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藏族史诗)

----更新时间:2022-07-07

格萨尔,别称《格萨(斯)尔》,是关于藏、蒙等民族古代英雄格萨尔神圣业绩的长篇叙事[1],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格萨尔主要描写了雄狮国王格萨尔以大无畏的精神率领岭国军队南征北战,降伏妖魔,抑强扶弱,救护生灵,使百姓过上安宁日子,晚年重返天国。史诗熔铸了神话、传统民歌、格言俚语,具有雄浑壮丽、多姿多彩的艺术风格。格萨尔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史诗中演唱篇幅最长的,既是族群文化多样性的熔炉,又是多民族民间文化可持续发展的见证,历史悠久,结构宏伟,卷帙浩繁,内容丰富,气势磅礴,流传广泛。2006年,格萨(斯)尔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2009年,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1]

史诗简介

流传地区

传唱千年的史诗《格萨(斯)尔》也叫《格萨尔王传》。主要流传于中国青藏高原的藏族、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纳西族、普米族等民族中,以口耳相传的方式讲述了格萨尔王降临下界后降妖除魔、抑强扶弱、统一各部,最后回归天国的英雄业绩。这一为多民族共享的口头史诗是草原游牧文化的结晶,代表着古代藏族、蒙古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无数游吟歌手世代承袭着有关它的吟唱和表演。它历史悠久,结构宏伟,卷帙浩繁,内容丰富,气势磅礴,流传广泛,作为一部不朽的英雄史诗,《格萨(斯)尔》是在藏族古代神话传说、诗歌和谚语等民间文学的丰厚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提供了宝贵的原始社会的形态和丰富的资料,代表着古代藏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同时也是一部形象化的古代藏族历史。

历史传说

《格萨尔王传》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天灾人祸遍及藏区,妖魔鬼怪横行,黎民百姓遭受荼毒。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为了普渡众生出苦海,向阿弥陀佛请求派天神之子下凡降魔。神子推巴噶瓦发愿到藏区,做黑头发藏人的君王——即格萨尔王。为了让格萨尔能够完成降妖伏魔、抑强扶弱、造福百姓的神圣使命,史诗的作者们赋予他特殊的品格和非凡的才能,把他塑造成神、龙、念(藏族原始宗教里的一种厉神)三者合一的半人半神的英雄。格萨尔降临人间后,多次遭到陷害,但由于他本身的力量和诸天神的保护,不仅未遭毒手,反而将害人的妖魔和鬼怪杀死。

格萨尔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为民除害,造福百姓。5岁时,格萨尔与母亲移居黄河之畔,8岁时,岭部落也迁移至此。12岁上,格萨尔在部落的赛马大会上取得胜利,并获得王位,同时娶森姜珠牡为妃。从此,格萨尔开始施展天威,东讨西伐,征战四方,降伏了入侵岭国的北方妖魔,战胜了霍尔国的白帐王、姜国的萨丹王、门域的辛赤王、大食的诺尔王、卡切松耳石的赤丹王、祝古的托桂王等,先后降伏了几十个“宗”(藏族古代的部落和小帮国家)在降伏了人间妖魔之后,格萨尔功德圆满,与母亲郭姆、王妃森姜珠牡等一同返回天界,规模宏伟的史诗《格萨尔王传》到此结束。

诗歌特点

与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史诗,如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相比,《格萨尔王传》有几个明显特点:

活形态的史诗

《格萨尔王传》是一部活形态的史诗。史诗至今活在人民群众之中,在青藏高原广泛流传。被称之为“钟肯”的优秀民间说唱艺人,以不同的风格从遥远的古代吟唱至今。

世界上最长史

《格萨尔王传》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从当前已经搜集到的资料看,《格萨尔王传》有120多卷、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仅从字数来看,远远超过了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共24卷,15693行;《奥德修记》也是24卷 12110行。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全书分为七篇。旧的本子约有24000颂,按照印度的计算法,一颂为两行,共有48000行。最新的精校本已压缩到18550颂,37000多行。《摩河婆罗多》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的史诗。全书分成18篇,一般说有10万颂,20多万诗行,在《格萨尔王传》被外界发现和认识之前,曾被看作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

塑造的人物形象

其中无论是正面的英雄还是反面的暴君,无论是男子还是妇女,无论是老人还是青年,都刻画得个性鲜明,形象突出,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尤其是对以格萨尔为首的众英雄形象描写得最为出色,从而成为藏族文学史上不朽的典型。通过人物本身的语言、行动和故事情节来实现塑造人物形象,是《格萨尔》史诗的特色之一。因此人物虽然众多,却没有给人雷同和概念化的感觉。同是写英雄人物,但却各不相同,写格萨尔是高瞻远瞩,领袖气派;写总管王则是机智、仁厚,长者风度。嘉察被写得勇猛刚烈,丹玛则是智勇兼备。人人个性突出,个个形象鲜明:对妇女形象的塑造更是语言优美之至,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故事内容

