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布斯

----更新时间:2022-07-05

美国劳工组织者,1900~1920年间5次为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14岁入铁路工厂做工,后成为机车司炉。1875年组织火车司炉兄弟会的地方分会,1880年当选为该兄弟会全国书记并主管财务。1893年任美国铁路联盟主席。1894年4月该联盟组织罢工要求大北铁路公司增加工资成功,因而名闻全国。同年6月,他因领导芝加哥的普尔曼车辆公司工人罢工,被判处半年徒刑,声名益显。他在狱中博览包括马克思著作在内的各种书籍,深受启发,从此对传统的政治与经济概念尤其是资本主义,日益持批判态度。他拥护平民党的主张,1896年支持布莱安竞选总统的活动。次年宣称信仰社会主义,1898年领导建立政党,1901年命名为美国社会党。1900年为该党的总统候选人,仅得9.6万张选票;1904年选票增至40万张。1905年参加建立世界产业工人联盟,旋因害怕其激进而退出。1908与1912年又参加总统竞选;1920年因批评政府入狱,但在选举中获票最多,约91.5万张。因1918年被判定煽动罪而被剥夺的公民权直至1976年才得以恢复。他热情、正直、诚恳,得到群众的支持。他口才极佳,主要靠演讲和撰文维持生活。著作有《为工会主义与社会主义辩护》(Unionism andSocialism, 1904)和《铁窗生涯》

简介

尤金·维克托·德布斯(Eugene Victor Debs,1855—1926),美国杰出的工人运动领袖,社会主义的宣传家,美国社会党的创始人。

德布斯生于1855年11月5日,他14岁的时候,由于家境贫寒,离开中学到一家工厂当了童工。1875 年,他加入机车司炉兄弟会,开始了他为工人利益奋斗的事业。

当时,美国尚无共产党的组织,在缺乏马克思主义指导的情况下,工人运动走向了工联主义几乎是必然的趋势。机 车司炉兄弟会也不例外,它是按狭隘行业组成的,只限熟练工人参加,其斗争也只限于经济上的要求,反对罢工,反对参与政治。但是自1886年5月1日美国爆发了30万工人参加的总罢工,要求8小时工作制运动以后,他发现一切无产者在运动中有联合起来成为一个阶级的必要,因此, 他动员司炉兄弟会成员积极投入这一全国性的政治大斗争。1869年,他决心把分散的各工种铁路工人组织联合起来成为一个大的工会。1893年6 月,由他任主席的美国铁路工会终于建成了。1894年,横贯大陆的大北公司解雇工人,工会号召总罢工进行斗争。总罢工使整个大北铁路完全 陷于瘫痪状态,迫使资本家不得不答允了工人提出的全部要求。

1894年5月,普尔曼车厢制造公司工人为抗议公司解雇、裁减工人而举行罢工,当公司拒绝同工会谈判时,德布斯号召铁路工人抵制列车拖挂普尔曼公司制造的车厢,很快形成有15万人参加的全国性罢工,从芝加哥到太平洋岸的全线火车顿时停开,这使铁路雇主和美国政府大为震惊,决计以暴力摧毁铁路工会。7月2日联邦法院发布不许工会采取任何妨碍铁路业务活动的“禁令”。接着,军队开枪镇压工人,由于美国劳联领导人龚帕斯的叛卖,罢工失败。7月10日,德布斯以“蔑视法庭罪”被判处徒刑,投入监狱。

普尔曼工事件使德布斯认识了社会主义。1897年元旦,他公开表示拥护社会主义。同年,他创建了社会民主党。 1901年7月,社会民主党与社会主义工党的希尔奎特分子合并,改名为美国社会党。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因反战而被判刑十年。但是就在他服刑期的1920年,他参加了总统竞选,得票达92万张。 他在美国人民中具有很高的威信,迫使美国总统哈定不得不于1921年释放了他。

但是,不幸得很,在他出狱后没几年,于1926年10月20日,这位受人尊敬的美国无产阶级领袖因病与世长辞了。终 年72岁。

生平

1855年11月5日,德布斯出生于印第安纳州的特雷霍特。父母是欧洲移民,几年前才从阿尔萨斯迁到这个新开拓的西部城镇来。老德布斯先是在一家肉类罐头厂做工,后来,又参加这个城镇第一条铁路的铺轨工程。由于家里穷,德布斯在14岁,就离开中学到一家铁路工厂当了童工。从15岁起又当了4年的机车司炉。艰苦的生活培养了他对无产阶级的深厚感情和坚强不屈的性格。后来他写道:作为一个机车司炉,我懂得了在下雪和下冰雹时候,铁路工作的艰苦,铁路上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危险,失业的威胁,工资的微薄以及铁路工人十分痛苦的命运。所以在童年时期,我就不可避免地感到工人的不平了。”

