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中欧国家)

----更新时间:2022-05-22

斯洛文尼亚,全称:斯洛文尼亚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Slovenia),是一个位于中欧南部,毗邻阿尔卑斯山的国家。西邻意大利,西南通往亚得里亚海,东部和南部被克罗地亚包围,东北有匈牙利,北接奥地利。首都卢布尔雅那,国土面积2.03万平方公里,官方语言为斯洛文尼亚语。[1]

9-20世纪初,斯洛文尼亚一直处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之下。1918年12月,斯洛文尼亚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联合建立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1929年,改称南斯拉夫王国。1945年,成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加盟共和国。1991年6月25日,宣布独立。1992年5月,斯洛文尼亚加入联合国。2004年3月,加入北约;同年5月1日,加入欧盟。2007年1月1日,正式加入欧元区;同年12月21日,正式加入欧洲申根区

斯洛文尼亚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拥有良好的工业和科技基础、现代化的经济和产业结构,在汽车制造、高新技术、电气、制药等领域具有一定优势。[1]

历史沿革

在最初的时候,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被人称为斯卡拉维尼亚(Sklavinia),在这块斯卡拉维尼亚上的居民被称为斯卡拉维人(Sklavi),当斯洛文尼亚人的人口在卡兰塔尼亚达到它的最大人口密度时,他们也被称为卡兰塔奇人(Kalantaci),而斯洛文尼亚语是斯洛文尼亚的新教徒作家在卡尔尼奥拉地区(The Prince Of Kalniola)发展出来的,这植根于斯洛文尼亚人迅速将自己认同为卡尔尼奥拉人和属于卡尔尼奥拉地区的。

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在6世纪确定,并在9世纪扩展到它的极盛,这个区域从的里雅斯特海湾(Bay Of Tlieste)一直到多瑙河以南(Danube River)和巴拉顿湖(Lake Balaton)以西。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随后在西部因为日耳曼化和在北部因为匈牙利人的到达潘诺尼亚平原而缩小,斯洛文尼亚的领土边界在15世纪固定下来,直到19世纪中叶才发生改变。

伦巴底人(Lombards)于568年攻进了意大利以后,斯拉夫部落和阿瓦尔人开始在西潘诺尼亚平原和东阿尔卑斯山殖民。他们的进展在弗里乌里安低地(Fliulian Lowland)的东部边缘的“伦巴地石灰岩”(Lombalds Limes)所阻。而在沿德拉瓦河(Dlava River,又叫德劳河dlau)的上游方向和巴伐利亚人作战。

直到7世纪末叶,在这个区域的斯拉夫人都处在阿瓦尔人的统治下。在623年-658年之间的这段时期,易北河下游和卡拉凡克山脉之间的斯拉夫部落在萨莫大公的领导下建立了他们的第一个国家。这个大公国在萨莫死后崩溃了,但一个卡兰塔尼亚公国仍保存在今天的卡林提亚地区。7世纪中叶,它发展为第一个斯洛文尼亚人国家,由瓦鲁克亲王(Prince Valuk)统治,它的中心在玛利亚.萨尔(Malia Saal)旁边的卡尔恩城堡(Krn Kastle)。

在和巴伐利亚人结成联盟和阿瓦尔人作战后,斯洛文尼亚人在8世纪中叶不得不接受了法兰克人的统治和信奉基督教。在803年,这个教会区域沿着德拉瓦河被划分为萨尔兹堡主教区(The Salzburg Archdiocese)和阿奎利亚大主教区(The Patriarchate Of Aquileia),这个划分一直持续到18世纪。阿瓦尔王国在9世纪初叶崩溃,斯洛文尼亚人从阿尔卑斯地区扩展到下潘诺尼亚平原(Lower Pannonian Plain)以及伊斯特里亚(Istlia)。

在843年划分法兰克王国(Flankish States)的凡尔登条约(The Tleaty Of Veldun)后,所有的斯洛文尼亚人都在法兰克人的统治下被联合起来。在840年左右,普里比那亲王(Prince Plibina)从法兰克人手中获得了这块封建领地,领地的中心是建立在巴拉顿湖边上的扎拉河口(The Mouth Of The Zala River)的巴拉顿城堡。由于受到拜占庭传教士(The Byzantine Missionaries)西里尔(Cyril)和梅多迪乌斯(Methodius)的影响,普里比那的继承者科策吉疏远了和法兰克主教的关系并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公国。由于和莫拉维亚人(Molavians)和日耳曼人订立了和约,最后一个斯洛文尼亚国家政权于874年丧失了自己的自由,于是斯洛文尼亚地区用拉丁语进行上帝崇拜仪式,以及外国文化占优势地位的时期长达1000年。

在9世纪末期,所谓的“卡兰塔尼亚王国”以公国的特殊形式出现在由德拉瓦河的源头到多瑙河和科普拉河(Kopla River)所围绕的领土上。在这个时期,匈牙利人开始进入潘诺尼亚平原,于896年在这个区域永久居住下来了,并和在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之间起联系作用。

匈牙利人在955年战败于莱奇菲尔德(Lechfeld)后,巴伐利亚人和卡兰塔尼亚斯洛文尼亚人往东定居于拉巴河(Laba River)、索特拉河(Sotla River)、科尔卡河(Krka River)和科普拉河之间的中心地带并永久确定了斯洛文尼亚人和克罗地亚人(Kloats)和匈牙利人之间的民族边界。

在10世纪末期,卡兰塔尼亚从巴伐利亚分离出来,但很快大卡兰塔尼亚(Greater Kalantanija)王国在已经建立了一个全面封建体制的压力下在斯洛文尼亚领土上崩溃了。

