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六世

----更新时间:2022-07-06

波拿巴王朝

人物简介

拿破仑六世,原名路易·热罗姆·维克多·埃曼努埃尔·利奥波德·马里·波拿巴。1914年1月23日出生。1997年5月3日,拿破仑六世路易·热罗姆·维克多·埃曼努埃尔·利奥波德·马里·拿破仑去世,依照其意愿选定孙子让-克里斯托夫王子为继承人,成为波拿巴家族首领拿破仑七世

拿破仑六世 路易亲王为何不让儿子继位的原因是,拿破仑六世一生都梦想着恢复法兰西的君主制,而儿子查尔斯则在上世纪60年代的学生时代起就是极端激进分子,因此拿破仑七世才会选择孙子继位。

皇氏缔造

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 ,叱咤风云的西方之皇,公认的战争之神,是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四大军事统帅之一( 亚历山大大帝, 凯撒大帝, 汉尼拔, 拿破仑),一生中指挥大大小小一共60多场战役,要比历史上 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 汉尼拔, 苏沃洛夫,这些名将所指挥的战役总和还要多,拿破仑成为欧洲不可一世的霸主,成为与凯撒大帝、亚历山大大帝齐名的拿破仑大帝,缔造了波拿巴王朝

皇氏家族

家族成员

夏尔·波拿巴: 拿破仑·波拿巴的父亲

莱蒂齐娅: 拿破仑·波拿巴的母亲

约瑟夫·波拿巴: 拿破仑·波拿巴的长兄,在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曾被二弟拿破仑封为那不勒斯国王,后来又被封为西班牙国王,那不勒斯王位由拿破仑.波拿巴的妹夫、帝国元帅缪拉顶替。在1814年曾代替拿破仑.波拿巴 监国。

路易·波拿巴: 拿破仑·波拿巴的弟弟,曾被封为荷兰国王,但是因为和拿破仑对英贸易一事意见不合,被迫宣告退位,荷兰并入法兰西第一帝国。

热罗姆·波拿巴: 拿破仑·波拿巴的八弟,被封为 威斯特伐利亚国王。后来在对俄战争时被打败。

拿破仑一世(1804-1821):即 拿破仑·波拿巴,1815年彻底失败。

拿破仑二世(1821-1832):拿破仑之子,号称小罗马王。但是生长在母亲的 奥地利宫廷中,从未掌握政权。1832年死于 哈布斯堡常见的肺结核。

拿破仑三世(1844-1873):拿破仑弟弟路易的儿子,原名路易。在大伯约瑟夫死后死后主张权利,并于1848年成为 法国总统,1851年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1870年帝国被推翻,拿破仑三世被俘。

拿破仑四世(1873-1879):拿破仑三世之子,原名拿破仑- 欧仁。父亲被俘后和母亲逃亡英国。后因为立功心切前往非洲参加祖鲁战争而死在祖鲁人手中。

拿破仑亲王(1879-1891):拿破仑弟弟 热罗姆之子,原名拿破仑-约瑟夫- 查尔斯-保罗-波拿巴。在第二帝国时期被称为拿破仑亲王。1879年侄子死后将继承权留给了拿破仑亲王之子维克多。但是他本人更主张这个权利。

拿破仑五世(1879-1926),原名拿破仑-维克多-热罗姆-弗雷德里克-波拿巴。拿破仑亲王之子。

拿破仑六世(1914-1997):原名路易-热罗姆-维克多-伊曼纽尔-利奥波德- 马里-波拿巴。拿破仑五世之子。

拿破仑七世(1986-):原名 查尔斯- 马里-热罗姆-维克多-拿破仑-波拿巴。前者之孙。

皇氏联姻

到了拿破仑六世的时候,就已经和波旁王朝的 奥尔良派搭上关系了。拿破仑六世的母亲是比利时公主克莱门汀。克莱门汀的祖母是 奥尔良派的公主露易丝。露易丝的父亲就是 奥尔良朝的国王路易菲利普。

诸世简介

一世

拿破仑·波拿巴(法语:Napoléon Bonaparte,意大利语:Napoleone Buonaparte,1769年8月15日-1821年5月5日),即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I),出生于科西嘉岛,十九世纪法国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历任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第一执政(1799年-1804年),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1804年-1815年)。

