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统一

----更新时间:2022-05-24

意大利统一(意大利文:Risorgimento,意为“复兴”,故中文文献将意大利统一过程称之为意大利复兴运动;英文:Italian unification)是19世纪至20世纪初期间,将意大利半岛内各个国家或分裂的政权统一为意大利王国的政治及社会过程。

大多数学者都同意意大利统一运动是随着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及拿破仑政权的结束而开始,亦随着1871年的普法战争而结束,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自1815 年拿破仑一世入侵、烧炭党形成开始,至1831 年青年意大利党提出“政治改革”的口号。第二阶段为1848-1849年意大利独立战争时期,反对封建分裂和奥地利帝国统治。第三阶段以撒丁王国为中心,依靠加里波第的红衫军,解放西西里和那不勒斯,于1861 年建立意大利王国,并先后从外国统治下收复各地,最后完成了意大利统一。

背景

由拿破仑统治的意大利共和国及其后意大利王国的成立令国内人民产生民族主义的思想。当拿破仑的君主政权开始衰落,他之前确立的其他君主尝试透过满足民族主义者来巩固他们的政权,为革命制造良好的时机。这些君主中包括向奥地利争取在意大利王国继任的意大利殖民统治者Eugène de Beau,以及要求意大利爱国者协助在其统治下统一意大利的若阿尚·缪拉(参阅 Proclama di Rimini)。

随着拿破仑统治下的法国战败,维也纳会议正式召开以重新画定欧洲大陆。在意大利,会议恢复拿破仑时代前的各国独立政府,当中一些是直接统治的,一些则受欧洲列强的强大影响。不过,多个意大利国家内都有团体再次推动一个统一的意大利国家的意念,令早已在民众间点燃了的民族主义的火焰燃烧起来。当时,争取意大利统一被认定是与奥地利帝国及哈布斯堡王朝对抗,因为它们直接控制着现时的意大利东北部以意大利文为母语的部分,同时亦是对抗统一的最强大的单一力量。奥地利帝国顽抗意大利半岛(以及帝国内其他地方)的民族主义思维——当时,奥地利首相梅特涅指“意大利”这个词语是单纯的“地理名词”(Geographical Expression)。艺术和文学思维亦转向民族主义,其中最著名的也许是亚历山大·曼佐尼的《约婚夫妇》I Promessi Sposi(The Betrothed)。有些人将这本小说当作对奥地利的统治的批评。无论如何,这本小说在1822年出版,并在其后数年作出大幅修改;1840年版使用标准化的托斯卡纳方言,这是作者深思熟虑后为了提供一种所有意大利人都可使用的标准语言而作出的努力。

支持统一的人亦面对教廷的反对,尤其在与给他们某程度上的自治权的教皇国建立邦联制失败后。当时的教皇庇护九世恐怕放弃当地的势力会令意大利天主教徒受迫害(Hales, 1958)。

即使是希望见到半岛统一成一个国家的人,很多不同的团体亦不能就统一国家的应实行的制度达成共识。其中一个建议(约1847年—1848年)认为应在教皇的统治下建立邦联制。很多主要的革命团体希望建立一个共和国。但最后却由一个国王维托里奥·埃曼努埃莱二世及其首相加富尔掌握了统一意大利为君主政体的权力。

其中一个最具影响力的革命组织是烧炭党(Carbonari),这秘密组织于十九世纪初在意大利南部成立。组织的意念来自法国大革命,成员主要来自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维也纳会议将意大利半岛分给欧洲列强后,烧炭党分子分散到教皇国、萨丁尼亚王国托斯卡纳大公国摩德纳公国以及伦巴第-威尼斯王国。这些国家对该组织非常恐惧,因而通过一个条例,对参与烧炭党会议的人判以死刑。但组织仍继续存在,并由1820年起发起多次暴动。烧炭党因拿破仑三世统一意大利失败而将他判处死刑,更差点成功以此为由刺杀他。统一运动的领袖大多是这组织的成员。

