月16日,2018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正式发布,英国剑桥大学排第3名。[16]

2018年9月,泰晤士高等教育(THE)2019世界大学排名发布,英国剑桥大学排第2名。[17]

2018年11月,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2018年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竞争力排行榜,英国剑桥大学排第4名。[18]

2018年12月18日,英国剑桥大学入选第十五届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排第106名。[19]

2021年6月9日,2022年QS世界大学排名发布,英国剑桥大学位列第3名。[20]

2012世界大学学科学术排名(200强)

2013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200强)

2012-13 泰晤士高等教育学科排名50强

全球商学院(MBA)排名[19]

各类全球知名院校排名

医疗服务

每个学院都有一个护士,会给入学新生在第一学期做一个初次检查,平时也会提供学生任何健康方面的信息和建议。除了学院护士之外,你还需要注册一个剑桥的全 科医疗站。剑桥有很多的主要医疗站,在Boots和Superdrug也有药房。在number 3 Trumpington Road的校牙科服务中心为你提供有关牙齿健康的服务。Addenbrooke's Hospital是当地的地区医院,位于Hill' Road。医院的级别很高,交通便利,很多公交车均可到达。

学习生活

学生兼职

剑桥有很多兼职机会。不过通常来说上课期间是不允许兼职的,而且一般也很难会有时间去工作。除非由于经济等原因急需工作,学院可能会给你一些求职帮助,但 一般情况下,学院是不希望有其他事情对学生的学业造成影响的,所以等到放假之后再考虑工作吧。职业服务中心的大楼在市中心的Mill Lane,你可以在那里拿到关于写简历和具体职业指导手册,接受面试或者和职业咨询师交流。

学生福利

剑桥的大学生活也许会像其他大学一样有所压力,比如紧张的学业、复杂的社交以及全新的生活方式都会产生各类问题。不过好消息是剑桥大学有一套完善的福利网 络。你可以和学院的护士、牧师或者导师交流。如果你更喜欢 在学院以外寻求帮助,那么CUSU为你准备了从心理问题到性健康等等的福利服务。CUSU也有兼职心理健康人员,提供免费服务并确保信息的保密性

入学条件

教育会议

2018年1月29日至30日,世界最具规模的教育奖“一丹奖”的创办人陈一丹先生,在英国剑桥大学召开的一丹奖剑桥国际会议上,向全球领先的学术界和教育界人士,就教育领域的关键问题发表讲话。[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