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廷贤(中国古代医学家)

----更新时间:2022-07-04

龚廷贤(1522~1619),古代医家名[1],江西省历史上十大名医之一。字子才,号云林山人,又号悟真子。江西金溪人。父龚信,字西园,一说字瑞芝,任职太医院,撰有《古今医鉴》8卷。廷贤幼攻举业,后随父学医。他承家学,又访贤求师,医名日隆。曾任太医院吏目。1593年,治愈鲁王张妃臌胀,被赞为“天下医之魁首”,并赠以“医林状元”扁额。

人物简介

龚廷贤(1522~1619),一作应贤,字子才,号云林,明金溪霞澌龚家(今合市乡龚家)人,是江西省历史上十大名医之一。其父龚信,字瑞芝,号西园,精于医术,曾任明太医院医官,著有《古今医鉴》16卷,经廷贤整理刻行于世。

人物生平

龚廷贤受家庭影响,从小爱好医学,虽曾习举子业,屡试不中,转而随父学医,继承祖业,以“良医济世,功同良相”自励。日间从事诊治,余暇攻读医书。既博考历代医书,自《内经》以下,莫不穷源究委;又善于总结继承家传诊疗实践经验,并虚心向别人学习,博采众家之长,贯通医理。经过长年累月的刻苦钻研及临床实践,至成年后,无论内科、外科、妇科、儿科都已精熟,尤擅长于儿科。

他临床诊治尊古而不拘泥,深明五脏症结之源,决生死多奇中。有一段时间,他在河南黄河流域行医。时值开封一带疫病流行(1586~1588年间),街头巷尾都有病人,症状为头疼身痛,憎寒壮热,头面颈项赤肿,咽喉肿痛,神智昏迷,俗名“大头瘟”。时医只知按古法医治,无效。龚廷贤根据病情,独具匠心,以自己的见解,开上二圣救苦丸(牙皂、大黄)药方,其效甚佳,医好很多垂危病人,名噪中原,被尚书荐为太医院吏目。

万历二十一年(1593),鲁王妃患膨胀病,腹大如鼓,左肋积块刺痛,坐卧不宁。经太医多方治疗,均不见效,生命垂危。召龚廷贤诊治,经诊脉开方,对症下药,终获痊愈。鲁王大喜,称之为国手,以千金酬谢,龚廷贤不受,乃命刻其所著《禁方》(即《鲁府禁方》)一书,又画其像以礼待之。皇帝特赐双龙“医林状元”匾额一块。

一生著述极丰,先后完成了《济世全书》8卷、《云林神彀》4卷、《万病回春》8卷、《寿世保元》10卷、《种杏仙方》4卷、《鲁府禁方》4卷、《医学入门万病衡要》6卷、《小儿推拿秘旨》3卷、《眼方外科神验全书》6卷、《本草炮制药性赋定衡》13卷,此外还有《秘授眼科百科全书》、《痘疹辨疑全录》等。其中《小儿推拿秘旨》是我国医学史上最早的一部儿科推拿专著。 《万病回春》和《寿世保元》两书流传最广,它从理论上分析病理、症状和治法,并附有方剂,还有400味药性歌诀。17世纪中叶,他的学生戴曼公将其著作携入日本,美国国会图书馆也藏有《云林神彀》全书。其弟廷器,子守国、守宁,侄懋官皆以医知名,门生吴济民,亦得其传。

相关著作

国内各大图书馆藏其著作:

《云林先生医书十八种》十八种八十九卷 明•龚廷贤撰,所收图书以明清刻本为主,若是残本,则酌收全本。

诊法

诊断治要一卷(云南省图书馆藏钞本)

推拿

小儿推拿秘旨(又名小儿推拿方脉活婴秘旨全书、小儿推拿活婴全书、小儿推拿方脉全书)一卷(北京图书馆藏明万历杨九如刻本)

本草

药性歌一卷(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藏朝鲜刻本并寿世保元)

寿世保元四言药歌一卷(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藏清光绪二十年甲午(1894)退省氏刻本)

方书

救急神方一卷(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图书馆藏荣桂堂刻本)

神嗀金丹一卷(广州中医学院图书馆藏清同治六年丁卯(1867)经济堂刻本)

新刊种杏仙方四卷(故宫博物院图书馆藏明万历九年辛巳(1581)金陵周庭槐氏刻本)

鲁府禁方四卷(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日本庆安元年戊子(1648)小鸠弥左卫门刻本)

临症

古今医鉴十六卷 明 龚信 撰、明 龚廷贤 编、明王肯堂订(天津市人民图书馆藏明万历五年丁丑(1577)金陵周四达刻本)

万病回春八卷(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明万历十六年戊子(1588)苏州叶龙溪刻本)

云林神嗀四卷(天津市医药技术情报站藏明万历十九年辛卯(1591)刻本)

寿世保元(又名新刊医林状元寿世保元、增补寿世保元全书)十卷(北京中医学院图书馆藏明经纶堂刻本)

新刊医林状元济世全书八卷(北京图书馆藏日本宽永十三年丙子(1636)村上平乐寺刻本)

云林医圣普渡慈航八卷(天津市医药技术情报站藏明崇祯金阊书林唐廷扬刻本)

杂病赋注解一卷(成都中医学院图书馆藏钞本)

医学入门万病衡要六卷 明 龚廷贤 原编、清 洪正立 编、日本 松下见林 校(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藏日本延宝五年丁巳(1677)唐本屋喜右卫门刻本)