相关人物

统一运动中两个重要人物是意大利统一的倡导者纠泽佩·马志尼和朱塞佩·加里波第。在较保守的君主立宪支持者中,加富尔和其后成为第一个意大利国王的维托里奥·埃曼努埃莱二世同为重要人物。

热那亚人马志尼于1830年成为烧炭党的成员。他在革命运动中的活动令他在加入后不久便被囚禁。在狱中,他断定意大利“可以并因此应该”统一,又系统化他建立“单一、自由、独立、共和”的国家并以罗马为首都的革命活动。1831年出狱后,他到了马赛,在当地成立了一个新政治组织,名为意大利青年党(La Giovine Italia)。新组织的格言是"God and the People",以统一意大利为目标。

尼斯(萨丁尼亚王国的一部分,后来割让给法国)人朱塞佩·加里波第在1834年参与皮埃蒙特的起义,因而被判死刑,但最后逃亡到南美洲。他在当地逗留了十四年,参与多场战争,于1848年返回意大利。

统一革命战争

早期革命

烧炭党叛乱(1820年—1821年)

1814年烧炭党(马志尼,后组‘青年意大利党’)开始在那不勒斯组织革命活动;至1820年组织已强大得足以凭自己的军队侵略那不勒斯,迫使国王答应实行烧炭党草议的新宪法。但翌年革命被奥地利人以“神圣同盟”在奥地利、普鲁士和俄罗斯之间的中介人身分镇压。

两西西里王国叛乱

1820年,西班牙人成功推翻宪法,促进了意大利相似的活动。从西班牙人的经验得到启发,两西西里王国的军队中由古格雷莫·佩佩指挥的一个团——一个烧炭党——造反,征服两西西里王国的半岛部分。国王斐迪南德一世同意颁布新宪法。但革命人士无法赢得公众的支持,更成为神圣同盟的奥牙利军队。斐迪南德一世废除宪法,并开始有系统地迫害革命者。西西里很多革命支持者,包括米谢勒·阿玛尼,在其后数十年被迫流亡海外。

皮埃蒙特叛乱皮埃蒙特的革命运动领袖是Santorre di Santarosa,他希望能赶走奥地利人,并将意大利统一到萨伏依王朝下。皮埃蒙特的革命在Alessandria开始,军队在当地采用了奇萨尔皮尼共和国的绿、白、红三色旗。在国王离开国家时代为处理事务的摄政王通过新宪法以安抚革命者,但国王回国后却推翻了宪法,并向神圣同盟寻求援助。Di Santarosa的军队战败。

1830年左右,支持一个统一的意大利的革命意识高涨;一连串叛乱为在意大利半岛建立一个国家奠定基础。

The Duke of Modena, Francis IV野心很大,希望藉著扩大势力范围而成为意大利北部的国王。1826年,Francis明言他不会阻止破坏意大利统一的反对势力。受到声明的鼓励,当地的革命人士开始组织起来。

1831年,法国七月革命期间,革命人士迫使国王退位,并在法国新国王路易·菲利浦的鼓励下开始七月王朝。路易·菲利浦答应包括Ciro Menotti在内的革命人士,如果奥地利尝试干扰军队,他会作出干预。不过,因为害怕会失去王位,路易·菲利浦在Menotti计划的起义中没有作出干预。但事实并非如此——在1831年,Papal police得悉Menotti计划的叛乱,将他和其他谋反者拘捕。

同时,亦有其他叛乱在波隆那、Forlì、拉文纳、Imola、费拉拉、Pesaro和Urbino的Papal Legations发生。这些以三色旗取代教皇旗的成功的革命迅速布满整个Papal Legations,他们新成立的当地政府宣称建立了一个统一个意大利国家。

在Modena及Papal Legations的革命掀起了Duchy of Parma的类似活动,大公国亦采用了三色旗;Marie Louise公爵离开了城市。

发生叛乱的省计划统一为Province Italiane unite(统一的意大利省),当时的教皇国瑞十六世向奥地利求助以对抗造反者。梅特涅警告路易·菲利浦奥地利没有意图让意大利的问题自由发展,而且不会忍受法国的干预。路易·菲利浦拒绝提供任何军事援助,更逮捕了在法国居住的意大利爱国人士。

