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托大帝(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更新时间:2022-07-05

奥托大帝(Otto der Große,912年11月23日-973年5月7日),出生于德国,德意志国王亨利一世之子,德意志境内萨克森王朝的第二代国王,罗马帝国第一任皇帝。

他于936年由德意志部落公爵选为国王,抵抗侵略者、建立神圣罗马帝国、开创由君主确认教皇继承人的先例。973年5月7日,奥托大帝逝世。

基本概述

936年,捕鸟者亨利亨利之子奥托被推选为王,奥托在位期间积极打击地方公爵势力。在他的铁腕手段之下,巴伐利亚,法兰克尼亚,洛林等公国的反叛全部被镇压,奥托采取任命亲信的形式任命各公国公爵,所有公爵都需要对他宣誓效忠,此外奥托还扶持教会对抗地方贵族,采取帝国教会体系来加强统治。951年奥托加冕为伦巴第国王,正式取得伦巴第铁冠,同时还将勃艮第和法兰西纳入势力范围,连加洛林直系的路易四世都不得不仰仗奥托对抗国内权臣卡佩家族。奥托于955年的列希菲德会战一举击溃马扎尔军队,凭借此役奥托被人誉为“德意志之父”,“奥托大帝”。962年,奥托出兵罗马,正式加冕为:“皇帝”“奥古斯都”。加冕之后的奥托和教皇签订《奥托特权协定》,其核心内容是:没有皇帝的许可,教皇不得擅自登上圣彼得宝座,教皇宣誓保卫皇帝,皇帝宣誓保卫教皇。此外奥托还进一步赐予教皇地产,以此表明他是教皇的宗主和保护者。对外方面奥托还和当时的拜占庭皇帝约翰一世进行联姻,拜占庭公主狄奥法诺下嫁奥托二世,为帝国进一步赢得了罗马帝国的法统。

父母

其父亨利一世传其得知当选公爵时正在捕鸟,故得外号“捕鸟者”。亨利在法兰克尼亚公爵康拉德一世做东法兰克国王时经常发动叛乱。

915 年,亨利击败康拉德一世。然而康拉德一世却宽容地推荐亨利为王位继承者。作为妥协,亨利一世在成为国王后允许康拉德的弟弟、法兰克尼亚公爵埃贝哈德完全自治,以换取他不对王位做任何要求。亨利一世在加冕时拒绝举行涂油礼以及诸如此类的任何宗教仪式。因而在宗教意义上,亨利不是一位合法的国王。所以亨利一世的另一个外号叫“无柄之剑”。

亨利一世当政时期的特点是,一些部落公国的势力上升,它们以承认亨利一世为条件获得了种种特权,尤其是巴伐利亚和士瓦本公国。亨利一世主要依靠自己的领地进行统治。为抵御马扎尔人的入侵,亨利在萨克森东部兴建了许多城堡,组建骑兵。但亨利一世与马扎尔人的战斗并非总能取得胜利,就在 924 年他还不得不向马扎儿人求和并缴纳贡金。

925 年,亨利把洛林并入东部王国。

亨利一世为最早侵袭斯拉夫人的日耳曼君主。他于 928 年渡过易北河,攻占了斯拉夫人的要塞勃兰尼贝尔。此地后来发展为勃兰登堡。

母亲圣妇玛蒂尔达,是撒克逊著名英雄维杜根的后裔。

人物生平

历史背景

10 世纪之初,东法兰克王国(德意志王国)已形成若干大公国,包括萨克森、法兰克尼亚、巴伐利亚、士瓦本、洛林、图林根等,其中以萨克森公国最大,919 年,奥托的父亲、萨克森公爵“捕鸟者”亨利一世被选为德意志国王,他一生致力于维持德意志各公国间的同盟,抵御东欧马扎尔人的入侵,并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他的努力,为一个伟大时代的来临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936 年,“捕鸟者”去世,奥托继其父为萨克森公爵,并于同年被选为德意志国王。他一生的功业融汇在他一次次南征北战之中。他的武功可分成三大部分:平定德意志内部各公国的叛乱,巩固了德意志国家;打败东欧马扎尔人的入侵,并使帝国向东扩张;入侵意大利,操纵教皇,并加冕为皇帝。

