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素

----更新时间:2022-07-04

危素(1303—1372年2月27日),字太朴,号云林,江西金溪人,唐朝抚州刺史危全讽的后代,元末明初历史学家、文学家。元朝至正元年,出任经筵检讨,负责主编宋、辽、金三部历史,并注释《尔雅》。

他由国子助教升迁翰林编修、太常博士、兵部员外郎、监察御史、工部侍郎、大司农丞、礼部尚书。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拜参知政事。公元1370年,危素被谪居和州(今安徽省含山县),守余阙庙,悲惨地度过晚年;一年后,即洪武五年正月幽恨而死,年七十。著有《吴草庐年谱》、《元海运志》、《危学士集》等。

简介

危素4岁开始读书,15岁便精通《五经》。他曾拜读于吴澄门下,并尊李存为师。吴澄对他十分赏识、大力引荐,得以广交文学名士。当时范梈虞集揭傒斯等人对他渊博的学识也很折服,另眼相待。

元朝至正元年(1341),经大臣引荐,出任经筵检讨,负责编修宋、辽、金三朝国史及注释《尔雅》。书成后,顺帝奖给金银和宫女,他不接受。五年,改任国子助教。七年,改任翰林编修,他负责编纂后妃等传和宫廷纪事,苦于没有现成资料,便用自己的俸金买动宦官和皇亲国戚,向这些人打探后宫有关情况,详细询问,亲自笔录,得以成史。十一年,升为太常博士,后任兵部员外郎、监察御史、工部侍郎、大司农丞。十七年,升礼部尚书。十八年,参中书省事,专任甘肃平章事,总西部兵马。他整治边防、任用贤吏,安抚边民,力图中兴,深得皇太子赏识,称他“澄清忠义,清白起家”。不久,进御史台治书侍御史、中书左丞。 至正二十年(1360),官拜参知政事。他“为人侃直,数有建白,敢任事”。上都(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东北闪电河北岸)宫殿失火,顺帝下令重建大安、睿思二阁。危素以民间疾苦,苦谏不要大兴土木,并亲自到河南、河北、江淮一带发钱、发粮,赈救灾民。二十四年,为翰林学士,奉旨出任岭北行省左丞。后弃官,隐居房山达四年,潜心史学著作。

至正二十八年(1368)闰七月,朱元璋部攻入大都,危素感到国破家亡,欲跳井自杀,但被他的诗友以“国史非公莫知,公死,是死国史也”为由劝止。当朱军兵士要进史库时,危素急告镇抚吴勉,使《元实录》得以保存。

明洪武二年(1369),危素被任为翰林侍讲,与宋濂同修《元史》。朱元璋多次召见危素,询问元朝兴亡缘由,并令其撰写《皇陵碑文》。不久,危素被劾,罢官一年。后官复原职,兼弘文馆学士,并赐小车,免朝谒。太祖常赐酒宴与诸学士,并有诗词酬唱。危素呈诗虽在最后,往往独得太祖称赞,说危素“老成,有先忧之意”,此时,危素已70多岁。皇帝对危素的宠信,引起某些大臣的嫉妒,御史王著等屡进馋言,说危素是亡国之臣,不应重用,危素被谪居和州(今安徽和县),令守元臣余阙庙。洪武五年正月二十三日[1](1372年2月27日),卒于和州含山县寓所,享年70岁,后归葬金溪高桥。学士宋濂为其撰墓志铭。

危素身经两个朝代,都曾任过大臣。但他是降臣,历代封建统治者出于忠君思想,对其并不放在重要位置上加以宣扬。《明史》和历代编纂的《抚州府志》和旧《金溪县志》,只将他放在“文苑”中予以介绍。其实,他在史学领域有其不可磨灭的贡献。宋、辽、金史本是危素执笔编纂,却被署名为元朝宰相脱脱主编,他成了次要人物。危素博学,善古文词。其诗歌创作在元末地位较高,影响较大。他的诗气格雄伟,风骨遒劲,诗作收集在《云林集》2卷中。他的散文被誉为元代一大家,有文集《说学斋稿》4卷。清人王懋称其文“演迤澄泓,视之若平易,而实不可及”。此外,还有《尔雅略义》19卷,以及《草庐年谱》、《元海运记》等。在《太和正音谱》中有《危太仆后庭花》杂剧1本,王国维疑为危素所撰。他还精于书法,其书写的片纸只字,人们都爱珍藏。