1831年春天,奥地利军队开始进军意大利半岛,慢慢镇压每个发生了革命的省中的抵抗,结束了很多成熟的革命运动,并捕获了其领袖,包括Menotti。

第一次战争

1848年1月,革命骚乱开始在西西里岛发生。不久,革命扩展至整个欧洲。1848年2月,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浦被迫逃亡,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宣告成立。骚乱无可避免扩展至意大利,事实上革命者亦强迫大部分意大利统治者实行君主立宪,而在米兰和威尼斯的起义亦暂时驱逐了奥地利人。

不久,萨丁尼亚王国国王卡洛·阿尔贝托认定统一意大利的时刻已经来临。宣称“意大利会自己建立自己”,他向奥地利宣战。在Battle of Custoza中,他于1848年7月24日迅速被奥地利元帅约瑟夫·拉德斯基打败。双方很快便达成停战协定,拉德斯基重新控制整个伦巴底-威尼斯大区,但威尼斯得以幸免,一个共和国在达尼埃尔·曼宁领导下于威尼斯宣告成立。

当拉德斯基巩固他在伦巴底-威尼斯大区的势力,以及阿尔贝托的伤势渐愈时,事情在意大利其他部份变得更严重。三月时勉强答应宪法的君主开始与他们的宪政大臣发生冲突,经常导致正面冲突。最初,共和国取得优势,迫使君主逃离他们的首都。这包括当时的教皇庇护九世。庇护九世最初被视为改革者,但与革命人士的冲突令他对君主立宪政府的理念感到酸溜溜。至1849年初他逃离罗马。激进的意大利民族主义者,包括马志尼及加里波底,宣告成立罗马共和国

列强有机会对罗马共和国的成立作出回应前,在阿尔贝托的军队接受逃亡海外的波兰元帅Albert Chrzanowski训练的同时,阿尔贝托决定再次与奥地利决战。1849年3月23日,但是很快他在Novara中被拉德斯基再次击败。这次战败是最后一次。阿尔贝托退位,由他的儿子维托里奥·伊曼纽尔二世接任,皮埃蒙特人统一意大利或征服伦巴底的野心亦已经——至少暂时——结束。战争于8月9日签署条约后正式结束。

战后剩下罗马及威尼斯共和国。四月,Nicolas Oudinot下的一支法国军队被派遣到罗马。表面上,法国人希望协助教皇及其国民和解,但不久法国人被迫倾向某一方,并决定恢复教皇的地位。经过两个月的围城,罗马于1849年6月29日投降,教皇复位。加里波底和马志尼再次流亡海外——1850年,加里波底流亡美国纽约市。同时,奥地利人包围威尼斯,威尼斯被迫于8月24日投降。奥地利人亦发起恢复意大利中部的秩序,恢复被逼走的太子的地位,并建立他们对教皇国的控制。革命因而完全瓦解。

1848年革命,也被称作第一次意大利独立战争.

第二次战争

尽管卡洛·阿尔贝托已经被奥地利人彻底击败,但是皮埃蒙特人并没有完全放弃希望。加富尔在1852年成为首相,同样也有着扩张的雄心。但是他已经察觉到仅凭撒丁王国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因此,他希望借助英法的力量赶走奥地利人。

为此,撒丁王国在1855年加入了克里米亚战争并支持英国和法国。但是这一做法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意大利人的利益在战后的巴黎和会上被忽视了。尽管如此,这场战争还是取得了一个有益的结果,奥地利被孤立了,因为它试图在战争中对战争双方搞平衡,以至于战争双方对其都没有好感。