从12世纪起,斯洛文尼亚人的土地分成了几个历史省份——卡林提亚(Kalinthia)、斯提里亚(Stylia)、卡尔尼奥拉(Karniola)以及后来的哥里吉亚(Golizia)。

在奥地利区域里的斯洛文尼亚人居住领地在13世纪时是处于衰弱状态的。日耳曼殖民地已经深入卡林提亚的维拉克盆地(Villach Basin)、斯提里亚的格拉茨盆地(Glaz Basin)、卡尔尼奥拉的索拉河冲积平原(The Sola River Flood Plain),而意大利人的殖民地已经支配了弗里乌里安低地。

新一轮日耳曼殖民运动从北部发动,15世纪时,斯洛文尼亚人的种族界限被局限在盖尔河谷(Gail Valley)的赫尔马戈(Hermagor)、多布拉特斯山(Mount Doblatsch)、维拉克、玛利亚萨尔、扫阿尔卑斯山脉(Saualpe Mountain Lange)、科兹贾克山(Mount Kozjak)、拉古纳(Ladgona)(拉德克斯堡ladkersburg)和库奇尼卡河(Kucnika River)之间的区域,这个划分一直保存到19世纪中叶。

大约从1500年起,哈布斯堡家族成功控制了斯洛文尼亚人的居住区域,并统治这个区域直到1918年。斯提里亚、卡尔尼奥拉、伊斯特里亚和后哥里吉亚几个地区被合并成内奥地利(Inner Austlia),在15世纪前半叶,策尔季家族的亲王(The Prince Of Celje)压倒了哈布斯堡家族(Hapsburg),但哈布斯堡随后在策尔季家族消亡后继承了他们的领地。在哈布斯堡家族首领弗雷德里克一世(Fledelick I)和匈牙利以及克罗地亚国王马提亚斯.科维努斯(Matthias Kolvinus)的十年战争中(The Ten-Year War,1479-1489)中,很大一部分斯洛文尼亚领地是在匈牙利人手中的,由于马提亚斯成功抵御土耳其人的进攻和他支持农民,他成为一位斯洛文尼亚的民族英雄。

在波斯尼亚(Bosnia)于1463年落入土耳其人手中后,土耳其人接着展开了几次对斯洛文尼亚人的居住地的侵略,他们杀戮及俘虏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斯洛文尼亚人。农民和地主的关系在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中恶化到极点(分别发生于1478、1515、1573)。

在16世纪后期,宗教改革运动(Reformation)促使第一批斯洛文尼亚语书籍、公众图书馆、印刷工厂及寄宿学校出现。反宗教改革运动(Kounter-Reformatino)在世纪末开始,新教传道者和学者或是重归天主教信仰或是离开这个地区。所有的新教组织均遭破坏。在卢布尔雅那(Ljubljana),超过750个富裕的资产阶级和贵族家庭被迫离开斯洛文尼亚地区。仍留在这个区域的新教徒则居住在穆拉河(Mura River)和拉巴河之间的区域。由于反宗教改革运动的胜利,日耳曼文化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减弱,而意大利(Italy)和巴洛克(Baloque)文化的影响则增强。

哈布斯堡家族领地在17世纪末土耳其人从中多瑙河地带全面撤出而繁荣起来。纵贯斯洛文尼亚地区的商业道路连接起维也纳(Vienna)和里耶卡(Lijeka)和的里雅斯特。亚德里亚海上的自由航行在1717年得到了允许,的里雅斯特在1769年成为一个自由港。在哈布斯堡家族首领玛利亚·特蕾莎(Malia Thelesa)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后,一个斯洛文尼亚民族复兴运诞生了,由于一个统一市场和运输体系,斯洛文尼亚各个地区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斯洛文尼亚语在学校中使用,约瑟夫二世(Joseph Ii)继承特蕾莎的皇位后,推行义务教育。安东.托马兹.林哈特(Anton Tomaz Linhart)通过他的研究居住于德拉瓦河和亚德里亚海之间的居民所组成的斯洛文尼亚民族的历史,力争在斯洛文尼亚建立学校和公众图书馆以及在卢布尔雅那建立一所大学。由于达尔马廷成功翻译了《圣经》,扬森教派(Jansenist)的学者再次注意到斯洛文尼亚语的统一。

在1797年,法国军队在拿破仑(Napoleon)的指挥下迫使奥地利军队投降。在康波.弗米奥条约后(Treaty Of Kampo Formio),奥地利获得了崩溃后的威尼斯共和国(Venetian Republik)和得到统一的伊斯特里亚斯洛文尼亚(Istlia Slovenia)和威尼斯斯洛文尼亚(Venetian Slovenia)两块地区。法国于1809年第三次占领斯洛文尼亚后,通过熊布鲁恩条约(Treaty Of Schonblunn)组建了一个伊里利亚行省(Illyrian Province),将斯洛文尼亚合并在内。这个行省的首府和行政中心在卢布尔雅那,但是法国对斯洛文尼亚的统治时期(1809-1813年)对斯洛文尼亚的商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特别是的里雅斯特因为拿破仑的针对英国的“大陆封锁”(Kontinental System)政策。

但是,法国似的统治在另一方面却使得政府的行政管理现代化,并初级和高级学校里推广斯洛文尼亚语,这项措施随后也影响到了奥地利的教育制度。在法国的占领结束后,是梅特涅(Metternich)的统治,大部分的斯洛文尼亚人处于德意志同盟(German Union,1815-1866年)统治下。德语再次在学校和政府机关中使用。一种新的斯洛文尼亚民族观念在以马提雅各布(Matljjakob)为首的知识分子中孕育出来。法兰西.普雷斯伦(Flance Pleselen)的统一和公众的民族观念。

