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静之(中国现代作家)

----更新时间:2022-07-06

汪静之,(1902.7.20—1996.10.10),安徽绩溪人。农工党成员。大学毕业。1921年起在《新潮》、《小说月报》、《诗》、《新青年》等杂志发表新诗,与潘漠华、应修人、冯雪峰创立湖畔诗社,曾任武昌旅鄂湖南中学、保定育德中学、安徽第二农业学校国文教师,北伐军总司令部政治部编纂人员,《革命军日报》、《劳工月刊》编辑,上海建设大学、安徽大学、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商务印书馆特约编辑,国民党中央军校广州分校国文教官,江苏学院、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浙江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顾问。1925年开始发表作品。

基本内容

汪静之  简介:(1902.7.20—199610.10),安徽绩溪人。农工党成员。大学毕业。1921年起在《新潮》、《小说月报》、《诗》、《新青年》等杂志发表新诗,与潘莫华、应修人、冯雪峰创立湖畔诗社,曾任武昌旅鄂湖南中学、保定育德中学、安徽第二农业学校国文教师,北伐军总司令部政治部编纂人员,《革命军日报》、《劳工月刊》编辑,上海建设大学、安徽大学、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商务印书馆特约编辑,国民党中央军校广州分校国文教官,江苏学院、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浙江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顾问。1925年开始发表作品。

  男,生于1902年,原籍绩溪县上庄乡余村。他是“五四”时期全国142位著名作家之一。汪静之早年求学于屯溪茶务学校,1921年考入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由于深受“五四”运动新思潮的影响,是年下半年,与潘漠华发起成立了有柔石、魏金枝、冯雪峰等参加的,由叶圣陶朱自清为顾问的“晨光文学社”。1922年3月,与潘漠华、应修人、冯雪峰等组织了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的新诗团——湖畔诗社。1926年秋在芜湖一所中学执教,10月,经郭沫若介绍任北伐军总政治部宣传科编纂,次年任《革命军报》特刊编辑兼武汉国民政府劳工部《劳工月刊》编辑;1928年至1936年在上海、南京、安庆、汕头、杭州、青岛任中学 文教员及建设大学、安徽大学、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1947年8月任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1952年调北京人民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部任编辑;1955年调中国作协,其后,一直担任湖畔诗社社长。汪静之同志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作家、诗人。他的作品有《蕙的风》、《耶苏的吩咐》、《翠黄及其夫的故事》、《鬻命》、《寂寞的国》、《人肉》、《父与子》、《作家的条件》、《诗歌的原理》、《李杜研究》、《爱国诗选》、《爱国文选》、《诗廿一首》,并民表过大量文章,其中诗集《蕙的风》1922年初版,在全国掀起巨大反响。鲁迅很赏识他的诗作,并对其作品给予较高的评价,曾亲自为他修改作品,多次给他教诲和鼓励。“《蕙的风》的内容对于当时封建礼教具有更大的冲击力,它的出版,无疑是向旧社会道德投下了一颗猛烈无比的炸弹,在我国文艺界引起了一场‘文艺与道德’的论战”。

   著作:〈蕙的风〉,《耶稣的吩咐》,《翠黄及其夫的故事》,《鬻命》,《寂寞的国》,《人肉》,《父与子》,《作家的条件》,《诗歌的原理》,《李杜研究》,《爱国文选》,《诗廿一首》,《天亮之前》 ,《没有被忘却的欣慰》,《六美缘》,《涟漪讯》等

  主要作品选:

   

  《蕙的风》

  是哪里吹来

  这蕙花的风——

  温馨的蕙花的风?

  蕙花深锁在园里,

  伊满怀着幽怨。

  伊底幽香潜出园外,

  去招伊所爱的蝶儿。

  雅洁的蝶儿,

  薰在蕙风里:

  他陶醉了;

  想去寻着伊呢。

  他怎寻得到被禁锢的伊呢?

  他只迷在伊底风里,

  隐忍着这悲惨而甜蜜的伤心,

  醺醺地翩翩地飞着。

  《死 别》

  我死后你把我葬在山之阴,山之阴是阴凉而寂寥;

  我要静静地睡在这里,我不要太阳光的照耀。

  你不要种梅花在我的坟旁,梅花会带来春天的消息;

  我愿永远忘了艳丽的春天,它会使我墓中人流涕。

  你不要种牡丹在我的坟前,牡丹花是那样妩媚轻盈;

  我埋在地下的骷髅,也要为它辗转反侧,不得安宁。

  你不要种石榴在我的墓后,榴花的殷红有如火焰;

  我已经变成化石的死骸,也要因它而复燃。

  当秋天来了,你不需去洒扫,让秋叶坠落纷纷;

  我愿一年年的秋叶积压在坟上,把我埋掩的深深。

  你莫为我悲啼,那会使我想起生前你我恩爱的年岁;

  冷落的沉寂的墓底的枯骨,要为了回忆而粉碎!

  《伊底眼

  伊底眼是温暖的太阳;

  不然,何以伊一望着我,

  我受了冻的心就热了昵?

  伊底眼是解结的剪刀;

  不然,何以伊一瞧着我,

  我被镣铐的灵魂就自由了呢?

  伊底眼是快乐的钥匙;

  不然,何以伊一瞅着我,

  我就住在乐园里了呢?

  伊底眼变成忧愁的引火线了;

  不然,何以伊一盯着我,

  我就沉溺在愁海里了呢?

  1993年,汪静之已经过了90高龄,早已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他写了一份“实话实说”的关于自己的小传,最后总结说“我在解放前,都靠不谈政治,明哲保身,苟全性命,一世平安,没有受过政治上的灾祸”。“苟全性命”云云让人觉得心酸,“明哲保身”云云让人觉得遗憾。这话由一个世纪老人说出,让人心灵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