从《格萨尔王传》的故事结构看,纵向概括了藏族社会发展史的两个重大的历史时期,横向包容了大大小小近百个部落、邦国和地区,纵横数千里,内涵广阔,结构宏伟;主要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降生,即格萨尔降生部分;第二,征战,即格萨尔降伏妖魔的过程;第三,结束,即格萨尔返回天界。三部分中,以第二部分“征战”内容最为丰富,篇幅也最为宏大。除著名的四大降魔史——《北方降魔》《霍岭大战》《保卫盐海》《门岭大战》外,还有18大宗、18中宗和18小宗,每个重要故事和每场战争均构成一部相对独立的史诗。

史诗从生成、基本定型到不断演进,包含了藏民族文化的全部原始内核,在不断地演进中又融汇了不同时代藏民族关于历史、社会、自然、科学、宗教、道德、风俗、文化、艺术的全部知识,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美学价值和欣赏价值,是研究古代藏族的社会历史、阶级关系、民族交往、道德观念、民风民俗、民间文化等问题的一部百科全书,被誉为“东方的荷马史诗”。

传唱千年

中国藏族、蒙古族、土族等民族共同传承的“格萨(斯)尔史诗传统”,是关于古代英雄格萨尔神圣业绩的宏大叙事,以韵散兼行的方式讲述了格萨尔王为救护生灵而投身下界,率领岭国人民降伏妖魔、抑强扶弱、完成人间使命后返回天国的英雄故事。凭借一代代艺人杰出的口头艺术才华,史诗在中国西部高原的广大牧区和农村传承千年,全面反映了藏族及相关族群的历史、社会、宗教、风俗、道德和文化,至今仍是民众历史记忆和文化认同的重要依据,也是中国族群文化多样性和人类文化创造力的生动见证。

格萨(斯)尔史诗以其独特的串珠结构,融汇了众多神话、传说、故事、歌谣、谚语等,形成了气势恢宏、篇幅浩繁的“超级故事”。史诗说唱传统在一定意义上是地方性知识的汇总——宗教信仰、本土知识、民间智慧、族群记忆、母语表达等,都有全面的承载,史诗说唱传统还是唐卡、藏戏、弹唱等传统民间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同时也是现代艺术形式的源头活水,不断强化着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文化认同与历史连续感,因而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堪称民族文化的“百科全书”。2009年9月,“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格萨尔史诗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堪称人类伟大的口头表达艺术生动鲜活的样本

史诗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艺术,在世界各地文明传统中多有流布。古希腊著名的荷马史诗和神话,被公认是西方文学的滥觞。古巴比伦的《吉尔伽美什》、古印度的《摩诃婆罗多》、古英语的《贝奥武甫》、古日耳曼的《尼贝龙人之歌》、古法兰西的《罗兰之歌》、非洲的马里史诗《松迪亚塔》等,都曾经广为传唱,影响久远。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曾仔细讨论过史诗的内涵和特性,并给予这个艺术样式很高的评价,开启了人类认识和评述史诗的先河。地球各个角落的人们,依照各自的自然环境和文化传统,发展出形态各异、风格繁复的史诗演述传统。众多的史诗,已经成为人类口头演述文化的座座丰碑。

主要在藏族和蒙古族等民族中所传唱的大型史诗《格萨(斯)尔》(藏族叫“格萨尔”,蒙古族叫“格斯尔”,后文统称“格萨尔”),堪称人类伟大的口头表达艺术的一个生动鲜活的样本。它所具有的诸多特性,令人叹为观止。

“格萨尔”故事“多如牛毛”,不可胜数,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在“格萨尔”为世人所知前,西方的工具书说世界上最长的史诗是古印度的《摩诃婆罗多》,有10万“颂”,就是20万诗行。而“格萨尔”的长度,迄今没有很准确的统计,但我们可以大略地知道,藏族的史诗文本,已经记录下来的相互不重复的“部”,保守计算也超过100种,仅仅是韵文部分就超过100万诗行。

以这样的规模,大概没有那个歌手能够完整地掌握它。现年80多岁的藏族歌手桑珠能说唱65部《格萨尔》,他所唱格萨尔故事的大约三分之二,在陆续誊写和刊印中,计划中的规模是46卷,平均每卷400页,藏文散体排印,这是数倍于《红楼梦》的篇幅!他是目前公认能说唱格萨尔故事最多的艺人。因为格萨尔史诗传统仍处于发展变化过程中,我们很难确定其究竟有多少“部”,大约多少“字数”。对藏族内部而言,格萨尔还是他们唯一的史诗,这在世界上就很少见了,多数产生史诗演述传统的民族,都有丰厚的史诗群落,并不“一枝独秀”。藏族中的这个现象,与《格萨尔》的结构特点有关。它属于串珠式结构,具有很强的开放性,不断包容和吸纳新的故事内容,而且把藏族的许多叙事文类——如神话、传说、故事、民歌、谚语等,吸纳到史诗中,形成壮观的叙事画卷。在人类口头演述艺术的历史上,这也堪称奇迹。