眼科

新锲鳌头复明眼方外科神验全书六卷(上海图书馆藏明万历十九年辛卯(1591)书林王佑三槐堂刻本)

通论

杏园生春八卷 明 芮经、明 纪梦德 编、明 龚廷贤 订(南京中医学院图书馆藏明刻本

学术内容

龚氏辨证重脉诊,论病首言脉法,认为脉明则病理自明。其在多本著作中,均开卷首言脉理,在论述每一病症时,亦先明脉象,辨明脉之生克,才能于病之轻重了若指掌。

“血气论”详细阐述了气血的生理、病理、相互关系及调治方法。指出人身之根本为血气,血气不通则百病始生。治疗以“人之一身,调气为上,调血次之”为主导思想,重在调气,气行则血随,并强调在调气调血的同时,要不忘助胃气,此乃治病之本。在治疗血证时,尤勿使滋腻之药损伤胃气。龚氏认为气为阳,血为阴,故左血右气,夜血昼气。此观点对临床辨证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脾胃论”中强调脾胃为五脏六腑之主,为血气生化之源,并说“补肾不若补脾。”脾胃受损乃内伤之根本,将脾胃受损原因概括为饮食劳倦、恣味纵欲、饮食自倍三点,简明扼要。因饮食与脾胃关系密切,饮食调理与否,直接影响到脾胃的健衰。故龚氏特别注重饮食养生,勿令饮食失调以害生。其总纲为“凡以饮食,无论四时,常令温”。无论是防病、治病还是病后调理,都将调理顾护脾胃摆在重要位置,充分说明了龚氏注重脾胃的思想。

“衰老论”阐释了人体衰老的机理为肾阴肾阳虚衰,而恣味纵欲会加速衰老以致早夭不救。龚氏提出“善养生者养内,不善养生者养外”,反对单纯运用补药以保生,反对恣食厚味,认为不过加速正气的衰退。而应重视摄生养性的重要性,倡导节欲清心以保精。

“延年良箴”具体给出了摄养的思想和主张,包括饮食、运动、劳逸、心理等多方面的内容,集中体现了龚氏的养生思想。

龚廷贤的治未病思想包含在养生理论中。除了摄生养性外,亦有独立之处。提出万病之原为虚,致虚之由有四,一为饮食失节,损伤脾胃;一为劳役过度,耗散元气;一为思虑过度,损伤心血;一为房欲过度,耗伤肾水。并说虽智者亦难免犯之一二,故运用王道和平之剂来进行调摄,早晚间服坎离既济丸和保合太和丸。则可免终身之患,延年益寿。

另治未病思想体现在各科证治当中,如预防中风,指出中风先兆为大指、次指麻木不仁或肌肉蠕动。在出现先兆症状后,及时用药治疗,则不仅可以可避免中风的发作,而且增强正气,不生他病。

此外,龚氏是一个富有原创精神的医家,内科上首先命名了“五更泻”,称之为“肾泻”,将五更泻的病因归为肾虚。

妇科创制了“加减四物汤”,扩大了四物汤的治疗范围,既可治由体虚而引起的外感疾病,又可治内伤饮食等杂病;既可治诸窍不利,又可治肢体不和;既可治经带胎产诸病,又可随四时之气的变化而灵活调方。

写出了第一部以“推拿”命名的儿科专著,强调望诊在小儿疾病诊断的作用,注重乳母饮食及情志变化对小儿的影响。

外科上为记载最早的运用砷剂治疗梅毒,根据疾病的不同阶段和症情进行不同的治疗。明确指出梅毒具有可传染性。

龚氏熟识药性,将其编为歌括,流传下来,易颂易记。即为现在大家所熟识的《药性歌括四百味》。

其《万病回春》《寿世保元》中之方剂大部为原创。有很多至今广泛应用于临床各科,如乌鸡白凤丸、清上蠲痛汤、高枕无忧散等。

龚氏亦善于运用前人之方,比如补中益气汤,广泛应用于内科杂病、妇产科及五官科、外科,极大地拓宽了方剂的适用范围。

轶事典故

鲁府禁方》卷二“鼓胀”门录“附经验治法”,记载龚氏为鲁王妃张氏治愈鼓胀之恙经过:张氏之疾,以藩医医治,弗愈,遍访海内名医,竟无寸效,公闻君名,特遣官赍诏诣大梁以聘,得龚子医治,辄愈之。鲁王喜称廷贤为“天下医之魁手”,并嘉之以衔,奖之以匾,题曰“医林状元”。

重要观点条文摘录

《延年二十箴》:“四时顺摄,晨昏护持,可以延年。三光和敬,雷雨知畏,可以延年。孝友无间,礼义自闲,可以延年。谦光慈让,损己利人,可以延年。物来顺应,事过心宁,可以延年。人我两忘,勿兢炎热,可以延年。口勿妄言,意勿妄想,可以延年。勿为无益,常慎有损,可以延年。行住量力,勿为形劳、可以延年。坐卧顺时,勿令身怠,可以延年。悲哀喜乐,勿令过情,可以延年。爱憎得灾,揆之以义,可以延年。寒温适体,勿侈华艳,可以延年。动止有常,言谈有节,可以延年。呼吸精和,安神闺房,可以延年。静习莲宗,敬礼孔训,可以延年。诗书悦心,山林逸兴,可以延年。儿孙孝养,僮仆顺承,可以延年。身心安逸,四大闲散,可以延年。积有善功,常存阴德,可以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