拿破仑于1804年11月6日加冕称帝,把共和国变成帝国。在位期间称“法国人的皇帝”,也是历史上自查理三世后第二位享有此名号的法国皇帝

对内他多次镇压反动势力的叛乱,颁布了《拿破仑法典》,完善了世界法律体系,奠定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秩序。对外他率军五破英、普、奥、俄等国组成的反法联盟,打赢五十余场大型战役,沉重地打击了欧洲各国的封建制度,捍卫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他在法国执政期间多次对外扩张,发动了拿破仑战争,成为了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的保护者、瑞士联邦的仲裁者、法兰西帝国殖民领主(包含各法国殖民地荷兰殖民地、西班牙殖民地等)。在最辉煌时期,欧洲除英国外,其余各国均向拿破仑臣服或结盟。形成了庞大的拿破仑帝国体系,创造了一系列军政奇迹与短暂的辉煌成就。

拿破仑于1814年退位,随后被流放厄尔巴岛。1815年建立百日王朝后再度战败于滑铁卢后被流放。1821年,拿破仑病逝于圣赫勒拿岛。1840年,他的灵柩被迎回法国巴黎,隆重安葬在法国塞纳河畔的巴黎荣军院(巴黎伤残老年军人院)。

二世

拿破仑二世弗朗索瓦·约瑟夫·夏尔·波拿巴(Napoleon II,François Joseph Charles Bonaparte,1811年3月20日-1832年7月22日),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Bonaparte)与他的第二位皇后玛丽·路易莎(Marie-Louise)之子,生于杜伊勒里宫

他出世后即被封作“罗马王”(Roi de Rome),为拿破仑一世法兰西第一帝国皇位的继承人。1813年拿破仑一世在莱比锡战役中战败,次年反法联军进入巴黎,法国元老院随即废除了拿破仑一世的帝位。拿破仑一世在枫丹白露宫宣布退位,在退位诏书中他希望由“罗马王”即位、路易莎皇后摄政。但是在保王的塔列朗游说下,反法同盟最终使波旁王朝复辟。

拿破仑一世失败后,弗朗索瓦被母亲带到她位于帕尔马的领地,后来又被送到维也纳他的外祖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二世(即奥地利皇帝弗朗茨一世)那里,他的封号也先后被改为帕尔马亲王(Prince of Parma,1814年-1818年)和赖希施塔得公爵(Duke of Reichstadt,1818年-1832年)。

尽管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继承皇位,“波拿巴分子”——拿破仑的支持者依然称弗朗索瓦为“拿破仑二世”或是“罗马王”。由于身患肺结核,弗朗索瓦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终于在1832年于维也纳去世。

三世

拿破仑三世一般指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夏尔·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法语:Charles Louis Napoléon Bonaparte,1808年4月20日-1873年1月9日),又称为拿破仑三世(法语:Napoléon III),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为拿破仑一世之侄,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奥坦丝·德·博阿尔内王后之幼子。他在1848年当选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1852年称帝,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1870年他发动普法战争,在色当会战中惨败。9月4日宣布退位。1873年,他在英国病逝。[1]

拿破仑三世对外推行积极主动的外交政策,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击败俄罗斯帝国。侵略越南、墨西哥、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他反对各国在维也纳会议上制定的反动主义政策,支持民族主义,是一位广受欢迎的君主。拿破仑三世在位期间,法国经济繁荣,产业开始现代化。他下令对巴黎进行大幅度改造,为现代城市塑造了轮廓。[2]

1839年,年仅31岁的路易·拿破仑发表了《拿破仑思想》,歌颂其叔叔拿破仑一世的伟大功绩。9年后,风云际会使他交上了好运,年仅40岁便当选为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叔叔拿破仑皇帝赫然在前,总统显然难以满足他的欲望。1852年他尊自己为“拿破仑三世”,并随即登基成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

拿破仑三世踌躇满志的外表和光辉神秘的经历一时间迷倒了整个欧洲。不幸的是,同时期欧洲大陆的中央屹立着另一位政治巨人——普鲁士“铁血宰相”俾斯麦。他早在1850年便用戏谑的语气将前者一语戳破:“他的喜怒无常反倒令人高估其智慧”。