格萨尔是流传久远和广泛的史诗,其传播地域广阔、涉及语言众多在世界上少见

格萨尔的演述歌手类型很多,仅以藏族歌手而论,按照说唱技艺的习得和传承方式的不同,主要分为神授艺人、闻知艺人、掘藏艺人、吟诵艺人、圆光艺人等几种类型。在上述五种艺人中,神授艺人是最为特别的艺人群体。他们大多自称有过奇异的经历,故事和讲述故事的能力来自“神授”。这些艺人大多生活在祖传艺人家庭或《格萨尔》广泛流传地区,有着较特殊的生活经历。他们记忆力超群,虽然绝大多数不识字,但他们却表现出惊人的口头创造活力,艺人们通常能说唱至少一二十部。

《格萨尔》还有抄本、刻本的书面传播形式,由此产生了抄本世家,世代以抄写为生。青海玉树的布特尕家,就是这样的家族。现存最早的抄本,时间上可以回溯到14世纪(藏于西藏博物馆)。现存最早的刻印版本是1716年的北京木刻版《十方圣主格斯尔可汗传》。

《格萨尔》史诗还渗透到不同的艺术门类中,以格萨尔英雄为题材的艺术形式,包括唐卡(藏族卷轴画)、塑像、壁画、藏戏、弹唱等,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格萨尔的普及程度和受到民众喜爱的程度。到了当代,格萨尔故事还进入影视、广播、小说等现代艺术形式中。在藏区,种种绘有格萨尔王形象的唐卡和工艺品以及史诗抄本和印本,则被当地民众敬奉为能够驱邪除秽的吉祥物。

《格萨尔》的艺术魅力,还体现在它非凡的传播力上。《格萨尔》滥觞于青藏高原,那里蒙古人和藏人长期比邻而居。《格萨尔》很可能首先在这两个民族中先后扎根,并随后在周边的民族中广为传播,在土族、裕固族、纳西族、普米族、白族等地区都有传唱,地域上跨越了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内蒙古、新疆等多个省区。在境外,不丹、尼泊尔、锡金、印度、巴基斯坦、蒙古、俄罗斯等国也都有流传。传播地域如此广阔,涉及语言如此众多的语言演述艺术,在世界上还不多见。

传统生活方式变迁,史诗说唱传统赖以依存的文化生态发生巨变,史诗说唱传统面临挑战

今天,《格萨尔》研究受到国际国内学者的重视,学术成果累累。国外学者从上个世纪初开始系统地研究《格萨尔》,其中,法国学者大卫·妮尔和石泰安对藏族格萨尔的研究,成果卓著,影响深远。1839年,施密特院士首次以德文翻译出版了北京七章本,把蒙古族的《格斯尔》介绍到国外。国内学者最早开始介绍格萨尔的,是任乃强先生,他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撰写了若干文章在报刊发布。

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我国在史诗的搜集、整理、出版和研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一大批优秀的民间艺人得以确认和立档,其中的佼佼者进入了省级和国家级名录。各种抄本、刻本、誊写本、整理本和翻译本等,蔚为大观。各地积累的声音文档和视频资料,数量巨大。用藏文、蒙古文和汉文等出版的各种版本的《格萨尔》超过100种,部分章节或故事梗概已被翻译成了英、俄、德、法、日、芬兰等国的文字出版。国内的《格萨尔》研究成果,已经出版专著约20部;研究集刊、集成、论文集等15部;发表于国内外学术刊物上的论文数量可观;在中国召开了五届《格萨尔》史诗国际学术研讨会,这些年来的国际藏学研讨会上,均设有关于史诗《格萨尔王传》的专题论坛。“格萨尔学”已成为国际藏学研究和国际史诗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分支。

不过,《格萨尔》说唱传统也面临新的挑战——传统生活方式的变迁,导致史诗说唱传统赖以依存的文化生态发生巨大变化。这些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操持母语者数量下降,听众群体正在迅速缩小。为积极应对以上状况,在本土社会和民间文化的土壤上探讨史诗的传承规律和保护策略,作为格萨尔史诗传统的牵头保护单位,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开辟了“口头传统田野研究基地”项目,推进一系列保护和振兴措施,为《格萨尔》史诗的存续和发展,摸索行之有效的举措。

主题网站

格萨尔网创办于2008年8月8日,她以格萨尔文化为切入点,立足于大中华文化圈,既是格萨尔文化的顶层设计,又是文化信息的基础服务体系。面向世界宣传、弘扬格萨尔的灿烂文化是“格萨尔网”的光荣使命;建设一个人们全面了解格萨尔文化的窗口是“格萨尔网”的努力方向;宣传格萨尔文化,繁荣果洛文化事业,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是“格萨尔在线”的根本任务。