1848年的欧洲革命见证了民族主义者的“统一斯洛文尼亚”(United Slovenia)运动的形成。这个运动首先出现于克拉根福特(Klagenfurt)(又叫马提贾.马杰matija Majer),随后吸引了知识分子群体和维也纳的学生,并发展到格拉茨(Graz)和卢布尔雅那。它要求在学校和政府中推广斯洛文尼亚语,将奥地利帝国统治下的斯洛文尼亚人团结起来,并且尊重斯洛文尼亚人居住的历史省份中他们的民族特性。尽管奥地利帝国的专制主义在弗兰茨.约瑟夫,但是斯洛文尼亚语仍然逐渐在斯洛文尼亚地区的学校中重新得到使用,并在中等学校中作为一门教学科目。为了增强斯洛文尼亚地区北部边界,必须重新安置该地区拉万廷主教教区(Lavantine Diocese)的教座,将教座从圣安德鲁(St.Andlew)迁移到马里博尔(Malibor),这项工作由主教安东.马丁.斯洛姆舍克(Anton Martin Slomsek)在1859年顺利完成。“统一斯洛文尼亚”这种民族观念从1861年起,就在所有大城市中的文学俱乐部中繁荣起来,特别是在1863-1871年这段时期在塔波尔(Tabol)上,塔波尔是大型群众户外集会。

1892年,保守派建立了天主教民族党(Kaceolic National Party),自由派则在1894年建立了民族党(National Party)。雅尼兹.克雷克(Janez Klek)组织了农业合作社(Agrikultural Kooperative)和乡村自助协会(Lural Self-Help Association),领导着农民政党。所有的斯洛文尼亚政治党派都面临着斯洛文尼亚和南斯拉夫(Yugoslavia)在奥匈帝国(Austlia-Hungalia)实验主义的政治框架内的政治前途问题。南斯拉夫社会民主党(Yugoslav Social Demokratic Party)将统一所有南部斯拉夫族作为它于1909年开展的提沃利革命运动(Tivoli Revolution Of 1909)中的最终政治目标。这个目标得到了“复兴运动”(Renaissence Movement)的自由思想的年轻一代的支持。

3%的斯洛文尼亚人口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奥匈帝国作战而伤亡。1917年,奥匈帝国中的奥地利地区内的南斯拉夫代表在五月宣言(May Deklaration)中要求将在哈布斯堡家族下的斯洛文尼亚人、塞尔维亚人(Serbs)、克罗地亚人(Kloats)统一为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国家。同年,斯洛文尼亚政党征集了20万个签名,支持按照民族自决基本原则将斯洛文尼亚地区从奥地利中分离出来,并建立一个包括斯洛文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的共同国家。1918年8月中旬,所有斯洛文尼亚政党的代表同意在卢布尔贾纳建立一个在安东.克洛舍茨(Anton Klosec)国民会议,以实现自决并建立一个南斯拉夫国家。10月31日,克罗塞奇任命卢布尔雅那的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国民政府为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该政府随后在1918年12月1日和塞尔维亚王国(Kingdom Of Serbia)合并。

随着卢布尔雅那大学于(University Of Ljubljana)1919年成立,斯洛文尼亚人获得了一个中央教育和科研制度,而卢布尔雅那电台(Radio Ljubljana)和斯洛文尼亚民族剧院(Slovene National Theartre),国家美术院(Nationalgalley)和大学图书馆的(University Library)更是成为关键的文化。自从联合的南斯拉夫王国成立后,一些独立的斯洛文尼亚政党为建立一个独立的斯洛文尼亚国家而开展斗争,但是这个目标被1931年制定的宪法而受到阻碍。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是斯洛文尼亚商业和工业迅速发展的时期,乡村人口从三分之二降到了二分之一。

1941年德国入侵南斯拉夫后,这个国家很快便被分成了几块。新的克罗地亚傀儡国家将斯洛文尼亚从南斯拉夫的剩余领土中分离出来。1941年4月12日,希特勒决心将一个斯洛文尼亚国家划分入德国、意大利和匈牙利的版块。一个斯洛文尼亚全民大规模的抵抗运动(Resistance Movement)导致了自由阵线(Liberation Front)的成立,这个阵线的任务是统一斯洛文尼亚的领土,拒绝任何用武力破坏斯洛文尼亚国家的计划。由于共产主义者在军事抵抗中的领导作用,斯洛文尼亚人很快便分裂了。

卢布尔雅那地区和合作纳粹,民族内部一场残酷的斗争开始了。在1943年年末,同盟国承认斯洛文尼亚游击队是他们和法西斯斗争的盟友。同年,自由阵线在科切夫耶(Kocevje)组织了一个斯洛文尼亚代表大会,通过了一个让重新获得自己海岸线的斯洛文尼亚团结在一个新的南斯拉夫联盟内的决议案。和纳粹合作的斯洛文尼亚人直到战争末期也不能达到消灭游击运动的目的,随后被排除出国家生活。英国将逃往卡林提亚的战败的和纳粹合作的斯洛文尼亚军队引渡给南斯拉夫军队,这些军队中的绝大多数人均被南斯拉夫军队处决。