在1858年1月14日,一个意大利民族主义者Felice Orsini试图行刺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失败后被捕入狱,他在狱中写信给拿破仑三世,呼吁他给予意大利民族主义者以帮助。拿破仑三世在年轻的时候曾加入过烧炭党,他还认为自己是一个进步的思想家,在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开始坚信自己应该为意大利的命运做些什么。1858年夏,加富尔与拿破仑会面,双方同意对奥地利联合作战。按照协议撒丁王国在战后接收奥地利在意大利的领地(伦巴第和威尼斯)以及帕尔马和摩德纳,与此同时,法国将获得撒丁王国在阿尔卑斯山麓的领地萨伏依和尼斯。意大利中部和南部将保持原样,尽管据传皇帝的侄子将取代哈布斯堡家族而成为托斯卡纳的主人。为了使法国的干涉不被视为侵略行径,加富尔将煽动伦巴第的革命活动,从而引诱奥地利的入侵。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不如计划的那样顺利。奥地利人在处理皮埃蒙特人引发的叛乱时表现得出奇地有耐心。皮埃蒙特人在1859年三月的总动员在一定程度上宣告失败,从而使得引诱奥地利入侵的计划破产。没有奥地利的入侵,法国就无法名正言顺地“干涉”。失去了法国的支持,加富尔就无法承担战争的风险了。正在这个时候,奥地利发出了解除动员的最后通牒,皮埃蒙特当然加以拒绝,使得奥地利看起来是入侵者,使得法国能够顺利“干涉”。

这场战争很快结束。即使奥地利推进至皮埃蒙特,亦无力对抗。在由拿破仑三世带领的法国军队抵达前,奥地利已无法保住阿尔卑斯山的路线。6月4日的马真塔战争中,法国和萨丁尼亚战胜Gyulai伯爵的奥地利军队,奥地利由伦巴底的大部分地区撤军,拿破仑和维托里奥·伊曼纽尔二世以胜利者的姿态进入米兰。6月24日,两军之间的第二场战争于苏法利诺爆发。奥地利国王弗朗茨·约瑟夫亦有亲自指挥其军队,双方皆展示了一些作战技巧,但法国亦再次战胜。奥地利撤军至威尼斯边境的要塞。

第三次战争

在1866年的普奥战争中,奥地利帝国普鲁士王国竞争在德意志诸国的领导地位。意大利王国抓住这个机会,企图夺回奥地利帝国手中的威尼西亚,而与普鲁士结成盟友。奥地利试图去说服意大利王国政府,接受威尼西亚为代价而不插手战事。然而,于4月8日意大利王国与普鲁士签订协议,意大利王国将取得威尼西亚。6月20日,意大利王国向奥地利帝国宣战。在意大利一统中,普奥战争被称为“第三次独立战争”,在第一次(1848年)及第二次(1859年)的独立战争之后。

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催促引导军队渡过明乔河去入侵威尼西亚,同时加里波底率领他那支名为阿尔卑斯山猎人的志愿军去入侵蒂罗尔。意大利正规军的冒险以惨败告终。意大利王国陆军在6月24日与奥军于库斯托扎开战,意军遭受失败。7月20日,意大利海军利萨海战中大败,海军损失惨重。意大利命运并未全部如此凄凉,7月21日加里波底的志愿军于贝泽卡战胜奥军,并朝特伦托进军。

7月3日,萨多瓦会战,奥军被普军完全击败,普军进逼维也纳。同时,普鲁士首相奥托·冯·俾斯麦见其目标已经达成,于7月27日与奥地利签订停战协定。意大利王国正式于8月12日与奥地利停战。加里波底于胜利的行军中被召回,并且发出一份简短的辞职电报,上面只有“服从”(Obbedisco)一字。

尽管意大利表现差劲,但普鲁士在北线的胜利,确保奥地利割让威尼西亚。10月12日在维也纳签订的条约中,奥皇同意将威尼西亚割予拿破仑三世,然后拿破仑三世在10月19日将威尼西亚让予意大利。条约中,表示威尼西亚的合并,经过公投才能变成有效。公投于10月21、22日举行。历史学家认为此公投,是在军队的监控下进行,因为仅仅只有0.01%的投票者投下反对票。许多支持独立的威尼斯人认为,这是一个阻止威尼西亚独立的骗局。

奥地利军队对于意大利人的进入,作出了一些反对,但成效不大。伊曼纽尔二世进入威尼斯,并表现了他对圣马可广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