“格萨尔网”以其丰富深刻的内容、生动活泼的形式、富有民族特色的格调获得广泛赞誉,为此我们又开通了果洛旅游网,意在进一步宣传果洛灿烂的民族文化,如今拥有:格萨尔文化、藏族介绍 、藏族民俗、信仰、文学、影视、人物、果洛新闻 、果洛概况、果洛旅游、 文化艺术 、生态保护、爱心助学等频道以及果洛博客、格萨尔文化讨论论坛等。同时拥有简体中文版、繁体中文版两个版本,涵盖了格萨尔文化艺术的各个领域,具有文化信息的权威性、时效性、实用性和互动性。多渠道、全方位的信息服务,已成为全世界查询格萨尔文化信息、享受格萨尔文化生活、了解玛域果洛的窗口。是目前国内全面介绍格萨尔文化、和讨论的唯一网络平台。在搞好格萨尔文化,推动果洛旅游发展、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方面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网络新天地。

格萨尔网创办以来,在传播民族文化、促进藏民族和其他民族民间文化交流、民族团结和谐方面,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她的创办使藏族内部的交流缩短了时间和距离,无论身处何地的藏族人,都能与世界个民族一道享受格萨尔文化、玛域果洛文化、藏族文化。世界了解格萨尔文化通过格萨尔在线得以加强,越来越多的人群增强了对个人萨尔文化、藏族文化和藏族人民的了解和理解,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也增加了对玛域果洛的了解。 格萨尔说唱艺人的诞生

据了解,说唱者大部分在家境平寒的农牧区人家出生,《格萨尔》说唱者大致分为托梦艺人、圆光艺人也就看着镜子说唱的艺人、闻知艺人、掘藏艺人也叫看着文本说唱的艺人等。其中,托梦艺人即通过做梦学会说唱《格萨尔》的艺人较为特别,也比较普遍他们大都说自己放牛羊的时候在一个干净地方睡着了, 梦中见到格萨尔时期情景,醒来就会讲了 ,这类艺人即使是文盲,在做过“神梦”后就能滔滔不绝地说唱《格萨尔》。过去一种观点认为托梦艺人实际上是具备某种特殊的记忆力。也有人认为是由于大量人群的信仰之力或青藏高原独特的气候和地形导致关于格萨尔王的记忆以磁场的方式在天地间存在,在某些机缘凑巧的情况下让人感受到了这一段记忆,是为“神梦”。

入选非遗

2009年10月1日,藏族史诗《格萨尔》成功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历史源流

关于格萨(斯)尔的具体形成时间,学界一直存有争议,大致曾有“吐蕃时期”、“宋元时期”、“ 明清时期”等几种说法。这些说法都有自己的根据,也都有其局限性和片面性。格萨(斯)尔作为一部规模宏大卷帙浩繁的诗篇,显然也不可能出自一代人之手。目前学界较为认同的看法是降边嘉措先生提出的,他认为格萨(斯)尔的产生、发展和演变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重要阶段。

产生阶段:格萨(斯)尔大约产生于古代藏族氏族社会开始瓦解,奴隶制的国家政权开始形成的历史时期,即公元前三四世纪至公元6世纪之前。任何史诗都有其产生和存在的背景,人在现实生活中的情感无法得到满足之后,必然求助于理想和想象。分散的氏族、部落、部族和民族之间长期混战导致下层人民的颠沛流离,生活苦难,对强大统一国家的期盼,呼唤着一位旷世英雄的出现,人民渴望由这位英明的王带领完成统一,获取财富,当这些理想和渴望与藏族已有的古老神话、传说、故事、诗歌等民间文学相结合之后,一部传唱千年的史诗的雏形就在“仲肯”的不断吟唱中逐渐成型。

丰富发展阶段: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各部落,建都拉萨之后(公元7纪初叶至9世纪),格萨(斯)尔得到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并逐步流传到周边格萨(斯)尔国家和地区的各民族群众之中。吐蕃王朝时期是藏族历史上十分重要的发展阶段,此间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成为格萨(斯)尔创作丰富的素材来源。格萨(斯)尔里描写的大大小小的近百场战争很多都是以这一时期真实发生的战争为原型创作的。来自民间的说唱艺人以这些事件为题材,进行演绎,将历史的真实变成小说的虚幻,编进格萨尔王的故事里,到处传唱,极大地充实和丰富了格萨(斯)尔的内容,并随着吐蕃王朝军队的远征,传播到喜马拉雅山南部地区。

成熟完善阶段:在吐蕃王朝崩溃、藏族社会处于大分裂、大动荡、大变革时期,也就是藏族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农奴制转化的时期(公元10世纪到13世纪),格萨(斯)尔得到广泛传播,并日臻成熟和完善。最迟在公元11世纪前后,随着佛教在藏族地区的复兴,格萨(斯)尔的框架基本成型,并出现了一批手抄本。在这个时期,一方面红教派僧侣力图以自己的意志改造格萨(斯)尔,使之成为维护宗教地位的工具,同时上层统治阶级和贵族试图以“天神之子”格萨(斯)尔作为旗帜,号令天下,扩大自己的权势,因此他们都大力提倡、推动格萨(斯)尔的传播,另一方面,几百年的动荡使人民希望出现“格萨(斯)尔”似的英主,消灭地方割据势力,结束混乱局面。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促进了格萨(斯)尔的成熟与完善。史诗在长期的流传中,继续在演变和发展,内容越来越丰富,形式越来越完善。随着印刷业的发展,还出现了一批木刻本。