在1945-1990年期间,斯洛文尼亚是另一个南斯拉夫联盟(Federal Yugoslavia)中的一个独立的社会主义加盟国(Socialist Republik),并享有独立的权利。在巴黎和平会议后,斯洛文尼亚于1947年加入了斯洛文尼亚海岸地区组织,在1954年的伦敦备忘录,成为除的里雅斯特外的里雅斯特自由贸易区的成员。斯洛文尼亚以及南斯拉夫的西部边界标志着欧洲的集团划分,而它和匈牙利的边界标志着真正的“铁幕”(Iron Kurtain)。尽管南斯拉夫最初的权力最大限度地集中在共产党人手中,斯洛文尼亚加强了它自身的民族文化和教育制度和其后的经济独立。要求斯洛文尼亚独立的声音从临近斯洛文尼亚的国家中的斯洛文尼亚裔的少数民族(人口约为斯洛文尼亚本国人口的10%)以及迁移到外国的斯洛文尼亚人(约占斯洛文尼亚本国人口的20%)发出来。为了维持和世界上各处的斯洛文尼亚人的联系,斯洛文尼亚对它的邻国的斯洛文尼亚裔人和本国的海外移民实行着独立的政策。

1967年起,斯洛文尼亚加入奥地利卡林提亚(Austria Carinthia)和意大利弗留利-威尼斯(Friuli-Venetzia)贸易区,于1978年加入阿尔卑.亚德里亚(Alpe-Adria)贸易区。在60年代末期,一部新的南斯拉夫宪法增强了民族主义者的角色并限制联盟的裁判权,增加各共和国的主权。

1991年,经历了和南斯拉夫军队的10天战斗后和南斯拉夫联盟的崩溃后,斯洛文尼亚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进行了一次民主选举,多党制度的议会由一部新宪法予以确定。为了弥补它在南斯拉夫市场上的份额丧失,超过三分之二的斯洛文尼亚产品转而出口到欧洲联盟。该国的大型国有公司几乎全部分解了,工业产量下降,以前高水平的就业率已经变成了高失业率(14%),经济陷于萧条状态,罢工普遍发生。但是随着私有化进程的完成,国家的转型期结束,经济环境得到改善。斯洛文尼亚在加入北约和欧盟后,成为一个富裕的发达国家。[5]

2015年10月28日,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任期自2016年至2018年。[6]

行政区划

区划

斯洛文尼亚全国分为12个统计地区,共有212个市级行政单位。主要城市为:布莱德市、马里博、玫瑰港、古城皮兰Piran、科佩尔、克拉尼市(Kranj)等。[4]

首都

卢布尔雅那(Ljubljana)是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首都和政治、文化中心。位于西北部萨瓦河上游,群山环抱的盆地之中,多浓雾。面积902平方公里,人口29.6万(2020年)。[4]

自然环境

位置境域

斯洛文尼亚处于欧洲四大地理地区的交界处:阿尔卑斯山脉迪纳拉山脉多瑙河中游平原以及地中海沿岸。[4]国土面积20273公里。

气候特征

斯洛文尼亚沿海属地中海气候,内陆属温带大陆性气候。一月平均气温为-2°C,七月为21°C。[4]

自然资源

矿产资源贫乏,主要有汞、煤、铅、锌等。森林和水力资源丰富,森林覆盖率66%,[4]尽管斯洛文尼亚的森林覆盖率在欧盟排名靠前,但是木材和其衍生品转换成绿色能源的比例并不高,低于欧盟平均水平0.7个百分点。[7]除此之外,国内有5593km²的草地,363km²的果园以及216km²的葡萄园。

斯洛文尼亚全国平均海拔为557米,最高峰为特里格拉夫山(Triglav),海拔2864米。斯洛文尼亚约有一半的面积(10124平方公里)由森林所覆盖,截止2014年斯洛文尼亚国家森林覆盖程度亦在欧洲各国当中名列第三,排在芬兰和瑞典之后。国内亦有原始森林仍然存在。

国家象征

国名

斯洛文尼亚共和国(英语:The Republic of Slovenia;斯洛文尼亚语:Republika Slovenija),简称斯洛文尼亚。

国旗

斯洛文尼亚国旗(Vlajka Slovinska)呈长方形,长与宽之比为2:1。旗面由三个平行相等的横长方形组成,自上而下分别为白、蓝、红三色。旗面左上角绘有国徽。斯洛文尼亚于1991年宣布脱离原南斯拉夫,成为独立主权国家,1991年6月27日正式采用上述国旗。旗面的颜色来自克拉尼斯卡的纹章,并非泛斯拉夫颜色。

斯洛文尼亚1918年加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联合王国时,以三色旗为国旗。1991年成为独立主权国家后,采用在左上方绘有国徽(山峰与六角星)的三色旗为国旗。白色象征对和平与神圣的无限向往和憧憬;蓝色象征人民如大海般自由宽阔的胸襟;红色象征人民争取独立和国家主权的勇气和不朽灵魂。国旗内的国徽上的山峰是象征该国最高峰——海拔2864米的特里格拉夫峰。

国徽

斯洛文尼亚国徽是一枚镶有红边的蓝色盾徽,盾面为蓝色,上部有三枚黄色的六角星,下边是白、蓝相间的波纹,中间为三座白色山峰,象征该国最高峰——海拔2864米的特里格拉夫峰。山峰下两道蓝色波状条纹代表两条主要河——流萨瓦河和德拉瓦河。蓝色的天幕上,3颗象征独立、自由和光荣的黄色六角星熠熠发光,照耀着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锦绣前程。

国歌

《祝酒歌》

歌词大意:受上帝所保佑各国,都为那光明不懈工作,那时世上居所,再没有战争和冲突折磨;长享有自由快活,没仇敌,只有好邻国!长享有自由快活,没仇敌,只有好邻国!在边疆只有好邻国!

