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寅初(浙江大学原校长)

----更新时间:2022-05-22

马寅初(1882年6月24日-1982年5月10日),字元善,出生于浙江省绍兴市,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教育学家、人口学家,曾任浙江大学校长。

马寅初是中国计划生育的最早倡导者之一,被外界誉为“中国人口学第一人”,曾获得首届中华人口奖“特别荣誉奖”,代表著作有《通货新论》等。

1982年5月10日,在北京逝世。

人物生平

1882年6月24日,生于浙江嵊县浦口镇。[1]

1898年,马寅初到上海读中学(在今上海市澄衷高级中学)。

1901年,考入天津北洋大学,选学矿冶专业。同年与张团妹结婚。

1906年,赴美国留学。

1910年,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14年,获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1915年,马寅初回国,在北洋政府财政部当职员。

1916年,任国立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

1919年,任北大第一任教务长。

1921年,国立东南大学(现南京大学)分设上海商科大学,马寅初任上海商科大学(现上海财经大学)第一任教务主任,曾兼任中国银行总司券(总发行人)等职。

1923至1925年,在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任教,教授银行货币和国外汇兑。

1927年,到浙江财务学校任教并任浙江省省府委员。

1928年,任南京政府立法委员。

1929年后,出任财政委员会委员长、经济委员会委员长,兼任南京国立中央大学、陆军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1932年至1936年,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1938年,抗日战争期间,在重庆大学商学院任院长兼教授,着重研究中国战时经济问题。

1946年9月,到上海私立中华工商专科学校任教。

1948年,当选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9年8月,出任浙江大学校长,并先后兼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等职。1951年,出任北京大学校长。

1960年1月4日,因发表《新人口论》被迫辞去北大校长职务,居家赋闲。

1979年4月1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北京大学党委召开会议,为其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1979年7月2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题为《党组织为马寅初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1979年9月,平反后担任北京大学名誉校长,并增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1981年2月27日,当选为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顾问。

1981年3月29日,当选为中国经济学团体联合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

1982年5月10日,在北京逝世。[1]

主要成就

早在50年代初,他就注意并开始研究中国人口增长过快的实际问题。在著名的《新人口论》中,较系统的论述了中国的人口问题。提出了“我国人口增长过快”的命题,认为1953~1957年,中国人口很可能已超过1953年人口普查得出的年增殖率为20‰的结果。如果按1953年统计的20‰的增殖率估算,“三十年后同实际的人口数字一比,就会差之毫厘而失之千里了”。并分别从加速积累资金、提高科学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人民的物质文化水平以及增加工业原料等方面,对控制人口的必要性、迫切性进行了论述:①人口增长与资金积累的矛盾。他认为,因为中国人口多,消费大,所以积累少,只有把人口控制起来,使消费比例降低,才能多积累资金;②搞社会主义,就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多搞大工业,搞农业电气化、机械化,然而,为安排好多人就业,就不得不搞中小型工业,农业搞低效率劳动,实际上是拖住了高速度工业化的后腿;③和工业原料的矛盾。大办轻工业可以有效地积累资金,但是轻工业原料大多数来自农业。由于人口多、粮食紧张,就腾不出多少地种诸如棉花、蚕桑、大豆、花生等经济作物。同时,也由于农产品出口受到限制,就不能进口很多的重工业成套设备,影响了重工业的发展;④全国人均不到3亩地,大面积垦荒短期内又做不到,“就粮食而论,亦非控制人口不可”。他尖锐地指出,控制人口实属刻不容缓,不然的话,日后的问题益形棘手,愈难解决。政府对人口若再不设法控制,难免农民把一切恩德变为失望与不满。他提出了定期举行人口普查,把人口控制纳入第二个五年计划和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建议。[2]

人物著作

主要著作有:《通货新论》(1944)、《战时经济论文集》(1945)、《我的经济理论哲学思想和政治立场》(1958)、《中国国外汇兑》(1925)、《中国银行论》(1929)、《中国关税问题》(1930)、《资本主义发展史》(1934)、《中国经济改造》(1935)、《经济学概论》(1943)、《新人口论(重版)》(1979)、《马寅初经济论文集(上、下)》(1981)等。