在藏族内部跨越时间纵向传播的同时,格萨(斯)尔还跨越了民族的界限,突破了空间束缚,在蒙古族、土族等民族的广大地域内进行着横向传播。格萨(斯)尔在中国内蒙古、新疆、青海等省份的蒙古族地区,与蒙古族文化传统相结合,经过蒙古族人民的再创作,发展成为一部具有鲜明蒙古民族特色的史诗《格斯尔可汗传》。在土族地区流传形成了土、藏两种语言相间,以土语述说散文部分,以藏语吟唱韵文体诗文部分的独特说唱形式。

文化特征

主要内容

格萨(斯)尔,迄今发现的藏文版本,已达50多部。比较重要的约有30部,即《天岭卜笼》《英雄诞生》《十三轶事》《赛马称王》《世界公桑》《降服妖魔》《霍岭大战》《姜岭大战》《丹马青稞国》《门岭大战》等分部本。在分部本流传的同时,另有一些分章本,即把格萨(斯)尔一生的主要事迹写在一个本子里,其中分为若干章。现有青海贵德分章本,共分五章;在拉达克地区也流传一个分七章的分章本。

很久很久以前,天灾人祸遍及藏区,妖魔鬼怪横行,黎民百姓惨遭荼毒。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为了普渡众生脱离苦海,向白梵天王请求派天神之子下凡降魔。神子顿珠噶布发愿投胎人间到藏区扶助百姓、惩处妖魔。此时在凡间,天神已安排好龙女梅朵娜泽嫁给了岭噶贵族森伦,作为神子的生母。顿珠噶布出生后取名觉如,因系天神之子,生来即具非凡的本领。他的叔父晃同妄图做岭喝的王,因此百般陷害觉如母子。在困苦中长大的觉如,以天赐的神力和众神的帮助,不断降妖伏魔,为民除害。15 岁那年,在部落以王位和美女珠牡为赌注的赛马大会上,觉如战胜了叔叔晃同和岭国的众将领,一举夺魁,登上了岭国国王的宝座,娶珠牡为妻,并正式取名为世界雄狮大王格萨尔洛布占堆,从此统领岭国,开始了他东讨西伐,征战四方的历程。

格萨(斯)尔相继征服了北地魔国、东北方的霍尔国、东南方的姜国和南方的门国,杀死了统治这些国家的四大魔王鲁赞、白帐王、萨丹和辛赤,解救了众百姓。从此四方安定,民众过上了吉祥幸福的生活。然而,战事并未结束,此后或因岭国遭受侵略,为保卫家乡而反击,或因邻国遭使求援,格萨(斯)尔前去解救;或因贪婪的晃同挑起事端,酿成战事;或因岭国出兵占领邻国等等,岭国又先后同大食国、卡契国等邻国爆发了战争,格萨(斯)尔王先后率部出战,依次战胜了他们,除了将其宝库中的财宝分给当地百姓,格萨(斯)尔还从战败国取回岭国所需的各种财宝、武器、粮食和牛羊等,使岭国日趋富足强大。

最后,格萨(斯)尔完成了在人间降伏妖魔、扶助弱小、惩冶强暴、安定三界的使命,到地狱救回爱妃阿达拉姆和母亲梅朵娜泽,将国事托付给侄子扎拉,与母亲、爱妻一同重返天界。至此,规模宏大的史诗格萨(斯)尔圆满结束。

艺术特色

巧妙的结构安排

格萨(斯)尔在结构安排上,有其独特的处理方式,它采用了以人物为中心和以事件为中心相结合的结构方式。具体来讲就是在整体的分章本中采用以人物为中心,而具体的分部本则以事件为中心,从一个故事派生出另一个故事,不断充实完善,独立成篇,形成新的分部本,就这样大大小小的分部本通过格萨(斯)尔这个英雄人物串联起来,最终形成了卷帙浩繁的大型史诗格萨(斯)尔。这种结构安排最大程度地发挥了说唱史诗的特点,具有灵活多样、增减随意的优点,为格萨(斯)尔在漫长的传唱过程中不断随着时代发展而融格萨(斯)尔人更多更新的内容提供了方便,也为其成为世界上内容最丰富的史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鲜明的形象塑造