俾斯麦雄心勃勃,一番励精图治之后,19世纪上半期还显得过于默默无闻的普鲁士迅速崛起为欧洲一流强国,晋升为欧洲大陆上对法国最具挑战性的敌人。而过于自负的拿破仑三世却对这一国际战略格局的巨大演变浑然不知。俾斯麦一系列老谋深算的蓄意挑动“对高卢牛起到了一块红布的效果”,法兰西被激怒了。1870年7月19日,信心满满的拿破仑三世对普鲁士宣战。

如果从今天来看,我们可以轻松地发现拿破仑三世的举动是多么鲁莽:1870年,德意志诸邦的人口已经多于法国;德意志有着更长的,并且更充分的为军事目的做好安排的铁路线;其国民生产总值和钢铁产量就在那时追上了法国;其煤产量是法国的两倍半……

相比于此,法国的一切则灰暗很多,军队的动员效率相对于普鲁士要低得多;战争中关键的炮兵遍及全国,难以集中……更致命的是,“巴赞元帅的懒散愚蠢无法言语,而拿破仑三世本人也并不比他强多少”。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国家加上不识时务的领袖,法国的命运在1870年7月19日那一天就已注定——1870年9月2日色当陷落,拿破仑三世和10多万法军当了俘虏。

100年之后,作为国际政治现实主义学派的一流学者,基辛格博士对拿破仑三世有着一针见血的评价:“他以维也纳体系的终结者、欧洲民族主义的启蒙师自居,却把欧洲外交导入一篇混乱,且法国从中一无所获,反而是其他国家受惠。他要打破维也纳体系是因为他认为法国受到孤立,这也代表某种程度的事实。但他的统治于1870年结束时,法国比梅特涅时代更孤立。”

路易·拿破仑的时代早已远去,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法国的这一惯性还在向前推进。1883—1885年,法国军队在整个中法战争过程中的表现差强人意;二战中,法国在德国“闪电战”的攻击下短短6周便兵败国降;1954年法国在越南奠边府战役中完败,不得不放弃其美丽的印度支那梦想;1956年在“苏伊士运河危机”中,面对美国压力尴尬退却;从1954年一直绵延到1962年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法国40万军队都难以扑灭战火,迫使第四共和国倒台,即使戴高乐东山再起都无法挽回局面……虽然戴高乐时期的独立外交路线令人耳目一新,但毕竟法国的国力相对于其强硬的,试图脱离美国主导的美欧同盟体系显得难以为继,以至于这种政策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法兰西式浪漫的自负只是拿破仑三世悲剧病理上的点缀,大国情怀之下自身实力的欠缺也许才是法国悲剧的沉疴所在。即使时至今日,这一命运的影子在法国队利比亚战争的现实映射下仍然时隐时现……[3]

四世

拿破仑·欧仁·路易·让·约瑟夫·波拿巴(Napoléon Eugène Louis Jean Joseph Bonaparte)(1856年3月16日—1879年6月1日),是法兰西第二帝国拿破仑三世与其妻欧仁妮皇后的独生子,是帝国的皇太子(Prince impérial),也被称为“拿破仑四世”。

五世

拿破仑五世(1862年7月18日-1926年5月3日),原名拿破仑-维克多-热罗姆-弗雷德里克-波拿巴。

六世

拿破仑六世(法语:Napoleon VI,1914年1月23日-1997年5月3日),全名路易·热罗姆·维克多·埃曼努埃尔·利奥波德·马里(法语:Louis Jérôme Victor Emmanuel Léopold Marie),是法国拿破仑·波拿巴家族的后裔,拿破仑五世拿破仑·维克托之子。

七世

让 · 克里斯托夫· 拿破仑(法语:Jean-Christophe Napoléon 1986年7月11日出生),称为拿破仑七世。1997年他祖父拿破仑六世去世后他成为波拿巴家族继承人,人称拿破仑亲王。

历史评价

如今的青年,尤其是男青年在相亲时,通常会从父母师长那里得到这样的建议:“颜值不重要,关键是要找个对你未来事业有帮助的人。”这话有几分道理,不过也要看情况,有些人明明是按照这个信条去找的,最后反而将一生事业交代在了自己的婚事上。比如法国皇帝拿破仑,就是这方面典型的失败案例。