1、《马寅初经济论文选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

2、《中国之新金融政策(上)》商务印书馆1939

3、《通货新论》商务印书馆1947

4、《新人口论》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

5、《马寅初人口文集》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

6、《我的经济理论哲学思想和政治立场》财政出版社1958

7、《新人口论》广东经济出版社1998

8、《马寅初抨官僚资本》重庆出版社1983

9、《马寅初选集》天津人民出版社1988

10、《我的经济理论哲学思想和政治立场》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0

11、《马寅初经济论文选集(上)》北京大学出版社1981

12、《马寅初全集》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

13、《财政学与中国财政:理论与现实》商务印书馆2001

14、《财政学与中国财政:理论与实践》商务印书馆1948

15、《中国国外汇兑》商务印书馆1930

16、《中华银行论》商务印书馆1929

17、《马寅初演讲集》商务印书馆1933

18、《经济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46

19、《马寅初战时经济论文集》作家书屋1945

20、《中国经济改造》商务印书馆1935

21、《马寅初经济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32

22、《中国关税问题》商务印书馆1935

23、《马寅初经济论文集》作家书屋1947

24、《中国当前之经济问题》:马寅初讲演胶济铁路同人学术研究会

25、《马寅初演讲集》商务印书馆1928

感情生活

回乡完婚

1901年,马寅初回乡度假,顺从父母之命,与家乡姑娘张团妹结婚。张团妹目不识丁,生性忠厚、善良,擅长口味醇正的家乡菜肴;她为自己能嫁给会读书的丈夫心满意足。婚后,孝敬公婆,善待马家兄妹。马寅初见妻子贤惠体贴,颇为满意,夫妻和谐。婚后一年,双喜临门,张团妹生了个胖儿子,马寅初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天津北洋大学,远出求学。

妻妾共聚

马寅初独处海外10年,未因两地分居而移情别恋,但也未摆脱旧社会“一夫多妻制”的影响,1917年,马寅初回国两年后又与小他22岁的嵊县姑娘王仲贞结婚。从此,马寅初的家里就有两个妻子,并先后接到北平团聚。马寅初对两位妻子很好,张团妹和王仲贞也非常融洽,互相关心,体贴照顾,这类家庭在当时相当少见。

家庭成员

会稽马氏原为书香门第,世代耕读。因明朝灭亡,女真入关,乃承父训“守耕耘,三世不应举”。自马寅初的太高祖马元杰开始,以酿酒转入商业,家族从事酿酒业的历史自马元杰到马寅初的侄辈共历七世。

太高祖:马元杰(1719年-1782年),字国英,号圣宗,清朝初年绍兴吴融人,原本务农,后成为酿酒业商人,致富后乐善好施,常为乡民排解困难及纷争。

高祖:马子明(1757年-1831年),字辉庭,乾隆朝的国子监生,也是乾嘉时绍兴的巨富,为酿酒业大商人。

曾祖:马大荣(1793年-1860年),字文燮,号理堂,又号炳煌,从九品出身,国子监生。酿酒业大商人、巨富。道光时,翰林院编修、御史、徽州府知府马步蟾(马一浮的曾伯祖)钦命巡视西城,举马大荣,马大荣获敕封“修职郎”。

父:马庆常(1851年-1909年),字棣生。同治五年,随兄马庆辰(字赓良,马大荣的长孙)到嵊州创办“马树记”酒坊。

妻:张团妹。1901年在嵊州与马寅初结婚。育有一子三女,其中儿子夭折。

妾:王仲贞,1904年生,浙江省新昌县人。1917年在嵊县与马寅初结婚。小学毕业的王仲贞比马寅初小22岁,结婚时年仅13岁(中国自古盛行早婚,女子十三岁结婚在清末民初是正常现象),育有二子二女。

长子:姓名不详,1903年夭折,不满周岁。

次子:马本寅(1925年生),马寅初次小的孩子。

三子:马本初(1926-),马寅初最小的孩子。1945年,不到19岁的马本初自重庆大学机械系应召入伍,为驻前沿部队的美军陆空联络小组担任翻译。抗战胜利后,马本初返校学习,1948年毕业后获得两所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但他遵从父命留在杭州。文革中,因曾加入国军而被反复审查。