格萨(斯)尔在人物形象的塑造方面也有较为出色的表现。作为一部规模宏大的史诗,格萨(斯)尔塑造了上千个形象迥异的艺术形象,数量如此众多的艺术形象,大都塑造得鲜明生动,栩栩如生,相当成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神圣庄严的神佛,生性残暴的妖魔,有血有肉的凡人,甚至于带有虚幻色彩的战马,飞鸟走兽乃至山水树石,都被赋予了人的禀性,或代表善良、正义、公正,或象征邪恶、凶残,都具有鲜明的性格特征,成为史诗中不可缺少的艺术形象。特别是正面人物的塑造,更令人称道。在格萨(斯)尔、珠牡、老总管等形象的身上,表现了社会生活中进步的、正义的、美好的观念和行为,同时不乏对他们缺点的生动刻画,格萨(斯)尔的粗心、珠牡的嫉妒和老总管的恪守成规,使人物的形象更为丰满、真实,更加可亲。史诗对反面人物的勾勒,也达到令其凶相尽露、肺腑毕现的程度,揭示了其丑恶灵魂。在塑造人物形象的具体方法上,史诗不是通过作者的客观叙述和评论,而是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中,通过各个人物自已在不同环境中的言语、行动和表现来完成的。这样的人物,是形象化的,是生动活泼的,使人没有概念化、呆板化的感觉。

生动的语言运用

格萨(斯)尔在语言艺术的运用上,经过千锤百炼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格萨(斯)尔首要的语言艺术特点是采用了群众喜闻乐见的说唱形式,具有鲜明的民族艺术特色。它采用散韵结合的形式,有散文叙述,也有唱词,这是对吐蕃时期散文叙述插人歌唱对话形式的继承和发展。格萨(斯)尔唱词部分多采用鲁体民歌和自由体民歌的格律并进行了改进,每句歌词的音节数突破六个音节,十分活泼多变。史诗里还大量运用“赞辞”和“祝辞”等民间说唱形式,进一步丰富了自己的表现手法,这些民间文学形式和内容的采用,使格萨(斯)尔显得更加生动、活泼、丰富、饱满、气象万千。语言的丰富性和准确性,是格萨(斯)尔语言艺术的第二个特征。格萨(斯)尔里既有古代藏语,又融汇了现代藏语;既有书面语言,又有经过锤炼的群众口语;既有民族共同语,又吸收了各地有生命力和表现力的方言词汇,几乎汇集了藏语的所有有生命力的、表现力强的词汇。格萨(斯)尔 语言艺术的第三个特点,是运用了大量贴切、生动形象的比喻和凝炼的谚语。藏族的民间文学,尤其是民歌,本来就有善于运用比喻的艺术传统,格萨(斯)尔继承这一传统,并使它发展到更高的水平,史诗还大量使用了谚语,可以说是谚语的宝库,谚语的引用,给史诗的语言以凝炼的总结,富有哲理,使人有所领悟,为格萨(斯)尔平添了很多回味无穷的韵味。

演唱方式

圆光艺人——才智现场说唱格萨尔史诗

在中国藏区,格萨(斯)尔史诗广为传诵。每逢大的节庆,人们总是要说唱格萨尔史诗;在更多的非正式场合,也要说唱格萨(斯)尔。说唱者中有艺人、当地喇嘛,而更为常见的就是当地有学问的人。那些背诵史诗的人们,吟诵说唱的依据是记载《格萨尔王传》的书籍。

格萨(斯)尔史诗在农区和牧区的民众中同样广为流传,定日有位1959年离开西藏的艺人,专攻格萨(斯)尔说唱,造诣颇深。据他说,那时从藏东前往冈底斯山的长途跋涉的香客,也说唱格萨(斯)尔。他们随身带了格萨(斯)尔唱本,只要歇脚,都要说唱格萨(斯)尔史诗。

受人喜爱的格萨(斯)尔史诗,在珠峰地区远超举行仪式时说唱的范围,成了人们日常文化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男女均可说唱,有时分别扮演各个角色的几个人同时说唱,有时则是母亲在给自己的孩子讲格萨(斯)尔的神话故事。

衍生作品

2003年始,100 多名藏族民间画师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从事一项浩大工程—用传统的唐卡绘画工艺绘制1000多幅唐卡,以展现格萨(斯)尔史诗主要情节;4月,由角巴东主和索南多杰合作编写的儿童连环画《格萨尔王传·霍岭大战》(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使人们第一次在纸张上清晰地看到英雄格萨尔的形象。

传承保护

历史价值

格萨(斯)尔》是相关族群社区宗教信仰、本土知识、民间智慧、族群记忆、母语表达的主要载体,是唐卡、藏戏、弹唱等传统民间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同时也是现代艺术形式的源头活水。千百年来,史诗艺人一直担任着讲述历史、传达知识、规范行为、维护社区、调节生活的角色,以史诗对民族成员进行温和教育。史诗演唱具有表达民族情感、促进社会互动、秉持传统信仰的作用,也具有强化民族认同、价值观念和影响民间审美取向的功能。

《格萨(斯)尔》在多民族中传播,不仅是传承民族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纽带,同时也是各民族相互交流和相互理解的生动见证。此外,这部史诗还流传到了境外的蒙古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卡尔梅克地区以及喜马拉雅山以南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和周边地区。这种跨文化传播的影响力是异常罕见的。