元末明初,在中国学术界又出现赫赫声名的危素。大家都知道,要研究中国历史,“二十四史”是必不可缺的重要文献,而二十四史之中,宋、辽、金、元四史,就有危素的手泽,他对于传统文化的贡献,不言可喻。根据史载,他是江西人,早年在元室的朝廷上,就由于参加《宋史》、《辽史》和《金史》的编修,而深负时誉。到了明代,他又与宋濂同修《元史》,更奠定了他在学术上的崇高地位。危素治史的严肃态度,十分值得后世学者效法,据说,当他修纂《元史》的“后妃列传”时,由于不信任手旁的现成资料,曾经特别买了许多食物送给一些白发宦官,设法获知了实际的情形,然后才下笔写书,一点儿都不肯敷衍马虎。

成就

史学

《明史》和历代编纂的《抚州府志》和旧《金溪县志》,只将他放在“文苑”中予以介绍。其实,他在史学领域有其不可磨灭的贡献。宋、辽、金史本是危素执笔编纂,却被署名为元朝宰相脱脱主编,他成了次要人物。危素博学,善古文词。

诗歌

其诗歌创作在元末地位较高,影响较大。他的诗气格雄伟,风骨遒劲,诗作收集在《云林集》2卷中。

散文

他的散文被誉为元代一大家,有文集《说学斋稿》4卷。清人王懋称其文“演迤澄泓,视之若平易,而实不可及”。此外,还有《尔雅略义》19卷,以及《草庐年谱》、《元海运记》等。在《太和正音谱》中有《危太仆后庭花》杂剧1本,王国维疑为危素所撰。

书法

他还精于书法,其书写的片纸只字,人们都爱珍藏,是元代颇具代表的书法家。代表作有朱元璋《御制皇陵碑》、《跋陆柬之书文赋》、《义门王氏先茔碑》、《蒲城王氏祠堂碑铭》、《陈氏方寸楼记楷书卷》等。其中,《义门王氏先茔碑》原位于陕西省蒲城县上王乡,元代至正十五年(1355年)立,记录了五代时期就以“孝义名于乡里”的东苇村王氏家族变迁与行孝并被朝廷表彰的历史,由“一代宗师”欧阳玄撰文,赵期颐篆额,危素书石。该碑已失,但文被四库全书收录。《蒲城王氏祠堂碑铭》原位于陕西省蒲城县上王乡,元代立,记录了东苇村王氏家族爱国重教、乐善好施、躬行礼义和人才辈出的历史,也系欧阳玄撰文,赵期颐篆额,危素隶书。该碑现藏蒲城博物馆,也被四库全书收录。

著作

1.徐人歌  危素 季子剑有秋水色,徐君见之惜不得。徐君墓上荒草寒,季子解剑挂树间。一死一生见交义,嗟哉延陵吴季子。题宋好古墨竹 我忆东曹粉署郎,琅玕写就拂云长。只疑散步云林曲,独听秋声待晚凉。题赵子昂竹石 丛篁偏听映寒云,古石犹疑碧藓痕。曾是碧澜堂上月,独临苕水照王孙。竹坡诗 五云坊下暮烟斜,夹道疏槐照碧波。却忆江南风景好,修修纤竹翠连坡。

2.明何乔远名山藏》曰:“解缙学书得法于危素。”

3.照夜白图(韩干卷 纸本 水墨 纵30.8厘米 横33.5厘米 [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此图中的夜照白是韩干于唐天宝年间所画的唐玄宗最喜欢的一匹名马。图中被栓在马柱上的夜照白仰首嘶鸣,奋蹄欲奔,神情昂然,充满生命的动感。马的体态肥壮矫健,唐韵十足。据专家考证,马的头、颈、前身为真迹,而后半身为后人补笔,马尾巴已不存。图后上有南唐后主李煜所题“韩干夜照白”五字,又有唐代著名美术史家张彦远所题“彦远”二字。卷前有何子洇、吴说题首。卷后有元代危素及沈德潜等十一人题跋。