工会运动

1875年,德布斯加入了机车司炉兄弟会。不久就当选为特雷霍特城维哥分会的书记。1880年,他出任机车司炉兄弟会总会的司库和《机车司炉杂志》的总编辑。这年年底,美国从经济危机中复苏,新铁路在铺设中。机车司炉兄弟会的活动也蓬勃地开展起来。年青的德布斯像一团火似地投入他所热爱的工会工作。

自发的工人运动只会走向工联主义。在美国土生土长的无产者中间受到抚育,有着朴素阶级感情的德布斯,当时以工联主义的信徒自诩,并且成为工联主义的组织家是不奇怪的。他所参加的机车司炉兄弟会就是按狭隘的行业工会原则建立的工会组织,它只吸收熟练工人参加,只着重于建立保险制度,争取工人劳动果实公平合理的报酬等经济要求,反对参与政治,反对罢工。

这种工联主义的错误,在德布斯对待1877年的罢工斗争中表现得特别明显。1877年美国铁路工人的大罢工,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规模的罢工斗争。恩格斯曾称这次罢工是“美国历史上划时代的事件”。对于这样一次重要的罢工,德布斯不仅不支持,而且亟力反对。他批评罢工是“无政府状态和革命。”

工人运动的高涨,帮助德布斯逐渐摆脱了行业工会主义的束缚,使他认识到无产者必须联合成为一个阶级而行动起来,反对资本家的剥削,才能捍卫自己的利益。1886年5月1日,美国有30万工人参加总罢工和群众示威,要求8小时工作日。结果,几乎有20万人达到了缩短工作日的目的。恩格斯高度评价这次运动,称它是“美国阶级战争的开始。”德布斯热情地投入了这一运动。他为《机车司炉杂志》设计了一个特刊,主题是“8小时工作,8小时休息, 8小时自由活动”。他动员机车司炉兄弟会的工人积极参加这一全国性的伟大斗争。

1869年,美国出现了一种跨行业的工会组织——“劳动骑士团”。所有的工人,不论是熟练工人还是非熟练工人,也不分种族、肤色和信仰的不同,都可以参加。1886年,这个组织曾拥有70万会员。这使德布斯深感有必要把独立的、分散的铁路工人的各种工会联合成一个大的工会。他还建议用古老的美国箴言“合则存,分则亡”作为这个工会的口号。

1882年2月,芝加哥、柏林敦和奎西铁路线上司机罢工的失败,是促使德布斯从行业工会主义转向产业工会主义的重要因素。这次司机罢工是由于工资过低,不堪忍受资本家的剥削引起的。罢工发生后,德布斯立即赶到现场,力劝司炉工人与司机团结一致,共同斗争。但是这次罢工,最后由于转辙工人和制动工人拒绝参加而失败。德布斯总结这次罢工的教训说:“形势的发展使我认识到,要有效地对付那些剥削人的公司,旧式工会是完全无用的。”“除非劳工联合起来,并且运用联合的力量去争取共同的利益,否则劳工是永远得不到公平待遇的”。

从此,德布斯积极推动产业工会运动的发展。1893年6月,美国铁路工会(简称美路工会)在芝加哥正式成立。这是一个不分工种,不分男女,包括所有铁路工人在内的产业工会组织。由德布斯任主席。美路工会团结战斗的政策受到铁路工人的热烈欢迎,发展很快,不到一年,就拥有15万会员。

这时,笼罩欧洲的1893年经济危机蔓延到了美国。美国阶级斗争的形势骤呈紧张,新成立的美国铁路工会很快就面临两次大罢工的斗争考验。 1894年春,横贯大陆的大北铁路公司为了削减工人工资,公然下令把凡是参加美国铁路工会和同情它的工人统统解雇。为了给资本家以有力的回击,美国铁路工会号召工人在4月13日举行总罢工。这次罢工,使大北铁路完全瘫痪,迫使资方答应了工人的全部要求。这是美国工会运动多年来取得的一次最大的胜利。