20世纪50年代,受现代化进程的影响,藏、蒙等民族的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近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人亡歌息"的局面已经出现。格萨尔受众群正在缩小,史诗传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保护工作应立即展开。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格萨尔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6月5日,经国家文化部确定,西藏自治区的次仁占堆、青海省的才让旺堆和达哇扎巴、甘肃省的王永福、四川省的阿尼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吕日甫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传承价值

格萨(斯)尔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史诗中演唱篇幅最长的,它既是族群文化多样性的熔炉,又是多民族民间文化可持续发展的见证。这一为多民族共享的口头史诗是草原游牧文化的结晶,代表着古代藏族、蒙古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无数游吟歌手世代承袭着有关它的吟唱和表演。

格萨(斯)尔是相关族群社区宗教信仰、本土知识、民间智慧、族群记忆、母语表达的主要载体,是唐卡、藏戏、弹唱等传统民间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同时也是现代艺术形式的源头活水。

千百年来,史诗艺人一直担任着讲述历史、传达知识、规范行为、维护社区、调节生活的角色,以史诗对民族成员进行温和教育。史诗演唱具有表达民族情感、促进社会互动、秉持传统信仰的作用,也具有强化民族认同、价值观念和影响民间审美取向的功能。

格萨(斯)尔在多民族中传播,不仅是传承民族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纽带,同时也是各民族相互交流和相互理解的生动见证。

传承现状

格萨(斯)尔艺人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传承者和传播者,他们绝大多数是文盲,却具有超常的记忆力和叙事创造力,通常的史诗演唱达到几万行乃至几十万行。

20世纪50年代以来,受现代化进程的影响,藏、蒙等民族的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近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人亡歌息”的局面已经出现。格萨(斯)尔受众群正在缩小,史诗传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保护工作应立即展开。

传承人物

次仁占堆,男,藏族,1968年生,西藏那曲人。次仁占堆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西藏自治区申报。申报项目:格萨(斯)尔。

才让旺堆,男,藏族,1933年生,定居于青海省海西州唐古拉地区。才让旺堆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青海省申报。申报项目:格萨(斯)尔。

达哇扎巴,男,藏族,1979年生,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人。达哇扎巴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青海省申报。申报项目:格萨(斯)尔。

王永福,男,土族,1931年生,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人。王永福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甘肃省申报。申报项目:格萨(斯)尔。

阿尼,男,藏族,1942年生,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人。阿尼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四川省申报。申报项目:格萨(斯)尔。

吕日甫,男,蒙古族,1935年生,新疆尼勒克县科克浩特胡尔蒙古乡喇嘛寺庙僧人。吕日甫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申报。申报项目格萨(斯)尔。

保护措施

抢救整理

国家将格萨(斯)尔列入重点科研项目组织研究,西藏自治区成立了专门的抢救和整理机构,先后寻访到57位说唱艺人,并对15位艺人录制了3000多盘磁带,共5000多个小时,搜集藏文手抄本、木刻本300多部,整理出版藏文本62部,汉译本20多部,并有多部被翻译成英、日、法文出版。

建立基地

继续做好格萨(斯)尔传统说唱方式的保护和传承工作。目前已建立的“果洛格萨尔口头传统研究基地”、“德格格萨尔口头传统研究基地”可视为不错的探索。另一方面,对那些在格萨(斯)尔史诗的传承中起着关键作用的说唱艺人进行进一步的保护也很关键。

支助艺人

积极开展田野调查,积极发现新出现的民间艺人,给予他们必要的物质补助,同时也要注意精神上的鼓励,使他们能够较好的接替老艺人,实现格萨(斯)尔史诗说唱的薪火相传。

学术研究

深入专业的学术研究是格萨(斯)尔在更高层面的传承,也是其跨越更广泛的时空进行传播的关键。格萨尔文化所涉及的领城非常广泛,与很多学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可以借鉴和应用文化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宗教学、语言学、文献学、考古学等相关领域已经取得的较为成熟的研究理论与方法,充分利用相关的研究机构、文化单位、大专院校以及民协等社会和民间团体的力量推动这一研究。同时也因为格萨尔文化涉及面广人多,必须从国家层面统-协调各有关部门单位,杜绝重复出版和研究、立项等现象,把有限的科研资源运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文化开发

推动其在更广泛受众层面的传播。格萨(斯)尔虽然是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格萨(斯)尔影响力的扩大,大众希望用更轻松更直观的方式来了解这流传了千年的民族史诗和民族文化遗产。当前,文化产业处于大发展时期,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契机,以产业开发带动格萨(斯)尔突破民族界限、超越学术研究边界实现更广泛传播。旅游、动漫、影视、演艺等文化产业行业都可以而且应该被引人《格萨尔》文化资源的开发。

2019年11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公布,巴林右旗格斯尔文化研究发展中心、迪庆藏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甘孜藏族自治州文化馆、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与“格斯尔”征集研究室、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西北民族大学、西藏自治区文化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格萨(斯)尔》办公室获得“格萨(斯)尔”项目保护单位资格。

