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恭绰

----更新时间:2022-07-04

叶恭绰(1881年-1968年9月16日),男,字裕甫(玉甫、玉虎、玉父),又字誉虎,号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室名“宣室”。广东广州府番禺县人,祖籍浙江余姚,生于广东番禺书香门第,祖父叶衍兰(兰台)金石、书、画均闻名于时。父叶佩含诗、书、文俱佳。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交通系成员之一。

1968年9月16日逝世。

人物简介

 叶恭绰(1881-1968年),字裕甫,又字玉甫、誉虎,号遐庵,晚号遐翁,广东番禺人。晚清贡生,后选用训导。21岁时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1912年任北京政府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后历任中央银行董事、财政部长等职。1929年与朱启钤等组织成立中国营造学社,与龙榆生创办《词学季刊》。同年兼任故宫博物院理事。30年代后期在香港组织发起中国文化协进会。1942年移居上海,抗日战争胜利后由沪返穗,1948年再次移居香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回到北京,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北京中国画院院长等职。1968年8月6日在北京病逝。  

叶恭绰先生被评价为“有民族气节的爱国者”。从政之余,兼善治学,著有《遐庵汇稿》、《交通救国论》、《历代藏经考略》等书,所作词汇成《遐庵词》一册,另有选编《全清词钞》印行于世。叶恭绰先生工书画,喜收藏,擅文辞,尤其在文物收藏与保护方面致力最深。他及家人曾于1960、1962和1971年先后三次将所藏书画、织绣、铭刻类文物31件捐献故宫博物院。[1]

人物生平

叶恭绰,清廪贡生。

解放前

1902年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

1904年起任湖北农业学堂、方言学堂、西路高等小学堂、两湖师范学堂教习。

1906年捐通判,入邮传部,任总务股帮稿兼办京汉铁路事宜。嗣历任铁路总局建设科总科员兼承政厅机要科员、路政司员外郎、路政司郎中、承政厅佥事、机要科科长、承政厅副厅长、参议上行走、承政厅厅长、铁路总局提调,旋升芦汉铁路督办。辛亥革命时,任内阁议和处参议。

1912年5月,任北洋政府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同年任中华全国铁路协会副会长。

1913年9月代交通部总长;12月改任交通部路政局局长。

1914年6月任交通部次长兼邮政总局局长,次年6月因故暂行停职。袁世凯称帝时任大典筹备处会办,1916年6月去职。

1917年7月复任交通部次长,兼铁路督办、邮政总局局长;7月张勋复辟,段祺瑞任其为讨逆军总部交通处处长。

1918年赴欧洲考察实业,翌年归国。

1920年8月任交通部总长。

1921年3月,交通部将原有北京铁路管理学校、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合并,改为交通大学,以交通部总长兼校长;5月辞任,12月任梁士诒内阁交通总长,1922年4月去职,出走日本。

1923年5月,孙中山任其为广州大本营财政部部长,兼理广东财政厅厅长,未几辞兼职;7月代理大本营建设厅厅长,统一广东财政委员;11月奉派往东北,与张作霖洽商讨伐直系军阀事宜;12月任广州大本营财政委员会委员,

1924年4月兼盐务督办;8月任中央银行董事;9月去财政部部长职;10月去盐务督办兼职;11月任北洋政府交通部总长,1925年11月去职。

1927年任关税特别会议委员会委员、国学馆馆长等职。

1928年1月任张作霖安国军财政讨论会副会长、中国第一次美术展览会评审员。

1929年与朱启钤组织中国营造学社,与朱祖谋等组织词社,与龙榆生创《词学季刊》;同年兼故宫博物院常务理事、管理中央庚款董事会董事。

1931年12月任国民政府铁道部部长,翌年1月去职。

1933年任中山文化教育馆常务理事兼总干事,倡设上海博物馆;同年10月任国民政府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

1934年被聘为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委员会委员,又被选为中国红十字会监事。

1939年在香港发起组织中国文化协进会。

1941年12月,香港沦陷,移居九龙。翌年10月转往上海,拒受伪职,以书画自娱。抗日战争胜利后,由沪返穗。

1948年移居香港。

解放后

新中国成立后,叶回到北京。

1951年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同年7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

1952年5月任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委员。

1953年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常务理事。

1954年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常务委员。

1955年任北京中国画院院长。

1957年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是第二届全国政协常委、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叶恭绰还是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人之一,曾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二、三届理事。

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停止全国政协常委职务和解聘代理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职务。

1959年摘掉“右派分子”帽子。

“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于1968年8月6日病逝,终年87岁。

1979年改正了1958年将他划为右派的错误。

1980年3月中国政协为他举行追悼会,平反昭雪。遵其遗嘱,骨灰葬于南京中山陵东侧仰止亭旁(仰止亭是在中山先生奉安中山陵之前,由叶氏捐款修建,以志他对中山先生知遇之情)。

人物事迹

1921年3月8日,由徐世章、叶恭绰、唐文治等17人组成交通大学第一届董事会,规定校长由董事会推举产生。3月9日,董事会第一次会议票选叶恭绰任交通大学校长。3月24日北京政府正式公布叶恭绰校长的任命状。