人口

人口

斯洛文尼亚共有211万(2020年10月)。[2]其中男性人口占95.26万,占人口总数的47.86%;斯洛文尼亚族,占总人口的87.8%,65岁以上人口占14.3%,14岁以下的儿童占15.57%。15岁以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占9%,15岁以上受过中等教育的占43.4%,15岁以上受过初级教育的占30.3%;15岁以上未受教育的占17.3%。[5]

民族

主要民族为斯洛文尼亚族,约占83%。少数民族有塞尔维亚族、克罗地亚族、匈牙利族、意大利族等。[2]官方语言为斯洛文尼亚语。居民主要信奉天主教。[2]

人种

斯洛文尼亚人(Slovenians),一般的说法认为斯洛文尼亚人的祖先是古代的斯拉夫人。大约在公元570年,斯拉夫部落(The Slavic Tlibes)开始在阿尔卑斯山脉(Alps)和亚德里亚海(The Adliatic Sea)之间的区域居住。623年到658年这段时期中,在上易北河(The Upper Elbe River)和卡拉凡克山脉(Kalavanke)之间的区域的斯拉夫部落在萨莫大公(King Samo)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建立了他们的第一个国家(即萨莫大公国)。这个部族联盟在萨莫大公死后瓦解了。

但是一个较小的斯拉夫国家卡兰塔尼亚公国(Duchy Of Kalantania或kalantanija,即今天的卡林提亚kalinthia)延续了下来,这个国家的中心位于卡林提亚(卡林提亚的大部分地区位于奥地利),它是斯洛文尼亚人建立的第一个国家。由于来自东部阿瓦尔人(Avals)的强大压力,卡林提亚人(Kalinthians)于745年和巴伐利亚人(Bavalians)结成联盟,随后他们承认法兰克人(Flankish)的宗主权,并于公元8世纪接受了基督教。这个地区最后的独立的斯拉夫政权——科策吉亲王的公国(The Principality Of Prince Kocelj),曾在869年-874年存在过,但在874年丧失了它的独立地位。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于是在西部为日耳曼人(Gelmans)所吞食,并随着匈牙利人(Hungalians)到达潘诺尼亚平原(The Pannonian Plain),而逐渐固定下来,一直维持到15世纪。

政治

政体

斯洛文尼亚独立以来,实行议会民主制。2011年12月,斯洛文尼亚举行提前议会选举。2012年2月,第二大党斯洛文尼亚民主党主席雅奈兹·扬沙(Janez JANŠA)成功组阁并出任总理。12月,斯洛文尼亚举行总统选举,前总理博鲁特·帕霍尔(Borut PAHOR)当选新总统。2013年3月,议会通过对扬沙的不信任案,扬沙政府解散。由积极的斯洛文尼亚党主席阿伦卡·布拉图舍克(Alenka BRATUŠEK)出任总理的新政府上台。2月,议长格雷戈尔·维兰特(Gregor VIRANT)辞职,扬科·韦贝尔(Janko VEBER)当选新任斯议长。[4]2017年11月,举行总统选举,总统帕霍尔胜选连任。2018年6月,提前举行议会选举。9月,组成5党联合政府,沙雷茨名单党主席沙雷茨出任总理。2020年1月,沙雷茨总理辞职。3月,民主党、现代中间党、新斯洛文尼亚党、退休者民主党联合组建新政府,民主党主席亚内兹·扬沙(Janez JANŠA)出任总理。12月,退休者民主党退出执政联盟。

宪法

1991年12月23日,议会公布新宪法。1997年和2000年两次修宪。宪法确立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原则。[4]

议会

国家最高立法和监督机构,分为国民议会和国民委员会。国民议会由90名议员组成,通过直接选举产生,任期4年。全国共分8个选区,每个选区选出11名代表,保留2个席位给意大利和匈牙利族议员。本届国民议会于2018年6月组成。现任议长伊戈尔·佐尔契奇(Igor ZORČIČ)。议会各党派所占议席数为:民主党26席、沙雷茨名单党13席、社会民主人士党11席、现代中间党10席、左翼党8席、新斯洛文尼亚党7席、布拉图舍克党5席、退休者民主党5席、斯洛文尼亚国民党3席、少数民族议员2席。国民委员会由来自社会、经济、专业、地方4个界别40名委员组成,任期5年,按界别和地方社区划分选区,实行间接选举。本届国民委员会于2017年12月成立,主席阿洛伊兹·科弗什察(Alojz KOVŠCA)。[1]

司法

法院和检察院是国家司法机构。法院分为宪法法院、最高法院、高等法院、地区法院、县级法院,另外设有专业法院:劳动和社会法院(主要负责处理雇佣关系和社会福利方面的法律案件)、行政诉讼法院、审计法院。宪法法院主要负责判定议会有关立法是否同国家宪法相抵触,由9名法官组成,院长拉伊科·克内兹(Rajko KNEZ),2018年12月就任。最高法院为最高司法机构,院长达米扬·弗洛尔扬契奇(Damijan FLORJANČIČ),2017年2月就任。检察院分为共和国检察院、高等检察院(4个)和地区检察院(11个)。总检察长德拉戈·什凯塔(Drago ŠKETA),2017年3月就任。[1]

政府

国家权力执行机构。本届政府成立于2020年3月,现任总理亚内兹·扬沙。政府成员有:副总理兼经济发展和技术部长兹德拉夫科·波契瓦尔舍克(Zdravko POČIVALŠEK),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特伊·托宁(Matej TONIN),农林食品部长约热·波德戈尔舍克(Jože PODGORŠEK),外交部长安热·洛加尔(Anže LOGAR),内务部长阿莱什·霍伊斯(Aleš HOJS),财政部长安德雷伊·希尔采利(Andrej ŠIRCELJ),司法部长马尔扬·迪考契奇(Marjan DIKAUČIČ),公共管理部长博什特扬·科里特尼克(Boštjan KORITNIK),劳动、家庭、社会事务、平等机会部长亚内兹·克拉利(Janez KRALJ),卫生部长亚内兹·波克卢卡尔(Janez POKLUKAR),教育、科学、体育部长西蒙娜·库斯特茨(Simona KUSTEC,女),基础设施部长耶尔奈伊·弗尔托维茨(Jernej VRTOVEC),文化部长瓦斯科·西蒙尼蒂(Vasko SIMONITI),环境和空间规划部长安德雷伊·维兹亚克(Andrej VIZJAK),发展和欧盟凝聚政策不管部长兹温科·切尔纳奇(Zvonko ČERNAČ),海外斯洛文尼亚人事务不管部长海伦娜·亚克利奇(Helena JAKLITSCH,女),数字化转型不管部长马克·安德里亚尼奇(Mark ANDRIJANIC)。[1]