荣誉记录

社会影响

国际影响

格萨(斯)尔流传到了境外的蒙古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卡尔梅克地区以及喜玛拉雅山以南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和周边地区。这种跨文化传播的影响力是异常罕见的。

法国研究格萨(斯)尔学者石泰安:崇拜山神是格萨(斯)尔史诗得以流传的背景。

影视作品

动画梗概

·名称: 《格萨尔》

·定位: 院线发行

·类型: 动画

·题材: 冒险、剧情

·时长: 100分钟

故事以史诗《格萨尔之霍岭大战》为基础,以中华民族和谐、安康、统一为核心思想,结合“茶马古道”、藏民族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等相关史诗考证编写。

简介

格萨尔   

外型:阳光俊朗、充满活力的少年  

性格:个性单纯明朗,心怀坦荡,胸无城府,机智敏捷,非常原生态天真自然的存在,毫不做作,看似简单,却有着大智慧、大境界。  

缺点:鲁莽冲动,脾气很大

白帐王   

外型:面白,眼睛细长,喜欢着白衣  

性格:霍尔国的三王之一,是三王中武功最高强的一个,因为从小就才能出众,所以养成了刚愎自用,狂妄自大的个性,非常自恋。自以为做人做事都很完美,对珠牡很痴情。  

缺点:是因过于自我自恋而容易执迷。

珠牡(觉如的未婚妻)

外型:岭国第一美人,端庄大方  

性格:善良、平易近人,对觉如情深意重,面对白帐王的诱惑和软硬兼施,其真心也从未动摇。  

缺点:是有时候优柔寡断。

漫画版

该漫画是首部格萨尔王漫画。于2012年在中国首发,并陆续向世界多个国家发行,作者是擅长创作重大史诗题材的著名艺术家权迎升。《格萨尔王》漫画版,共5册,每册200多页,共计1000多幅漫画。

漫画未经出版,就以获得2011第五届亚洲青年动漫大赛最佳连环漫画奖,当中水墨作品更获得大师杯国际插画双年展最高奖----至尊大师奖,而备受各界关注。权迎升以中国水墨诠释该漫画,深得评委赏识,并且其擅长把握战争大场面的艺术功力,更是令人赞叹。当中的格萨尔王水墨作品在与世界各地艺术家竞技的国际舞台上,更是拔得头筹,赢得喝彩,为漫画《格萨尔王》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作为跨界艺术家,权迎升在创作该漫画的同时,也同时创作了50余幅西藏格萨尔王水墨作品。多为3--6平方米的大尺幅当代水墨艺术作品,并于2012年陆续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水墨艺术画展。该漫画是权迎升带领其团队重磅漫画,历史3年创作完成。

权迎升是国内同时在漫画、禅画、动画、水墨四大艺术领域均取得空前成绩的跨界艺术节,此次以世界最长史诗《格萨尔王》为依托,以立体化的形式,陆续创作格萨尔王的漫画版及艺术画展,以至要将其改编成动画版,将格萨尔王开创性的推向世界,为弘扬西藏文化不遗余力的创作下去。

演唱歌曲

歌曲信息

歌曲:《格萨尔》——舞剧《英雄格萨尔》主题歌

作词:董玉方

作曲:张千一

演唱:阿鲁阿卓

歌手: 阿鲁阿卓

发行时间:2012-09-26

歌手介绍

姓名:阿鲁阿卓(陈阿卓)

籍贯: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

民族:彝族

生日:1985年6月28日

星座:巨蟹座

学历: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

单位:总政歌舞团

现任:总政歌舞团独唱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最青睐的颜色:白色、黑色

最擅长的运动:游泳

阿鲁阿卓现场(20张)

最可口的水果:苹果ma

最心仪的季节:春天

最害怕的事情:吃不到辣的

最认可的朋友类型:真诚、热情

阿鲁阿卓,彝族,贵州省毕节市人。总政歌舞团青年独唱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声乐最高奖“金钟奖”通俗唱法金奖、中央电视台“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金奖得主。

歌词信息

阿妈的经筒不说话 我什么都听见啦

天上的雄鹰不说话 我什么都听见啦

草原的牦牛不说话 我什么都听见啦

依啦依呀 拉呀依啦呀 依啦依呀 我什么都听见啦

我听见大风吹过经幡 你的马蹄踏灭狼烟

我听见大雪漫过灵岩 你的眼中飘落花瓣

格萨尔 啊 格萨尔 格萨尔

寺庙的油灯不说话 我什么都听见啦

古老的岩石不说话 我什么都听见啦

沧桑的高原不说话 我什么都听见啦

依啦依呀 拉呀依啦呀 依啦依呀 我什么都听见啦

我听见大江奔腾翻滚 你的热血升起火焰

我听见大山低吟箴言 你的故事流传千年

格萨尔 啊 格萨尔 格萨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