两个月后,德布斯又领导了另一次震撼全国的铁路大罢工。历史上称为“普尔曼罢工事件”。普尔曼村位于芝加哥南郊,因普尔曼车厢制造公司老板乔治·普尔曼所建造而得名。1894年5月,普尔曼的工人为了抗议公司解雇工人,削减工资,收取比芝加哥等大城市还高的房租和公用事业费用而举行罢工。德布斯闻讯,马上赶到普尔曼和工人们共同战斗。在公司拒绝同工会谈判后,德布斯号召铁路工人从6月26日起抵制列车拖挂普尔曼公司制造的车厢。这一抵制行动后来迅速发展为有15万人参加的全国性罢工。从芝加哥到太平洋岸全线火车顿时停开。这使铁路雇主联合会和华盛顿政府大为震惊,它们决计以暴力摧毁美国铁路工会。在铁路雇主联合会宣布它将解雇凡听命于美国铁路工会的工人之后,

7月2日,联邦法院发出不许工会采取任何妨碍铁路业务活动的“禁令”,并给德布斯及其助手按上所谓“阴谋阻止邮政递送”的罪名。接着,联邦军队进入芝加哥开枪镇压工人,查抄美国铁路工会总部的档案。德布斯号召芝加哥工人举行总罢工进行反击。但是,由于美国劳工联合会(简称劳联)领导人龚帕斯的叛卖,罢工失败。

7月10日德布斯被控犯了“蔑视法庭罪”,判处半年徒刑。德布斯不服,上诉到最高法院。1895年5月,最高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样,德布斯被关进了伍德斯托克监狱。

普尔曼罢工事件给德布斯以深刻的阶级教育,是他从一个单纯的工会主义者走向社会主义者的起点。这位在阶级斗争火线上冲锋陷阵的领袖现在在监狱中有时间来学习与思考了。他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包括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其他宣传社会主义的论著。新的思想武器使他对阶级斗争的实践加深了认识。

竞选总统

德布斯是在实际斗争中通过自己的曲折的道路走向社会主义的。他虽出身于工人阶级家庭,但在童年自学时期,深受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思想影响。早年参加过民主党,当过家乡的政府里的秘书(1879年)和州议会的议员(1885年)。后来目睹资产阶级议会根本不关心工人的福利才发誓不当这种议员。1896年,他又帮人民党的威廉·詹宁斯·布赖恩竞选总统。他原以为布赖恩的自由铸造银币和控制托拉斯的纲领“可以杀一下金钱势力的威风”。结果,人民党由于和民主党搞联盟丧失自己的独立性而陷于瓦解。工人运动的斗争经验,特别是普尔曼罢工事件终于使他转向了社会主义,正如他所说:“社会主义逐渐地以它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吸引了我”。他认识到,工人阶级应该在阶级斗争的基础上在经济和政治上组织起来,解放他们自己,并永远结束这场阶级斗争。1897年元旦,他写信给即将结束的美国铁路工会说:“当前的争端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我拥护社会主义。”从此,他宣布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同年6月,他创建了社会民主党。1901年7月,社会民主党与退出社会主义工党的希尔奎特分子合并,改名美国社会党。这个党规定它的奋斗目标是“改变现存的生产和分配工具的私有制为全民集体所有制。”

由于德布斯在美国人民中间享有崇高的声望,他作为这个党的总统候选人,参加了1901到1912年间的四次竞选。他的足迹遍全国。每到一地,人们蜂拥前来听他演讲。他得到的选票一次比一次多。从1901年的9万多张增加到1912年的89万9千多张,占投票总数的6%。

德布斯还是卓越的政论家,经常为全国许多工人的和社会主义的报刊撰稿。1912年,德布斯领导的社会党拥有13种日报,298种周刊,12种月刊。其中《向理智呼吁报》经常销行达50万份,遇有增刊,则增加到百万份以上。这一年,社会党的党员也从创立之初的一万名增加到12万名。这说明,在德布斯的领导下,社会主义的力量在增长,社会主义的思想在美国群众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美国共产党的著名领袖福斯特对德布斯在宣传社会主义方面所作的贡献作过高度评价,称他“是共产党的一个重要先驱者”,“他勇敢地向资本主义挑战,在向群众宣传社会主义这一点上,他比当时其他任何人都做得多。”