4.庄肃,元藏书家。字恭叔,号蓼塘。松江(今属上海)青龙镇人。仕宋为秘书小史。宋亡,弃官浪迹海上,隐居不仕。专心收藏图书,藏书至8万卷。且手抄经、史、子、集,下自稗官小说、诸子百家,均有收藏。至正间(1341年以后),为了修宋、辽、金三史,诏求遗书,命危素到他家购书,得500卷,

5.明代书法,基本特征是由宋元上追晋唐,作为这一主流的书家有刘基,宋遂,危素,

6.285厘米,宽145厘米,由元欧阳玄撰文,危素书丹,正文1023字,记述了"九老仙都宫"营建始末及玄妙观主持唐洞云的家世、经历,是一份弥足珍贵的道教史料。

7.《义门王氏先茔碑》欧阳玄撰,危素书,赵期颐篆额。至正十五年(1355年)立于陕西蒲城。碑为危秦61岁时所书。危秦书法远宗晋唐,近取松雪,而结体稍促。

8.燕京学报新二期 ( 一九九六年 ) 危素与《宋史》的纂修---孔繁敏,《宋史·忠义传》由危素所修。

9.佳士得拍卖行推出的《铁卷图式、草书手简、行书信扎》以410.4055万元的价格成为了古籍善本专场中的最高价。手卷前端分别裱入唐昭宗所赐钱鏐《铁卷图式水墨刻本》、钱俶《草书手简》和朱熹《行书信札》,其后又有宋元明清钱直孺、贾似道、危素等鉴家观款题跋。此卷曾于1998年3月携往上海、北京,约请文博界有关专家会诊鉴定。在上海博物馆时,浙江省博物馆派员携所藏钱鏐、钱俶批牍合卷(即《二王手泽》)赴会,两卷同时展阅相较,无论纸张、墨色、书风、花押完全吻合。且浙博卷抄有遗失题跋如:钱直孺、危素、钱尚德等跋,均在本卷中。故上博、浙博及佳士得拍卖行专家均认为二卷书法早期应是同一卷,后来被拆散,系真无疑。

10.危素《云林集》卷二《叔仪送扇》 抚州竹扇制来新,邓子持归赠野人。六月江南如此热,海风一起静黄尘。

11.【西宁王忻都公神道碑】简称“西宁王碑”,该碑位于甘肃省武威城北15公里的永昌镇石碑村, 首领忻都公,先祖世为北庭名族,自立为国,又称臣于元朝,并随元政权从征西方,有功勋于王室,也来到这里,元至顺三年(公元1332年)卒于永昌,“葬于永昌之在成里”。其子干栾为元朝中书平章政事,元惠宗皇帝为表彰其先祖功勋,加封忻都公为西宁王,并诏命制作《西宁王忻都公神道碑》,于公元1362年立于他的墓地。全碑分碑座、碑身、碑首3部分,通高6米。碑座为龟趺,制作十分精致,高1.6米,长2.4米,宽1.6米;碑身高2.8米,宽1.5米,厚0.4米;碑首高1.6米,宽1.6米,厚0.45米,刻蟠螭,为光禄大夫、中书右丞同知经筵事、提调国子监大都府学陈敬伯篆额“大元敕赐西宁王碑”八字。碑文为通奉大夫、中书参加政事、知经筵事、提调四方献言详定使司危素撰文,由光禄大夫、滕国公、集贤大学士张 书丹。全文共32行,满行63字,碑正面为汉文,背面为蒙文。碑文载于《陇右金石录》、《武威县志》、《凉州府志备考》等。1949年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珂力甫进行了研究,用英文写了《西宁王碑蒙汉文碑之研究》,全文发表于《哈佛大学学报,亚洲研究》,并刊布了碑的蒙、汉文拓片;1983年道布先生对碑蒙文进行了研究,发表于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回鹘蒙古文献汇编》一书中;1992年,内蒙古图力尔用蒙文写了《忻都王碑文研究》,由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发行。

12.公讳素,字太朴,姓危氏。危本姬姓,周武王庶子某,生而手中有文曰危,因赐姓危氏,封于新。其后居光州。晋永嘉中,建州刺史京,迁建昌之南城。唐黄巢之乱,全讽与其弟仔倡,赤手起兵,擒巢党柳彦章于象牙潭,擢抚州刺史,累官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封南庭郡王。南庭之后,复迁抚之金溪白马乡。谱图亡,竟逸其名。南庭十五世孙,宋景定三年进士、通直郎、知临安府仁和县事,元累赠中奉大夫、浙江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护军、追封汝南郡公炎震,公之曾大父也。累赠资善大夫、河南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追封临川郡公龙友,公之大父也。累赠荣禄大夫、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柱国、追封豫国公永吉,公之父也。曾祖妣王氏、彭氏,祖妣刘氏,皆封郡夫人,郡之名如其夫。母邓氏、黄氏,并封豫国夫人。