933 年,亨利一世在图林根的里阿德附近击败了马扎尔人,打破了马扎尔人不可战胜的神话,并暂时阻止了他们对东部王国的侵袭。

955 年,德意志王国萨克森王朝军队在莱西河畔奥格斯堡附近抗击马扎尔人入侵的一次决战,亦称莱西费尔德之战。862 年马扎尔人出现于巴伐利亚东部边境后,经常劫掠德意志各地。

955 年,马扎尔骑兵万余人侵入巴伐利亚和士瓦本,包围奥格斯堡。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率王室、巴伐利亚、捷克等八支部队会同从奥格斯堡突围的骑兵,于 8 月 10 日同马扎尔人交战,获胜。为切断马扎尔人退路,奥托一世把部队部署在距奥格斯堡约 6 公里的莱西河上游右岸,次日粉碎马扎尔人渡河的企图,并击退马扎尔人的迂回部队,随后率军发起进攻,经激战于第三天将马扎尔人彻底击溃。此战彻底阻止了马扎尔人西进,捍卫了德意志王国的独立。

初登王位

当奥托初登王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个危险的敌人的包围圈中。937 年,他的异母兄弟唐克马尔领着一班萨克森贵族首先向他发难,接着法兰克、巴伐利亚、洛林等公爵纷纷响应,企图从叛乱中分得一杯羹。此时,初登大宝的奥托丝毫不显得稚嫩,他不慌不忙,利用中等贵族来反对大贵族,很快瓦解了反国王联盟。唐克马尔在部众向奥托投降后自杀,法兰克公爵被迫求和,奥托从容收拾巴伐利亚,赶走了阿诺尔夫公爵,任命其弟贝特霍尔特既位,但同时收回了巴伐利亚公爵相当一部分权力,944 年贝特霍尔特死后,奥托任命自己的弟弟亨利为巴伐利亚公爵。

巩固德意志国家

德意志对东欧的扩张在奥托时期获得了突破,950 年波希米亚公爵对奥托称臣纳贡。但奥托在东欧面临着一个长期困扰德意志人的心腹大患—凶悍的蛮族马扎尔人

954 年,马扎尔人入侵,955 年的莱西费尔德战役中,奥托率领德意志和波希米亚联军,几乎完全歼灭了马扎尔骑兵,从此解除了马扎尔人的威胁。在冷兵器时代,任何已进入文明社会的军队能够打败蛮族的军队都是了不起的大事,奥托一生的威望最主要来自于这次胜利,被尊称为“伟大的奥托”、“祖国之父”。

平定叛乱

939 年,法兰克公爵和洛林公爵联手发动反国王的战争,奥托在士瓦本公爵的支持下打败了他们。奥托将法兰克领地和洛林领地的大部分置于自己的直接控制之下,任命他的女婿为洛林公爵。士瓦本公爵去世后又任命他自己的儿子鲁道夫既位士瓦本公爵。这样,奥托即位没几年,便控制了德意志的大部分:萨克森和法兰克尼亚归国王自己统治,巴伐利亚、士瓦本、洛林分别归国王的弟弟、儿子、女婿统治。

953 年,奥托的儿子和女婿因意大利的权利分配问题对奥托不满,与美因茨大主教联手起来反对国王。奥托利用德意志贵族对马扎尔人入侵的恐惧,使他们联合在自己的旗下,很快就打败了叛乱者,954 年召开帝国会议重新分配土地,将各公国都置于自己信得过的人的控制之下,从此,奥托的威权在德意志境内再也没有受到过挑战。

进军意大利

奥托另一项对历史有重大影响的行动是他对意大利的进攻,从此开创了一个传统:每个有作为的德意志国王都要进军意大利,并在意大利加冕为皇帝。奥托的意大利政策更多来源于他对权力、名誉和财富的渴求。 961 年为摆脱意大利城市贵族的控制,罗马教皇约翰十二世向奥托求援,奥托率军越过阿尔卑斯山,很快敉平了罗马的叛乱,吞并伦巴底国家,扶正了教皇的位子。

