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60年代

----更新时间:2022-07-06

20世纪60年代,指1960~1969年,在人们的记忆中,是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代。

当时许多欧美国家的青年人开始奉行一套与其父辈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尤其是学生参加了政治抗议活动,并且爆发了许多反对越战和任何形式的战争。

人们开始更加关注为妇女和各色人种争取更多权利。其中一些美国和英国的年轻人开始吸毒,并且比其父辈享有更多的性自由,尤其有了避孕药以后更甚。

基本介绍

那一时期的音乐和服装也反映出青年人新的思想方式。英国那时是音乐和时尚很有影响的中心,因此人们有时会称这个时期为“时髦放纵的六十年代”。有些人尤其是政治家现在对20世纪60年代提出了批评,说20世纪六十年代有许多传统思想如对婚姻或教育的态度等都被时髦观点取代了。这些人还把当今许多社会问题归咎于那个时代。但有些人认为那是一个自由、享乐和社会进步的时代.

年代人物

60年代出生作家

在青年作家队伍中,最早于80年代中期走上文坛、引人注意的是迟子建陈染、苏童、庞天舒等人。随后,程青以《那竹篱围隔的小院》、余华以《十八岁出门远行》、刘西鸿以《你不可改变我》、吕新以《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格非以《褐色鸟群》、孙惠芬以《变调》初露头角,加上北村的小说和韩东的诗歌创作,形成了目前青年创作队伍的最初阵容。这一阵容最初是试探性的,连同同时出道的同龄评论家李书磊李洁非、王干、汪政、晓华等人的评论,也还没来得及找到自己年龄上的恰当定位。但是,他们已经初露锋芒。随后不久的“先锋”、“实验”小说———以语言的颠覆和重构为先导的叙事革命,开始以一个群体的形式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成为上一世纪80年代末最引人注目的文学现象。

60年代出生的歌星

如今的流行音乐正风靡大江南北,昔日的经典老歌也曾红遍整个中国。其中,演唱那些经典老歌的著名歌星中有一大部分人生于60年代,如下:

伊能静(1969年),代表作品有:《萤火虫》

刘德华(1961年),代表作品有:《忘情水》、《爱你一万年》、《来生缘》、《世界第一等》

刘欢(1963年),代表作品有:《好汉歌》、《千万次的问》、《从头再来》

宋祖英(1966年),代表作品有:《辣妹子》

张也(1968年),代表作品有:《万事如意》、《人间第一情》、《走进新时代》、《高天上流云》

韩宝仪(1965年),代表作品有:《粉红色的回忆》

高胜美(1969年),代表作品有:《千年等一回》

张学友(1961年),代表作品有:《吻别》

张雨生(1966年),代表作品有:《我的未来不是梦》

那英(1967年),代表作品有:《山不转水转》

王菲(1969年),代表作品有:《传奇》、《因为爱情》

国际局势

20世纪60年代的国际局势的主要特点及这些特点造成的重大影响是:

特点:战争与和平的缓期,各国针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均存有余心,各自都将本位主义放在前列,固地自封。

影响:这一特点针对国际经济形式及经融发展来讲,是束缚了商品与生产力的发展,针对增强政权及实力来讲,是稳固及发展自我,发展自我的商品及生产力.

音乐艺术

60年代代表乐队-----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又译甲壳虫乐队)毫无疑问是流行音乐界历史上最伟大,最有影响力,最为成功的乐队。披头士乐队对于流行音乐的革命性的发展与影响力无人可出其右,对于世界范围内摇滚的发展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影响了自60年代以后的数代摇滚乐队的音乐和思想,直接影响了摇滚乐的变革和发展,在英国,披头士乐队更是影响了60年代至今几乎每一支乐队的形成和发展。而乐队中四名伟大的音乐家,特别是约翰·列侬(John Lennon)和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对于世界各个角落的后辈摇滚歌手及音乐创作者们的影响持续至今。

西方艺术

现代主义最早是引用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指的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艺术,具有前卫特色、与传统文艺分道扬镳的各种艺术流派和思潮,又称现代派,20世纪60年代之后西方称后现代主义。主要的派别包括野兽派(代表人物马蒂斯)、立体派(毕加索)、表现主义(蒙克的《呐喊》)、抽象主义(蒙德里安和康定斯基)、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超级写实主义、波普艺术等,统称现代主义。

极少主义是20世纪60年代西方现代艺术重要流派之一。它被用来称谓上世纪60年代美国艺术家的一项艺术活动,包括绘画和雕塑。。极少主义是第一个完全由美国艺术家发展出来,具有国际性意义的艺术活动,并且在绘画、文学、建筑、音乐等方面都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影响,进而衍生出近代许多重要的艺术派别。

"女性主义"是20世纪60年代末在西方艺术领域中出现的一个全新的艺术流派。

后现代主义艺术 当代西方艺术流派之一。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70-80年代声势浩大地震撼了整个文化思想领域。代表人物有:凯奇(JOHN CAGE,1912-)、文杜里(ROBERT).