13.胡青,桑志军.危素学术思想探析[J].江西教育学院学报,1998,(5). 《元史》纂修杂考 方龄贵 文献来自:社会科学战线 1992年 第02期

14.任公钓江海 世人不识之——元任仁发《张果见明皇图》研究 洪再新 文献来自:故宫博物院院刊 2000年 第03期 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张果见明皇图》是元代画家任仁发的代表作品,它历来被称为鞍马画佳作。本文试图从画卷拖尾上康里巎、危素两人的题跋入手,结合画家的创作母题、创作背景以及任氏的生平传记,考证其托名于道教仙像所要传达出的鞍马以外的特殊用意,为元代初中期文化史的研究提供一个带有象征意义的典型个案。

15.竹斋集 三卷,续集一卷 卷上 七言律诗 危太朴奉使求史馆遗书於河南江西历四明会叶君常借船过东湖访古迹其乐好事者画之太朴 匏翁家藏集 七十七卷,补遗一卷 第十四卷追和元 危太朴 学士游石湖宝积寺 方山薛先生全集 六十八卷 卷四十 宋元通鉴摘论宪章录摘论 危素 运甓漫稿 七卷 卷之五 七言律诗 张舒州家观元承旨 危素 画像

16.青阳集 四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元余阙撰。阙字廷心,一字天心,色目人。世居武威。以父官合肥,遂家焉。元统元年进士。累官淮南行省左丞,分守安庆。陈友谅陷城,自刭死。赠行省平章,谥忠宣。事迹具《元史》本传。阙以文学致身,於五经皆有传注。篆隶亦精致可传。而力障东南,与许远张巡后先争烈。故集中所著,皆有关当世安危。其《上贺丞相》四书,言蕲、黄御寇之策,尤为深切。使阙计果行,则友谅之能陷江东西否,尚未可知也。其第二书谓往时泰不华、蛮子海牙并力攻蕲、黄,贼几就灭。忽檄散各军,止有卜颜帖木儿驻札兰溪。盗之复陷沿江诸郡,实人谋不臧。证以卜颜帖木儿本传,知丞相托克托虽有功於江淮,而实阶乱於蕲、黄之地。又第四书曰,兰溪之功,卜颜帖木儿平章为最,蛮子海牙中丞特因之成事。《卜颜帖木儿传》亦采用之。则又是非之公,足以信诸后代者也。其诗以汉魏为宗,优柔沈涵,於元人中别为一格。胡俨《杂说》曰:“初危太朴以文学徵起,士君子皆想望其风采。或问虞文靖公曰:‘太朴事业当何如?’曰:‘太朴入京之后,其词多夸,事业非所敢知。必求其人,其余阙乎。’问何以知之,曰:‘集於阙文字见之。’后阙竟以忠义显。乃知前辈观人,自有定鉴”云云。然则文章虽阙之馀事,而心声所发,识度自殊,亦有足觇其生平者矣。- ---出《四库总目提要

17.元柯九思《丹丘集》卷二《题危太朴所藏荥阳郑虔所画〈秋峦横霭图〉》诗云:“虎头昔日称三绝,孰谓新图见郑虔。紫翠虚无晴嶂里,青红掩映夕阳前。从知嘉赏归明主,应许神工迈昔贤。满目秋光无看处,此身疑在碧云巅。”危太朴,即元代的危素,其所藏的作品中有郑虔的山水《秋峦横霭图》一幅.据诗中的描写,此图当为着色山水。又据郑逸梅先生之《人物与集藏》一书《吴湖帆藏画轶事》中说:“其时吴兴庞莱臣的《虚斋藏画》,印有若干集,以有郑虔而无郑所南为憾。”庞莱臣为清末至民国间的著名收藏家,则民国间尚有郑虔的作品传世无疑。还有项士元《东湖日记》1953年9月l5日记,“郑若齐善好画山水,并工诗能书,唐明皇称曰三绝,其画予昔在杭州,秦子雅声曾于其友人处携示焦墨山水一轴,当时据云愿以五万元出让,予尝语于屈文六,以嫌过昂还之。上月雅声自贵阳来函,谓此画其友于日昭和太子来泸时用以贡献,赏银二十万元。有六寸照片一份乞得,什袭珍藏,展转迁流,亦未知所在矣。”这条材料如果可靠,则郑虔的一幅佳作于民国间流入日本矣,惜哉。