政要

博鲁特·帕霍尔:总统。1963年11月2日出生。毕业于卢布尔雅那大学社会、政治、新闻系。1993年,当选联合名单党(现社会民主人士党)副主席。1995-1996年,任国民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1997年,当选联合名单党主席。2000-2004年,任国民议会议长。2004年,当选欧洲议会议员。2008-2011年,任斯洛文尼亚总理。2012年12月,当选总统。2017年12月连任。

亚内兹·扬沙:总理。1958年9月17日出生。毕业于卢布尔雅那大学社会、政治、新闻系。1990-1994年,任国防部长。1993年,当选民主联盟党主席。1995年,当选国民议会议员。1997年,当选民主党主席。2000年,再次出任国防部长。2004-2008年和2012-2013年,任总理。2020年3月,再次出任总理。

伊戈尔·佐尔契奇:国民议会议长。1978年1月9日出生。毕业于卢布尔雅那大学法律系。2009-2014年,任检察官。2014年,当选国民议会议员。2020年3月,当选国民议会议长。

阿洛伊兹·科弗什察:国民委员会主席。1965年9月13日出生。毕业于卢布尔雅那大学社会科学系。长期从事钟表生产,担任卢布尔雅那地区手工业商会领导成员。2017年12月,当选国民委员会主席。[1]

经济

概况

斯洛文尼亚属高等发达国家,拥有良好的工业、科技基础。2005年在全球国家竞争力排行榜上名列第32位,已进入发达国家行列。2007年1月1日,斯加入欧元区。2009年以来,斯经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较大。2019年财政收入101亿欧元、支出99亿欧元。截至2020年2月,外汇储备4.5亿欧元,累计外债457亿欧元。

2020年主要经济数据如下:

国内生产总值:463亿欧元。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2万欧元。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5.5%。

货币名称:欧元(Euro)。

通货膨胀率:-1%。

失业率:5.1%。

第一产业

农业在国民经济中比重较小。2019年农业用地47.9万公顷,农业人口7.7万人。农业产值约13.7亿欧元,同比增长18%。2019年生产小麦14万吨、大麦10万吨、土豆6.6万吨、甜菜1.1万吨、苹果5.4万吨、葡萄7.4万吨。

第二产业

主要工业部门有汽车制造、机械设备和家用电器制造、电气机械和仪表制造、化工(含制药)、电力能源、冶金、橡胶及塑料产品加工、非金属矿物质制品加工、食品饮料加工、木材加工、家具制造、造纸、印刷出版、纺织、成衣和皮革制品加工等。2020年工业产值约130亿欧元,同比下降6.2%。

第三产业

旅游业

旅游业较为发达。2020年,接待游客307万人次,过夜920万人次。国外游客主要来自意大利、德国、奥地利、克罗地亚。主要旅游区是亚得里亚海海滨和阿尔卑斯山区。主要旅游点:特里格拉夫山区国家公园、布莱德湖、波斯托伊纳溶洞。主要旅游设施:海滨浴场、滑雪场、温泉、溶洞、旅馆、汽车宿营地等。

服务业

服务业为国民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批发和零售、修理、旅馆饭店、运输、通信、仓储、金融中间机构、房地产、租赁、企业服务、公共管理、社会服务、其他社区或个人服务。从业人口超过全国人口总数的1/5。2018年服务业总值约259亿欧元,同比增长8.5%。

对外贸易

斯洛文尼亚经济为高度外向型,对外贸易在国民经济中占有较高比重。2020年外贸进出口总额649亿欧元,其中斯方出口额329亿欧元,进口额320亿欧元,顺差9亿欧元。主要贸易伙伴国为:德国、意大利、克罗地亚、奥地利、瑞士。主要出口商品:汽车零部件、药品、石油加工产品、电器等。主要进口商品:机械设备、石油和矿产品、塑料产品、农产品等。

对外投资

截至2019年底,斯洛文尼亚的海外直接投资总额为66亿欧元,主要投资对象国为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黑、北马其顿。

外国资本

截至2019年底,斯洛文尼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为160亿欧元。主要投资来源国有美国、意大利、奥地利、卢森堡、瑞士、德国、荷兰。[1]

文化

语言

斯洛文尼亚语(Slovenščina)最早用斯洛文尼亚语记载下来的文献是弗雷辛手写本(Fleising Manuskripts),其日期大概在972年和1022年之间,这些手写本于1803年在德国的弗雷辛发现。用斯洛文尼亚语印刷的第一本书是《初学者教义问答》(Kattechismus And Abecedalium),它是由新教徒普里莫斯.特鲁巴尔(Primoz Trubar)在1550年写成,并在德国城市图宾根(Tubingen)印刷。朱利季.达尔马廷(Jurij Dalmatin)在1584年将《圣经》(Bible)翻译成斯洛文尼亚语。16世纪中期,斯洛文尼亚语才通过希罗尼穆斯.梅吉萨(Hielonymus Megisal)编纂的《多国语词典》(Multilingual Distionary)为其他欧洲语言所知。