962 年 2 月 2 日,教皇约翰十二世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为奥托加冕,奥托从此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在加冕为帝的11天后废除了教皇约翰十二世改立立奥八世为教皇,并与教皇签订《奥托特权协定》确定了教皇绝对效忠皇帝教皇,教会继承人选由皇帝决定(后世该协定内容逐渐无效)君权和神权紧密靠拢其中,皇帝的权利极高于神权,这协定也开创了由君主确立教皇继承人选的先例,为维持他对教皇的控制,他又两度进军罗马。奥托还进军意大利南部,挑战拜占庭虽然没有成功,但获得了拜占庭对他的地位的承认。

当时不少人认为意大利属于兼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德意志国王所应得的一部分财产有关。

内政绩效

奥托在内政方面影响最大的举措是明令主教教区为采邑,主教享有领主的一切世俗权利,这使得主教们成为托起奥托庞大帝国的坚实支柱。在帝国东扩的过程中,教会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活动也贡献重大,为维持对新征服的斯拉夫人聚居区的长久统治,奥托在这些地区新建立了马格德堡大主教区、奎德林堡梅泽堡、迈森等主教辖区,在斯拉夫人的基督教化过程中,这个时期意义重大。

社会评价

意大利地处东西贸易的要冲,其城市如威尼斯、热那亚、米兰、佛罗伦萨等富称欧洲,德国封建主早就垂涎三尺。意大利政局的混乱给侵略者以可乘之机:北部诸侯如艾夫里阿、斯波列托等为争夺王冠互相倾轧,南部则是拜占廷和阿拉伯人的势力范围。罗马教皇十分腐败。罗马贵族西奥费莱克特及其妻女操纵教皇废立达半世纪之久,引起各阶层广泛不满。

955 年,教皇约翰十二(955~964年)即位。他生活放荡、穷奢极欲、公然作孽,罗马教廷里部分官员决心搞掉他,把权力交给萨克森国王。他们派使节去见奥托,请他来意大利和罗马。961 年,奥托带领大批人马进军意大利,并于次年 2 月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加冕为奥古斯都。这样,在西罗马帝国灭亡近 500 年之后又冒出来一个“罗马帝国”,后来甚至称“神圣罗马帝国”,意思是它有权统辖一切基督教王国,是信奉基督教的古代罗马帝国的真正继承者。从此,每位德国国王上台后都想重演一遍去罗马的加冕礼,以此为无尚光荣。

奥托在位的最后十几年,集中精力进攻意大利,一再操纵教皇的废立,并企图染指南意大利,从而与盘踞那里的拜占廷和阿拉伯势力发生冲突。970 年,奥托与拜占廷议和,被迫放弃对南意大利的野心,并让他的儿子即后来的奥托二世与拜占廷先帝罗慕努斯二世女儿提奥菲诺结为夫妇。奥托二世(973~983 年在位)继承乃父遗志,一度攻占那不勒斯和塔兰托,但 982 年被阿拉伯人击败。983 年,他预立 3 岁太子(由祖母、母后摄政),决心破釜沉舟进军意大利,未获成功,本人死于罗马,奥托三世(983~1002 年在位)数次远征意大利,也丧命罗马;其遗体运至维罗纳北时,遭到当地居民的袭击。

奥托一世及其继承者对意大利的征服,不仅给意大利人民带来痛苦和灾难,而且也给德意志民族带来不幸。他们把有生力量都消耗在战争上,往往顾此失彼,疲于奔命。这样,终于使已经在望的国家统一事业化为泡影。恩格斯说:“德国内部虽然缺乏经济联系,但本来还是会实现而且甚至还可能更早实现(例如,在奥托王朝时期)中央集权的”,但是“罗马皇帝的称号和由此而来的称霸欧洲的野心使得民族国家不可能组成,并且使得力量在历次征服意大利的征战中消耗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