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燮元

----更新时间:2022-08-12

齐燮元(1879—1946),字抚万,直隶宁河(今天津宁河)人。民国时期政客,直系军阀。北洋陆军学堂炮科毕业。曾任江苏军务督办、苏皖赣巡阅副使。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北平投靠日本,沦为汉奸,10月与王克敏王揖唐等组织伪政府筹备处,策划成立伪华北临时政府。组建并指挥伪治安军充当日本侵略中国的帮凶。1940年3月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兼治安总署督办、伪华北绥靖军总司令,指挥伪军在华北推行治安强化运动。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被国民政府逮捕。1946年在南京被处决。

人物生平

齐燮元(1879年一1946年),原名齐英,字抚万,号耀珊。直隶宁河县(现天津市宁河县)人。直系军阀,光绪年间秀才,后考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

齐燮元,原名齐英,考中秀才后,正逢保定陆军军官学堂招收学员,齐英认为自己出人头地的时候到了,忙打点行囊奔赴保定报考。

学堂考文韬武略,齐英并不发愁,发愁的是最后体检。当时要求军官身材魁梧、五官端正。齐英身材瘦小,一只眼睛斜,想要录取谈何容易。

体检这天,报考者从高到低一字排开,齐英只能排到最后一个,负责体检的于、杨两个教官,从队首检查到队尾,最后到了齐英面前。于教官负责责检查身材,他看了齐英不由得摇了摇了头。齐英一看要坏,忙敬礼说道:“学生身虽小而志如鸿鹄。”于教官听了很惊奇,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出口竟如此不凡。接着杨教官过来检查相貌,他看了齐英不由得嘬了一下牙花子。齐英一看又要坏,又是一个敬礼,说道:“学生眼虽斜而能识远。”杨教官是这次考试的主考,曾看过齐英的考卷,很赏识此人,他听完齐英的申辩,点点头,笑而不语地走了。

杨教官祖籍金陵,后举家移居宁河县芦台镇,除对齐英赏识外,谁能肯定不带一丝故乡情?事后,杨教官征求于教官意见,于教官心领神会,何不顺水推舟成全此事。

就这样,齐英成了该学堂炮兵科二期学员,毕业后更名为齐燮元,开始了他直步青云的军阀生涯。

后任北洋军第六镇参谋长,第六师师长兼江宁镇守使,江苏督军,苏皖赣巡阅使等职。民国年间,所率部队屡战屡败,然而职务却由旅长累升为副司令。个头不高,一只眼斜,嘴儿能说会道,因此流传有斜眼司令善狡辩之说。

1924年与皖系军阀卢永祥发生江浙战争,将卢击败。

后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曹锟被囚、吴佩孚败逃,齐不承认冯玉祥所发命令,被段祺瑞免职。1925年齐在上海指挥驻沪第六、第十九师驱走师长、齐自任浙沪联军第一路总司令。同月兵败,齐逃往日本。同年11月在汉口任十四省讨贼联军副总司令。1930年阎锡山任齐为江北招抚使。蒋,冯、阎大战中阎军失败。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投降日本帝国主义,历任伪华北临时政府治安部总长、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总署督办和伪华北绥靖军总司令等职,配合日军“扫荡”残杀中国人民。

1940年被南京汪伪政府任命为华北绥靖军总司令。

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捕,他站在军事法庭上受审的时候,硬气得很,他说:“汪精卫是汉奸,因为他听日本人的;蒋介石是汉奸,因为他听美国人的。我齐燮元不是汉奸,因为我只听我自己的。”

日本投降后,1946年被处决于南京雨花台。

齐卢战争

民国13年(1924年),直系军阀江苏督军齐燮元与皖系军阀浙江督军卢永祥为争夺上海,兵刃相见,史称江浙战争或齐卢战争。是年8月,齐燮元联络皖、鄂、豫各路军阀组成联军,集重兵于昆山,意取上海。卢永祥即遣陈乐山率第四、十师进驻南翔、黄渡、安亭一线;杨化昭、臧致平率部进驻县城至浏河一线。杨、臧设司令部于县城秋霞圃屏山堂。

1924年9月3日拂晓前,联军分兵进取嘉定城和浏河镇。4日,安亭、黄渡一线终日交战。朱家桥、六里桥西亦燃起战火。5日,联军开至陆渡桥。10日,联军以重兵由安亭左翼抄袭黄渡,被卢军击退。嗣后,连日阴雨,双方各守阵地,一度攻至西门外高僧桥的联军,撤至外冈、葛隆。未几,黄渡、县城一线战事又趋激烈。联军10余营包围卢军8个营于县城内,并时有接火。9月中旬,福建军阀孙传芳乘机进入浙江。卢背腹受敌。于18日发表“移沪督师”通电,离开杭州至上海龙华。23日晚卢永祥至南翔,遣陈乐山率部增援城内卢军,25日,齐燮元至安亭督战。双方各派飞机窥视对方阵地。安亭、黄渡一线昼夜炮战。1924年10月初,孙传芳占领杭州,长驱直入,逼近上海。卢永祥的警备处长夏超倒戈,齐燮元乘机全线进攻。1924年10月13日晨,卢永祥迫于形势通电下野。15日晨,卢军竖白旗,战争始告结束。