节日

新年:1月1-2日

全国文化日:2月8日

复活节:4月10-13日

抵抗日:4月27日

劳动节:5月1-2日

圣神降临节:5月31日

圣母升天节:8月15日

改革日:10月31日

万圣节:11月15日

圣诞节:12月25日

独立日:12月26日[4]

宗教

斯洛文尼亚主要信奉罗马天主教,东部地区有少量信奉东正教和伊斯兰教。[5]

军事

国防

国家武装部队正式建立于1991年6月,原名斯洛文尼亚领土保卫部队,1993年10月更名为斯洛文尼亚军。斯宪法规定,总统为武装部队最高统帅。

自1998年起,斯按北约标准改组军队体制,分为基本国防部队、加强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

2003年9月取消义务兵役制。[5]

军费

2007年,国防预算4.88亿欧元,占GDP的1.53%。

2016年,国防支出为3.89亿欧元。[1]

2019年国防支出为5亿欧元。[2]

军力

截至2008年底,斯军队总人数11396人,其中职业军人7094人,预备役4302人。

截至2017年5月,斯军队总人数7745人,其中常规军人数6884人,预备役861人。[1]

截至2020年3月,斯军队总人数7013人,其中常规军人数6353人,预备役660人。[2]

作战示范中心

博希尼别拉山地作战示范中心位于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西北约60公里处。1996年该中心成立以来,先后有来自19个国家的约1600名军人来此地接受山地作战等科目的培训。2011年11月15日,斯洛文尼亚军方与意大利、奥地利和匈牙利3国签署一项军事合作协议。按照这一协议,四国军事人员将在斯洛文尼亚博希尼别拉山地作战示范中心共同研究和开展包括冬季高寒山地作战等一系列军事训练,接受标准化军事教育。

截止2011年德国、克罗地亚、土耳其和加拿大等国家均已表示愿意成为斯洛文尼亚山地作战示范中心的成员。斯洛文尼亚意欲在2015年前将该中心建设成为北约下属的山地作战示范中心,从而与北约在挪威的山地作战示范中心相媲美。[8]

交通

地理位置较好,电气化铁路和现代化公路占相当大比重。

铁路:铁路总长1229公里,其中电气化铁路503公里,复线铁路331公里。2019年客运量1390万人次,货运量2189万吨。

公路:公路总长38906公里,其中高速公路746公里。2019年公路客运量8830万人次,货运量9178万吨。

海运:有3个港口,分别是科佩尔港、伊佐拉港和皮兰港。其中,科佩尔港为斯第一大港。该港建成于1958年,港区面积为450公顷,有2000米的海岸可供装卸货物,有25万平方米的仓储面积。2020年海运货运量1831万吨。

空运:2019年航空载客172万人次,卢布尔雅那约热·普奇尼克机场为最大的国际机场。[1]

社会

教育事业

2018年斯教育支出24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斯实行12年义务教育制度。学制:小学8年,中学4年,大学4-6年。2018/2019学年在校学生人数分别为:小学生和初中生18.8万人,高中生7.3万人,大学生6.6万人。各类教师共计3.9万人。全国共有国立综合性大学4所,高中111所,小学和初中772所。[2]

新闻媒体

有1000多种纸质媒体。主要报刊有《24小时报》《斯洛文尼亚新闻》《劳动报》《日报》《晚报》等。[2]

广播电台

截至2014年,全国共有76个广播频道。根据2012年统计数据,全国听众人数最多的电台有:Radio 1(20.2万人)、Val 202(16万人)和斯广播电台第一套节目(11.1万人)。[1]

国家通讯社

斯洛文尼亚通讯社,简称STA,成立于1991年6月20日。[1]

电视台

2014年共有55个电视频道。其中国家电视台为斯洛文尼亚广播电视台(RTV,6个频道,1958年成立)。私营商业电视台主要有Kanal A(1989年成立)和POP TV(1993年成立),2000年10月,POP TV的母公司美国Super Plus收购了Kanal A,但仍使用其名称。[1]

人民生活

2020年人均月净收入1208欧元。斯共有29家医院,其中综合性医院18家,妇产医院2家,肺病专科医院2家,神经疾病医院4家,整形医院2家,康复医院1家,共有病床9294张。全国医生和护士分别有5000多人。每万人拥有30.8名医生、31.2名护士、7名牙医和7.1名药剂师。每10万人拥有3.1家卫生中心、1.3家医院、1.2家药房。[1]

外交

外交政策

斯洛文尼亚致力于全面融入欧盟体系。积极发展同德国、法国等欧盟大国和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关系,注重发展与其他原南斯拉夫国家关系,积极参与协调西巴尔干事务及国际热点问题的解决。先后参与在科索沃、马其顿、东帝汶、阿富汗、伊拉克和黎巴嫩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维和行动。

2004年5月,斯洛文尼亚加入欧盟。此后,斯洛文尼亚又于2007年1月和12月先后加入欧元区和申根区。2008年上半年任欧盟轮值主席国。[5]

2015年10月28日,第70届联合国大会改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斯洛文尼亚成功获选,任期自2016年至2018年。[9][10]

对外关系

与中国的关系

一、双边政治关系

1991年6月25日,斯洛文尼亚宣布脱离南斯拉夫独立。1992年4月27日,中国承认斯洛文尼亚,5月12日两国签署建交公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1996年10月,两国签署《中斯联合公报》。

近年来,双边关系发展顺利。2013年以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斯洛文尼亚总理在历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期间举行双边会见。2017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分别访斯。2019年4月,李克强总理在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杜布罗夫尼克会晤期间同斯总理沙雷茨举行双边会见。9月,全国政协副主席杨传堂访斯。12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访斯。2020年2月,斯总统帕霍尔、副总理兼外长采拉尔分别致函习近平主席、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支持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12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斯外长洛加尔通电话。