中非友谊

中非高层往来频繁。早在20世纪60年代,周恩来总理就曾3次访问非洲,提出了中国同非洲国家发展关系的五项原则和援外八项原则,为中非关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江泽民主席1996年访问非洲时,提出了构筑中非关系面向21世纪长期稳定、全面合作的五点建议,掀开了中非友好关系的新篇章。许多非洲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也相继访问中国。这些访问增进了中非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传统友谊,推动了中非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

2000年10月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宣言》和《中非经济和社会发展合作纲领》两个历史性文件。会议为中非友好合作树立了新的里程碑,使中非友好合作在论坛框架内得到不断深化和扩大。2003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会议通过了《中非合作论坛——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计划(2004至2006年)》,为今后三年中非合作制定了总体规划。

美国事件

1960年以来美国的保守主义社会运动

保守主义的社会运动指保守派思想家从象牙塔走入社会,通过指导和建立政治组织和宗 教组织、利益集团/政治行动委员会、基金会、思想库等来扩大保守主义思想在社会和政治上的影响。这场社会运动内容比较广泛,涉及经济/财政保守主义运动、社会/文化的保守主 义运动、联邦主义运动、自由意志运动等,其中最重要的是社会/文化的保守主义运动,主要有"新右派"和"宗教右派"运动。"宗教右派" 虽然与"新右派"关系密切,但由于它的领袖主要是各教派的布道者,既有福音派,又有新教原教旨主义;既包含天主教正统派, 又有犹太教正统派,因而它比"新右派"具有更多的神学色彩 。此外,"新右派"与"宗教

右派"所处的时代不同,"新右派"主要活跃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 ,而"宗教右派"则更加活跃于八九十年代和21世纪的当前 。

正如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老右派"是三十年代的"老左派"的对立面一样,七八十年代的"新右派"是六十年代的"新左派"的对立面。"老右派"与"老左派"的对立主要是由于经济问题而产生的;而"新右派"与"新左派"的分歧则是由一系列的社会文化问题而引起的。新右派本来在六十年代就已开始酝酿,但它在七八十年代才崛起,它对社会和政治的影响比"新左派"滞后。自1962年在校园中成立的"民主社会的生"(Students for Democratic Society,简称SDS)组织开始,"新左派"在六十年代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如民权运动、女权运动、反战运动、反文化运动、性解放运动,他们对社会的批评及这些运动的发展,促使民主党控制的国会通过了一系列改变历史的法律,如民权法案、战争授权法案等;他们支持的总统候选人休伯特*汉弗莱、乔治*麦戈文分别在1968、1972年两次大选中获得民主党的提名,然而,他们的影响在70年代后日渐式微。而在保守主义思想家如小威廉*巴克利指导下、于1960年在校园中成立"为自由的美国青年"(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 简称YAF)的右派学生组织,直到80年代才解体;这一组织的学生大多出身于是共和党人的家庭,他们对共和党沾上自由主义不以为然,认为共和党内的自由主义没有 "保守"古典自由主义所尊奉的自由、传统和秩序;而华盛顿的集权制正是民主党式的自由主义发展过头的结果,政府职能的扩大使其在给予一部分人自由的同时夺走了另一部分人的自由,如在南方实行新的强制性的种族融合、肯定性行动等。这一组织为七八十年代新右派保守主义运动培养了不少干部,如新右派的核心领袖:曾任YAF首任执行主任的理查德*维 格里成为保守主义政治运动的直邮筹款专家、YAF的老战士霍华德*菲利普建立了"保守主义核心会议"组织、保守主义活动家保罗*韦里奇发动了"基督教右翼"的保守主义运动。