1905年6月,德布斯和西部矿工联合会的海伍德,社会主义工党的德·里昂共同在芝加哥建立了“世界产业工人联盟”(简称“世界产联”)。世界产联在它纲领的序言中宣称:“工人阶级和资本家毫无共同之处。只要千千万万的工人还在挨饿受冻而少数资产阶级却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他们之间就不可能有和平。这两个阶级之间的斗争必须继续进行,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劳动者在政治上和产业上都联合起来。”世界产联成立后,曾多次组织大规模的罢工斗争,为捍卫无产阶级的利益作出了贡献。但是世界产联,还有先前的美国铁路工会,都属于“双重”工会组织。它们都是把富有战斗力的工人从老的行业工会中抽出来另组新的工会,这种具有分裂工人阶级倾向的政策,只有利于龚帕斯之流巩固他们在保守工会中的势力并削弱自己在群众中的影响,因而是有害的。1908年,世界产联把支持工会政治行动的重要条款删去,而用所谓“直接行动”包括使用怠工这样的策略来代替。德布斯反对这种原则性的错误,不久他就退出世界产联。从此,不再参加任何工会。

反战入狱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布斯采取了坚定的国际主义立场。他谴责这次帝国主义的战争;谴责第二国际社会沙文主义者的叛卖行径;号召工人拒绝为资本家的钱袋而互相残杀。1915年9月他在《我将为什么而战?》这篇著名论文中,明确地区别了帝国主义战争和革命战争的不同性质。他说“我并不反对一切战争,我也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反对战争的,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配当一个革命家了。我说我反对战争,我指的是统治阶级的战争,因为只有统治阶级才制造战争”“我不愿意为工人阶级的压迫者、剥削穷人的强盗、小偷、掠夺者、土匪和杀人犯(他们荒淫无耻的黑暗统治是历史上的一件滔天大罪)流一滴血;但是另一方面,为被他们压迫的牺牲者,我却愿意在他们的解放战争中在必要的时候洒尽我的满腔热血”。

1917年4月,美国参战。美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反动法律,妄图压制人民的反战运动。但这丝毫不能动摇德布斯的反战立场。1918年6月16日他在俄亥俄州坎顿举行的社会党州代表大会上,再次发表强有力的反战演说。他宣称:“从社会主义运动产生的那一天起,我们一直在反对军国主义,今后我们还要不断地继续反对军国主义,直到它完全消灭为止。”“我一千倍愿意在监狱里做一个心灵自由的犯人,不愿意在监狱外面做一个谄媚阿谀的懦夫。”4天后,他被控违反了“惩治间谍法”,在克利夫兰的联邦法院受审,9月,他被判处10年徒刑。到了1919年4月,即离开签订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战协定已经5个月,德布斯的上诉才被最高法院驳回。于是,德布斯被关进了弗吉尼亚州的蒙特维尔监狱。两个月后,他又被秘密转送到亚特兰大的联邦监狱。列宁高度评价德布斯的反战活动。称他是“美国无产阶级最敬爱的领袖之一”,是“美国的奥古斯特·倍倍尔。”

德布斯热情地欢迎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指出:这是“人类历史中最伟大、最光辉和最具有远大意义的成就。”他高兴地宣称“我从头到脚都是布尔什维克,而且我以此自豪。人民的日子到来了”。1918年控告他的罪名之一就是他同情布尔什维克革命党人。当美国参与武装干涉苏维埃俄国时,德布斯坚决站在俄国革命人民一边,抗议美国政府的可耻行径,号召美国无产阶级和一切进步人士尽一切力量支援苏维埃俄国。

1920年,德布斯在监狱失去自由的情况下,最后一次参加总统竞选。获得了92万张选票。1921年,继威尔逊出任总统的沃伦·甘梅利尔·哈定,在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所开展的“营救德布斯运动”的强大压力下,不得不给德布斯减刑,并在圣诞节那天,释放了这个最出名的囚犯。

几年监狱生活的折磨,严重损害了德布斯的健康。他不顾年迈多病,出狱后立即投入了营救萨柯和范齐蒂的运动,并且和往常一样,用他那雄辩的口才和锐利的笔锋战斗不息。 1926年10月20日,这位美国最受人爱戴的无产阶级领袖病逝于伊利诺斯州的埃尔姆赫斯特,享年71岁。

评价

德布斯把他毕生的精力完全献给了美国无产阶级。他为推进美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功绩。 但是,德布斯有一个弱点——缺乏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修养。因此,他也犯了一些错误。他夸大产业工会的作用,曾主张在产业的基础上建立共和国;他迷信选举权,认为通过选举可以到达社会主义;他反对无产阶级的专政。认为“这是一个不幸的词儿”,“专政是独裁政治”等等。所以列宁说:“德布斯——革命者,但是没有明确的理论,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