18.云 林 危素《云林图记》:“云林山在金溪县东……蜀都简君天碧,与余客吴文正公所,为作《云林图》。道士方壶子亦爱余山居幽僻,数为之图。张彦辅真人奉敕写钦天殿壁。余时在经筵,用米氏法为余图之,翰林侍讲学士虞公尝为赋诗,海内之名胜继有作于是。有声之画,无声之诗,悉萃于几席,南金大贝,不足为贵矣。然故旧人而以云林为余别号,则非余志也。”(《元人文集珍本丛刊》) 说学斋①李存《说学斋铭》:“临川危太朴,游京师承旨,多尔济巴勒筑室以客之。学士清江揭公匾之曰‘说学斋’。”王祎《说学斋记》:“说学斋者,临川危太朴先生读书之室也。先生间谓祎,盍为我为之记。呜呼,学非易言也。学而至于说,尤不易言……先生德行信于人,文章名于世,见于外者如此,则学而自得于说可知矣。” 注 ①说学斋:《论语·学而》:“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说同悦,危素斋名取义于此。

19.方从义( 约1302 -1393 )字无隅,号方壶,又号不茫道人、金门羽客、鬼谷山人。贵溪(今江西贵溪)人。上清宫道士。工诗文,善古隶、章草。画山水,初师董源、巨然、米芾、高克恭,极潇洒。峰峦高耸,树木槎丫,云横岭岫,舟泊莎汀,墨气冉冉,品之逸者也。传世不多。人以礼求之,始为出其一二。尝言:“太行、居庸天下之岩险,其雄杰奇丽,皆古之名画,余所愿见者今皆见之,而有以慊吾志,充吾操,吾非若世俗者区区而至也。”盖学仙之颖然者,由无形而有形,虽有形终归于无形。画能如是,其至矣乎?至元四年(1338)尝为危太朴作《云林图》,洪武十年(1377)作《云林钟秀图》。《式古堂书画汇考、图绘宝鉴、画史会要、艺苑卮言、青阳集、俟庵集》

20.危游:〔明〕字伯明,金溪(今江西金溪)人。素子。书法有父风。工诗,列光岳英华三体诗中。《大观录》

21.元代棺形双砚(图) 发布时间: 2004-07-28 魏玉光 上下组合式端砚一方,合起来呈棺材形。棺材谐音官财,即升官发财之意。分开来则成两方砚,任何一方均可单独使用。此砚系端溪宋坑石,紫红色,石质温润如玉、细滑柔嫩。阳光下,可见闪灼的点点银星。

砚长26.4厘米、宽11厘米、高14.5厘米。棺形砚雕工极为精美,上砚砚面呈瓦背状,隆起的背脊偏下近尾处雕出椭圆形砚堂及墨池,右侧脊棱处圆雕加透雕一条苍龙,蜷身回首,动态十足。龙的眼、须、角、鼻、鳞、爪、尾等都极为真切形象,具元代龙风格。下砚砚堂呈砚板状,砚额处雕出半月形墨池。下砚整体呈长方体,而四只脚雕成极精细的立体兽面形。

上砚砚额部位镌刻行楷大字“廉正”,左旁楷书小字“临川危素”。砚右侧狂草书“烟开鳌背千寻碧”,左侧狂草“山束龙门万仞青”并镌有草书小字“戊寅八月”和“沙神芝”。下砚右侧镌篆书“讠员初所得”,砚阴处镌行楷大字“至正元年”。

砚上镌名者二:危素、沙神芝。

另一位题跋者为沙神芝。

他是清代浙江嘉兴人,书画家,工篆隶,学怀素狂草,笔力雄健。还擅画梅并擅篆刻。据史料记载,他能在笔筒内刻书、画。曾刻过一只紫檀香筒,内刻陶靖节小像,古松偃卧,题“抚孤松而盘桓”。款刻于筒底,填以赤金,光泽可鉴,“真绝技也”。