1923年应孙中山之召,叶恭绰任广东政府财政部长,后历任关税特别委员会委员、国学馆馆长等职。解放后历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常委、中央文史馆馆长、全国政协常委,北京中国画院院长等职。

叶恭绰是在以金石、书画、文艺名世的祖父南雪(芝台)京邸之米市胡同长大。幼年极颖慧,5岁起祖父教以四书五经;14岁,咏牡丹,为文廷式所赏识,15岁谒晤陈散原。叶恭绰早年虽参加科举考试,却对馆阁体书法不以为是,他认为:“书法以韵趣气势为主,清代白折大卷盛而书法亡,必须脱出羁绊,不为三百年八股之字学所笼罩,方可言书法。”他初学书法,取法颜真卿、柳公权,熟临《多宝塔》《礼勤碑》《玄秘塔碑》《神策军碑》,取其讲究笔力、紧严结构、中宫尤紧的特点。后来又转益多师,对赵子昂的《胆巴碑》临摹揣摩得很深。他吸取《胆巴碑》用笔与结字极富变化、方圆兼备、藏露结合,如绵裹铁、刚济于柔的特点,一改从前中宫紧收的结体,在紧严中力求变化,拓敛相抑,收放相仗,连带牵绕,纳草于楷,形成端庄秀美而略呈横势开张的结体,情溢于字里行间,意远于笔墨之外。

叶恭绰还对章草下了极深功夫,将章草的用笔和结体的特征融入他的行书之中,形成了绰约多姿、秀美而古雅的书风。启功认为叶恭绰的书法是“天骨开张,盈寸之字,有寻丈之势。谓非出于异禀,不可得也。”

叶恭绰先生绘画功力深厚,兰竹松石颇有超群之技,尤以画竹为最。画风大有元人神韵,秀劲隽上,直写胸臆,为画坛所推崇。他与张大千、郑逸梅、吴湖帆等书画界名流过从甚密,相互切磋,谈书论艺,聚各家之长于笔端,以形成自家的风貌。他又善于从历代名作中汲取营养,古为今用,以开拓自己的创作思路。他收藏丰富,名品很多,如西周毛公鼎、晋王羲之《曹娥碑》、王献之鸭头丸帖》、明唐寅《楝亭夜话图》、褚遂良大字《阴符经》、米芾《多景楼诗》册,赵雪松《胆巴卷》、祝枝山手抄《夷坚手册》、黄道周写《孝经》卷等皆曾收入囊中,反复研读临摹,获益匪浅。叶恭绰为保护文物不遗余力,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他准备避难香港,临行前,秘密将珍藏的7箱文物寄存在公共租界英商美艺公司仓库,其中一箱就是毛公鼎,他精心运筹,尽力呵护,终于使这些敌夷垂涎已久的国宝免遭流失海外之灾。出于对祖国传统文化的关爱与珍惜,他陆续将收藏的许多稀世珍品都捐献给了国家博物馆,以使这些珍宝有更好的保管条件,发挥更大的作用。他的爱国情怀和慈善义举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诸多佳话。

叶恭绰晚年专事著述,一生著有《交通救国论》《五代十国文》《历代藏经考略》《全清词钞》《遐庵汇稿》《遐庵谈艺录》《遐庵清秘录》《叶恭绰书画集》等。他与陈叔通章士钊等八人合称“词林八大家”。[2]

人物作品

叶恭绰著作甚丰,主要有《遐庵诗》、《遐庵词》、《遐庵谈艺录》、《遐庵汇稿》、《交通救国论》、《历代藏经考略》、《梁代陵墓考》、《矩园馀墨》、《叶恭绰书画选集》、《叶恭绰画集》等。另编有《全清词钞》、《五代十国文》、《清代学者像传合集》、《广东丛书 》等。

人物评价

叶恭绰除早年致力于交通事业外,生平于艺术、书画、诗词、文物鉴藏无不精通。

书工楷、行、草,主张以出土竹木简及汉魏六朝石刻、写经为宗。他用笔运腕,独有心得,笔法雄强朴厚,妍媚动人,自成一家。人称其书有褚之俊逸、颜之雄浑、赵之润秀,誉为当代高手。

画则竹梅松兰,尤善画竹,秀劲隽上,直抒胸臆。画就辄题诗词。全国性美术展览及书、画团体无不参加。

为了保护祖国文化遗产,使之不流入外国人之手,他购买了许多珍贵字画、碑帖、磁器、铜器、孤本、善本、外国难得之名著与故宫禁物,装成八大箱,惜均毁于沙面之变。一次他重金购得稀世珍品——晋朝王献之的《鸭头丸帖》真迹,慨然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又先后将全部收藏品捐给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市有关机构,以垂永远。

为弘扬传统文化,他刻印了很多典籍,尤笃于师友风义,近代文坛名流如文廷式、罗瘿公、潘兰史、曾习经等人的遗作,均系经他整理出版的。他的诗词亦达到很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