3月8日这一天是妇女节,也是拿破仑与他结发妻子约瑟芬结婚纪念日,1796年这一天,两人正式结为连理。当时年仅27岁的拿破仑已经在土伦战役中扬名立万,成为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除了个子矮了点,各方面都很完美,是个活脱脱的“小鲜肉”。而他的妻子约瑟芬,不仅比他大六岁,有过婚史,拉扯着两个与前夫生的孩子,而且模样也并非美若天仙。如果以现代人的眼光看,这对新婚夫妇实在是不般配。

然而,精明的拿破仑怎么会做亏本生意呢?结婚前,他曾经写信给他哥,详细地阐述了娶这位寡妇的目的:首先,约瑟芬有钱有名,而他拿破仑虽有准将头衔,但在那段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日子里却长期赋闲在家。如果他娶了约瑟芬,就有点像今天的农村凤凰男娶了城里的孔雀女;其次,约瑟芬生过两个孩子,证明她有生育能力;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约瑟芬是巴黎当时著名的交际花,跟当时的执政官巴拉斯有绯闻,拿破仑很想借着这根线为自己获得升迁的机会。

娶个老婆,把经济、传宗接代、事业的问题同时解决了,拿破仑这算盘打得够精明吧?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拿破仑的账还是算错了。拿破仑通过与约瑟芬的联姻的确迅速获得了升迁机会,结婚不到48小时就出差去了(指挥在意大利的法军)。但他老婆是交际花,怎么耐得住这等寂寞呢?所以当拿破仑在前线指挥士兵开炮时,约瑟芬却在后方与各色新老情人约炮。所以,每次远征回师后,跟老婆闹家务事成了拿破仑的定期任务。

等到拿破仑终于利用雾月政变成了法国“第一执政”并进而当上了皇帝,他老婆终于不敢再乱搞了,然而另一个问题紧接着找上门来——曾经生育了两个孩子的约瑟芬居然不能再生育了。没有子嗣这事儿可愁坏了一心想要建立自己王朝的拿破仑,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与约瑟芬离婚,并在全欧洲重发征婚启事,找一个能给自己生儿子的妻子。

以拿破仑此时的地位,符合条件的就只有欧洲各王室。经过一番挑选,拿破仑看上了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妹妹。在战场上被拿破仑欺负得没辙的亚历山大原本也想把妹妹许给拿破仑,却被他母亲拦住了。老太后很是看不起拿破仑,觉得拿破仑是标准的“矮穷挫”:矮——身高不到一米六;穷——科西嘉岛小贵族出身;挫——脾气暴躁。经他娘这么一忽悠,亚历山大也觉得不能把自己的宝贝妹妹嫁给这个“科西嘉野兽”,于是公然悔婚。恼羞成怒的拿破仑兴兵40万攻入俄罗斯去“问候”沙皇他妹,其结果大家都知道——俄罗斯贼冷的冬天为拿破仑一生的功名事业敲响了丧钟。

婚姻不幸给拿破仑造成的麻烦还不止这些,当初为了跟约瑟芬结婚,拿破仑狠心甩了跟自己相恋多年的初恋欧仁妮。等到后来遭遇各种婚姻不幸时,拿破仑又想起还是自己的初恋好,于是经常公然对着已是有夫之妇的欧仁妮大献殷勤。而对于欧仁妮的丈夫贝纳多特,拿破仑可能觉得有所亏欠,于是对他多有提携,最终贝纳多特被提携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身为一个法国人,他居然被瑞典选为了王储,并最终掌握了瑞典的大权。

按说贝纳多特身为法国人和拿破仑的老部下,上台后怎么说也应该领导瑞典人民亲法吧?可你想想,有谁会对一个曾经公然撬过你老婆的人抱有好感呢?于是,早就对拿破仑忍够了的贝纳多特率领瑞典毅然决然地投入了反法联盟的怀抱。拿破仑对英国精心编织的大陆封锁之网就是由瑞典打破的,滑铁卢战役中,也正是瑞典的反法,迫使拿破仑不得不分兵,最终导致了他的失败。

在婚姻问题上机关算尽的大英雄拿破仑,恰恰败亡于婚姻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个绝妙的讽刺。也许婚姻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无法用理性去计算的——人的一生实在太过浩大,你怎么能预见到在此处成为你敲门砖的婚姻,在别处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所以,对于像婚姻这样的人生大事,我们还是多听从些感性的召唤为好,毕竟如果遵从内心,将来无论它成为敲门砖还是绊脚石,你都能无怨无悔地认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