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共青团

----更新时间:2022-07-06

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俄语:Всеюзный Ленинский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й Союз Молодёжи)是是苏联青年群众性的社会政治组织,是苏联共产党(俄语: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的积极助手和后备军,在苏联共产党领导下进行活动。以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培养未来的共产党员为宗旨。

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于1918年10月29日创立,由以前参加过俄国革命的各种青年组织合并而成,当中许多组织还参加过国内内战,当时称“俄罗斯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7月改名为“俄罗斯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3月改为现名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简称共青团(俄语:Комсомол), 位于北极地区北地群岛的共青团员岛和位于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阿穆尔河畔的共青城都以本团名称命名。

组织

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规定,团的主要任务是:造就有高度文化的、热爱劳动的共产主义事业的青年建设者,协助苏联共产党在青年中开展活动,为共产党培养接班人,领导苏联列宁少年先锋队的活动。凡年满14—28岁的青年,承认团章、在团组织内活动、执行团的决议并交纳团费的,可成为共青团员。在团内担任职务的人年龄能够延长。不够14岁的青年可以加入与共青团密切相关的全联盟先锋组织(少先队)和年龄极小的儿童组成的十月儿童团。

共青团的全盛时期(1970年代和80年代初)成员达到高峰——约有4000万人;俄罗斯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成年人在年轻时曾经是团员。到1991年有2100万团员,第一书记是弗拉基米尔·久金。

共青团的最高领导机关是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全苏代表大会,每4年开一次。1918—1991年共开了22次代表大会。代表大会选举团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产生书记处、常务委员会、第一书记。团中央下设工作部门和办事机构。在加盟共和国、州、市、区均有组织。有基层组织40万个。苏共的许多领导人曾担任过共青团的领导工作。共青团员积极参加了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

1991年八一九事件后,由于苏联政治形势发生变化,9月27—28日召开共青团第22次非常代表大会,决定停止共青团中央机关的活动,各共和国的共青团的遗产由青年联盟继承。

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是《共青团真理报》(俄语:Комсомо́льская пра́вда)。

综述

在革命时期,布尔什维克对成立一个青年后备军没有什么兴趣。然而,1918年布尔什维克党组织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尽管他有的组织没有完全一致的成员资格及信仰。到了次年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布尔什维克党事实上取得了对所有组织的控制权,并很快正式成立了党的青年后备军。在他刚成立的时候,它的名称为“俄罗斯共产主义青年团”(РКСМ)或“俄罗斯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РЛКСМ)。

共青团各级基础组织的构成与党的基层组织相当,他们对共产党和苏联几乎没有直接影响,但在向青年人传授苏联共产党的价值观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而且还是一个向政治领域输送青年的一个机关。由于这些目的,他是一个劳动和政治活动相结合的高流动性的组织,他于短时间内就在政治上取得了重要地位。积极的成员会得到各种特权以及提升的选择权。在苏联社会中,共青团员在就业、奖学金等方面常常比非团员享受优待。积极参加共青团也被认为是取得共产党员资格的重要条件。苏联共产党前总书记安德罗波夫有一段时间追随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他凭借卡累利阿的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在政治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在改革的早期阶段,当私营企业刚被谨慎的引入的时候,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被授予了经营开放商业的特权,一边让青年人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并特别成立了青年科学及技术中心。同时,许多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的领导人都加入并在俄国局部或国家反垄断委员会担任重要职位。因此,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的许多积极分子都被给予了一个通往经商之路的有利阶梯—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有一句箴言如此说道:“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是资本主义的学校”,暗讽列宁的“共青团是社会主义的学校”。

从诞生那天开始,苏联青年团就参加了战斗。在一九一九至一九二一年的内战中,青年团曾在苏维埃政权危急的三个时期,三次总动员自己的团员,直接参加反帝国主义、反白匪的武装斗争,在前线上立下许多功绩,因此而得到红旗勋章。

“我们的知识,我们的筋肉和我们的生命,是属于工农政权的。在燃烧着内战之火的年代里,我们丝毫没有吝惜它们;在新的考验和胜利的日子里,我们也将毫不惋惜的把它贡献出来……我们庄严地向苏维埃政府宣誓,愿意最热烈的参加政府的一切计划和一切工作。”这是苏联青年第八次代表大会接受苏维埃政府所奖给的红旗勋章时所作的庄严的誓言。在一九二一至一九二四年苏联经济恢复时期,青年团与联共党密切团结在一起,为恢复破碎的工业和农业而斗争。当时最困难的部门是“燃料战线”。被敌人破坏的顿巴斯煤矿,亟待修复和提高产量,以供应全国需要。党动员青年团员参加了这项工作,到处成立了青年突击工作队,他们忍饥挨饿不眠不息的劳动结果,不出一年、煤的产量就超过了战前的水平。