齐卢战争历时40余天,祸及全境,给嘉定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全县死难约4000人,流离失所者10万余人,毁房2082间,大牲畜死亡1335头(只),经济损失66.60万余元。

黄渡地区为两军争夺的焦点,交火最早,相持最久,战祸最烈。据黄渡同乡会1924年10月22日请齐韩速撤军队电谓:“战事告终,残棉萎地,已无余望。禾稻成熟,尚可收获,而乃军队横行,迄未归伍。帮匪附和,四出搜掠,门窗桌椅,瓶樽针剪,油米杂粮,乡村农具,无物不载,连樯西驶,甚至按户索饷,绑票勒索,不遂其欲,纵火焚屋。拦路搜索,虽一衣一履,亦遭剥夺。迈妇纺女,横被行强,灭绝人道。”据里人章圭瑑撰《黄渡甲子历劫记》载:“交战第三日起,枪炮声始稀,抢掠风始炽。其初挨户打门……既入住宅,即翻箱倒柜。最要袁洋钞票、金银首饰、绸缎衣服。其次家用物件,铜锡器皿,亦被搜一空……入富户,掘地以取藏金。”1924年9月16日,卢军撤走,联军如潮而至,“在吴淞江中停泊巢湖船数十百艘,首尾衔接,拖以小轮。将全镇门窗、台凳、床帐、橱箱,以及米麦杂粮尽行装载而去”。全镇“竟无不败之屋,不毁之室”,共焚毁房屋458间。

安亭镇一直为联军所盘踞。镇上即使一家茅棚,兵士、土匪必光顾若干次。第一次入宅,索现洋、珠宝;第二次来者,索各种细软贵件;第三次来者,索一切应用衣服用品;第四次来者,虽钟瓶盆盂,亦携之而去;第五次来者,连花架木器亦肩扛而行;第六次来者,屋中已无所有,则遍撬天花板、地板、掘觅阶石,惟恐难民将珍贵物品密藏其中。兵士枪得各种首饰珠宝,套藏手臂或衣囊之中,钞票等物则置于裹腿布内,若所劫之物多得无处藏身,则脱弃军服,抛掉枪支,披上难民衣裳,逃之夭夭。其所弃军服、枪支为地区流氓所得,则戎装抢劫。镇西北计家宅村民蒋小四,家有老母寡嫂妻儿五六人。战事发生,蒋意欲携妻母逃避他乡。其母见田中棉花盛开,不忍舍弃,留寡嫂与之死守在家。蒋挚妻带儿逃至上海。迨及回家,见草房洞开,老母不知去向,寡嫂已被散兵奸毙榻上,周身赤露,尸首腐烂不堪。

南翔镇并非战地,但军队过境奸淫烧杀,受灾同样惨重。1924年10月14日,苏、皖、鄂、豫各路军队蜂拥而至,先抢劫富户大店,连镇上商团、保卫团及警察第一分所之图记、文件一并抢去。夜间放火,南街轿子湾一带首当其冲。继后寺前街、上岸、下岸、走马塘、慈善街连烧四昼夜。劫掠焚毁大小商店63家,累计毁房500余幢。联军拘集大小船只数百,将抢来之物满载西去。

1924年10月22日,镇上红十字会收容乡间难民6000余人,24日达8000人。大批难民逃沪,露宿街头。

嘉定城内自战事发生起,店铺停业十居八九。卢军结伙打劫,西门被枪者十分之九。9月13日卢军临撤放火,自早晨4时烧到晚7时方熄。当天,联军2万余众进驻。入夜,士兵结队先在一处放火,然后往各店打门唤人救火,待人开门往救,即入内抢劫,谓之声东击西。

方泰前后驻军逾八九万人,数十名妇女横遭强奸,其中有13岁之少女和产妇。东市一50岁顾姓老妇,因不遂所愿,竟被勒死。

陆渡、庵桥、唐行三乡亦深受战害。据县议会议员侯兆熙致督省为灾民请赈电谓:“居民逃避,猝不及防,有遗弃婴孩而临河涉水者,有单衣外逃伏田沟二三夜者,有误中流弹毙命不及收殓者。三乡农民栽植之棉,听其零落。衣服首饰,箱柜财物卧具,抢劫无遗。尤甚者,地板搁板,方砖屋瓦,尽被捣毁,搜掘一空,疮痍满目,闾里为墟。统计三乡损失,何止百余万元。现在兵匪绝迹,难民回里,无衣无食。号寒啼饥者,遍地皆是……”

友情链接:叶子词典|分类百科|soho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