这件造型奇特、工艺精巧且经过两位历史文化名人题跋的砚石极具收藏价值。它制作于元代,为危素文房中的用品。流传到明代,不知何人收藏保养,进入清朝被书法家沙神芝题跋收藏。它经历了660多年,可谓流传有序,品相依然完好。

元朝是个短命王朝,从入主中原到顺帝被逐,不足百年。它穷兵黩武,一味地马上征战,宫廷内权位争夺不断,充满刀光血影。汉人及知识分子被歧视和排斥,文化发展受到滞碍。因此,元代文物流传至今的较为稀少,字画、古籍、陶瓷、货币都有较好的市场价位。作为完整保存下来且有明确纪年的端砚,它的珍罕性是可以想见的。魏玉光也是一派胡言,危素自称“临川危素”,就能“起到补史证史的作用”?危素只是族源于临川而已。夏侯元让按。

藏书

1.学海类编 淸曹溶编 陶越 补 淸道光十一年 刊〔木活〕

集余二(事功) 第九十九册 元海运志一卷 元 危素

2.集部 别集类 明

危太朴集 云林集二卷 同补遗一卷 同续补一卷 危太朴文集十卷

说学齐附录一卷 危太朴文续集十卷 坿一卷

明 危素 撰 民国刘承干编 民国三年 跋刊嘉业堂 6册

题签 大德七至洪武五 危太朴 (危太朴文集)一名.说学斋集

3.临川吴文正公年谱一卷

明 危素 撰 北京图书馆藏明成化二十年方中等刻临川吴文正公集附

4.古今游记丛钞 劳亦安 辑 1961年 台湾中华书局 据排印本景印卷之十四

5.史部 地理类 名胜之属 江苏 游牛首山记一卷 元 危素 撰

6.钦定四库全书 坿总目 淸 乾隆中 敕辑 1983年至1987年台湾商务印书馆用文渊阁本景印第一千二百二十六册 集部第一百六十五 云林集二卷 明 危素 撰

7.钦定四库全书 坿总目 淸 乾隆中 敕辑 1983年至1987年 台湾商务印书馆 用文渊阁本景印第一千二百二十六册 集部第一百六十五 说学斋稿四卷 明 危素 撰

8.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刘俊文 等辑 ᦗ年 台南庄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景印本集部 第二四册 危学士全集十四卷

明 危素 撰 复旦大学图书馆藏淸乾隆二十三年芳树园刻本

9.四库全书存目丛书 刘俊文 等辑 ᦗ年 台南庄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景印本史部 第八二册 元海运志一卷

----------------------------------------------------------------------------------

国立中央图书馆收藏的危素著作

1.书号 11164   题名 危太朴云林集卷数 二卷创作者 (明) 危素 (撰)

正文前  卷一  卷二

标题 集部-别集类-明之属 序跋者 (明)虞集(序)序跋序:「至元三年十月雍虞集序」

收藏印记 「国立中央图/书馆收藏」朱文长方印、「汉鹿/斋藏/书印」朱文方印

版本 钞本 装订 线装 版式行款 12行,行28字. 注文小字双行,字数同.数量 1 册

高广 (全幅 26.9x16.8公分) 索书号 406.2 11164

2.书号 11163   题名 说学斋稿卷数 十三卷创作者 (明) 危素 (撰)

正文前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卷十一  卷十二  卷十三

标题 集部-别集类-明之属

收藏印记 「国立中央图/书馆收藏」朱文长方印、「{25306D}圃/收藏」朱文长方印、「贝墉曾读」朱文长方印、「平江贝/氏文苑」朱文长方印、「竹泉/珍秘/图籍」白文方印、「謏闻/斋」白文方印、「千墨/弇藏」朱文方印、「知不/足斋/钞传/秘册」朱白文方印

版本 乌丝阑旧钞本 装订 线装 版式行款 10行,行19字. 左右双栏. 版心线黑口.数量 4 册 高广 (匡18.2x12.9 公分) 索书号 402.6 11163