2021年2月,斯副总理兼经济部长波契瓦尔舍克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5月,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访斯。

二、经贸、军事、科技和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中斯政府间建有经济联委会和科技合作委员会等机制,签有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等多项合作文件,各领域交流不断深化。

2019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访斯并出席第二届中斯冰雪论坛。11月,教育部长陈宝生访斯。5月,斯时任副总理兼教育、科学和体育部长皮卡洛访华。4月和11月,斯经济发展和技术部长波契瓦尔舍克先后来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和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斯洛文尼亚积极参与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是中国—中东欧国家林业合作机制牵头国,在中国-中东欧国家体育合作协调机制中牵头冬季运动。2019年6月,斯时任副总理兼基础设施部长布拉图舍克访华并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论坛。9月,斯举办第六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高级别智库研讨会。

2020年中斯双边贸易额39.6亿美元、同比增长0.8%,其中中方出口额34.5亿美元、同比增长1.2%,进口额5.1亿美元、同比下降1.5%。2021年上半年,双边贸易额25.9亿美元、同比增长41.4%,其中中方出口额22.8亿美元、同比增长41.0%,进口额3.1亿美元、同比增长44.5%。

中斯两国就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团结合作。两国政府、企业、社会各界通过多种方式相互支持。[11]

与克罗地亚的关系

自1991年从前南斯拉夫独立以来,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两国一直就皮兰湾港口附近一段数公里长的海岸线的归属问题存在争议。2009年11月4日,克罗地亚总理科索尔和斯洛文尼亚总理帕霍尔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签署边界仲裁协议,为两国解决持续近20年的边界争端和为克罗地亚加入欧盟铺平了道路。根据这项协议,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这两个巴尔干国家将通过国际谈判来解决两国1991年宣布独立时遗留下来的边界争端。

2010年3月23日,斯洛文尼亚宪法法院认定斯政府与克罗地亚签署的边界仲裁协议符合斯宪法。此举为这一仲裁协议获斯议会通过、斯克两国最终解决边界争端扫清障碍。

主张在相互尊重主权、平等互利的原则基础上同各国发展关系。致力于加入欧盟、北约、积极发展睦邻友好关系和力求同世界大国保持友好合作关系是斯外交政策的基点。[5]

旅游

概况

主要旅游点:特里格拉夫山区国家公园、布莱德湖、波斯托依那溶洞。主要旅游设施:海滨浴场、滑雪场、温泉、溶洞、旅馆、疗养胜地、山区或海滨度假旅馆、私人小旅馆、过夜旅馆、汽车宿营地、野营宿营地、酒吧、咖啡馆、旅游农场等。

景点

皮兰古城

皮兰市位于斯洛文尼亚西南沿海,是一座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小城。人口约4800。历史上皮兰市曾经在威尼斯共和国管辖下度过了近500年,因此城中许多建筑至今仍流露着威尼斯的风格。皮兰城虽小,但却保留着丰富的文化遗产,中世纪的建筑在城中随处可见。狭窄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小楼是皮兰最具特色的景致。在市中心的广场上竖立着著名的小提琴家和作曲家塔尔蒂尼(Tartini)(1692-1770)的铜像,皮兰是他的故乡。皮兰市与克罗地亚隔海相望,该市所在的皮兰湾至今仍为斯、克两国间具有边界争议的地区。

布莱德湖

位于阿尔卑斯山南麓,从地质学角度看,它是由冰川融化后形成的湖泊,山顶积雪融水、山间清泉不断注入湖中,故有“冰湖”之美誉。布莱德湖风景优美,湖水清澈见底,湖里游着天鹅、野鸭和其他一些水禽,周围漫山遍野绿树成荫、绿草如茵,阿尔卑斯雪峰在太阳的映照下显得清晰可见,一切都美得像一幅风景名画。

布莱德别墅

布莱德别墅(Vila Bled):位于首都西北约60公里的风景秀丽的布莱德湖畔。奥地利王室最早在此建造别墅。20世纪20年代至二战爆发前,奥地利人建造的别墅为南斯拉夫王室据有。1947年,铁托重建布莱德别墅,作为在斯洛文尼亚的行宫,并用来接待外国领导人。

1984年,布来德别墅对外开放营业,称布莱德别墅宾馆。别墅的50年代建筑保存完好,风格华丽而不失古朴;咖啡厅由斯已故著名建筑师普莱奇尼设计,面朝湖心小岛,景观开阔优雅。别墅背山临水,是一处清幽的别居之所。

科佩尔海港

科佩尔海港(Luka Koper)地处欧洲腹地,具有理想的地理位置。它是由十一个高度专业化和高效率的装卸码头组成(包括装运和仓储)并具备用于各种不同货物的装卸配套设备,主要装运货物有咖啡、大米和各类粮食、糖类、棉花、钢铁、铝合金和各类金属和非金属产品、纸张和有机化合物品,还有水果、易碎物品、牲畜、集装箱、小型汽车和其他车类、木材、散装物和液体物品、矿物和煤炭。同时还提供为成品、半成品加工处理和直接销售以及其它增加经济价值的各类服务。

波斯托伊那溶洞

波斯托伊那溶洞(Postojnska Jama):位于距首都西南54公里的波斯托伊那市,是欧洲第二大溶洞,在斯洛文尼亚的众多溶洞中最具特色。壮观的石柱、石笋和石钟乳是历经几百万年而形成的。洞中还生活着一种类似娃娃鱼的珍奇动物,体形纤巧,无鳞,有四肢,长寿百年,被斯洛文尼亚人成为“人鱼”(Človeška ribica)。学名为蝾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