长女:马仰班,1953年逝世。

二女:马仰曹(1908-),后赴英国。

二女婿:是中华民国驻英国的代表,1949年后留在英国。

三女:马仰惠,1918年生。1945年与徐汤莘在重庆结婚。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在北京生活,后来长期担任马寅初的生活秘书。

三女婿:徐汤莘

四女:马仰兰(1922-),在联合国总部工作,定居美国。

五女:马仰峰(1925-),在上海生活。

人物轶事

坚定斗士

声援罢教

1947年5月23日,上海大、中学校学生为了声援南京“520惨案”举行罢课。当时在中华工商学院执教的马老毅然贴出一张声明:“本教授遵照上海市学联罢教一天。”接着又准备到南京演讲,揭露国民党发动内战,出卖民族利益等罪行。据说有人威胁说:“马寅初敢去演讲,就干掉他!”马老不顾个人安危,只身前往南京,临行给家属留下了遗嘱。

从容不迫

1947年冬天,马老在学校小礼堂做演讲。会前,发现校内有特务跟踪,马老从容不迫走进会场,义愤填膺的说:“我晓得人群里面有特务,用手枪瞄准我的胸膛。我不怕!怕就不会到这里讲话了。我反对国民党贪污腐化,反对蒋介石的独裁……我不要当立法委员……有人骂我当学生尾巴,有人却当了美国人的尾巴,那才是可耻的……”会场上报以暴风雨般的掌声。

拒绝邀请

马老曾经当过蒋介石的老师。在抗日期间蒋介石送来名片,用委员长的名义请他赴宴。马老对来人说:“委员长是军事长官,我是个文职,文职不去拜见军方!再说我给委员长讲过课,他是我的学生。学生不来拜见老师却叫先生去拜见学生,岂有此理!他如真有话说,叫他来找我!”蒋又派人游说:“委员长说了,您是他的老前辈,既是老师,又是浙江同乡。委员长推荐您任财政部长,或者是中央银行行长。”马老笑道:“你们想弄个官位把我嘴巴封住,办不到!”来人说:“那么,请马老先生买些美钞吧,政府批给您一笔外汇,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马老答道:“不,不!这种猪狗生意我不做!我不去发这种国难财!”来人只得灰溜溜的走了。

风趣对话

马寅初曾斩钉截铁地跟主席讲:“中国人口太多是因为农村晚上没有电!”。毛主席回答:“你马寅初生了七个子女,是不是你家晚上也没有电啊?”马寅初满面通红,无言以对。

又一次说词,有一次在中南海开会时,马寅初向毛泽东提出请求:“要‘兄弟’把北大办成第一流学府,主席您就得支持我的工作。”毛泽东笑着问:“马老,您要怎样的支持呢?”马寅初说:“不要别的,只希望主席能批准,‘兄弟’点名邀请谁到北大演讲,就请不要拒绝。”毛泽东高兴地答应了马寅初的请求。

有一个佐证,1951年6月1日,在北京大学的民主广场举行校长马寅初就职典礼,场面庄重热烈,马寅初在致辞中仍然自称“兄弟”,他说:“‘兄弟’既受政府任命我就依照政府意旨做事,希望大家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努力完成我们的任务。”

长寿秘诀

生活从容

生活中的马老,无论干什么事情,都显得从容不迫,有条有理,极富规律性。而且几十年如一日,不管境遇如何变幻,他都一如既往、严格遵守。每天按时起居作息,不熬夜、不贪睡。该吃饭时吃饭,该锻炼时锻炼,该学习时学习,该工作时工作,顺境如此,逆境亦然。饮食方面以素淡为主,杜绝荤腥,不挑拣,不讲究。平时不抽烟、不饮酒、不喝茶,唯独对喝牛奶情有独钟,坚持不懈。一日三餐准时准点,每餐七八分饱即可,从不暴饮暴食,也从不吃零食和补品。但对新鲜蔬菜和水果,却喜爱有加,来者不拒。甚至每个星期,总有那么一两天,要以水果代餐。从容良好的生活习惯,让马老不仅每天都有旺盛的精力,而且也保证其时刻头脑清醒、思维灵活,积极高效地投入工作。[3]