3.书号 15343-0148  题名 元海运志 卷数 一卷 创作者 ( 明) 危素 (撰) 版本 清道光辛卯( 11 年)六安晁氏活字印本

卷一百六十九 集部二十二 书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作者:纪昀

△《说学斋稿》·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危素撰。素有《草庐年谱》,已著录。据《千顷堂书目》,其文集本五十卷,明代已散佚不存。此本乃嘉靖三十八年归有光从吴氏得素手稿传抄。其文不分卷帙,但於纸尾记所作年岁,皆在元时所作。《有光跋》称共一百三十六篇,此本乃止一百三十三篇。又王懋竑《白田杂著》有是集《跋》,称赋三、赞二、铭二、颂三、记五十有一、序七十有六,共一百三十八首,以《有光跋》为传写之误。然据懋竑所列,实止一百三十七首,数亦不符。殆旧无刊版,好事者递相传录,故篇数参差,不能画一,实则一本也。素晚节不终,为世僇笑,其人本不足称,而文章则欧、虞、黄、柳之后,屹为大宗。《懋竑跋》称其文“演迤澄泓,视之若平易,而实不可几及,非熙甫莫知其深”。其珍重钞传,盖非漫然矣。△《云林集》·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明危素撰。皆在元代所作之诗,乃贤为编次成集者也。素家居临川,相近有云林山,尝读书其上。方方壶为作《云林图》,陈旅等俱赋诗以记其事,故集即以是为名。朱彝尊《曝书亭集》有是书《跋》,称发雕於后至元三年。则彝尊所见,乃元时旧版。此本卷帙相符,盖犹从原刻抄传者。特《彝尊跋》称前有《虞集序》,而此本所载乃集《赠行序》一篇,绝与诗集无涉,似为后人所附入。观其《静志居诗话》,亦称前有虞集《送行序》,则已自知其误而改之矣。素於元末负盛名,入明以后,其人不为世所重,其文亦遂不复收拾。故《说学斋集》仅存在元之文,而此集亦仅存在元之诗,不足尽素之著作。然气格雄伟,风骨遒上, 足以陵轹一时。就诗论诗,要不能不推为元季一作者矣。原集共诗七十六首,浙江鲍氏知不足斋本复从他书搜采,增入补遗十四首,较为完备,今并仍而录之焉。

△《名山藏卷>;之59 晋江何乔远撰 ○危素  危素字太朴金豁人与其邑人曾子白朱夏并以文章名家素厚重深中学问渊奥兼长笔札多识宋元事留心史书元顺帝初荐入朝历十八仕至岭北行中书省左丞为时名臣矣顺帝末年白事丞相前极言无隐元丞相贺惟一曰君向寡言今何多也素曰时危恩重岂能默默素不敢畏丞相畏后世史官耳既弃官寓居房山者四年顺帝北奔淮王帖木儿不花监国承制起翰林学士承旨入朝信宿而明兵入大都素故与待制黄冔同邑少同学相约死冔投死居贤坊井中从人午出之曰公小臣死社稷邪冔曰齐大史兄弟皆死彼不小臣哉午终不解负冔还舍置酒肴使家人守之会大将军下令胜国臣皆输告身冔诒午取告身若欲输官者午喜出沽酒慰藉及还弗见求之井浮尸矣素亦走所居报恩寺脱帽井傍两手据井口将下寺僧大梓与番阳除彦礼大呼曰公母死公母死公不居位四年矣信宿入都且国史非公莫知公死是死国史也竟罢明兵入府藏垂及史库素言抚镇吴勉辇出之既与学士张以宁等谒大将军军门送至京高帝以为翰林侍讲学士而以宁为侍读学士时素年六十八矣 【 以宁古田人有文学元人呼为小张学士既以故元官见奏对称旨上宠遇之使封安南赐御制八诗既还道卒临终自赋曰覆身惟有黔娄被委槖都无陆贾金诏有司还柩于家所在致祭】 命与宋濂同修元史顷之坐失朝免居一岁复之兼弘文馆学士赐小车免朝谒时备顾问论说经史上冬日御外朝召素与翰林学士濂侍读学士同直学士经待制禕起居注观琳列坐左右赐酒馔屡命尽觞内官承旨监劝甚力酒终上御制诗一章系序于首命各以诗进素成最后上览之曰危素老成有先忧之意他日上御东阁侧室素行帘外槖槖闻履声上曰谁对曰老臣素上曰朕谓文天祥也而乃尔监察御史著等劾素亡国之臣谪和含山为余阙守庙逾年忧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