一般认为,"新右派"和"宗教右派"主要通过四类组织来进行活动:(一)政治行动委员会。政治行动委员会是指对竞选公职的候选人进行捐款的利益集团的政治组织,它的活动主要是筹款和捐款;目的是帮助帮助保守派人士进入领导阶层,从而使之同情保守派的主张,如1974年,韦里奇领导成立了旨在帮助保守人士当选国会议员的"争取自由国会生存委员会";1975年,菲利普斯领导建立的保守派核心会议主要在基层活动,在全国每个国会议员选区均设分会,约有30万会员;1974年,特里*多兰领导建立的全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委员会等已成为美国最大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委员会。(二)单议题的利益集团。反对堕胎的全国生命权利委员会声称有1000万会员;主张取消最低工资法的全国工作权利委员会号称有150万捐助者;反对高赋税的全国纳税者同盟有45万名会员,号称全国最老最大的纳税者组织;反对枪枝管制的美国持枪者协会,也拥有186万名会员。(三)宗教组织。七八十年代兴起的宗教保守集团对政治的影响越来越大,先是罗伯特*格兰特1978年建立的基 督教之声、爱德华*麦卡提尔、詹姆斯*罗宾逊牧师1979年建立的宗教圆桌会议、罗伯特*比林斯建立的全国基督教行动联盟、杰里*福韦尔1979年建立的"道德多数",其中道德多数派声势最大,有40万名成员、6万名牧师,在全国各州设有分部,年度预算超过600万美元;后是帕特*罗伯逊的"宗教右派";前者声称曾使12位自由派的民主党议员在1980年的选举中失败,后者声称它对共和党在1994年重新取得国会的领导权有功。事实上, "宗教右派"不断壮大,已拥有170万成员。自1992年起,它已成为共和党内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某些州(如在阿拉斯加州和明尼苏达州),"宗教右派"的分支机构福音基督教和生命权运动事实上已控制了州的共和党组织。这类政治性比较强的宗教集团在共和党最近三次的总统选举提名程序中非常活跃。与大多数利益集团一样,宗教集团也采用新技术来进行政治活动,如电话库、传真、卫星电视、电子布告、收音机讲话和直接邮递等。"宗教右派"每隔两年公布一次它对国会议员在有关议题上的打分,它最关注的是家庭道德,因此它反对任何堕胎、同性家庭等提案。(四)思想库和出版物。1973年,保罗*韦里奇创办了新右派的思想库--传统基金会,在进入80年代前,传统基金会很少超越共和党保守派的活动, 因而不太引人注目,80年代后,随着里根的当政,传统基金会的活动范围渐渐扩大,常以内政、外交、经济和社会问题为研究对象,经常举办研讨会,提出政策建议,特别是90年代以来,传统基金会对政策的影响尤为明显,1994年,共和党的新议员一改常例,不去哈佛大听取有关立法方面的报告,而是去传统基金会,这反映出新右派对共和党的影响。小布什上台以来统基金会的影响大大加强,布什内阁的许多提名都是由传统基金会人才库推荐的。新右派的出版物主要有维里1975年创办的月刊《保守文摘》,已成为"新右派"的机关刊物。此外,"新右派"的许多组织都有自己的出版物,如传统基金会的《政策评论》季刊和《今日传统》月刊。与四五十年代的保守主义思想运动相比,"新右派"和"宗教右派"的社会运动是右的平民主义运动 ,它的影响深远而且巨大,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其组织不断发展壮大,美国社会中自称是保守派的人数稳步增长,到1993年几乎与自称是温和派的人士持平(40%) 。宗教右派在南部、中西部影响很大,这些地方因而被称为"圣经带";(二)对

共和党的影响越来越大,保守主义在80年代后日益成为共和党的主流:人们大多倾向于认为,70年代末的保守主义运动高涨是里根上台的重要原因 ,而1994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以压倒性胜利夺回国会的控制权也与得到"宗教右派"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三)80年代后,对美国公共政策的影响越来越大,譬如"新右派"利用草根组织直接将政策主张付诸实践:菲利斯*施拉芙莱领导的拥有5万名会员的"鹰论坛" 通过在州议会作证、举行集会、聚众请愿、游说等方式"成功"地使国会在1972年通过的"平等权利修正案"于1983年失

效 ;在反对堕胎的"新右派"和"宗教右派"的众多组织 的压力下,自1976年开始,共和党的政纲连续四次写入支持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以恢复保护未出生孩子的权利" 1981-1982年,"新右派"还在31个州提出了118项议案,其中"人类生命权利修正案"规定:除挽救母亲生命外,禁止以任何理由堕胎;禁止使用宫内避孕器,因为生命始于受孕。60年代中期,宗教右派希望共和党控制的保守的第104届国会能通过禁止堕胎的法案,但并未完全实现 ,他们在1995年通过了《与美国家庭的契约》以表示对共和党议员的不满 。 (四)对全体美国人政治观念或公众哲学的影响。根据芝加哥舆论研究中心的一般社会调查的研究,自1974年后,人们在一系列议题上的立场越来越趋于保守 。在1988年大选中自由主义更是成为一个"脏词",成为大手大脚、没有节制的代名词。1996年即使是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也声称"大政府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这表明,保守主义思潮不仅成为共和党的主潮,而且已对民主党的政策观念已然产生影响。

冷战结束以来,保守派加强了"抢占"思想库和大学的努力,企图使美国的保守主义社会运动继续发展,并在社会政治中产生更大影响。"全国富有同情心的慈善机构委员会"的 调查发现,自1992至1994年,美国12个主要的保守基金会向研究所、大学、思想库、媒体和利益集团提供了2.1亿美元的资助, 其中标榜"自由市场"的传统基金会得到的资助最多,为890万美元,其次是美国企业研究所,690万美元;卡图研究所,390万美元,赫德逊研究所330万美元,曼哈顿研究所210万美元。韦里奇的自由委员会得到500万美元威廉*克里斯托尔的《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杂志得到190万美元,《新标准》得到170 万美元,波多霍罗兹的《评论》得到100万美元,另外320万美元给了小威廉*巴克利和本*瓦腾伯格的电视节目。在著名大学中,保守思想的堡垒芝加哥大学获得的资金最多,达1000多万美元,其次是哈佛大学,960多万美元,乔治*梅森大学,800多万美元,耶鲁大学590多万美元 。这些思想库和大学对十年来美国的社会政策(如福利改革、肯定性行动、社会保障、教育改革)、经济政策(如平衡预算、减税等)、外交/防务政策(如北约东扩、新日美安全条约的重新修订、NMD的提出)等产生过重大影响。保守派清楚地知道:思想产生影响,因此在思想方面的投资更加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