沐浴从容

早年耶鲁求学时,在学校游泳馆里,马寅初经常会见到一位身体健壮的美国老人,无论寒暑,都坚持做冷水浴。久而久之,当相互熟悉之后,这位老人便向马寅初透露了其保养的秘诀,就在于长期坚持做冷水浴。而且还热心地教会了他具体的方法:先洗一会热水澡,使浑身经脉通畅。休息几分钟,再洗冷水浴。受老人启发,他便从此开始以洗浴来健身。事实证明,这一方法确实行之有效。在耶鲁几年期间,马寅初身体一直很好,从来都不感冒。这种健身之法,他一坚持就是数十载,从不因外界因素而轻易中断。当年因新人口论遭遇批判时,他也不忘风趣地说:“泼冷水是不好的,但对我倒很有好处。我最不怕的是冷水,因为我洗惯了冷水澡,已经洗了五十年了”。[3]

锻炼从容

马老从小就喜欢各种体育运动,兴趣广泛、爱好诸多,太极拳、太极剑、骑马、游泳、爬山、跑步等样样精通。但其中,最为热衷的还要算登山。早在美国留学时,他就养成了登山的好习惯,而且不登则已,登则必达顶峰。因此“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便成了他登山的终极目标。20世纪40年代,马寅初被蒋介石软禁在重庆歌乐山,他便每天一路小跑,到山上的云顶寺做操锻炼。就算年逾古稀,不能登山时,他也不忘坚持走步锻炼。即使后来右腿瘫痪,走路困难。他也要在房间里手扶椅子,在地上艰难行走。他认为,环境越是恶劣越要坚持锻炼,只有保持强健的体魄才不会被困难压垮。生命不息,锻炼不已,马老的这种热衷运动、注重锻炼的精神值得学习借鉴。[3]

心态从容

马老一生,无论在什么境遇当中,都能做到镇定从容,遇事不乱。平时,对周围之人,不管亲属朋友,还是同事学生,总是和蔼可亲、坦诚相待,从不呵斥、发脾气。他说:“愈是在个人遇到挫折和不幸时,愈应该冷静和乐观,体谅和关心别人。”面对人生的大起大落,他也能做到宠辱不惊、淡然处之。当年,任北大校长的他,听到被撤职的消息,只是“喔”了一声。而当二十多年后,听到被平反的喜讯时,依然只是“喔”了一声。马老经常告诫人们:“光明的信仰,钢铁的意志,大海的胸怀,是一个人生命力的基因。”“真诚、爽直的人,便极少有内疚、阴郁的折磨。”由此可见,“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从容心态,不愧为其长寿不老的重要因素之一。[3]

荣誉记录

2019年9月25日,被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4]

人物评价

我们深切缅怀他为国家富强和民族振兴做出的重要贡献,就是要学习他爱国爱民的赤子情怀,坚持真理的崇高品质和理论联系实际的优良学风,为统筹解决好中国的人口问题,促进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新的贡献。纪念马寅初先生,就是要坚持和弘扬他胸怀全局的战略眼光、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情系民生的人本情怀,不断开创人口计生工作新局面。

人物纪念

寅初亭

重庆大学校园内,有座绿色琉璃瓦六角亭,名“寅初亭”,经数十年风雨显得沧桑,看上去极寻常,亭子也不大,然而在重大师生心中,却是光芒四射。马寅初这个名字铭刻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上,与孔子、老子、鲁迅、蔡元培等并列为“四十位中国文化巨人”。

马寅初中学

马寅初中学始建于1990年10月,是隶属于浙江省嵊州市的完全中学,现有初中部和高中部两个校区,初中部位于嵊州市区剡湖以南,面临剡溪,高中部位于剡溪江畔,鹿胎山下,风光秀丽,环境优美。马寅初中学以“继承马老遗志,弘扬马老精神”为宗旨,以马老倡导的“刚正、博学、强身、创新”为校训,以“勤学、精思、慎问、求真”的学风,勤奋教育,成绩卓著。先后被认定为浙江省重点中学、浙江省文明学校、全国优秀家长学校、全国适合学生发展的实验学校等。

