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

----更新时间:2022-05-24

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

约里奥

伊伦·居里

成长背景

Jean-Frédéric Joliot-Curie

(1900-1958)

热情、执著的弗雷德里克·约里奥

约里奥的家没有学习气氛,但是他从小喜欢读书,尤其钻研自然科学。约里奥瞒着大人在洗澡间里做小实验,常常闯祸,不是打破了洗脸瓷盆,就是砸碎了地上的瓷砖。所以在大人看来,约里奥是一个十分淘气和调皮的孩子。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约里奥心目中的科学理想。他非常崇敬法国大科学家巴斯德(1822—1895)和居里夫妇,不但阅读他们的生平传记,还模仿他们的科学生活。他特地在洗澡间的墙上贴了一张居里夫妇在实验室里工作的大幅照片。1915年约里奥进巴黎拉卡那中学念高中。1918年约里奥考取居里夫妇发现镭的巴黎理化学院,每门功课都是第一。不久,约里奥应召入伍服役。战后,他回巴黎理化学院一边工作,一边在朗之万教授指导下学习。约里奥的兴趣在物理、化学方面,他请求朗之万教授接收他在实验室工作,开始朗之万因为他没有在高等学府接受正规教育而拒绝了。后来约里奥一再请求,感动了朗之万,终于接受了他的要求。

夫妻相识

巴黎理化学校毕业后,约里奥到居里镭研究所工作。在这里他认识了 居里夫人的长女伊伦·居里(后名伊伦·约里奥-居里,参见 居里)。在共同的科学研究工作中,两人成了好朋友。约里奥尊崇伊伦,并非是因为她出身于一个具有光荣传统的科学世家,而是因为她那种坚韧不拔的独立精神、果断而自信的工作作风、丰富的 学识、对 诗歌的鉴赏能力,以及她那动人的容貌和在体育方面所表现出的才能。在放射学领域里,约里奥觉得有许多方面要向伊伦学习。伊伦则非常喜欢约里奥那热情洋溢、鼓舞人心的谈吐,为他那刻苦钻研、一丝不苟的科学事业心所折服。

1926年10月4日,伊伦与约里奥在巴黎第四区的市政大厅里举行了婚礼。起初,居里夫人不免感到有点难过,她生怕从此会失去女儿的陪伴和协助。后来,在日常工作和不断接触中,她对弗雷德里克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尤其当她发现了他身上那种富有热情、刻苦钻研的献身精神等优秀品质时,她对女儿的选择感到由衷的满意。居里夫人很器重这个活泼而又很会鼓励人的年轻人。她觉得现在工作起来更顺手了,过去她只有一个助手,而现在却有了两个助手。这两个年轻的科学工作者随时随地地在实验室里与居里夫人探讨各种问题。弗雷德里克·约里奥也为自己能成为居里夫人家庭中的一员而感到十分自豪。结婚以后,他就把自己的姓同居里的姓连在一起,改称为约里奥-居里。

伊伦和弗雷德里克继承了居里夫妇所开创的 放射性研究工作。他们就象当年的居里夫妇一样,在实验室里形影相随、并肩工作。在居里夫人的健康愈益衰退的情况下,伊伦和弗雷德里克主动地承担了各种研究工作。不久,他们就分别通过了 博士论文,获得了博士学位。

人工放射性的发现为中子的发现奠基

约里奥-居里夫妇通过实验发现,并不是所有 元素的 原子核都能被α粒子所击破。一些原子量比较重的元素的原子核因为带有很多电荷,它们能够排斥α粒子的轰击,而使本身并不发生分裂。这一发现的意义十分重大,实际上,它为中子的发现揭开了序幕。

1930年,人们又发现,用 α粒子轰击铍、 锂、硼原子核,产生了一种神秘的穿透力很强的 射线。可是,当时人们还不能正确解释这一现象,都认为这是一种 电磁波。1931年,约里奥-居里夫妇从自己的实验中发现,这种神秘的射线击破了氢原子核,其效果是电磁波所不能具有的。因此,他们设想,这是一种新的 基本粒子,它的质量同 质子相近,但不带 电荷,所以,具有高度的穿透力。约里奥-居里夫妇的这一研究成果对中子的发现,起了极大的启迪推动作用。1932年,科学家查德威克用α粒子轰击硼、铍的实验证实了存在这种新粒子的假设,并把它确定为中子而公开发表出来。这样,原子物理学中的一项极为重大的成果——中子被发现了。

自从1934年约里奥-居里夫妇有了这个重大发现以后,物理学家们研究和发展了他们的方法。越来越多的、更大的粒子加速器问世了,从此,科学家们几乎能制取到每一种元素的放射性同位素。

约里奥-居里夫妇还取得了另外一个可喜的成果。他们为 爱因斯坦的“质能互换定律”带来了可靠的证据:某些拥有能量的辐射是具体的粒子组成的,而原子质量的消减亦可相应地释放出能量来。他们所取得的这个成果立刻传遍了世界,轰动一时。