在两次五年计划中间,青年团员带领全体青年在劳动建设战线上创立了惊人的功绩。由列宁格勒青年团员发起组织的“突击队”运动和顿巴斯煤矿工人发起的斯达汉诺夫(青年团员)运动,迅速普及全国,成为社会主义竞赛的最好的形式。两次五年计划中,青年团派了约二十五万男女青年去从小规模最大的建设工作。一九二九年,青年团员建立了苏联最早最大的拖拉机工厂——斯大林格勒拖拉机厂。后来又建设了苏联最大的水电站第聂伯河水电站,重工业基地马格尼托戈尔斯克冶金联合公司,库兹涅茨冶金公司,从突厥斯坦到西伯利亚的铁路,莫斯科的地下铁道,以及重建顿巴斯煤矿。他们还在西伯利亚大森林中,在阿穆尔河旁建设了一座新的城市——共青城。由于在经济建设中的巨大的功绩,青年团员又光荣的获得了苏维埃政府奖给的劳动红旗勋章。一九四一年六月,德寇进犯苏联,伟大的卫国战争开始了。响应青年团中央委员会的号召,走上前线的青年志愿军有九十万人。在保卫莫斯科、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的战斗中,青年团员中出现了无数传奇式的英雄人物。例如在保卫塞瓦斯托波尔的战斗中,青年团员巴力兼柯一人消灭了三百零九名德寇。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青年团员苏哈诺夫一人抵挡了三十辆坦克的进攻。在德寇占领区,仅在乌克兰一地,战时就有二百十三个地下市委和区委与二百六十八个青年团地下组织在活动。在克拉斯诺顿地区,一九四二年创立了青年团地下组织“青年近卫军”,他们在敌占区进行宣传,破坏德寇后方……后来其中有一大批人被捕,但他们在敌人酷刑之下毫未动摇,从容就义。在苏联全国一万零九百四十二名战斗英雄中有七千名是青年团员和青年。在后方,青年团员提出“一切为了前线!”“人少工不少!”等口号,积极生产。他们还组织许多社会活动,如为红军捐款,收集军事物资,技术学习,收养孤儿等工作。战争结束后,为了纪念青年团在卫国战争中的功绩,苏联政府又奖给青年团以列宁勋章。在完成战后新五年计划中,青年团只是“节约”,“减低成本”,“创造起额利润”等运动的积极份子。在学校中,青年团员的任务是加强科学研究,培养专家,但同时也组织广大学生参加各种劳动和社会活动。在“四年完成五年计划”的口号下面,青年团员在各种岗位上不断打破记录。作产成绩最好的已有完成一九五〇年计划的了。列宁和斯大林很早就主张成立一个独立的青年政治组织。在青年团成立以后的三十年间,联共党一直扶植它,帮助它。党给与青年团许多重要的指导。一九二〇年列宁在青年团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指出“青年团的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建设社会主义;有一个时期,常许多青年团的负责人忙于经济建设工作,忽略了青年教育工作时,斯大林同志指出:青年团不应抄袭党的一套,应根据青年特点,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一九三六年斯大林同志曾亲自参加修改青年团的团章。当青年团犯了错误时,党总是像慈父一样耐心的帮助它去认识错误,纠正错误。一九三七年,联共中央曾派日丹诺夫、卡冈诺维奇等同志参加青年团中央常委会、亲自纠正青年团领导机构的官僚主义倾向。党对青年团的工作总是给以各种方便,帮助青年团工作的发展。自联共党第六次代表大会,至第十八次代表大会的历次代表大会会议上,大都讨论了青年团的工作问题。一九二二年联共党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决定加强青年团的领导,分出一部党的力量协助团的工作,并决定设法扩展青年团的政治教育工作,建设青年俱乐部、学校、体育设施和出版青年刊物等。在第十八次党代表大会上,把党与共产主义青年团一节添入了联共党章,该节确定在建成社会主义并逐渐从社会主张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时期,在国家与经济建设中,团是党的积极助手。团的各地方组织的工作,受党组织的指导与检查。共产主义青年团培养了许多优秀的青年,参加了共产党的队伍,自一九一八至一九三八的二十年间,共产主义青年团介绍了约二百万人入党,一九三七至一九四七的近十年间青年团员入党的有三百万人以上。

青年团在苏联所起的总的作用,曾被斯大林同志誉为“联结党与劳动群众的引带之一”。

荣誉

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被授予了三枚列宁勋章,一枚红旗勋章,一枚劳动红旗勋章,以及一枚十月革命勋章。小行星1283 Komsomolia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此外位于北极地区北地群岛的共青团员岛和位于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都以本团命名。

没落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经济改革和开放政策,最终导致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不再为青年的利益服务;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的领导人的品质也不断降低,这些变化连同一些其他的结构性问题,不能再隐藏于新的,更加开放的氛围中。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不再是保守主义,官僚政治的避难所,而且由于他政治上的无能已经不符合当时的时代。

在激进的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二十届代表大会上,团的章程受到了了大量的修改以适应一个以市场为导向改变。然而,第二十届代表大会上对团组织所做的改变最终毁了这个组织,组织分裂,缺乏明确的目的以及兴趣,成员和成员品质及才能的不断降低;因此不再需要这个组织了。随着苏联解体,共产党政权的垮台,苏联共青团亦于1991年自动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