马寅初墓

马寅初于1982年北京逝世,遵其遗愿,部分骨灰送回家乡浙江嵊州,安葬于嵊州仙岩镇下王舍村母亲王太夫人墓旁。马寅初墓碑文是他的子女写的,内容为:先父马寅初生于浙江绍兴,后迁嵊县,留学美国,获博士学位。为著名的经济学家、人口学家及教育家。先母张桂君,浙江嵊县人,贤淑仁惠,勤俭持家,堪称贤内楷范。先父留美九年,先母独承家务,仰侍俯畜,克尽妇职,其后先父在国内各地供职,先母始终伴随,甘苦与共。先父去世后始南迁至沪,俩老共同生活八十余年。杭州系其久居之地,今遵遗愿,择葬于此,谨缀语,“国之贤良,家之德配,偕老百年,盛世人瑞。”

北京故居

马寅初北京住所(现称“马寅初北京故居”):位于北京东城区东总布胡同32号,是朝阳门南小街路东从南往北数的第二条胡同;胡同自西向东,沟通朝阳门南小街和建国门北大街,长600多米,南侧自西向东分别与顶银胡同、贡院西街、南牌坊胡同相通,北侧自西向东分别与大羊宜宾胡同、宝珠子胡同、北总布胡同、弘通巷、北牌坊胡同相通。明代,与西总布胡同统称“总铺胡同”,因胡同内有总捕衙署而得名;清乾隆年间改称“总部胡同”,宣统年间以朝阳门南小街为界,西段称“西总布胡同”,东段称“东总布胡同”。

东总布胡同32号,旧时是东总布胡同62号,在胡同中段南侧,整座建筑为西洋风格。围墙较高,西式街门,面北,有五步台阶;院内主要建筑是二层西式楼房,楼房与围墙之间树木繁茂,构成典雅、宁静、宜居的庭院风貌。

据房屋档案记载,马寅初北京故居占地1092.7平方米,有房屋43间,其中楼房30间,建筑面积为444.1平方米。1950年5月,经修葺由马寅初全家居住。1952年大学院系调整,北京大学自东城区沙滩迁至海淀区燕园,为避免远道奔波,马寅初改在燕南园63号居住。

马寅初燕南园住所:坐落在燕南园东南部的63号院,是一座别致的中西结合、中国南北方风格的‘凹’形平房建筑。正门面南,有大片开阔园地。整个建筑坐落在虎皮石台阶上,周边环绕花岗岩条石,仿木结构的钢筋混凝土半圆形柱子,两扇大门,两侧各有四扇中式窗户,相当对称;窗下坎墙是中式凹形,建筑顶层是西式钢筋屋架,呈直线三角形,上铺机制大瓦,有中国传统尊贵庑殿屋顶风格。房屋高度从台阶到檐口有4米左右,屋檐下突出仿中国传统梁头,没有彩画和雕刻,体现着传统建筑的幽雅与宁静。(摘自陈芳:《燕东园和燕南园话旧》)

纪念馆

2000年10月,经浙江省委、省政府报请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同意由浙江省马寅初人口福利基金会在马寅初旧居建马寅初纪念馆。经过3个月的试开馆后,2004年9月22日,马寅初纪念馆正式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

修缮后的旧居基本保持了原貌,现一楼和二楼辟为展厅,并恢复了马老的书房和卧室。馆内展出马老各个时期的照片、史料、著作及手迹,分“负笈西洋”、“民族卫士”、“共商国是”、“一代宗师”、“人口宏论”、“坚持真理”、“光耀人间”等10个专题,展示马老百年绚丽人生。展厅陈列的书桌、书柜、台灯、高凳和躺椅、轮椅及陈列的衣帽等等,均为马寅初生前使用的原物。

2005年马寅初纪念馆被命名为杭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理论宣传教育基地。2006年马寅初纪念馆被民政部授予“全国民办非企业单位自律与诚信建设先进单位”的称号。

研究会

2004年6月24日,浙江省马寅初研究会在嵊州成立。

影视形象

小说:《马寅初》由著名剧作家张波创作,张波是学者型的剧作家。

影视剧:《马寅初》被演绎为8集电视连续剧。《马寅初》以正剧的结构,悲剧的命运,喜剧的结局,为真善美催生,为生活隐患作警示,讴歌了社会主义祖国,张扬了不朽的共产主义精神。

越剧:《马寅初》是为纪念中国当代著名的经济学家、人口学家、教育家马寅初130周年诞辰和逝世30周年,在越剧故乡、马寅初故乡——浙江省嵊州市排演的大型现代越剧《马寅初》并分别在杭州、北京演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