世界和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侵略者占领法国期间,伊伦和丈夫弗雷德里克仍然留在法国。在那烽火连天的艰苦岁月里,他俩始终勇敢地与法国地下组织密切配合,并肩战斗,为抗击德国侵略者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就象居里夫妇一样,弗雷德里克和伊伦既是生活道理上志同道合的伴侣,又是科学研究领域中辛勤耕耘的忠实合作者。在战后的岁月里,他们主持建立了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作为第一、二两次世界大战的亲身经历者,他们深知不义的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祸。尤其是作为一个杰出的科学家,当战争贩子利用核武器对人类进行新的战争威胁时,他们更感到自身责任重大。正如弗雷德里克所庄严宣布的:“科学家的天职叫我们应当继续奋斗,彻底揭露自然界的奥秘,掌握这些奥秘便能在将来造福人类。但同时我们应当下决心参加社会劳动,和人民一起保证我们的发现只供和平之用。”他们积极致力于世界的和平事业,为保证科学发明用于增进人类的富裕与幸福而努力奋斗着。

约里奥-居里夫妇竭诚致力于人类和平事业的行动使一小撮反动分子大为恼怒。当时,弗雷德里克是法国科学研究院院长和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主席,因他勇敢而直言不讳地反对核武器的发展计划而触犯了法国当局。1950年,法国当局借口弗雷德里克有共产党嫌疑而罢免了他的一切职务。1951年,伊伦也受到株连而被迫退出了原子能委员会;由于伊伦的政治观点,同年,美国化学学会也除去了她的会员资格。这种对和平事业的挑衅,激起了世界公正舆论的强烈抗议。这些突如其来的打击,影响了他们在学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约里奥-居里夫妇帮助新中国核研究走出第一步

中国的核研究,是从居里夫人的实验室里走出的科学家那里起步的。

1948年6月,35岁的物理学家钱三强离开巴黎,回到了北平。先前他曾在居里实验室和妻子何泽慧合作,发现了铀核的三分裂和四分裂现象。

1949 年3月,钱三强参加由郭沫若率领的代表团去巴黎出席世界人民保卫和平大会。这时,他想到这次是个机会,可以通过约里奥-居里先生帮助购买一些仪器和图书。他的意见反映到了中央,中央认为很好,就给他拨了5万美元。后来,由于法国不给中国代表团去巴黎的签证,钱三强没有去成巴黎,便从这笔款项中提出5000美元,设法转交给约里奥-居里先生,并请其转交给中共旅法支部的孟雨,委托不久即将分别由英、法归国的杨澄中和居里夫人的博士生杨承宗代购仪器与图书。

约里奥-居里先生收到这些钱后,特别慎重,包得严严实实的,埋藏在小花园的一棵树下。1951年春夏之交,新中国在巴黎的代表李风白找到杨承宗,告诉他说组织带了5000美元来,要买些研究原子能的器材。一开始,因为杨承宗还没收到钱三强的信,感到有些奇怪。待他收到信已是6月初了。信中要他买一些同位素,是何泽慧要的。还要买和研究原子能有关的书籍、仪器、药品。其中一种先进的计数进位器,必须得到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主任的特批。

正在这个时候,杨承宗在居里实验室遇到了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主任白朗先生。他就跟白朗先生说,我想买一台100进位的计数器。

白朗先生还没有答复,居里夫人就在旁边说:他们要在医疗方面研究同位素的应用,所以还买点儿同位素,你看嘛,用在医疗方面,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白朗先生说行啊,拿起笔就签了字。

买这一关算是顺利,但要出海关就很难了,因为购置的东西大都是违禁品,是经不起检查的。大概在8月份,杨承宗临走的时候,居里夫人的助教布歇士来问他,你一个人行吗?杨承宗想,这话中有音啊,便赶紧说,不行啊,你来帮我吧。布歇士便去问居里夫人,居里夫人对布歇士说,你帮他上船嘛!布歇士就帮杨承宗拎行李,从巴黎到了马赛。

在马赛上船的时候,布歇士问杨承宗,你哪几个箱子比较重要?杨承宗指着一个箱子说,你把这个箱子替我拿上去就行了。他们上船时从两个楼梯上去,法国人有个专门通道,非法国人则走另一个通道。杨承宗事先已经得到了一张证明信,内容是证明人布歇士,证明杨承宗所带的行李是他在实验室里自制的仪器、设备。这张纸非常重要,因为旁边还有法国第五区警察局的图章。就这样,杨承宗购买的许多珍贵物品全都顺利带回了国。

杨承宗临行前曾去拜望了约里奥-居里先生。约里奥-居里有一段谈话一直令杨承宗不能忘怀——

约里奥-居里先生说:我听说你要回中国去?我说是的。他问什么时候回去?我说8月。他说,这样啊,你回去告诉毛泽东,要保卫世界和平,要反对原子弹。你们要反对原子弹呢,就必须自己先要有原子弹。原子弹的原理又不是美国人发明的。你们有自己的科学家嘛。钱——就是钱三强,你呀……

杨承宗归国后,把约里奥-居里先生的这些话告诉了钱三强。后来,钱三强回忆说,1951年杨承宗回国后对我说过这件事。我当即把杨承宗带回的话转告了科学院办公厅副主任丁瓒,请他向中央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