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咸(魏晋时期名士,“竹林七贤”之一)

----更新时间:2022-07-06

阮咸:西晋陈留尉氏(今属河南)人,字仲容。与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并称“竹林七贤”。阮咸是阮籍之侄,与籍并称为“大小阮”。阮咸也是著名的音乐家,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阮咸精通音律,善弹琵琶,时号“妙达八音”,有“神解”之誉。存世的作品有《律议》、《与姑书》。“阮咸”这一乐器也是因其得名。[1]

人物生平

放达任情

阮咸,字仲容。陈留尉氏(今河南开封南)人。为人任情不拘礼节,与叔父阮籍游于竹林,当时信守礼法的人讥讽他们的所作所为。阮咸和他的侄子阮修、王澄、泰山郡人胡毋辅之、陈国人谢鲲、城阳郡人王尼和新蔡郡人毕卓都认为放荡任性就是开朗豁达;甚至狂醉闹酒,赤裸身体,也不觉得不正常。

不被重用

阮咸历任散骑侍郎。山涛推举阮咸主持选举,说他如果处在任人的职位最为合适。晋武帝认为阮咸好酒虚浮,于是不用他。太原人郭奕志高有识人之量,当时很有名,很少推服他人,见到阮咸便倾心佩服,不觉大为感叹。

饮酒赏乐

阮咸精通音律,善弹琵琶。虽然他平时不和他人交往,仅同知亲的人高歌酣宴。而他和他的侄子阮修特别要好,常得意为欢。荀勖每次和阮咸讨论音律,自以为远不如他,视之为异己,便把他调出朝廷任始平太守,后无疾而终。

主要作品

阮咸原有文集一卷行世,元代尚存,后来散佚。另有杂著《难答论》二卷(与阮浑合著)与《易义》皆已散佚;阮咸存世的作品只有《律议》和《与姑书》,《律议》见载于晋秘书监傅畅的《晋诸公赞》,《与姑书》则载于《世说新语》刘孝标注引《阮孚别传》;有文献记载《三峡流泉歌》《古三坟注》系阮咸作品,尚难断定。[3]

主要成就

质疑音律

荀勖精通乐理,当时人都称他是“暗解”。他创制了十二支新律用的笛子,用来调整乐律,规范雅乐。每到正月元旦聚会时,在殿堂奏乐,他自己亲自调整五音,音韵没有不和谐的。当时阮咸精通八音,时人称他为“神解”。每当因公事聚会奏乐时,阮咸常常在心里批评荀勖的新律调子高,认为调子高就会引起悲哀,就不是兴国的音乐而是亡国的音乐。阮咸认为因为古、今尺度长短不同造成,所以让荀勖的新律不合雅乐的规范,不能体现盛德的至和之音。荀勖对阮咸记恨在心,便进言把阮咸调出朝廷任始平太守。

后来有一个农夫在田野耕地时,出土了一把周代的玉尺,这便是天下的标准尺。荀勖试着用它来校正自己所制作的钟鼓、金石、丝竹等乐器,发现都短了一黍,于是才佩服阮咸的见识高超。荀勖根据新律创作了两个舞蹈,后来又修正乐器。直到荀勖去世,都没有完成他的事业。元康三年(293年),晋惠帝下诏让他的儿子荀藩修定乐器,用到郊祭和宗庙祭祀中。

音乐成就

阮咸善弹琵琶,尤其是长颈琵琶。武则天时,蜀人蒯朗发掘古墓得到铜器,器身正圆似琵琶,没人能够认识。元澹说:“此阮咸所作器也。”就用木头重新制作了一把,其声高雅,乐家将这个乐器命名为“阮咸”,现简称“阮”,结构是直柄木制圆形共鸣箱,四弦十二柱,竖抱用手弹奏。

人物关系

祖父:阮瑀曹魏时期任丞相仓曹掾属,“建安七子"之一)

父:阮熙(曹魏时任武都太守)

叔父:阮籍(曹魏时期任步兵校尉,”竹林七贤“之一)

子:阮瞻(西晋时期任太子舍人)

阮孚(东晋时期赐爵南安县侯,任吏部尚书,“兖州八伯"之一)

轶事典故

阮咸曝裈

阮咸、阮籍居住在路南,其他阮姓人住在路北;住在路北的阮姓人都很富有,住在路南的都很贫穷。七月七日,路北的阮姓人大晒衣服,都是绫罗绸缎。阮咸就用竹竿在庭院中挂了一条粗布做的犊鼻形状的裤子,有人对他的做法感到奇怪,他答道:“我没能免除世俗的习惯,姑且再这样应付一回罢了!”这也是成语“南阮北阮”的典故出处。

与猪酣饮

阮氏家族的人都能喝酒,阮咸到同族人当中聚会,不再用一般的杯子来喝酒,而是用大瓮来盛酒,大家一起围坐,面对面痛饮。当时有很多猪也来喝,它们直接就上去喝了,于是大家就与这群猪一道喝酒。诸位兄弟莫不认为阮咸以放任旷达为德行,唯独阮籍不这样看。

骑驴追婢

阮咸原先宠爱姑母家一鲜卑族的婢女,等到他为母亲守丧时,姑母要搬到远处去,起初说要留下这位婢女,当要出发了,终于带她走了。阮咸借了客人的驴子,身穿重孝,亲自去追她。两人合乘一头驴回来,他说:“传宗接代的人不能失去!”这位婢女就是阮孚的母亲。

小阮贤于大阮

晋代阮籍与其侄阮咸都以才名著称于世,时称大阮、小阮。后以大阮、小阮为叔侄的通称。指侄儿超过叔父或伯父。

史籍记载

《晋书·卷十六》《晋书·卷二十二》《晋书·卷四十九·阮咸传》[4]

世说新语·赏誉》《世说新语·术解》《世说新语·任诞

《资治通鉴·晋纪四》

人物评价

山涛:纯洁质朴,节制欲望,万事万物都不能改变他的性格。

郑鲜之:阮咸在居哀之时,骑驴偷婢,而身在王朝任职。难道可以因阮咸在前代通达,后世对这种行为便不加质疑吗?何况圣贤对人物的贬损或表扬,都是推究行事的根源本心,从而判定人物的才干和品行。所以有些事情虽然惊世骇俗,但在情理上有可通之处。

颜延之:仲容青云器。实禀生民秀。达音何用深。识微在金奏。郭奕已心醉。山公非虚觏。屡荐不入官。一麾乃出守。

杜甫:嗣宗诸子侄,早觉仲容贤。[5]

李商隐:仲容铜琵琶,项直声凄凄。[6]

冯友兰:诸阮对猪的一视同仁,说明他们具有物我无别,物我同等的感觉。

余嘉锡:仲容借驴追婢,偕猪共饮,贻讥清议,直一狂生。

孔繁:大名士与猪共瓮饮酒,礼法观念在他头脑中,似已荡然无存。

罗筠筠:阮咸关于音乐“合雅”、“中和”的要求与儒家那种“中和之音”是有很大区别的。阮咸的要求是从审美的角度,从欣赏分析当时的音乐与音律之间是否相符中得出的。他对所谓“雅乐”和“淫乐”都是一视同仁的,他所要求的“中和”并不抑制人们情感的抒发,他本人在弹奏琵琶时每每任兴而发,无拘无束,就是证明。

相关文物

在南京西善桥东晋墓和江苏丹阳南齐陵墓砖刻壁画《竹林七贤与荣启期》上,也能见到阮咸弹奏阮的图像。[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